Tag Archives: 博物館探秘

Museum Wonders

當神像走入博物館背後的故事

2018-02

從無形神祇到有形藏品

當神像走入博物館背後的故事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信仰」是台灣常民生活中重要的一環,見證各時代民間信仰的神像,也成為博物館、研究者極力保存研究的重要文化資產。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以下簡稱臺史博)收藏兩千多尊神像,嘗試在宗教範疇外,從工藝、歷史與文化保存的觀點出發,抽絲剝繭,探索神像的角色脈絡。


做為信仰的載體,「神像」從無形的神祇到有形的塑像,最終再變成博物館藏品,有其獨特的生命歷程。最初由傳說與顯聖事蹟塑造出神祇形象,再經由民間工藝造像使之具體化,讓神像有了外型、神采,再透過儀式賦予靈力,成為神聖的象徵物,受到人們崇祀敬拜。

當供奉時日已久,神像有了髒汙或毀損後,便需要清潔、修補,或是依照本尊,請刻佛店重新塑像。而舊有神像經過退神儀式,脫離被祭祀的身分後,有些會直接燒毀,有些則再度以「物」的姿態,走入骨董收藏市場,成為有價收藏品,轉為承載工藝技巧、時代美學及生活記憶的物件。從賦予靈性、造像、祭祀、退神又轉為民藝品,神像的角色,也在這過程中不斷轉化。

胸後玄機  封存入神物

2016年,臺史博收到收藏神像近四十年的資深藏家楊恭熙捐贈的大批神像,數量接近兩千件。近年,臺史博透過科學檢測、保存修復和歷史田野調查研究,逐步發掘神像背後伴隨的時代樣貌與生命故事,讓神像在新世代以更多元的面貌展開新生。

許多人會好奇,神像進了博物館,是否有特別的收藏程序?臺史博助理研究員張淑卿表示:「神像抵達博物館後,第一個進行的動作是『冷凍除蟲』,狀況較好的木雕神像須在零下30度的冷凍庫中冷凍3週,透過低溫把細菌、蛀蟲凍死,避免汙染其他文物。冷凍結束後也不能馬上開箱,須回溫3天才能打開,避免溫差劇烈變化產生的傷害。」接著清除表面髒汙、入庫上架,最後再透過科學儀器檢測,例如X光掃描等,一窺其中奧秘。

此外,發掘「入神物」與其內容,是研究神像頗為重要的一環。「入神」是神像注入神力的關鍵儀式之一,用來增加靈性,但並非每尊神像都會有入神物。入神物通常放在神像的胸後,師傅會先在神像背部鑿出一個圓形或方形的洞,當刻佛基本工序完成後,選定吉日將香火、符咒、七寶(金、銀、銅、鐵、錫、珍珠、瑪瑙)、五色線、五穀、命書等物放入,最後再封榫起來。

此尊伏虎羅漢為一組5尊中的其中一尊,其餘4尊為夜多、飛鈸、降龍、進經羅漢。伏虎羅漢背後可見入神洞,其中置有兩張命書。

此尊伏虎羅漢為一組5尊中的其中一尊,其餘4尊為夜多、飛鈸、降龍、進經羅漢。伏虎羅漢背後可見入神洞,其中置有兩張命書。

伏虎羅漢像背後的兩張命書,第一張命書(左)書寫於格子紙上,內容為信士廖月燕曾於清光緒10年(1884年)進行修復,第二張命書(右)書寫於紅布上,內容為廖劉氏之子等人於1936年續修。

伏虎羅漢像背後的兩張命書,第一張命書(左)書寫於格子紙上,內容為信士廖月燕曾於清光緒10年(1884年)進行修復,第二張命書(右)書寫於紅布上,內容為廖劉氏之子等人於1936年續修。

觀看命書  發現身世線索

「命書」又稱意旨或天書,裡頭記載粧佛(神像造像)的年代、入神緣由與祈願、信士大名等內容,張淑卿說:「這就如同神像的『身分證』,細究命書,就能發現很多關於神像的身世線索。」

此次楊恭熙捐贈的5尊木雕羅漢,清楚可見神像背後的入神洞。其中,伏虎羅漢的入神洞內放有兩張命書,位於較深處的第一張命書寫於神像初次修復之時,第二張命書疊在第一張之外,寫於後續再次修復時。從命書得知,神像曾於清光緒10年(西元1884年)修復,又於1936年進行第二次修復。此外,有些神像造型相似,光從外型較難辨認,但從命書就能清楚確認身分。

神像的外型也隱含著過去的時代背景。像是明清時期漢人渡海來台,大多帶著原鄉香火、神像而來,為了方便渡過凶險的黑水溝,神像多數尺寸輕巧、方便攜帶,有些甚至不到十公分。

另一組由觀音、善財、龍女、灶君、福德正神等5尊神明組成的立體神像組,猶如家中神明廳常會張貼的祭拜用神明繪像「觀音媽聯」的立體版,將不同神明雕刻在一起的神像已屬特別,把平面畫像化為立體更屬少見。這些透過研究神像而累積的文化依據,除了體現信仰變遷外,也顯現了不同時代下的記憶線索。

木雕觀世音菩薩、善財、龍女、灶君、福德正神像。神像原有髒汙、木結構蛀蝕、彩繪層剝離與脫落等問題,後先以木粉加固,再進行清潔、材質檢測、修復與全色。

木雕觀世音菩薩、善財、龍女、灶君、福德正神像。神像原有髒汙、木結構蛀蝕、彩繪層剝離與脫落等問題,後先以木粉加固,再進行清潔、材質檢測、修復與全色。

神明廳常見的「觀音媽聯」畫像。

神明廳常見的「觀音媽聯」畫像。

準提觀音以多臂形象聞名,台灣地區以十八臂為常見。

準提觀音以多臂形象聞名,台灣地區以十八臂為常見。

展場資訊

 

展  期:即日起~8/26
展出地點:展示教育大樓4樓第2特展室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地  址:台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  話:06-356-8889
門票優惠:即日起,憑2018年高鐵票根購買門票,可享參觀次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再憑原購買門票免費入館1次。兩次參觀均享個人語音導覽機兩台150元優惠。
開放時間:每日9:00~17:00(週一休館)
*逢國定假日照常開放,翌日休館。農曆除夕及大年初一、政府公告之天然災害停止上班日等,本館將另行公告必要休館日。

你不知道的臺博館故事說給你聽!

2017-06

超越一世紀的奇妙演變

你不知道的臺博館故事說給你聽!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博物館

建築到館藏,博物館就像是一本立體故事書,探索其中,往往會得出趣味盎然,甚至頗感驚奇的結果。國立臺灣博物館是台灣第一間博物館,本身就充滿歷史,處處充滿典故。


1908年,縱貫鐵路通車,日治時期的臺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以下簡稱總博館)隨即成立,除了藉機宣示與歐美列強一樣具有發展殖民地的「實力」,一方面也是展示對台灣進行資源調查的成果。即使如此,不可否認地,台灣的動、植物、礦物及原住民文化也因而得到系統化整理,讓全球學者認識台灣物種的豐富性。這座博物館,正是國立臺灣博物館(以下簡稱臺博館)的前身,也因此一沿革,賦予臺博館日後以「自然史」為發展基礎的定位。

新古典主義建築代表

日治時期,每任台灣總督任期結束後,繼任者會發動全台募捐,製作「紀念物」。1915年竣工的「兒玉總督及後藤民政長官記念博物館」興建費用便是來自這樣的募捐「慣例」。有意思的是,這座原本被規畫來紀念前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建築物落成後,上述的總博館卻同時遷入,且直到更名成臺博館都沒遷離。

臺博館的「館舍」取法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這是一種以希臘、羅馬為源頭的文藝復興建築形式,而臺博館也被公認為台灣新古典主義建築的代表。但在文藝復興的外觀下,臺博館卻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鋼筋混凝土建築,由於台灣位處地震帶,館舍內外難免因地震晃動而產生裂縫,為了美觀,以往外牆被不同主事者以油漆遮蓋,直到近年古蹟修復的觀念轉變為盡可能保持原樣,2013至2014年外觀整修時,外觀終於恢復將近一世紀前、完工時的灰色。

隱藏在細節中的家徽

步入臺博館大廳,左右各有一壁龕,可見兩只大型景泰藍花瓶,臺博館教育推廣組說明員陳信鈞說明,原本放在此處的是兒玉源太郎和後藤新平的雕像,位置之重要由此可見。不過,這兩只花瓶也頗有來頭,細看之下,菊花圖樣充滿立體感,做工極為細緻,陳信鈞補充,它們其實是某任臺灣總督捐贈給總博館的精品,內胎為銅胚,外表為陶瓷,兩者受熱度不同,所以燒製難度非常高,即使在日本,這麼大的量體都不常見。

在大廳仰望屋頂,一大片彩色鑲嵌玻璃因陽光灑落而瑰麗異常,若仔細觀看,會發現其中有著兒玉和後藤兩人的家徽,兒玉的家徽類似五片竹葉,後藤則是藤紋,實際上,兩人的家徽還可在壁龕旁的壁燈、大廳上方的四面彩色鑲嵌玻璃等處見到,訴說著館舍和兩人的淵源。

大廳壁燈上可見兒玉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大廳壁燈上可見兒玉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後藤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後藤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的複合式柱有方柱、圓柱兩種,其上亦可見葉薊與漩渦裝飾。©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的複合式柱有方柱、圓柱兩種,其上亦可見葉薊與漩渦裝飾。©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彩色天窗,鑲嵌玻璃雕花精美。©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彩色天窗,鑲嵌玻璃雕花精美。© 國立臺灣博物館

在博物館看運動賽事

館舍完工之初,因台灣氣候暖溼之故,館舍一樓的地板從地面架高,朝向南方的「背面」也設有露台保持館內通風,後因展示空間不足,且有了控制溫溼度的現代設施,1960及1980年代,館方先後將一、二樓空間外推,陳信鈞提示,從公園望向博物館背面,就會發現一樓的窗戶刻意與正面保持一致,「改建」感覺較不明顯,但二樓就能看到當年露台欄杆的痕跡。

除了通風功能,露台還是過去民眾觀看運動賽事的好位置。現今捷運台大醫院站4 號出口到博物館東緣,曾是一大片運動場,全台最重要的體育活動都在此舉行,一有比賽,民眾就到博物館露台觀賽。除了文教功能,落成後很長一段時間,博物館還擔負著台北的「入口意象」,臺北車站東遷之前,旅客一出車站,就會看見端正華美的博物館建築,而這一帶也是日治時期的中心商務區,是以當時對博物館的重視,也從選址中透露一二。

此外,探訪臺博館時,不妨也留意一下館舍前後方在開館之初便已種下的椰子樹,因日本政府將台灣「定位」為一座熱帶島嶼,特意將椰子樹等棕櫚科植物從南洋地區引入台灣,而這些連結著台灣近代史、充滿故事的建築細節和周遭景色,就像一件件隱藏版的展覽品,為臺博館的參訪者帶來意料之外的樂趣。

1930年代總博館彩色明信片:自臺北車站前的表町通(今館前路)看博物館的景致。©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彩色明信片:自臺北車站前的表町通(今館前路)看博物館的景致。©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明信片。©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明信片。©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臺博館本館建築元素與構造圖

臺博館本館建築元素與構造圖

展場資訊

國立臺灣博物館本館及土銀展示館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每日9:30~17:00

南門園區
園區開放時間:週一至週日6:00~22:00
展示館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9:30~17:00
每週一、除夕及春節初一休館;逢國定假日及連續假期均照常開館
網址:www.ntm.go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