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高鐵影像館

Images

鐵道迷鍾愛推薦!穿越百年時光的苗栗隧道

2018-03

鐵道迷鍾愛推薦!穿越百年時光的苗栗隧道

文|惟安・圖片提供|鐵道文史工作者 賴德湘

照片保存品質雖不好,仍可看出隧道口造型相當漂亮。©國立臺灣圖書館

照片保存品質雖不好,仍可看出隧道口造型相當漂亮。©國立臺灣圖書館


苗栗境內多丘陵、台地,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建設縱貫鐵路,在現今苗栗竹南到三義這段路線上開鑿多座隧道山洞。位於現今苗栗市區貓裏山公園內的「苗栗隧道」即為其一。

苗栗隧道於明治35年(1902年) 6月底開工,僅花了九個多月,於隔年3月底完工,鐵路便沿此隧道穿越貓裏山,繼續通往南勢。

隧道全長約四百餘公尺,值得注意的是北側口造型特殊,由紅磚砌成的圓拱,上方還有城垛式設計,外型就像是城堡門口,不少鐵道迷認為是同路線其他隧道中造型最漂亮、典雅的一座。磚牆上並刻有時任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的題字「功維敘」,以感念建造此條鐵路和隧道的工作人員辛勞。也因為這幅題字,苗栗隧道常被後人稱作「功維敘隧道」。

隧道不只火車使用,不少當地耆老還記得,過往為了省時,大家以沿著鐵軌步行穿越苗栗隧道為捷徑。進入隧道時,還得不時注意前後方動靜,當聽見火車行進的聲音及汽笛鳴響時,即表示火車已準備進山洞,得就近找避車洞閃避。還好早年火車靠燃煤,速度也不快,有充分時間躲避,只是出了隧道後,整張臉幾乎被煤煙燻黑,得再整理顏面。

1993年六二水災前,隧道口完整樣貌的最後身影。水災導致土石崩塌,毀損磚牆左上角,如今隧道口屹立且不失其典雅氣質,然物換星移,只能從舊照片追憶其過往。

1993年六二水災前,隧道口完整樣貌的最後身影。水災導致土石崩塌,毀損磚牆左上角,如今隧道口屹立且不失其典雅氣質,然物換星移,只能從舊照片追憶其過往。

隨著時代演變,日治時期所築建的鐵路設計為單線雙向通車,早已不敷使用。臺鐵於1998年完成鐵路雙軌化工程後,火車即改行新軌及「苗南隧道」,苗栗隧道從此功成身退。然苗栗隧道是原線少數有題字的隧道口中,唯一一座直到廢線時仍未被改建為水泥鋪面,而保留原磚造況味,故深具珍貴歷史和觀光價值。2003年,苗栗市公所將隧道納入貓裏山公園一部分,將其結合生態步道,成為在地居民散步休閒好去處,也吸引不少外地遊客慕名前來。隨著隧道內光影變化與不時傳來的火車行進聲響設計,如今民眾可以安心漫步隧道,彷彿穿越了百年回到起初的時光。

從TR磚到耐火磚 見證製磚業的黃金年代

2017-12

從TR磚到耐火磚 見證製磚業的黃金年代

文|果明珠

兩根紅磚煙囪是高雄市三民區中都一帶的顯著地標。©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兩根紅磚煙囪是高雄市三民區中都一帶的顯著地標。©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廠內現存的八卦窯亦以紅磚建構,但因年代久遠,窯內現以鋼架補強結構,塑造出另類工業風格。©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廠內現存的八卦窯亦以紅磚建構,但因年代久遠,窯內現以鋼架補強結構,塑造出另類工業風格。© 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白天行經與高雄愛河平行的同盟三路,很難錯過一旁兩座高聳入天的八角紅磚煙囪,這裡曾是「臺灣煉瓦會社打狗工場」,可說是日治時期高雄州規模與產能最大的磚窯廠,肩負全台磚瓦產量重責,在水泥尚未普遍運用的年代,在台灣建築史上扮演重要角色。

1899年,日本企業家鮫島盛看中三塊厝(位於今三民區)土質黏密,適合製磚,加上地價便宜、鄰近河道方便運輸,遂在此設置「鮫島煉瓦工場」,成為高雄第一間磚窯廠。後由後宮信太郎接手經營,並開始收購、整併台灣各地磚窯廠,成立「臺灣煉瓦株式會社」,而這間位於三塊厝的磚窯廠,即整併成「臺灣煉瓦會社打狗工場」。

在後宮信太郎經營下,磚窯廠增建了6座半自動輪燒八卦窯(原名霍夫曼窯,Hoffmann kiln),供應臺灣總督府在南台灣各項重要建設使用,高雄州廳、臺南州廳、高雄市役所等,皆可找到由此出廠的「TR磚」。磚的表面因印有臺灣煉瓦(Taiwan Renga)的商標「TR」字樣而得名。TR磚密度高,重量約四斤,為該社出產的一等商品,因此也是各地台籍巨商富賈築新戶的指定建材。

二戰過後,工廠易主,最後由唐榮鐵工廠購得並改名為「中都唐榮磚窯廠」,轉製造耐火磚,在十大建設中大放異采,供應中國鋼鐵、臺灣糖業、台灣造船等重工業廠建造鍋爐使用。只是仍不敵時代和技術變遷,於1985年停爐,從此退出台灣建築舞台。

沉寂直到2005年,因為廠區現存窯廠設備建築完整,記錄了百年來台灣製磚業的變遷,而被文建會(今文化部)指定為高雄市第一個也是台灣少見以磚窯為主題的國定古蹟。如今,磚窯廠成為古蹟公園,搖身成為藝術攝影取景亮點,下回不妨到園區走訪,從這裡的一磚一瓦,感受當年產業熱鬧盛況。

轉角遇見獸!走進安平巷弄,尋訪屋頂上的守護獸

2017-10

轉角遇見獸!走進安平巷弄,尋訪屋頂上的守護獸

文|謝以菲

結合古早傳說和豐富的想像力,一尊尊模樣各異其趣的陶製守護獸俑熱鬧點綴著安平的天際線。由藝術工作者吳其錚創作的《將軍獅》。

結合古早傳說和豐富的想像力,一尊尊模樣各異其趣的陶製守護獸俑熱鬧點綴著安平的天際線。由藝術工作者吳其錚創作的《將軍獅》。©風獅爺復育計畫/許秀玲

由志工徐育霓捏製的《磚瓦獸》,位置顯眼,循著地圖不難找到其蹤影。

由志工徐育霓捏製的《磚瓦獸》,位置顯眼,循著地圖不難找到其蹤影。©風獅爺復育計畫/徐小三


走在台南安平舊聚落交錯的狹小巷弄間,時不時會在民居紅瓦屋頂或平房門柱上,看見昂頭開口、屁股翹高高的陶製獸俑。這是台南安平沿海傳統民宅建築中,放在屋頂上用來避邪之物,從前稱之「黃飛虎」,現在則習慣稱為「屋頂上的風獅爺」。

在中國東南沿海地區、金門、台南安平,甚至遠至日本琉球的沿海漁村民宅周遭,都可以發現這些如虎又似獅的獸俑身影,各有其傳統特色、型態和作用。在昔日的安平漁村,它們高居於民屋屋脊或屋頂上,面向東北方,大大開口的守護獸,背上有位拉弓的人形跨騎著。獸俑的屁股還會開個小洞,因此當東北季風來臨,發出呼呼的聲音,提醒漁民捕烏魚的季節到了。然而,隨著產業與時代轉變和老屋的崩塌或拆除,這些屋頂上的守護獸,有些被屋主收起,有些可能被偷走,剩下的便默默消失在時間洪流中,逐漸被人遺忘。

2013年,在地陶藝工作者吳其錚與在地居民吳天祥提出了讓這些屋頂上的守護獸重回安平天際線的想法,「風獅爺復育計畫」於焉而生。計畫起初,是為了幫在地居民發起的「南吼音樂季」活動募款,後來更提出讓安平舊聚落擁有老屋的居民可免費認養,計畫團隊則會出力安裝,之後3年更進而招募志工一同創作,希望讓更多「現代」的風獅爺陸續登上安平聚落的屋頂。

2015年,鄰近的西門國小將計畫融入教學,帶領學生藉由實地走訪巷弄,以行動來瞭解自己的家鄉文化。到了去年,不只新作49尊,在安平陳家古厝舉行展覽,也邀請在地插畫家繪製地圖,以漫畫風格將這些「屋頂上的風獅爺」,勾勒得可愛又活靈活現。

攝影師大推!台灣山岳最美的聖稜線

2017-09

攝影師大推!台灣山岳最美的聖稜線

文|謝以菲・圖|黃基峰

天氣清朗之時從伊澤山可眺望完整聖稜線,吸引不少愛山的攝影師不辭千里、扛裝備上山取景。

天氣清朗之時從伊澤山可眺望完整聖稜線,吸引不少愛山的攝影師不辭千里、扛裝備上山取景。


由大霸尖山往雪山連成一線嶙峋峭拔稜脈,台灣登山界稱之為「雪霸線」或「聖稜線」。這條稜脈長達15公里,沿途美景不斷,卻不容易親近,會經過崩壁、斷崖、碎石坡、圈谷等各種崎嶇地形,必須具備相當的體力跟毅力才能克服。能走完「聖稜線」,也成為台灣愛山人心中除了登玉山、百岳之外,最具代表性的成就之一。

聖稜線之名,最早為編撰《臺灣登山史》一書的日本人沼井鐵太郎,他在1927年成功攀登大霸尖山,成為台灣登山界歷史上的第一人,並在隔年發表一篇〈關於攀登大霸尖山之考察與實行〉文中寫到:「……這神聖的稜線啊!誰能真正完成大霸尖山至雪山的縱走,戴上勝利的榮冠,敘說首次完成縱走的真與美……。」他筆下這段夢幻般的讚嘆,不僅將這條稜脈從此定了名,更吸引大批登山家前仆後繼地來此朝聖。

聖稜線全線海拔高度均在3,100公尺以上,從雪山主峰到雪山北峰之間的稜脊更在3,580公尺上,沿途會經過由玉山圓柏、台灣冷杉所形成的廣大「黑森林」,高山林木森鬱,相當可觀。春夏之際,還有亮眼繽紛的高山杜鵑點綴,若攀爬當時天氣好,燦爛藍天搭配青山美景盡收眼底。

隨著時間演進,縱走聖稜線的隊伍漸漸踏出一條條明晰的途徑。如今,熱門路線有3種,走法、難度、天數各有其特色。登山界所稱的「I型」或「傳統聖稜線」,即從大霸尖山到雪山主峰。後來衍生出的「Y型」走法,加入了武陵四秀(桃山、喀拉業山、池有山與品田山)的行程。「O型」則由武陵農場出發,縱走武陵四秀後,直接從品田山西側垂降品田斷崖,再於布秀蘭山接上傳統聖稜線,再回武陵農場。愛好登山者可依體力、時間與難度,安排適合的縱走行程,體驗不同的聖稜之美。

汪洋之中最溫柔的眼神,默默守護討海人的三貂角燈塔

2017-08

汪洋之中最溫柔的眼神,默默守護討海人的三貂角燈塔

文|陳怡如

三貂角是台灣本島最東端,岬角上視野開闊,天氣好時,遠方可見龜山島。© 黃基峰

三貂角是台灣本島最東端,岬角上視野開闊,天氣好時,遠方可見龜山島。© 黃基峰


17世紀初,西班牙船艦從菲律賓揚帆而上,沿著台灣島東部尋找適合建立貿易站的港灣,航經東北角海岸一帶時,驚豔於沿岸滿布奇岩的景色卻不知其地名,遂將此地區命名並記載為「S.Tiago」(聖地牙哥)。爾後,來台移墾的閩南籍漢人以發音相近的閩南語「Sam-tiau」稱呼,寫作漢字則為「三貂」或「三朝」,台灣極東之地的岬角從此有了我們熟悉的名稱──「三貂角」。

在這座岬角之上,有座雪白身影,它是為往來船隻指引方向的「三貂角燈塔」。日治時期,三貂角附近海域曾發生兩次日本船隻遇海難沉沒事件,臺灣總督府便開始籌建燈塔。燈塔於1935年完工啟用,塔高16.5公尺,公稱光程可達約25浬(約46公里),是太平洋地區重要的航海指標,因而又被稱作「台灣的眼睛」。

燈塔在二次大戰期間曾歷經戰火洗禮,在1946年時才重新修復,至今燈器透鏡上仍留有當年機槍掃射的毀損,成為過去那段歷史的見證。三貂角燈塔是台灣第一座開放參觀的燈塔,塔內設有展覽室,陳列全國燈塔的分布圖、郵局發行的燈塔郵票,還有不同時期的燈具零件和模型。

在燈塔旁還設有觀景台及步道,有著得天獨厚的景觀條件,放眼所及,蔚藍海水與天空連成一線,天氣好的時候,還能遠眺龜山島。三貂角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台灣之最」,這裡是台灣本島極東點,甚至比蘭嶼還靠東,因此也是台灣島上最佳觀看日出的地方之一。

台灣島北部海岸線著名岬角除了極東點三貂角,還有極北點的富貴角與東北角的鼻頭角,號稱「北臺灣三角」,都各自設有燈塔。3座不同造型的燈塔各據一方,為夜裡海上船隻導航,指引安全。

有多久沒回家?搭起遊子夢想的高屏溪舊鐵橋

2017-04

有多久沒回家?搭起遊子夢想的高屏溪舊鐵橋

文|陳怡如

高屏溪舊鐵橋,原名為「下淡水溪鐵橋」。從日治時期明信片上的文字可看見,當時有「東洋第一大鐵橋」的稱號。©國家圖書館提供

高屏溪舊鐵橋,原名為「下淡水溪鐵橋」。從日治時期明信片上的文字可看見,當時有「東洋第一大鐵橋」的稱號。©國家圖書館提供

如今鐵橋在高屏兩端,各自規畫為河濱公園和溼地教育園區,橋面更開放為觀景台和天空步道。© 郭哲瑋

如今鐵橋在高屏兩端,各自規畫為河濱公園和溼地教育園區,橋面更開放為觀景台和天空步道。© 郭哲瑋


年很多屏東遊子,若是搭乘火車離開屏東,可能都有過這樣的感受:眼見車窗外呼嘯而過一座灰色鐵花梁長橋身影時,彷彿一種儀式,會在心中默默宣示著「要開始新生活了,加油!」

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為加強來自高雄港的人員及軍事物資的運輸與安全性,也著眼於當時台灣製糖量排名第二的阿緱製糖所(即台糖屏東總廠)的砂糖成品,及開發屏東平原上的豐饒物產而決定興建「下淡水溪鐵橋」(今高屏溪舊鐵橋)。

總督府遂指派鐵道部技師飯田豐二負責鐵橋監造。高屏溪溪面寬敞、水流湍急,興建難度極高,施工期間更經歷多次豪雨及溪水暴漲等困難,飯田豐二積勞成疾,在鐵橋通車前半年病逝,得年40歲。如今在九曲堂車站旁仍可見其紀念碑,感念他對鐵橋建造的付出。鐵橋則於大正2年(西元1913年)年底完工。

鐵橋設計主要供火車行駛,全程鋪設單軌鐵道,橋身全長1,526公尺、寬7.6公尺,由24座鋼桁架橋拱組成,橋拱為鐵灰色圓弧狀鋼骨造型,橋墩則以紅磚混合花崗石砌成,造型優雅,也是其特徵。鐵橋完工後為高屏間第一條陸路和貨物運輸的交通要道,當時日本官方刊物更稱其:「東洋第一長橋,遠望有如彩虹一般,是南台灣的一大偉觀。」直到1950年代,這「東洋第一」頭銜才給了西螺大橋。

數十年過去,鐵橋漸漸不堪使用,在高屏新鐵橋完工通車後功成身退,隨後被列為國定古蹟,是目前唯一被列為國定古蹟的鐵道用橋梁。之後鐵橋受颱風及暴雨之擾,24座鋼桁架沖毀6座,如今屏東端還留有11座,高雄端僅存7座。

現今兩端各自規畫成河濱公園、人工溼地、橋面觀景台和天空步道,十分適合進行親子一日遊和日常休閒運動。百年時光流轉,鐵橋依舊乘載、見證著人們的回憶。

噴水池旁的美麗倩影!揭開消失的嘉義衛生公館身世

2017-07

噴水池旁的美麗倩影!揭開消失的嘉義衛生公館身世

文|鄭順聰・圖片提供|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

百多年來,市街中心的噴水池,一直是嘉義最熱鬧的地方。日治時期,環噴水池曾矗立著一棟棟的精麗建築:日向屋、嘉義郵便局、嘉義旅館,以及這張明信片的視覺中心:嘉義衛生公館。

百多年來,市街中心的噴水池,一直是嘉義最熱鬧的地方。日治時期,環噴水池曾矗立著一棟棟的精麗建築:日向屋、嘉義郵便局、嘉義旅館,以及這張明信片的視覺中心:嘉義衛生公館。


在陳澄波的油畫〈夏日街景〉中,它從茂盛的綠樹後,冒出橘色圓頂;1931年嘉農棒球隊掄得甲子園亞軍,凱旋回嘉義繞經噴水池時,也繞經了它。近年來,隨著台灣人對在地歷史的追尋狂潮,這棟短暫佇立於嘉義街中心的優雅建築,身世漸漸清晰,愈來愈多的人知道,它是「嘉義衛生公館」。

1906年發生梅山大地震,震央附近的房屋幾乎全倒,嘉義商業繁盛的市中心隨即展開市區改正計畫。1909年落成的衛生公館,可說是嘉義早期西式建築的代表作。

其址位於現今嘉義市中山路與公明路交會口的紅色鐵塔後,設計者於錐形基地上施展空間魔法。屋頂開啟多扇老虎窗,而一樓是大器的拱窗,二樓雙窗並蒂,饒富韻律感。且以圓潤的屋頂包覆,將繁複的細節混融一體。

本為推廣衛生醫療之用,1915年暫為嘉義私立幼稚園的教室,盈溢孩子的童語與歡笑。嗣後的變化令人驚訝,據留存至今的老照片和明信片判讀,屋頂招牌寫著「生」字,底下用日文標示「啤酒屋」,販賣的是高砂麥酒株式會社的啤酒。高砂麥酒乃日治時期台灣唯一啤酒製造廠,即現今仍在釀造生產的台北啤酒工場(原建國啤酒廠),因阿里山伐木事業而興盛的嘉義,成為其拓展的據點之一。

衛生公館消失的原因仍有爭議,但其身影依然縈繞嘉義人的心中── 看著老明信片,不禁想來個時空跨越,回到當時的桃仔尾(噴水池古名),南國的陽光正在地面耍賴,後頭來了台灑水車驅趕炎熱。有人徒步,有人騎單車,穿和服的女士手持花洋傘,悠悠行過衛生公館前,留下美麗的倩影⋯⋯

 

高雄現代工業根基之始!台灣首座現代化水泥廠——淺野水泥株式會社打狗工場

2016-12

高雄現代工業根基之始!台灣首座現代化水泥廠——淺野水泥株式會社打狗工場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坐落於壽山山腳邊,水泥廠因高度現代化而蔚為奇觀,甚至被當時高雄著名的山形屋書店選為高雄名勝,發行明信片。

坐落於壽山山腳邊,水泥廠因高度現代化而蔚為奇觀,甚至被當時高雄著名的山形屋書店選為高雄名勝,發行明信片。


在高雄壽山旁藏著一項「台灣第一」的歷史身影。1917年,台灣第一座現代化的水泥廠──「淺野水泥株式會社打狗工場(高雄工廠)」坐落於此,也就是日後人們熟知的「台泥鼓山廠」。這座工廠不僅開啟台灣現代工業發展,也奠定高雄成為工業重鎮的根基。

「水泥」一向被認為是現代土木建築之母。日治時期,台灣重大工程所需的水泥,都從日本進口。後因日本水泥不足以供應台灣市場,且路程遙遠成本又高,便計畫在台灣成立水泥工廠。當時打狗山(今稱壽山)因交通地利之便,加上石灰岩存量充足,因而雀屏中選。1917年,占地三千五百餘坪的大工廠完工,成為台灣第一座現代化的大型水泥工廠,除了台灣自用外,也因應日本南進政策,供應華南與南洋地區的水泥需求。

淺野株式會社不只成立台灣第一家水泥公司,也建設了周遭交通,對高雄早期都市發展有不少影響。像是為了運輸原料及成品,興建了與縱貫線連接的「淺野線鐵路」,並設置「田町驛」(今鼓山車站),改善陸路交通;同時開鑿鼓山運河連通愛河,不僅煤炭可經由運河運到工廠,成品也利用水運輸送至高雄港出口。優越的港灣位置和便利的水陸交通,讓高雄全面開展現代工業化的發展,也帶來許多到高雄打拚的移民文化。

20世紀末,礦權到期,加上水泥產業東移政策,工廠於1994年關廠停工,如今廠區大部分設施已拆除,僅留下少許紅磚倉庫、石灰窯和槽體,但這個場域對台灣現代工業的發展歷程,依舊留有無法取代的「台灣第一」歷史地位。

不能遺忘它!滿載台南歷史記憶的運河

2016-11

不能遺忘它!滿載台南歷史記憶的運河

文|惟安・顧問|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 蘇

 

日治時期台南運河的台南船溜。©國家圖書館提供

日治時期台南運河的台南船溜。©國家圖書館提供

迎風漫步台南運河畔,十分愜意,不僅夏天可賞鳳凰花開,秋冬更可曬暖陽。說起這條串聯安平港與台南城區的運河,或許大多數人早已遺忘它曾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今日所見的台南運河(或稱新運河),由曾經規畫建造基隆港的臺灣總督府土木局技師松本虎太所設計,於1922年開工,1926年完工並通航。

運河總長3.782公里,在當時是台灣最長的人工運河,用途係取代當時已淤積而不能航行的五條港運河與舊運河,維持安平與台南城區間的船運。

運河在安平、台南城區,各設有一處「船溜」(日文,船渠、碼頭之意)。當時的台南船溜,可說是西部沿海、離島漁獲及貿易船貨抵達台南城時的重要交易口。船溜兩岸及周邊,航運及漁業相關的民間與官方設施林立,如海關辦事處、造船廠、製冰廠等。

船貨在此處上岸後,經過海關檢查,才運往其他地方銷售。當時緊鄰船溜旁,還設有魚市拍賣場,卸下的新鮮漁獲隨即能送進市場販售、批發,讓台南船溜一帶,逐漸成為當時運河沿岸最熱鬧的地帶。

直到二戰後,遠洋漁業興起,加上陸上交通發達,運河上舟楫往來的熱鬧景象不再,台南船溜最終失去了船舟停泊功能,於1970年代末被填平另蓋住商混合大樓「中國城」而風光一時。時至今日,經過多方努力而重新整治的台南運河,卸下了當年的運輸功能,轉型成為都市居民運動休閒的好去處。

台南運河,不只見證了近百年來安平與台南岸上的歷史發展、沿海地景變遷與產業興衰,說它是一條反映不同時期台南地區常民生活的記憶河流,一點也不為過。

那些年一起追過的五分車!虎尾糖廠見證台灣製糖史

2016-08

那些年一起追過的五分車!虎尾糖廠見證台灣製糖史

文|劉心月

每到製糖季,滿載甘蔗的小火車緩緩駛過油菜花田的情境,是熱門攝影主題之一。@詹志偉

每到製糖季,滿載甘蔗的小火車緩緩駛過油菜花田的情境,是熱門攝影主題之一。@詹志偉

大約1930年代間發行的明信片,其前景為當時稱作「五間厝驛」的木造日式車站,背景則為虎尾製糖所。當糖鐵運輸逐漸發達之後,甚至開始提供載客轉運服務,車站遂成為虎尾居民早年最重要的交通據點之一。這棟歷史建築目前是虎尾遊客中心。

大約1930年代間發行的明信片,其前景為當時稱作「五間厝驛」的木造日式車站,背景則為虎尾製糖所。當糖鐵運輸逐漸發達之後,甚至開始提供載客轉運服務,車站遂成為虎尾居民早年最重要的交通據點之一。這棟歷史建築目前是虎尾遊客中心。


虎尾,位於嘉南平原西北側的濁水溪沖積扇上,早自荷治時期,就開始種植可製糖的高經濟作物──甘蔗;日治時期,在臺灣總督府許可下,大日本製糖株式會社於1906年在此設立了「虎尾製糖所」。

虎尾製糖所全盛時期,其產糖量為全台之冠,不但使虎尾享有「糖都」美譽,它附設的酒精工廠更號稱「東洋第一」。也因此在二戰期間,被盟軍列為攻擊重點目標之一,而遭受猛烈轟炸,幾乎夷為平地。二戰後由台灣糖業公司接管後,廠區重新修建並恢復製糖,營運至今。目前是全台僅存2座仍用甘蔗榨汁製糖的台糖糖廠之一(另一座為台南善化糖廠)。

虎尾鎮,可說是一個因應製糖而生的城鎮,主要的建築及設施,都和製糖、運糖有關。虎尾製糖所建成後,日人除了引進新式的大型製糖機具,為方便糖業運輸,也建立了交通脈絡,於是五分車(台糖專用小火車)隨著糖業鐵路逐漸融入了農村景觀。

每年大約11月底到隔年3月是甘蔗盛產期,也是製糖季,此時來到虎尾鎮就有機會看到五分車滿載甘蔗,緩緩駛過街道、鄉村小路,而這幅特殊景象,如今已是全國僅存,因此吸引不少鐵道迷前來追逐運蔗小火車慢行鄉野間的畫面。

百年糖廠成就了虎尾百年造鎮的歲月,如今留存下來的文化資產,將繼續陪伴人們緬懷那空氣中的甘甜香氣,與追逐五分車運載的幸福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