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高鐵藝廊

Gallery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2019-03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文|陳怡如・圖|台灣高鐵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屏氣凝神,在腦中默想內心疑問,接著打開手機,對準掃描點,一個精緻細膩的虛擬場景隨即躍然眼前。伴隨著飽滿聲效,出現在半空中的飄浮字句,即是指引人生疑問的線索指南。

這個由場景、物件、文字和聲音交織而成的綺麗世界,既是一個擁有上億種組合的籤詩寓言,也是一個隨時都能展開互動的微型劇場。這是「台灣高鐵藝術元年」第二階段作品《處處—— 台灣高鐵ARt》,由台灣高鐵公司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攜手,邀請莎妹劇團導演王嘉明與豪華朗機工藝術家林昆穎,合力打造App互動藝術創作。

《處處》突破以往藝術「限時、限地」的觀賞形式,運用AR技術,透過手機媒介,在全台12處高鐵站內、車廂內和車票背面放置上百個掃描點,打造一個隨身攜帶、直指內心的掌中虛擬劇場,讓旅客隨時都能對人生一問。

仔細看場景,全都是你我熟悉的日常景象,像是高掛大紅燈籠的廟宇、招牌滿溢的街景、有著嘈雜聲響的工地等。隨機出現的物件,也承載著不同的記憶象徵,好比藍白拖、辦桌的大紅桌和古早木製長板凳,都能觸發一種情境,開啟一段劇情與想像。

「這和以往現場表演的作品很不一樣,我想讓大家說自己的故事。」王嘉明說,這也是《處處》有意思的地方,邀請觀賞者一同參與完成一場藝術體驗。「高鐵站是車站也是劇院、高鐵票是車票也是戲票,票的正面帶領你去目的地,票的背面則是通往跟自己內心對話的介面。」林昆穎說。

這種「共創」不僅呼應台灣高鐵藝術元年傳遞與藝術「不期而遇」的精神,更著重如何讓藝術「擴散」和「滲透」到生活中。無論移動或停駐,《處處》所創造的藝術景象隨時能上演,寫下專屬於旅客自己的生命故事。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欣賞《處處》

 

南迴公路新發現!大型藝術計畫讓台東不一樣

2018-07

南迴公路新發現!大型藝術計畫讓台東不一樣

文|胡德揚

「南方以南——南迴藝術計畫」中,由豪華朗機工創作的雕塑《在屾》,以山的形體呼應所在地點的自然和人文環境。 ©山治計畫

「南方以南——南迴藝術計畫」中,由豪華朗機工創作的雕塑《在屾》,以山的形體呼應所在地點的自然和人文環境。 ©山治計畫

游文富編織的《南方向量》翻滾波浪,讓海洋向陸地感性地蔓延。©山治計畫

游文富編織的《南方向量》翻滾波浪,讓海洋向陸地感性地蔓延。©山治計畫

壯秀的南國山色與浩瀚太平洋海景之間,南迴公路穿行過台東太麻里、金峰、大武和達仁4鄉,此地居民以排灣族原住民為主,還有少數阿美族人和卑南族人,多種文化在每日生活中流轉;為了讓更多人走進這片隱藏的南方,「南方以南──南迴藝術計畫」正在這4鄉鎮展開,讓藝術與在地文化對話、交織並連結。

參與的20組國內外藝術家及團隊,分別來自法國、義大利、泰國、菲律賓及台灣,南北縱長50公里的寬廣區域裡,既有大地藝術祭性質的大型裝置,更有多項計畫型、深耕式藝術作品和活動,希望來訪旅客緩下心,用身體和心靈去感受這片土地深厚的生命活力與熱情,這也是「南方以南」著力甚深的重點所在。

隨陽光推移,一大一小兩座山型雕塑通透的樣貌變化多端,豪華朗機工運用風災後廢棄的台東荖葉園中的水泥柱、鋼筋完成《在屾》,粗獷素材轉化出異質美感,又省思著工業和自然的關係;擅以竹編、羽毛表現的游文富,編出一片吹向陸地的翻湧波浪《南方向量》,抒情且具象地表現南迴和海洋的牽絆;返鄉青年設計師謝聖華想到往日排灣族人,會將山林中的常用植物帶到住家四周栽種,從這一習慣出發,創作出《Ina的記憶花園》,選用在地植物,將南方以南服務站編排成綠意遍布的文化場所;而來自菲律賓的街頭藝術家戴克斯特·菲南德(Dexter Fernandez)將2個月駐留期間了解的排灣族文化與傳說,畫上緊鄰台9線的大武國中活動中心牆面,簡潔生動的黑白圖案對比強烈,完成後隨即成為吸睛新亮點。 

「南方以南」串起南迴地方文化和自然的線索,讓台灣南方的更南方,浮現眼前。這個暑假,不妨隨著南迴公路南下,探索不一樣的台東風土。 

畫家筆下澎湖限定的大海恩惠

2018-06

畫家筆下澎湖限定的大海恩惠

文|胡德揚・圖|鄭獲義・典藏|高雄市立美術館

《澎湖姑婆嶼挽紫菜》,鄭獲義,油彩、畫布, 60.5×72.5 cm,1997。與海菜、白腹魚並稱「澎湖三金」的紫菜,屬於一種可食用的紅藻,營養價值高,作為年節來臨前的額外收入,「挽紫菜」成為白沙鄉赤崁村村民的冬季盛事。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澎湖姑婆嶼挽紫菜》,鄭獲義,油彩、畫布, 60.5×72.5 cm,1997。與海菜、白腹魚並稱「澎湖三金」的紫菜,屬於一種可食用的紅藻,營養價值高,作為年節來臨前的額外收入,「挽紫菜」成為白沙鄉赤崁村村民的冬季盛事。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入秋以後,來自東北的季風漸烈,激盪出洶湧海浪,此時的澎湖讓外人難以親近,少有遊客造訪。但海浪也為澎湖各島嶼潮間帶帶來蓬勃生機,此時正是紫菜生長期。生長於澎湖的攝影文化工作者張詠捷曾在〈紫菜湯〉一文描述,隨著四季變化,家人帶進家門的物產也隨之改變,而「當三舅公提著紫菜跨過大門時,四季已走到年的尾巴。」

澎湖的紫菜,以澎湖北海的姑婆嶼一帶所生長的最為著名,不單是產量大、品質好,更因此造就出歷史悠久的傳統──「挽紫菜」(bán tsí-tshài,採紫菜),百年來由白沙鄉赤崁村民及周邊一些聚落所遵守。

赤崁村位於白沙島東北方,然與姑婆嶼相距不遠,每年12月到隔年年初間,大約有2~3次,在季風稍緩的日子,由赤崁龍德宮決定發船時間,擁有採集資格的村民們彼此號召一起搭船到島上,穿著防滑的草鞋、防曬用的斗笠或頭巾,手套著簍筐或大布袋,走上溼滑的岩礁尋覓紫菜。

前輩藝術家鄭獲義(1902~1999年)就出生於赤崁村,為了求學,少年時便離開家鄉。然而,挽紫菜這一具有常民生活甚至年節意味的景象,想必深存在他的記憶中。1997年,已定居高雄多年的他提筆畫下《澎湖姑婆嶼挽紫菜》,展現對兒時家鄉的懷想。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部主任陳秀薇提到,和其「生活藝術化,藝術生活化」的主張有關,鄭獲義的畫作往往予人樸質、自然的親和感。《澎湖姑婆嶼挽紫菜》裡,我們可以看到色彩細細堆疊出人物形象,而冷暖色調的使用達到極佳平衡。在構圖上,天際留白極少,人物活動占據大部分畫面,突出藝術家的關心重點,更為冬日蕭瑟的澎湖,鋪陳、建構出村民們挽紫菜時熱鬧又安詳的氛圍。

以針線繡出的美麗與自豪,一探排灣族服飾之美

2018-02

針線繡出的美麗與自豪,一探排灣族服飾之美

文|謝繕聯・圖片提供|曾顯皓

早期綴珠取得不易,只有貴族階級以上才能使用,綴珠因此與華麗畫上等號,繡滿綴珠的盛裝仍是排灣族現今的主流。

早期綴珠取得不易,只有貴族階級以上才能使用,綴珠因此與華麗畫上等號,繡滿綴珠的盛裝仍是排灣族現今的主流。

黑色「人型紋」以「貼布繡」織成,先以布塊剪出圖騰,再以繡線將圖騰縫在底布上。

黑色「人型紋」以「貼布繡」織成,先以布塊剪出圖騰,再以繡線將圖騰縫在底布上。

台灣各原住民族群中,排灣族以服裝華麗出名。從一套排灣族傳統禮服的顏色、圖騰、織法拆解,一層一層都是線索,表現的不僅是精美工藝和家族地位,還訴說著製作者對衣物主人的祝福、期待與驕傲。

排灣族以北大武山為其發源地,大多排灣族部落位於屏東境內,依居住地區又可略分北排、中排、南排三大群,在生活文化上也略有差異。在傳統禮服上,以黑色或深藍色為底,搭配黃、橘、綠色圖騰刺繡,綴珠或暖色系布塊等,但從服飾衣著呈現的主要色系即可辨別族人來自何處,北排以黃色為主,中排漸變成黃橘色,南排則多了紅色,愈往南愈紅。

排灣族嚴明的階級制度,充分表現在禮服上的刺繡圖騰與配件,若禮服上以「人型紋」、「蛇紋」和「太陽紋」等表示崇敬祖先為主的圖騰,該族人必定是貴族;若出現「鞦韆紋」或「羽毛紋」,表示權勢或威嚴的圖騰,就是頭目的禮服。而禮服所使用的材質、織法和裝飾品,如珠貝、毛皮、羽毛、獸牙、綴珠等,更表彰其家族經濟能力和社會地位。

一套排灣族傳統禮服作工相當繁複,耗時又費力,因此許多技法曾面臨傳承斷層。但近年來,不少年輕服裝設計師回到原鄉。有人將傳統圖騰轉化為幾何印花,運用跨媒材塑造前衛時尚;也有人收集部落長輩親友家中壓箱的盛裝,研究、揣摩當中古老技法,再結合現代材質設計打造當代的「排灣傳統服飾」。「排灣族其實一直對自己的文化引以為豪!」本身即為訂製服裝設計師的阮志軍如此說,而如此的認同即透過族人一針一線傳達出來。下次來到屏東,不妨往山裡去,深入探訪認識這一群愛美麗的民族。

觀音吐霧、海口嚥日!淡水不只風景美,更美的其實是畫家們筆下的凝望!

2018-01

觀音吐霧、海口嚥日!淡水不只風景美,更美的其實是畫家們筆下的凝望!

文|胡德揚

木下靜涯,《淡水雨後》,年代不詳。此作被選為1935年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紀念手繪繪葉書(明信片)」系列之一,而廣為人知。©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木下靜涯,《淡水雨後》,年代不詳。此作被選為1935年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紀念手繪繪葉書(明信片)」系列之一,而廣為人知。©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郭柏川,《淡水觀音山》,1953,40.2×48cm,油彩、宣紙。以淡水基督長老教會教堂為前景,淡水河及觀音山為背景的構圖,如今仍是熱門取景選擇。© 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郭柏川,《淡水觀音山》,1953,40.2×48cm,油彩、宣紙。以淡水基督長老教會教堂為前景,淡水河及觀音山為背景的構圖,如今仍是熱門取景選擇。© 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從淡水遠望觀音山是眾多台灣藝術家的取材主題,特別是前輩畫家,鮮有不曾以此入畫者,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白適銘教授研究台灣美術多年,在他看來,這和淡水的歷史發展有著深厚關係。1858年《天津條約》簽訂後,1860年淡水始正式開港,躍上世界舞台。爾後日治時期,由於鄰近政經重心台北,淡水地位益形重要;1927年《臺灣日日新報》舉辦了「台灣八景」票選活動,淡水在此次入選,名氣因此更響亮。

同時,愈來愈多藝文界人士集中於台北地區,對台灣現代美術有重大影響的石川欽一郎、鄉原古統、木下靜涯皆有以淡水為主題的畫作,此後年輕藝術家也蔚為風尚。而在淡水主題中常出現觀音山,白教授分析,經由在台、日籍藝術家傳入台灣的現代美術流派中,後印象派代表人物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多次描繪聖維克多山,使得此山在後印象派中有著「聖山」般的地位,此一概念對台灣現代風景畫產生很大啟示效應,觀音山在視覺上和聖維克多山相似,因此頗受畫家青睞。

木下靜涯在淡水的故居「世外莊」(位於今三民街,已被指定為歷史建築)可直接眺望淡水河與觀音山,作品《淡水雨後》裡,觀音山處在雲霧縹緲間,帆船悠然航行河面,表現出日本文人畫傳統中的恬淡雅趣。

二戰後,觀音山仍深受藝術家青睞,郭柏川1953年的畫作《淡水觀音山》,以調入白色的油彩在宣紙上作畫,使畫作明度較高,呈現出水彩的感覺,曾任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林育淳便形容,這幅畫是「柔美化的野獸派」。仔細觀察,畫中河面有著棕色線條、黃綠色澤的浮島,那是當時還留存的沙洲,如今已不復見,讓這幅畫作有了世事流轉的意味。

台中人最熟悉的建築是它!臺中公園湖心亭

2017-11

台中人最熟悉的建築是它!臺中公園湖心亭

文|賴韋廷

湖心亭於1999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2007年經過研究考證及整修工程後,重現百年前落成時的古樸之美。© 許展源

湖心亭於1999年被指定為市定古蹟,2007年經過研究考證及整修工程後,重現百年前落成時的古樸之美。© 許展源

摩登又富歷史的大城市裡,往往能找到這麼一座建築物,隨著歲月流逝更顯風華絕代,臺中公園的湖心亭正是如此的存在。湖心亭,屹立於臺中公園日月湖中長達109年,早已成為台中市民的共同記憶與無可取代的象徵地標。

湖心亭興建緣由,與台灣的鐵路史關係深厚。日治初期,臺灣總督府接續清府治台時的未竟之功── 建築貫通台灣西部的南北向縱貫鐵路,分別由高雄和新竹兩頭興建,最後在1908年4月於中部完成接軌,並選同年10月24日在臺中公園舉辦「縱貫鐵道全通式」。

根據1934年出版的《台中市史》記載,這通車典禮可謂當時大事,臺中廳為了迎接遠渡來台主持通車典禮的閑院宮載仁親王,便在公園湖中央興建一座「御休憩所」供親王休息、接見大臣與接受謁拜使用,即為現今的湖心亭。

湖心亭建築採20世紀初期流行的和洋折衷風格,簡單卻不失優雅。源自西洋建築概念的扶壁柱撐起結構,取代日式木柱穩固亭身之外,也增加空間穿透感,將外面波光粼粼的景色引進室內。

亭內則以木材作為主要骨幹,加上以木條組成的格扇通風門窗,以及日式建築常見的露臺和外側走廊,充分展現日式建築特徵。巧妙結合和風傳統概念與西方建築結構設計,不論在日本或台灣,都是十分獨特的建築設計。

典禮過後,臺灣總督府下令永久保存此亭,不僅視為通車紀念建築物,更因為曾有皇親蒞臨,起初是禁止一般民眾接近。直到1914年才轉由當時的臺中廳管理並開放參觀,從此成為台中市最著名地標。百年來,雖然經過多次修繕,湖心亭依舊活躍於各世代的台中人記憶,下回來到臺中公園,不妨再走一趟湖心亭,遙想當年風華。

山嵐、霧氣、山色水光重現畫紙上!席德進「以墨入彩」揮灑南投山水

2017-06

山嵐、霧氣、山色水光重現畫紙上!席德進「以墨入彩」揮灑南投山水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美術館・顧問|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薛燕玲

席德進〈明潭〉1954,水彩畫,27.5×38.5 cm,國立臺灣美術館收藏。此作屬席德進較早期的作品,筆觸明顯較為細瑣,山的形體也較輕盈,但仍將日月潭的一池秀麗精準捕捉,而對於群山的表現,已可窺見日後融合墨彩於一體的獨特技法。


在席德進的創作中,水彩畫一向有著極高評價。在這樣的西方繪畫形式中,他融入東方水墨畫的氣韻,此外,他又堅持「走進現場」的寫實精神,深度關注台灣的鄉土人情。席德進本籍四川,1948年來到台灣,對他來說,台灣這塊土地成了他的第二故鄉,而南投則是他鍾愛的主題,在畫作中反覆出現。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組組長薛燕玲表示,不論是一望無際的水稻田,或是充滿水氣的山景,南投本來就以其秀麗風光為眾多台灣藝術家喜愛,特別的是,南投非常純樸、寧靜,「很適合席德進用水墨和水彩融合的表現方式。」

這樣的表現方式之中,也有著席德進對台灣風土的理解和感受。海島空氣裡的潮溼彷彿滲進他的畫作,特別是在山景裡,刷上一層層色彩,讓它們彼此滲透,氣氛極為東方,看似寫意,實則非常「寫真」,只要對席德進筆下的實際風景有一定熟悉度,置身現場時,往往會為其描摹之傳神而感動,因山嵐、霧氣、光色而萬變的水色山光,彷彿重現在畫紙上。

在席德進的畫作裡,不只是用日漸純熟技法表現所見景物,最重要的是,他還想將台灣土地和文化的厚度融入作品中,在他描繪的南投山景中(特別是晚期),看得見這片土地所孕育的特殊靈氣,厚實而溫潤,薛燕玲說,「一看就知道是席德進的作品。」放在這樣的脈絡下來看,早期作品也就有了動人的意涵──正是在這些努力不懈的探索中,讓人看到席德進從藝術家成為大藝術家的起點。下回造訪南投,記得細細觀賞秀麗群山,感受氤氳迷濛、變化萬千的動人意境。

「亂彈」不寂寞!讓台灣再次聽見早期流傳最廣戲曲音樂「北管」

2017-05

「亂彈」不寂寞!讓台灣再次聽見早期流傳最廣戲曲音樂「北管」

文|陳怡如

台灣現存唯一的職業北管戲班「漢陽北管劇團」,於今年台北大龍峒保安宮保生文化祭演出,以扮仙戲齣《大壽仙》向神明獻敬。©漢陽北管劇團/攝影師李忠誠

台灣現存唯一的職業北管戲班「漢陽北管劇團」,於今年台北大龍峒保安宮保生文化祭演出,以扮仙戲齣《大壽仙》向神明獻敬。©漢陽北管劇團/攝影師李忠誠


每到廟會,總是伴隨鑼鼓喧天、嗩吶激昂的熱鬧旋律,這是台灣早期流傳最廣的戲曲音樂「北管」,不僅曾是人們最盛行的休閒娛樂、酬神慶賀的重要角色,也大大影響台灣本有的歌仔戲與布袋戲等戲劇。

「北管」泛指在清朝中期,經廣東、福建傳至台灣,以當時官話演唱的戲曲。由於北管戲題材較廣,包括扮仙戲、忠孝節義與歷史傳說等,加上使用小鼓、通鼓、嗩吶、大鑼、鈔等樂器,熱鬧非凡,故早期演給神明的戲碼全由北管包辦,也廣泛用於婚喪喜慶或新居落成場合,是台灣早期與常民生活緊密的戲曲音樂。

北管戲,包括「四平」和「亂彈」兩個劇種,但四平戲在日治時期已逐漸消逝,因此現今提到北管戲,通常是指「亂彈戲」。台灣俗諺說:「吃肉吃三層,看戲看亂彈。」意思是肉類以豬五花肉最美味,而戲曲則以北管亂彈戲最好看,從這句話就能看出北管在民眾心中的地位。

若以唱腔區分,亂彈戲又可分為「福路」和「西皮」兩大系統,台灣北部的福路派子弟團以西秦王爺為戲神,西皮派戲神則是田都元帥,另外也有兩者同祀的「雙教」情形。兩派常對峙、拚陣,甚至演變成械鬥,其中又以宜蘭的西皮、福路之爭最為人知,許多宜蘭俗諺也出自於此。例如「西皮倚官,福路逃入山」,意指西皮派依靠官方勢力,福路派只好入山開闢北路。

宜蘭因地理位置獨立,加上民風淳樸,因此保留許多瀕臨失傳的傳統戲曲,是台灣的戲曲重鎮,台灣戲劇館、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皆落腳宜蘭。演奏北管的團體分為職業的「亂彈班」和業餘的「子弟團」,如今台灣碩果僅存的職業北管戲班,就是宜蘭的「漢陽北管劇團」,然而,劇團「日演北管,夜演歌仔」,也反映出傳統北管戲觀眾流失的無奈。2009年「漢陽北管劇團」被文建會(今文化部)指定為重要傳統藝術北管戲曲保存團體。

巧奪天工!造訪東方藝術殿堂「三峽祖師廟」看見工藝之美

2017-03

巧奪天工!造訪東方藝術殿堂「三峽祖師廟」看見工藝之美

文|陳怡如

三峽祖師廟以富麗堂皇的雕飾技法聞名,下層石雕、上層木雕,層層疊疊,一梁一柱都是藝術精華。©黃基峰

三峽祖師廟以富麗堂皇的雕飾技法聞名,下層石雕、上層木雕,層層疊疊,一梁一柱都是藝術精華。©黃基峰


廟前廣場,人群川流不息,信徒虔誠參拜,小販吆喝,遊客如織。這是資深漫畫家凌群費時兩年多,以三峽老街為題,創作長近五公尺的長卷漫畫《三峽老街漫遊趣》的其中一景,生動描繪三峽祖師廟埕人聲鼎沸的情景。

建於西元1767年的三峽祖師廟,又稱三峽長福巖,供奉來自福建泉州安溪縣的高僧清水祖師,與艋舺祖師廟、淡水祖師廟齊名。在寺廟250年歷史中,曾經歷3次修建,最後一次自1947年開始,由在地的藝術家李梅樹主導。李梅樹對祖師廟的建築與設計極其用心,寺廟因而名譟一時,不僅成為三峽的代名詞,更博得「東方藝術殿堂」的美名。

祖師廟以精細繁複的雕飾工藝技法聞名。不同於一般廟宇,在祖師廟中找不到彩繪壁畫,整座廟宇以石為基、以木為頂,在壁面和廊柱上採石雕、木雕、銅雕等手法裝飾,其雕刻之精,設計之巧,盡顯中式寺廟的藝術極限。

其中最令人讚嘆的,是祖師廟正殿前的3對透雕石柱,分別為「雙龍鋒劍金光聚仙陣」、「百鳥朝梅柱」和「雙龍朝三十六官將十八騎」,被譽為鎮廟之寶,其中又以「百鳥朝梅柱」最負盛名。

因李梅樹愛鳥,他與工匠們翻遍國內外鳥類圖鑑,在石柱上各雕50隻禽鳥,一對柱子正好百鳥,柱身還盤繞一株老梅樹,含有萬邦來朝之意。據賞鳥專家研究,石柱上的百鳥,約有五十種可以叫出特定名稱,如喜鵲、小白鷺、貓頭鷹、黑鳶、澳洲鸚鵡、北美禿鷹等,也讓祖師廟獲得「鳥廟」(Bird Temple)之稱。

另2對石柱,皆為八角雙龍柱,以高難度的八角柱為心,採透雕而成。龍柱形式為雙龍上下盤繞,將人物搭接在雲朵和龍身中,角色臉部表情細膩、姿態生動互異,十分有趣。

下回來到三峽,走訪老街,別忘了一探這座氣韻生動、充滿歷史典故的藝術殿堂。

嘉義朴子刺繡文化盡在巧手方寸間

2017-02

繡的是家鄉歷史 美的是智慧傳承

嘉義朴子刺繡文化盡在巧手方寸間

文|惟安・圖片提供|吳望如・參考資料|《朴繡真情展風華:朴子刺繡十年》,王瀞苡編著

此為吳梅嶺學生黃蔡綉鳳女士就學時刺繡作品;逾80年歲月洗禮,絹布雖然受損,仍可見精緻工藝。

此為吳梅嶺學生黃蔡綉鳳女士就學時刺繡作品;逾80年歲月洗禮,絹布雖然受損,仍可見精緻工藝。


刺繡,俗稱「繡花」,就是在織物上運針刺綴,構成紋樣或文字。刺繡融合了繪畫與書法的精髓,是中國傳統的技藝,不但歷史悠久,也與人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從民生用品到宗教用品,處處可見刺繡。

台灣的刺繡主要傳承自中國大陸閩南一帶,清末時,台灣紡織業日漸興盛,經濟日趨富裕,刺繡的線條繁複華麗,構圖喜歡以吉祥紋飾、圖騰為主,特別愛用金、銀繡線作為材料,配色大膽,形成台灣本土化的刺繡風格。

在《臺灣省通志》上,記載著「本省之刺繡工藝,傳自大陸。清代以前,婦女惟事針黹,不出戶庭,刺繡之工,匹於蘇廣。」便說明了早期台灣婦女精於刺繡的榮景。

台灣發展極早的幾個沿海城鎮,包含嘉義朴子、台南府城、彰化鹿港和台北艋舺,自清領時期因為廟宇民俗活動興盛,宗教類刺繡織品需求量大,曾帶動刺繡織品產業興盛,成為當時台灣刺繡製品重要輸出產地。其中,朴子一代居民以務農為主,婦女多半從事刺繡來貼補家用,練就一身刺繡本領,因而形成當地特有的庶民傳統手工文化。

日治時期,任職朴子女子公學校的畫家吳梅嶺,與該校老師沈黃笑女士合作推動刺繡課程,引導學生深入體驗工藝之美,無形中埋下朴子人對刺繡的認同與此業蓬勃發展的種子。當時甚至鄉人嫁娶時,會要求繡莊製作以吳梅嶺繡稿創作的刺繡品做為餽贈,足見刺繡教育對朴子當地刺繡產業的影響力。

隨著機器化與老藝師逐漸凋零,朴子仍有一群熱心民眾與地方政府合作,積極保存、推廣手工刺繡技藝。若欲了解更多當地刺繡歷史,不妨走一趟朴子市刺繡文化館,這棟改建自日治時期所建的鹽館建築,有詳細的刺繡品介紹與收藏,館方還不時推出教學課程和活動,讓民眾能有機會體驗傳統工藝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