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封面故事

Cover Story

封面故事/不期而遇的感動 林武雄速寫阿里山至美片刻

2020-09

封面故事/不期而遇的感動 林武雄速寫阿里山至美片刻

文|胡德揚

林武雄,《阿里山》,油彩,90 × 70 cm,1987。圖檔提供:上古藝術

林武雄,《阿里山》,油彩,90 × 70 cm,1987。圖檔提供:上古藝術

來到眼前的,是一片透亮的山景:靠近我們的森林蒼碧蓊鬱,視線漸遠,一道道山稜上,各個色階的橙紫粉綠堆疊起伏,仿若詩人鄭愁予在〈山外書〉所發:「山是凝固的波浪」,又可見到雲朵隱隱漂浮其間,山稜的弧線逐漸向遠處擴散,逐漸化入粉彩滿天的雲海。

這是藝術家林武雄1987年的畫作《阿里山》,他見到的,正是阿里山車站外的景致──那個片刻,雨後初晴,澄澈的天空和閃閃發亮的山稜近乎夢幻,使得林武雄大為感動:「人生中看到這麼美的景象,沒畫下來就太可惜!」於是,他取出了隨身的畫具。起初他想用素描先寫生,回到畫室再據以發展,然而,難得的美景當前,他認為線條不足以表達眼下所見,即使身上的畫具較為簡易,他還是改用油畫的方式呈現,因此,這幅作品用色相對單純,造型也不力求寫實,而著重在作畫時山色清朗明媚的臨場感,以及和風景相遇時,心中難以言喻的觸動與喜悅。

和平時事先規畫,和畫友相約出行,畫具備妥再作畫的習慣不同,這幅《阿里山》是林武雄在假期中,因為不期而遇的驚喜一揮而就,有股舒放氣息貫穿其中,甚至略帶法國畫家盧梭(Henri Rousseau)的幻想風格,完成後求畫者甚眾,但他捨不得出讓,始終掛在畫室裡。望著這幅畫作,林武雄所見的阿里山,似乎正對著我們提出一次愉快的邀約:美景在此,子寧不來?

林武雄 
1944年生於台南大內。自幼喜歡繪畫,尤喜愛印象派畫風;利用工作之餘創作,以建立個人獨特風格為期許。作品風格以大地為師,捕捉光與色的變化,創作數十年樂在其中。

封面故事/燦爛耀眼的獨特心象 張炳堂以野獸派筆觸奔放演繹赤嵌樓

2020-08

封面故事/燦爛耀眼的獨特心象 張炳堂以野獸派筆觸奔放演繹赤嵌樓

文|胡德揚

張炳堂,《赤崁樓(一)》,油彩、畫布,72.5 × 91 cm,1989。台灣創價學會典藏。

張炳堂,《赤崁樓(一)》,油彩、畫布,72.5 × 91 cm,1989。台灣創價學會典藏。

眼前盡是流動不息的筆觸:園圃一隅,樹叢恣意生長,枝葉線條伸展仿若漩渦;左後方是一座傳統樓宇,色彩鮮亮,濃烈藍天更顯出建築的昂揚氣息。

如此明燦耀眼的圖景出自藝術家張炳堂之手,對於這棟樓宇,端正、嚴整大概是一般人的印象。然而,從出生以來便定居於台南的張炳堂眼中卻非如此──赤嵌樓蘊藏著深厚情感,是一個擁有面貌多樣、望之不盡的家鄉風景,較之常人所見,大不相同。

廟宇、運河和古蹟,可說是張炳堂繪畫的重要主題。同一地點或主題,往往有多個角度的詮釋,於是透過他的畫作,我們多少得以看見台南地景或巨大或細微的變遷。臺南市美術館新入藏多件張炳堂畫作,研究典藏部主任余青勳就提到,張炳堂家人曾透露,畫家身上隨時都有鉛筆和速寫本,每每站到不同角度觀察,畫出其親眼所見。「長期畫一個地方,必須對那裡有感情和感覺,才能不斷地有感而發。」余青勳認為,張炳堂一定很愛台南,才能夠持續畫下身邊的題材。

1977年左右,張炳堂的畫風開始轉向野獸派風格,這幅《赤崁樓(一)》即屬此期之作品。但余青勳分析,張炳堂並非全然套用野獸派放棄線條、運用原色構圖的原則,而是將之轉化,用以描繪台南景致,是「心象的呈現」,不單是將眼前所見照搬到畫布上。於是,透過張炳堂的畫筆,我們有機會得見,在台南豪氣的藍空下,園圃綠樹如何充盈著盎然生氣,赤嵌樓如何顯現出爽朗的精神面貌,而畫家對於赤嵌樓,對於台南的家鄉之愛,更是蘊蓄其中,不言可喻。

張炳堂(1928-2013) 
1941年即以作品《大成坊》入選第七屆臺陽美展,成為戰前最年輕的美展入選者。一生都在台南市度過,創作足跡總是穿梭在廟宇、運河、古蹟之間。他說:「我看到的,我生活的,全都是畫畫。」

封面故事/調和豐富顏彩,趙宗冠細繪溫泉鄉的靜謐清晨

2020-07

封面故事/調和豐富顏彩,趙宗冠細繪溫泉鄉的靜謐清晨

文|胡德揚

趙宗冠,《清泉千曦光》,紙本礦物質膠彩畫,45.5 × 38 cm,2001。

趙宗冠,《清泉千曦光》,紙本礦物質膠彩畫,45.5 × 38 cm,2001。

一片有著溪流和吊橋的山景,在我們眼前靜靜展開:河床上,可見溪水在叢生的草叢和堆疊的石灘中流過;陽光打亮了河流和吊橋,使它們成為醒目的前景;遠處看去,一列林木也迎著光,呈現金紅色調。越過蓊鬱的稜線,遠處的山巒上,似乎懸浮著清晨的霧靄,等著陽光驅散。

這是藝術家趙宗冠所創作的《清泉千曦光》,描繪新竹縣五峰鄉清泉溫泉的清晨景致。走遍也畫遍全台的趙宗冠提到,之所以選擇清晨時分,正是基於光線的考量。於是,在這幅畫作裡,展現晨曦照耀在河谷中的情景,前景映著朝陽,因而染上一片暖色;中景的樹木也像被刻意打上了光,呈現金紅交織的色澤;不僅如此,在樹尖迎光處,也可看到細細描摹的燦亮筆觸,在林葉深淺交錯的綠色和藍紫色調的遠山和天空中,帶來畫龍點睛的平衡之效。

整幅作品以膠彩為媒材,色彩肌理豐富。以膠為素材的膠彩畫,顏色來源乃是礦石粉末,畫作色彩因此得以經年不衰。然而,如何以各式礦石粉末調和出所欲表達的顏色,便有賴藝術家的功力經驗與判斷。趙宗冠表示,待前一層色彩乾透,才能再依序上色,「一共要畫13層」,其耗時費神由此可知。舊名為井上溫泉的清泉溫泉,在日治時期已是著名溫泉鄉,在趙宗冠精細地描摹下,靜謐悠然的景致躍然眼前,交織出一片動人顏彩。

趙宗冠 
1935年生於彰化縣秀水鄉。本業為醫生,曾先後追隨呂佛庭、郭燕橋、吳秋波、馬白水、楊啟東、林之助等名師。以12年的時光踏足全台各地風景名勝,以畫筆紀錄眼前所見之台灣。曾任國內各大美展評委、出版多本畫冊及多次個展,期待以藝術傳遞台灣之美好。

封面故事/中西融合 信手拈來 馬白水靈動渲染台中公園怡人地景

2020-06

封面故事/中西融合 信手拈來 馬白水靈動渲染台中公園怡人地景

文|胡德揚

馬白水,《台中公園》,水彩畫,45.9 × 60.7 cm,1993。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馬白水,《台中公園》,水彩畫,45.9 × 60.7 cm,1993。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即使不確定季節,透過舒爽的色調和景物,我們可以相當確定,這必然是天朗氣清的一日:湖面波光粼粼,湖中一艘艘優然盪舟,還有中央那引人注目卻顏彩柔和的紅頂建築,立在蜿蜒如帶的水岸之際,彷彿隨著氤氳倒影和周遭景致互動,綠意盎然的樹林向外伸展,直到沒入一片紫藍交錯的樹影和遠景。

1993年,馬白水完成了這幅《台中公園》,在畫作親切、怡然的氣息之中,蘊含著馬白水對藝術多年探索的軌跡。水彩暈染、通透的媒材特性,在大師技法精熟的筆下展露無遺,可謂隨心所欲而不踰矩。

國立臺灣美術館研究員林明賢表示,1950年代之後,馬白水的創作開始採用中國式山水畫構圖,將傳統中國畫畫形式融入西方水彩畫,再用筆中加入「墨」的成分,並選用宣紙、棉紙作為繪畫用紙,也對線條的處理轉向「塊面狀」,不特意經營寫實細節。此外,畫作跳脫單一視點,在取景時常出現俯視、仰看等多樣角度。在《台中公園》裡,林明賢觀察,尤其是對物項以塊面狀的描摹(特別是樹林部分)、俯視的角度等等特色明顯可見。或許,這時的馬白水,已不拘泥中式或西式分野,而是根據創作時的興致,自由運筆,信手拈來。

在畫作右下角,馬白水以直式草書落款,還加上鈐印,在署名這樣的細節,一樣帶有中西融合的特色。在這樣的背景下,馬白水所描繪的在地景色,其實呈現出台灣現今當代藝術獨特的多元探索和認同,愉悅欣賞畫作之外,《台中公園》同時帶給我們足堪玩味的文化意涵。

馬白水(1909~2003) 
1949年來台後便執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1974年退休後移居美國。其創作以水彩為主,兼容東西畫技傳統,對台灣各地景致之描繪著力尤深,為台灣近代重要水彩畫家。

封面故事/調動厚實顏彩 黃運祥以獨創技法喚起環保意識

2020-05

封面故事/調動厚實顏彩 黃運祥以獨創技法喚起環保意識

文|胡德揚

黃運祥,《從八里到萬里》,增厚材、水彩,95 × 158cm,2014。

黃運祥,《從八里到萬里》,增厚材、水彩,95 × 158cm,2014。

眼前的情境近處可見水澤,水面上還有水鳥翩飛;中景的平原地貌可看出不少綠地,然而,更多的是建築和道路,在大地上織成一片人類活動的網絡,特別是灰、白、紅的色彩,在綠意中那樣凸出。

由藝術家黃運祥完成於2014年的作品,《從八里到萬里》之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片以關渡平原為主及其周遭的景色。走遍台灣,黃運祥有感各地海岸風貌變遷,記憶中的景致已悄然遠去,而展開一系列以台灣西部海岸線為主題的畫作,《從八里到萬里》便是其中之一。「經濟開發同時,也要重視環保」,黃運祥期望,他的創作能提醒大眾這個重要理念。

在電腦繪圖還未出現的年代,以建築、空間設計為業的黃運祥,即以水彩繪製作品示意圖,累積了對這一媒材的嫻熟掌握度,加上始終有著對藝術創作的熱情,退休後繼續選擇以水彩為表達媒材,不斷拜師學藝,如今成果可說水到渠成。

從事設計工作時,他發現常用做隔牆建材的矽酸鈣板不會伸縮的性質,可以容許水性顏料堆疊,保有水彩的渲染特色時,也能呈現油彩般的厚實,開發出他稱之為「厚工水彩」的技法,一語雙關地呈現作品既厚實又費工的風格,《從八里到萬里》前景的水澤和綠地交界處,兼具水彩和油彩特性的肌理表現分外明顯。

黃運祥透露,畫面中的景物都按照實際位置配置,水澤便是五股溼地,往上可依序看見天元宮、關渡大橋等為人熟知的地標建築,最上方則是北海岸風力發電的巨大風車,這樣的安排似乎提示我們,經濟和環保未必互相衝突,而有調和發展的可能。

黃運祥 
1953年生於桃園,原為室內設計師,執業三十年後退休,便全心投入水彩創作。為了改善水彩天生單薄的體質,自創「厚工水彩」,其效果不僅具有西方油畫的厚實,亦具有東方水墨意境,創造出厚實肌理又渲染迷離之水彩畫新視界。

封面故事/怡然而開闊,沈國仁以水彩摹寫太魯閣奇絕山色

2020-04

封面故事/怡然而開闊,沈國仁以水彩摹寫太魯閣奇絕山色

文|胡德揚

沈國仁,《太魯閣山洞》,水彩、紙本,130 × 97 cm,1983。

沈國仁,《太魯閣山洞》,水彩、紙本,130 × 97 cm,1983。

一道亮藍的溪流明快地從近處流向遠方,但畫面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兩道夾著溪流的高聳山壁,右側山壁上可見鑿穿而過的通道,期間更可見遊人如織,佇立欣賞眼前的壯偉景致。

這是藝術家沈國仁於1983年創作的《太魯閣山洞》,以水彩為媒材,表達大自然的奇絕風光。任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助理教授的林學榮,是沈國仁在國立臺灣藝術專科學校(即今臺藝大)任教時的學生,曾數次伴隨沈國仁前往太魯閣寫生,他表示,沈國仁所描繪之處,應在靳珩橋附近,溪流則是為人熟知的立霧溪。

林學榮憶述,沈國仁多次赴太魯閣取材,「一次就一兩個禮拜。」以其為主題的畫作「至少四、五十張」,對於如何將太魯閣景色完美呈現,沈國仁可謂熟稔於心。以這幅畫作來說,為了同時表現山勢和溪流,特意採用直幅形式,得以充分展露太魯閣高聳又急降的峻峭山勢;畫面右側三分之二為雄偉的山壁所占據,近景的溪流和遠處綠意滿盈的山景,則帶出景和呼吸空間,也使整體氛圍更顯開闊。

為了表現岩石的紋理和光線變化,林學榮提示,沈國仁融入了中國繪畫描繪山石常用的皴法,可見其對技法掌握之嫻熟。沈國仁師承前輩藝術家李石樵、廖繼春等人,也深受印象派影響,因此沈國仁終生堅持現場寫生,為表現眼前景致在不同時段所產生的細微差異和感受。觀賞其描繪的《太魯閣山洞》,我們似乎也感受到,面對這片明快景色時,畫家心中的爽朗和怡悅。

沈國仁 
1924年出生於屏東,1967年自日本留學返國後,任教於國立藝專及文化大學美術系。在教書之餘熱愛到處寫生,「把野外當作畫室」;其創作喜用透明水彩重疊筆法,創造出明快清爽的畫面效果,並多以自然景色與農村風光為其主題,極具個人風格。

今昔對照的雅趣,陳信宏勾勒、詮釋屏東往日盛景

2020-03

今昔對照的雅趣,陳信宏勾勒、詮釋屏東往日盛景

文|胡德揚

陳信宏,《南國之薰風-屏東市五十名所 1895-1945》,水彩、鋼筆、紙,76 × 26 cm,2017。

陳信宏,《南國之薰風-屏東市五十名所 1895-1945》,水彩、鋼筆、紙,76 × 26 cm,2017。

冒出白煙的大煙囪、巍然聳立的水塔、熙來攘往的人車圍著一株大樹、山腳下醒目的鮮紅鳥居⋯⋯眾多景物在畫面上逐漸推遠,呈現饒富趣味的市井風光。

許多建築旁緊連著紅色細框,框裡用黑字寫上一個個名稱:屏東上水塔、屏東ホテル、阿緱神社、屏東書院⋯⋯這些名稱給了我們線索:這是一件描繪屏東的作品,然而,富有過往氛圍的名稱與畫風也提示著,這並不是今時今日的屏東。

為了追憶父親記憶裡的屏東市,也意在描摹屏東往日繁盛風姿。畫家陳信宏先和友人多方收集資料達兩、三年,並歷經10個月構思與作畫,於2017年完成《南國之薰風──屏東市五十名所1895-1945》。這幅以鋼筆與水彩為媒材的作品,特意參考日治時期雜誌《台灣公論》鳥瞰圖系列的風格,因而賦予畫作懷舊的意趣。但陳信宏並未全然照搬,他改正《屏東鳥瞰圖》原有的錯誤之處,還加入浮世繪的情調,這一手法,在白煙、樹木和山脈的表現上特別明顯。

《南國之薰風》所描繪的日治時期景象,而今多已不存,「大概只剩一成」陳信宏說。現在還可見的畫中景物,有屏東上水塔(現為屏東自來水廠)、屏東公園裡的朝陽門及屏東書院(現為孔廟)。到了屏東,循著畫作今昔對照,不僅對眼前景物的物換星移多一層了解,更增添了一絲時間旅行的雅趣。

陳信宏 
1973年生,屏東市人,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建築系畢業。喜愛在台灣各地旅行速寫,擅長炭精筆、水彩素描。繪有《南國之薰風──屏東市五十名所1895-1945》、《穿越阿緱:在街區與回憶之間》(與屏東文史工作者古佳峻合作)等

封面故事/實亦寫意,陳文龍以水彩堆疊浪漫高雄港

2020-02

封面故事/實亦寫意,陳文龍以水彩堆疊浪漫高雄港

文|胡德揚

陳文龍,《高雄港》,水彩、紙,42 × 56 cm,2007。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陳文龍,《高雄港》,水彩、紙,42 × 56 cm,2007。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由橙黃色塊構組而成的風景之中,深藍的貨輪、船艇與燈塔頂部給予我們足以辨識的線索──這裡是一座港口,而從整體色調看來,此時應當黃昏,所有景物正沐浴在一片夕陽暉光⋯⋯

這是藝術家陳文龍2007年的作品《高雄港》,在高雄擔任小學美術教師多年的他剛於前一年退休,有更多時間畫下他所熟悉的景物。水彩是陳文龍慣用的創作媒材,他認為水彩有其便利性,現場寫生或是用作日後發展成油畫的速寫皆很合適,《高雄港》便是以水彩繪製而成。

他所寫生的位置,對高雄港來說,是非常「經典」的觀看角度──從西子灣望向港口,恰可望見貨輪即將進入大海之處,標誌性的燈塔也清晰可見。選擇黃昏時分的原因,陳文龍提到,是想要和一般印象有所不同:「表現高雄美麗、浪漫的一面」;除了捕捉夕陽時分的色彩與氛圍,對觀賞者看來,色塊的堆疊也暗示了高雄港作為岩岸的特色。

以色塊為主的描繪方式,使得這幅作品帶點抽象;水彩色塊相互交疊,則為畫面帶來重量感,一定程度地創造出油畫擅長營造的厚實質地,可見藝術家探索媒材可能性的用心。然而,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陳秀薇也提醒我們,可以多留意畫面留白的部分,這是陳文龍創作的特色之一,為畫面留下呼吸的空間,使得觀看作品之際,我們似乎也能感到傍晚優閒氣氛⋯⋯

陳文龍 
1950年生於雲林,自臺南師專(今國立臺南大學)畢業後分發至高雄,便定居於高雄並視為第二家鄉。受劉啟祥等畫壇前輩啟發,專注於「水彩」創作,作品曾多次獲獎,視水彩為其藝術的最愛及畢生創作使命,持續至今。

瑰麗雲海!廖繼春彩筆堆疊寶石般耀眼的阿里山

2020-01

瑰麗雲海!廖繼春彩筆堆疊寶石般耀眼的阿里山

文|胡德揚

廖繼春,《雲海(阿里山)》,油彩、畫布,45.5 × 53 cm,1973。圖檔由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廖繼春,《雲海(阿里山)》,油彩、畫布,45.5 × 53 cm,1973。圖檔由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超過兩千公尺,山巔就可能高出雲層,氣候條件合適之際,便能看到雲朵盈滿群山,流動翻湧宛若波浪,使人不得不驚嘆造物之奇,天地之美⋯⋯

提及阿里山,雲海是代表性風景之一。面對這樣著名的景致,藝術家如何用個人觀點和體會予以詮釋,創造出耳目一新,令人感動又難忘的作品?前輩藝術家廖繼春作於1973年的《雲海》,便是極好例證。這一年,廖繼春剛從服務近三十年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退休,或許心態上有了餘裕,對創作也到了隨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地,臺南市美術館藝術總監林育淳提到,此時的廖繼春在「色彩和筆觸上都已運用自如。」

繽紛、豐富的色彩一向是廖繼春畫作為人稱道之處,林育淳觀察到,約莫以20年為期,廖繼春對色彩的偏好會發生一次轉變,晚期選用的組合更接近原色,效果極為飽滿,《雲海》便可看到此特色。在這幅畫作裡,中景的山體和近景林木上的紅、綠格外醒目,其間還有藍、黃交錯,絢爛多姿,映襯在他用粉白、淡藍與粉紅的「橫筆」織成的雲朵和青空間,自有秩序和韻律。

廖繼春的中後期創作裡,抽象或具象並不截然對立,兩者往往有機交融,以《雲海》為例,筆法和色彩趨向抽象,但具象的形體也未就此排除,林育淳分析,廖繼春「以抽象的狀態描畫具象事物」。在畫面最具份量的山體上,他彷彿在堆疊一座城池,筆觸看似隨意,實際上構造堅實、層次分明,林育淳形容「有如寶石切面。」

藉著《雲海》,廖繼春帶著觀賞者以新的角度,看見阿里山雲海中的瑰麗美好。

廖繼春 
1902生於台中豐原,1922年畢業於台北師範學校(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即赴日本就讀東京美術學校(今東京藝術大學)。1927年返台,隔年即以作品《芭蕉之庭》入選帝展。1947-1973年,執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繽紛的色彩和奔放的線條可謂廖氏作品印記,在創作及教育上皆對台灣藝術有極大影響及貢獻。

與風土和諧共存的生活 郭淑敏淡彩記存西螺小鎮即景

2019-12

與風土和諧共存的生活 郭淑敏淡彩記存西螺小鎮即景

文|胡德揚

郭淑敏,《西螺延平老街鐘樓》,水彩,54× 39 cm。

郭淑敏,《西螺延平老街鐘樓》,水彩,54× 39 cm。

氤氳氣息構成一方街景,層層綠意在灰色基調中伸展,鋪陳出寧靜氛圍,四處懸掛的紅色燈籠,成為醒目但不突兀的標記,街上人物雖不多,看來是意態優閒的旅人,較遠處的攤商正架起遮陽傘,準備迎接來客⋯⋯

位於雲林縣內的西螺鎮延平街,保留著甚多20世紀上半葉落成之建築,篤實的景致觸動了畫者郭淑敏,將她的觀察和體會畫成此作。慣以水彩為媒介的郭淑敏,往往採用現地寫生的方式創作,造訪西螺鎮時正值5月,畫面中掩映深淺綠意的樹木和植栽,以及人物的簡便衣著,加上較為中性的色調,傳達了作畫時春夏之交、猶仍清和的氣候。

雖以現地創作的寫實風格為出發點,郭淑敏並不追求攝影式的形似,甚至刻意略去過於寫實的細節,她更在意表現的,乃在創作當下環境予人的即時感受,使畫面蘊含更多寫意的抒情性。

除了舒爽天氣,在這幅作品裡,她想要傳達的還有延平街仍維持居民日常生活樣貌,因而保有的一番閒趣。此地店鋪往往依據需求和物產特性而存在──西螺鎮以西螺米、蔬菜等農產和醬油馳名;以在地米製成的碗粿與風味芳醇的西螺醬油,便是訪客在延平老街著名商號會發現的餐點及產品。在西螺鎮,郭淑敏所記下的,正是這樣諧和於風土的生活即景⋯⋯

郭淑敏 
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創作以風景寫生水彩為大宗,喜與畫友穿梭台灣的大街小巷、上山下海,親身探索、體會當地歷史與人文,再將所見所感透過畫筆留下感動與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