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鐵影像館

走上能高越嶺道,聽山林說這片土地的故事

2019-04

走上能高越嶺道,聽山林說這片土地的故事

文|廖靜清、惟安・圖片提供|盧威聿
參考資料|
徐如林、楊南郡著《能高越嶺道・穿越時空之旅》

能高越嶺道景色秀麗,尤以能高鞍部一帶高山草原和綿延不絕的山勢景觀,吸引不少高山攝影家和愛山人來此取景。紀念東西向輸電線路完工的「光被八表」紀念碑也設立在此段。

能高越嶺道景色秀麗,尤以能高鞍部一帶高山草原和綿延不絕的山勢景觀,吸引不少高山攝影家和愛山人來此取景。紀念東西向輸電線路完工的「光被八表」紀念碑也設立在此段。

西起南投縣仁愛鄉的屯原登山口,東至花蓮縣秀林鄉銅門村,穿越台灣「屋脊」中央山脈,與合歡越嶺道、八通關越嶺道齊名的能高越嶺道,不僅以高山峻谷、草原、日出雲海等壯麗景觀與豐富生態著名,更因歷經百餘年以來的開拓,步步充滿歷史。

早年為賽德克族人使用,是來往中央山脈東西部的聯絡要道和獵徑;到了日治初期,因臺灣總督府政策和開發所需,將此獵徑開鑿成正式道路──「能高橫斷道路」,成為台灣第一條東西橫斷道路。

然而,「能高橫斷道路」不完全是現今所熟知的能高越嶺道,以現今天池山莊為界,道路分為東西兩段,東段於1925年由花蓮港廳改道修築後,整條道路改名為「能高越嶺警備道路」,才確立留存至今的路線。爾後更成為霧社事件的舞台之一,見證了事件始尾。

戰後,步道失去功用沉寂多年,一直到1950年,美國提供資金與技術援助臺灣電力公司,利用步道修築「東西向輸電線路」,將東部水力發電的電力送到西部。1951年完工後,這條橫跨中央山脈並由多座巨型高壓鐵塔所組成的輸電線路,有「電力的萬里長城」之稱。步道也順勢成為臺電人員維修用的保線路,日治時期警備駐在所一一整修為保線所,各所配置6至10個工作人員,隨時維護輸電線路以及步道暢通,直到近年因用電政策改變,其重要性大為降低。

這條道路卻仍舊精采,從原住民獵徑變成日治警備道,再演變為高壓輸電保線路,百年古道現由林務局規畫成國家景觀步道。除了一路上的歷史故事,時而穿梭在低矮的箭竹草坡,盎然綠意一望無際。當霧嵐從四方湧起時,更有如「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的神祕,等著有緣的愛山人前來一探究竟。

跟著「徠卡李」的街拍 重溫40年代台北

2019-02

跟著「徠卡李」的街拍 重溫40年代台北

文|廖靜清、惟安・圖|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

李火增作品多為無主題的隨意街拍,且因他用心收藏底片,在塵封多年後仍保有相當好的影像質感,觀者可隨著一張張影像,重回當時台灣。圖為1942年《台灣神社祭典》活動一景。

李火增作品多為無主題的隨意街拍,且因他用心收藏底片,在塵封多年後仍保有相當好的影像質感,觀者可隨著一張張影像,重回當時台灣。圖為1942年《台灣神社祭典》活動一景。

市街上熙來攘往的人潮,穿梭在典雅建築與街道間,細看人群的男女老少,個個盛裝打扮,有著和服,也有台灣衫與西服,喧囂熱鬧的慶典氣氛渲染出畫面。

這是由有「徠卡李」之稱的李火增,在1935~1945年間所拍攝的台北景象。熱鬧的街頭是現在台北市懷寧街與衡陽路口,也就是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門口,在畫面中左上方還可辨識出公園號酸梅湯的屋頂山牆。

李火增1912年出生於台北,家裡因經營中藥鋪而富裕,又因個性喜愛新奇的外來事物、觀念開放,而開始接觸攝影和徠卡相機,並將鏡頭朝向城市眾生百態,有如現代人拿起手機隨處拍攝,記錄生活大小事。1935~1950年間是他攝影生涯的高鋒,也留下日治時期最後10年與戰後初期台灣各處,尤其是家鄉台北,最日常與庶民的樣貌。

據《臺灣攝影家:李火增》作者鄭麗玲在書中指出,在日治時期的一般台灣人觀念中,照相是非常慎重的事,僅為記錄人生重大場合的婚喪喜慶而進行,日常生活很少入鏡,李火增的「日常之作」因此顯得珍貴。即使現在看來,歷經多年與物換星移,生動的畫面也能超越時空,引起現今觀者共鳴。

李火增與同時代的鄧南光、張才等攝影同好結識,也常一同出遊拍攝,更在戰後共同成立攝影社團,卻也在戰後慢慢淡出攝影界。直到近年,因後人重新整理出他從未發表的攝影作品,世人才重新認識這麼一位攝影家,也重新認識——台灣原來一直都這麼美。

參考資料

鄭麗玲撰,《臺灣攝影家:李火增》、王佐榮編,《看見李火增:薰風中的漫遊者·臺灣1935~1945》。

下過雨後仔細聽!農林間的歌唱家諸羅樹蛙

2019-01

下過雨後仔細聽! 農林間的歌唱家諸羅樹蛙

文|陳怡如・圖|蘇同新

諸羅樹蛙喜在夏季大雨後的夜晚出沒與鳴唱,大約晚上7點到10點間最容易找到牠們。

諸羅樹蛙喜在夏季大雨後的夜晚出沒與鳴唱,大約晚上7點到10點間最容易找到牠們。

大雨過後,走在雲嘉南地區鄉間的竹林或果園旁,有機會可以聽到嘹亮又清脆,有如一連串鈴鼓聲的「滴、滴、滴」聲此起彼落,相互較勁,但只聞其聲卻難以見聲音源頭,「雨怪」之名不脛而走。

其實,雨怪長得一點也不怪,還非常可愛,牠是台灣特有種「諸羅樹蛙」(學名:Rhacophorus arvalis)。一雙大眼,披著帶點微黃綠色的外皮、腹部全白,特徵是從嘴巴延伸到身體兩側的白線。體態嬌小,長約4至8公分。學名中的Rhacophorus即表示牠是綠色樹蛙屬的一員。

諸羅樹蛙相當好辨認,嘴巴到身體兩側的白線是主要辨識特徵之一。

諸羅樹蛙相當好辨認,嘴巴到身體兩側的白線是主要辨識特徵之一。

諸羅樹蛙是台灣本地32種青蛙中,最後一個被發現的。1995年,由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呂光洋教授鑑定發表,因為首次發現的地點在嘉義,便以嘉義舊名「諸羅」來命名。

學名中的arvalis 意思是農地或耕地,因為諸羅樹蛙主要分布在雲嘉南地區的低海拔農耕地,尤其是能產生豐富落葉,且能在雨後營造出低窪積水處,又無農藥汙染的竹林、果園等農耕地附近。這樣的棲息特性,正好讓牠與台灣另外4種喜歡在丘陵山間及永久性水域活動的綠色樹蛙區隔,也是最容易親近的樹蛙。

每年春末至秋初是諸羅樹蛙的繁殖期,雨季更是高峰期。大量的公蛙會一起鳴叫,吸引母蛙注意,母蛙找到心儀對象後,揹著求偶成功的公蛙爬到地面,在低窪積水處旁的落葉堆裡生產。

近幾年土地使用型態改變、氣候變遷等人為或自然環境變化,諸羅樹蛙族群數量逐漸下降,2008年諸羅樹蛙被列為「珍貴稀有」野生動物。然危機也是轉機,陸續有在地農民了解到自己果園或竹林出現諸羅樹蛙,正是友善環境耕種的最佳見證代表,因而積極復育與推廣。雨後的夏夜,若有機會在竹林果園間巧遇這些小小歌唱家,不妨停下腳步,好好聆聽、欣賞這場渾然天成的合唱音樂會。

小巧可人!台灣溼地精靈桃園草

2018-12

小巧可人!台灣溼地精靈桃園草

文|廖靜清・標本圖像提供|國立臺灣大學數位人文研究中心

國立臺灣大學植物標本館內現存最早的桃園草標本,是1913年由植物學者佐佐木舜一所製作的。

國立臺灣大學植物標本館內現存最早的桃園草標本,是1913年由植物學者佐佐木舜一所製作的。

桃園草平時不起眼,但在開花階段時會冒出亮眼的黃色小花,為溼地增添一抹亮黃。©簡國祥

桃園草平時不起眼,但在開花階段時會冒出亮眼的黃色小花,為溼地增添一抹亮黃。©簡國祥

一朵黃色小花看似平凡,但它可是台灣特有種的「桃園草」(學名:Xyris formosana Hayata),更是已被列為「極危」(Critically Endangered)的保育類植物。

在分類學上,桃園草歸屬於蔥草科蔥草屬,從其正式學名後所加的Hayata可知,這是日治時期有「台灣植物界奠基之父」之稱的植物學者早田文藏(Bunzo Hayata)所命名發表。

桃園草性喜溫暖、光照充足的溼地環境,且或許是桃園本身多埤塘與溼地,當時的研究學者們如佐佐木舜一等人,多在桃園境內採集到其標本,但實際上全台低海拔溼地都有機會看到它的蹤影。

然如今因環境變遷影響,現在要在桃園野地裡找到它反而不容易。目前最為人所知的族群有兩處,一是位於西濱公路新竹段、鳳鼻隧道旁的蓮花寺溼地,這裡不僅孕育桃園草還有其他少見水生植物,另一則是南投縣魚池鄉日月潭。但族群規模都不大,亟需關注及保育。

桃園草為一年生植物,接近開花時期,會從葉腋長出高挺的花軸,甚至往往比植株本身高出甚多,而其頂端會長出近球形的「頭狀花序」;開花時期,花序頂端會冒出鮮豔橙黃、可人又亮眼的小花,挺拔的同時展現昂然嬌姿。不過,它的開花時間很短,想一瞧其姿態可得早起,約上午8點至10點間,大約中午後花瓣就會閉合。等花期結束後,植株就會枯死,但新生種子落地後發芽迅速,在溼地生態中繼續生生不息。

台灣因複雜地形與氣候,孕育出多樣且珍貴特有的生物而聞名於世,不少台灣特有種動植物就生存在我們日常生活環境中;有空停下腳步,注意一下自然界中的花草與動物,就很有可能發現驚喜。

上法院去!臺南司法博物館隱藏貓道開放參觀

2018-11

上法院去!臺南司法博物館隱藏貓道開放參觀

文|廖靜清

原臺南地方法院有著華麗建築風格與優美設計。©聚珍臺灣

原臺南地方法院有著華麗建築風格與優美設計。©聚珍臺灣

馬薩式屋頂內隱藏一段貓道,方便施工維修,如今已成為建築祕境,每日限定參觀人數,並需事前預約。©納維布魯

馬薩式屋頂內隱藏一段貓道,方便施工維修,如今已成為建築祕境,每日限定參觀人數,並需事前預約。©納維布魯

一般人聽到要上法院免不了皺眉,然佇立在台南市府前路上的臺南司法博物館不一樣。這裡原是臺南地方法院,1912年落成啟用,百年來見證台灣重要司法歷史及演進。1991年指定為國定古蹟,2001年法院搬遷至安平區才規畫為博物館活化利用,為國內現存唯一一座日治時期大型法院建築。

由臺灣總督府營繕課所設計,大量使用歐洲古典元素,外牆並有立體裝飾,藉由光影視覺效果營造建築恢宏氣勢。並有罕見地非對稱組合設計,建築共有兩個出入口,位於東側的主入口供法院人員出入,而西側的次入口則是供洽公和開庭民眾出入,因此,外觀設計上也呈現繁簡之別。

主入口設計繁複精巧的山牆與列柱,與其後方的圓頂是整棟建築現今最引人注目的焦點,營造出彷彿神殿般的莊嚴感。進入主入口門廳,可見12根雕刻精美華麗的圓柱,每3根一組站立在空間裡4個角落,讓人視線跟著延伸至上方的壯觀藻井。西側次入口,山牆和列柱形式較簡潔,次入口門廳原為一高塔,與主入口門廳圓頂形成一種不對稱之平衡,但高塔於1969年因結構問題被認定危樓而拆除,如今只能從老照片中一窺原本全貌。

2016年修復工程結束,這裡不再做為法院而以「司法博物館」延續建築生命,除了高塔因未找到原始設計圖而無法重建,整體重現了原始樣貌、結構,尤其馬薩式屋頂中的「貓道」,原本是方便當時維修人員進出屋頂內部,如今是不少參觀民眾趨之若鶩的限時神祕行程。做為司法博物館,內部當然也保留下法庭、檔案室、拘留所、保險庫房等法院設施,藉此體驗、深入了解這棟華美建築所守護的文化精髓與司法精神。

關西人最想留住的記憶 東安古橋

2018-10

關西人最想留住的記憶 東安古橋

文|廖靜清

關西客庄的東安古橋歷經數十年歲月洗禮,斑駁橋身訴說著歷史軌跡,倒映河面景致令人醉心。©傅增君

關西客庄的東安古橋歷經數十年歲月洗禮,斑駁橋身訴說著歷史軌跡,倒映河面景致令人醉心。©傅增君


孕育新竹關西客庄人文的牛欄河,悠悠流淌於鎮上熱鬧街區外,跨越河道之上有座造型外觀古典的五拱石砌橋,斑駁橋身似乎在訴說著過往光陰,它是東安古橋。

東安古橋屹立八十餘載,最早只是一座木造便橋,但每遇到雨季河水暴漲就被沖毀,導致交通中斷,非常不方便。日治時期,關西地區的開墾範圍已逐漸往東擴大,錦山地區(現今馬武督一帶)發展成礦業與林業重要產區,因此興建新式且堅固橋梁的民意也隨之日增。地方政府與仕紳遂聘請日本技師設計,另雇請工人至錦山採集紋理細緻的石塊,再由知名石匠李鎮帶隊,以人力一塊塊將石橋砌築出來。

而最特別之處,即是5個造型優美的拱形結構,不僅堅固耐用,也增添優雅氣質。沿著一旁階梯走到橋下,會驚豔於其宏偉,再抬頭看會發現每一塊橋石各有其色澤與紋理,視覺上卻不顯雜亂,反而呈現出其獨特斑駁美感。

不僅如此,還會發現其實古橋一旁還並列另一座橋。原來關西鎮公所於2000年規畫道路拓寬時,一度考慮拆除古橋,但經過學者與文史工作者的奔走請命,最後決定以在一旁加蓋仿古拱橋的方式,各別為左、右車道,以此紓解日益繁忙的交通,也讓古橋得以繼續留存在關西人的生活與記憶中。

隨時間改變的,還有橋下的牛欄河,經過整治後早已不再氾濫,橋下與兩邊河岸如今規畫為牛欄河親水公園,隨著四季變化,岸邊垂柳綠蔭或繁花盛開,和古橋倒映河面上,偶爾飛來幾隻白鷺鷥,美景印象深刻,也因此曾吸引國片電影劇組來此取景。下回有空到關西逛老街之餘,不妨多走幾步路,散步至優美河畔,好好欣賞這座典雅又有故事的東安古橋。

森林系必訪!見晴懷古步道美如仙境!

2018-09

森林系必訪!見晴懷古步道美如仙境!

文|廖靜清

見晴懷古步道位於太平山海拔1,890公尺,只要遇到強烈寒流又水氣足夠時,就有機會見到如仙境般森林雪景。©莊信賢

見晴懷古步道位於太平山海拔1,890公尺,只要遇到強烈寒流又水氣足夠時,就有機會見到如仙境般森林雪景。©莊信賢

年久失修的森林鐵路遺跡長滿青苔、蕨類,頹圮中又充滿盎然生氣,營造出另一番神祕氣氛。©陳良道

年久失修的森林鐵路遺跡長滿青苔、蕨類,頹圮中又充滿盎然生氣,營造出另一番神祕氣氛。©陳良道


隱藏在宜蘭太平山國家森林遊樂區裡,海拔1,890公尺的高度上有一條不起眼卻名聞遐邇的森林步道── 見晴懷古步道。山徑幽遠,空氣涼溼,行者漫步其間,可靜靜享受蓊鬱林相。

太平山國家森林遊樂區前身為太平山林場,其位置背倚中央山脈,整體地勢東北低、西南高,容易引進來自太平洋的水氣而終年雲霧繚繞,成為紅檜、台灣扁柏、台灣杉等珍貴林木的重要產地。自日治時期起伐木業興盛,為了將木材運送下山,木材運輸相關機具、設施深入山區,建構起太平山森林鐵路。

見晴懷古步道即當時太平山森林鐵路的支線「見晴線運材軌道」,長約五公里多,與太平山主線相接,將見晴一帶木材運至土場,土場原是林業用語,意指木材聚集地或卸放地,久了也成為此處地名,昔日即太平山林區的木材轉運站,也是通往平地的羅東森林鐵路的起點,木材便在此集中轉運送往終點竹林站(今羅東林業文化園區)。

由橘黃色的蹦蹦車載運著一車車滿滿的木材,沿著鐵道忙碌穿梭在山間的景象直到1982年,因應政府林業政策轉型,結束伐木事業,森林鐵路也隨之停駛而荒廢,帶不走的鐵軌、索道、台車輪軸與轉轍器等設施,也漸漸沒入時光。

在林場轉型為森林遊樂區後,因見晴地勢平緩,園方沿著軌道將部分路段整建為自然步道,並保留山地運材鐵道特色,沿途可見當年林業繁盛的歷史痕跡與自然美景相呼應;沒有樹木遮蔽的路段,還能遠眺聖稜線與大霸尖山,更不用說步道沿路豐富的自然生態與鬱鬱森林,隨四季流轉呈現不同美景,吸引眾多國內外旅客趨之若鶩。

南台灣現代化電力殿堂原來在美濃!

2018-08

南台灣現代化電力殿堂原來在美濃!

文|謝以菲

竹仔門電廠機房建物古樸典雅,保存完整。©肉魯

竹仔門電廠機房建物古樸典雅,保存完整。©肉魯

廠區雖然不大,但「五臟俱全」,空拍照清楚顯示發電廠自落成以來的配置,引水道、沉砂池區、4條壓力鋼管、發電機房與尾水圳等。©漂浪島嶼

廠區雖然不大,但「五臟俱全」,空拍照清楚顯示發電廠自落成以來的配置,引水道、沉砂池區、4條壓力鋼管、發電機房與尾水圳等。©漂浪島嶼


走進位於高雄美濃的竹仔門發電廠,只見綠意盎然的花園庭院中,佇立著一座典雅建築,外觀設計接近現代主義及新古典主義風格,由磚牆、混凝土疊砌,外塗白灰建造而成,立面由弧形山牆及成列的拱形窗戶組成,屋面設置牛眼窗,牆面則用圓拱窗式組構,是不少台電人印象深刻的建築。

這棟建築可謂發電廠的重心── 發電機房,4部百年前由德國AEG公司製造的發電機,各搭配一部橫軸雙輪法蘭西式水輪機即設置在此。運用地形高低21.3公尺的落差,4條壓力鋼管將荖濃溪溪水導引送入機房,帶動發電機組產生電力,發電後的尾水則導入獅子頭圳幹線,灌溉下游四千多甲的美濃平原農田。

1908年,臺灣縱貫鐵路於4月全線通車後,帶動西部運輸及地方產業蓬勃發展,加上「打狗(高雄)開港計畫」所需之建設用電,地方對電力需求日增。臺灣總督府遂在同年進行獅仔頭埤圳新設工事時,選定在竹仔門興建電廠。電廠在次年年底完工,再於隔年6月正式啟用,是南台灣最早的發電廠,供電地區包括阿猴(屏東)、 旗山、台南、打狗等地,奠定南台灣現代化能源基礎。

除了機房與發電設施外,廠區內還有一座水池與客家伯公祠、3座日治時期的工程師殉職紀念碑、機房的兩座單人防空碉堡等,刻畫出日治時期以來的歲月痕跡,又歷經二次大戰的槍林彈雨,名稱也隨主事者幾經更迭,內政部於1992年將電廠列為台灣第一座「產業古蹟」,2003年再指定為國定古蹟。

目前電廠可預約參觀,臺灣電力公司亦積極修復老電廠,並整理出豐富歷史文物,未來將與電廠一併開放民眾參觀,廠區戶外環境亦將重新規畫為蝴蝶生態環境教育站,結合原有水路步道,希冀融合人文、產業歷史、生態教育,讓這座百年電廠風華再現。

以鏡頭話城市日常,隨攝影家余如季回憶台中過往

2018-05

以鏡頭話城市日常,隨攝影家余如季回憶台中過往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余立

柳川的吊腳樓下,孩童在沿岸嬉戲。©余如季

柳川的吊腳樓下,孩童在沿岸嬉戲。©余如季

在臺中公園裡,幾名孩童圍繞著「地球儀」歡快地遊戲,林樹把穿透的陽光篩成疏落有致的光影,這些是1960年前後台中一角落時光,在攝影師余如季鏡頭中凝然定格。©余如季

在臺中公園裡,幾名孩童圍繞著「地球儀」歡快地遊戲,林樹把穿透的陽光篩成疏落有致的光影,這些是1960年前後台中一角落時光,在攝影師余如季鏡頭中凝然定格。©余如季


與在台中成長、生活超過三十年以上的人,聊起印象最深刻的台中舊景和回憶,答案不外乎圍繞在臺中車站、臺中公園,還有貫穿臺中市的柳川、綠川。

半個多世紀前的柳川、綠川已相當深入市民生活,在當年物質娛樂尚未發達,孩童的遊戲會因地制宜,柳川吊腳樓下,孩子們和水禽在布滿小碎石的水畔間怡然共處,而昔時的臺中公園,好玩簡單的遊具,就可以是孩子們的歡樂天堂。

這些生活瞬間在攝影師余如季(1932~2016)手中定格,生動地傳達充滿臨場感的視覺感受。雖非特意以兒童為拍攝主題,然而,將鏡頭對準孩子們之際,他往往捕捉到他們和周遭互動時不加掩飾地情緒和氛圍,而如今已不存在的景致,更增添一股時光流轉的懷舊之情。

余如季並非台中人,卻和這座城市有著深遠牽絆。幼時從福建來台投靠時任臺中女中校長的大姊余麗華,此後就學、工作、成家立業皆在台中,前後約七十載。因為當時大姊校務需要,代為保管了一架蛇腹式相機,他因此開始接觸到攝影。高中畢業後,他進入臺中市政府負責拍攝市政活動照片。同時,他將興趣發展到動態影像紀錄及專業報導攝影,1950到1960年代,余如季曾同時擔任多達7份報紙的特約攝影記者,因此也練就一身捕捉絕佳時機的本領。在他的相機裡,歷史事件和風物人情一併入鏡,構圖、光線時機恰到好處,使照片不僅是呈現事實,更講述了故事,「所謂的畫面會說話,大概就是這樣。」余如季的兒子余立如此形容父親的作品。

「雖然不是『土』生,卻是『土』長」。」余如季曾這麼說,充分展現對台中的認同,更呈現在其攝影作品上。近幾年,台中市內古蹟或文化景點常可見到余如季的攝影作品展出。在歷史空間當中觀賞過往影像對比現今,更能體會時代流轉與變遷。

鹿港街頭抓拍第一人,跟著許蒼澤看見往日繁華!

2018-04

鹿港街頭抓拍第一人,跟著許蒼澤看見往日繁華!

文|陳怡如・顧問|彰化文史工作者 康原

早年鹿港熱鬧繁華,紅磚小巷裡人來人往。身穿華麗的婦人迎面走來,與穿著勞動服裝的平民擦肩而過,形成強烈對比。©許蒼澤/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早年鹿港熱鬧繁華,紅磚小巷裡人來人往。身穿華麗的婦人迎面走來,與穿著勞動服裝的平民擦肩而過,形成強烈對比。©許蒼澤/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打扮亮麗的年輕女子走在街上和一旁櫛比鱗次的精緻建築,構成鹿港最風華的一面。©許蒼澤/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打扮亮麗的年輕女子走在街上和一旁櫛比鱗次的精緻建築,構成鹿港最風華的一面。©許蒼澤/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鹿港,曾經是台灣第二大城,「一府二鹿三艋舺」道盡過往璀璨的黃金歲月。1950、60年代,打扮時髦的女士走在鹿港當時最熱鬧的中山路上,讓人不禁遙想當年商業繁榮的盛況。標誌性的紅磚曲巷裡,居民三五成群穿梭而過,古都的平凡日常也鮮明了起來。

這些珍貴的庶民圖像,來自鹿港攝影家許蒼澤,他一生用影像寫日記,記錄台灣早期的常民生活。自小受到喜愛攝影的父親── 鹿港名醫許讀的影響,從16歲開始拿起相機,一直到76歲離世,長達一甲子的攝影歲月,留下約二十五萬張作品,等於平均每天用掉兩捲底片,拍攝主題則遍及台中、彰化、東港等地,尤其是他的故鄉鹿港。

許蒼澤拍攝時以「抓拍」(Snapshot)為主,他從不刻意尋找拍攝題材,也不找人擺姿勢,一切順其自然,隨手拈來。他每天以散步為運動,揹著相機穿梭在鹿港的大街小巷。在街上遠遠看到適合拍攝的對象走來,許蒼澤會先看好角度,並在約3公尺內的距離按下快門,廟宇節慶、路上行人、辛勤的勞工或嬉戲的孩童,都是他的作品主角。

許蒼澤認為,攝影是一種生活,所以他特別喜歡拍攝看似平凡的日常瞬間,也因此他的作品人物動作流暢、表情自然,充滿著律動感和張力。若偶爾出現人物直視鏡頭的畫面,許蒼澤則會將之視為失敗作品。攝影家張照堂便曾論及他的作品:「他的視點隨意而溫和。他不刻意取景、不強調情緒,一切隨其自然,在勞動與休閒的生活中流露著泥土、草根的平實氣息。」

看著許蒼澤的一幅幅作品,彷彿隨之穿越到過去,近代庶民生活一幕幕重現在眼前,也為台灣近代變遷作了最佳的歷史見證和紀錄。如今他的作品全數收藏於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亦有少數分散收藏在國立臺灣美術館、高雄市立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