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起來玩

民雄不只有鵝肉和鳳梨,嘉義阮劇團帶你玩出在地Style!

2019-06

民雄不只有鵝肉和鳳梨,嘉義阮劇團帶你玩出在地Style!

提起嘉義民雄,你想到什麼?鳳梨、中正大學,還是美味的鵝肉?這一期,我們跟著阮劇團,從其駐紮的表演藝術中心出發,走逛當地歷史悠久的廣播電台與信仰中心,從中感受民雄人的人情。

文|錢麗安・攝影|林韋言

位於民雄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不僅是大嘉義地區的表演藝術重地,也適合全家出遊。

位於民雄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不僅是大嘉義地區的表演藝術重地,也適合全家出遊。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算是很特別的多功能藝術園區。」剛忙完演出的阮劇團團長汪兆謙帶著我們走在園區裡,彷彿走入一幅流動的畫中,偌大荷花池中的荷花陸續綻放,映襯著紅瓦閩式建築、夏日蟬鳴,優閒而寫意。

綠意圍繞的水榭舞台

2005年正式啟用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擁有1座演藝廳、1座實驗劇場、3間排練室,以及數個與地景結合的戶外展演空間,大片的綠地、荷花池則讓人感到視野開闊。「我們的每部作品都是在這裡激盪、排練,也在這裡首演。」汪兆謙說。

除了廳內的演出,每年的草草戲劇節,園區即變身成一座超大型舞台,室內、戶外節目各自精采。近年來阮劇團與日本導演流山兒祥合作後,更觸發他希望引入更多亞洲藝術家來此駐村的念頭。「就如碧娜.鮑許(Pina Bausch)與烏帕塔舞蹈劇場所在的小鎮,遊客可能喝杯咖啡就能遇見舞者。」

平日來這裡,除了可在綠意環繞中漫步,傍晚時分還能聽見鄰近民眾下班後,在此吹奏薩克斯風的樂聲。當然,也可能會看見一群藝術家在此工作,一年半載後他們的作品就會出發到世界公演。

駐紮於嘉義的阮劇團,每齣作品都是在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醞釀而生。

駐紮於嘉義的阮劇團,每齣作品都是在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醞釀而生。©黃煚哲

廣播迷的歷史寶庫

駐紮民雄創作的阮劇團,許多作品的養分、元素都是從長年深耕、調查民雄常民文化、歷史與信仰,一點一滴轉化而成。「第一次聽到中央廣播電台民雄分台的故事時,很感動,像是一腳踏入歷史場景。」汪兆謙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日本為加速南進,在民雄興建放送所,以中波向中國大陸與東南亞播音。

轉型成國家廣播文物館後,館內展出七十幾年前的器材設備,像是真空管、電唱機、戰備播音間,以及鎮館之寶── 由日本NEC電氣株式會社生產、5部100千瓦中波發射機中碩果僅存的1部,機身還留有二戰期間美軍掃射的彈痕。由館內的老照片中,能看到過去園區還有2座高達206公尺,相當於七十幾層樓高的天線鐵塔,令人讚嘆當時工業技術之先進。

館內除了能參觀中波發射機在內的近百件廣播文物,也可以進行錄音體驗。

館內除了能參觀中波發射機在內的近百件廣播文物,也可以進行錄音體驗。

早年配合民雄放送所興建的員工宿舍群與招待所,空地還設有一座野球場。

早年配合民雄放送所興建的員工宿舍群與招待所,空地還設有一座野球場。

常民文化與信仰的滋潤

除了歷史,常民的生活與信仰,更是阮劇團不可或缺的創作來源。在嘉義市成長的汪兆謙回憶高中許多同學來自民雄,從其口中可感受到民雄人對大士爺的尊敬。「大士爺就是鬼王。」他說,每年農曆7月會由老師傅以紙糊出大士爺神像,於市區舉行普渡祭典,各地信徒湧入民雄街道,場面熱鬧非凡。

「民雄的聚落發展是由大士爺廟向四周輻射,形成在地的庶民生活,像是菜市場、小吃等。」因此,阮劇團也曾在作品《熱天酣眠》中,嘗試將希臘眾神改為台灣廟宇中的神明形象,像是把海神改為媽祖,調皮的精靈帕克則以虎爺來表現。「民雄人口不多,但有一種從容的自信,不卑不亢不張揚,是民雄特有的DNA。」汪兆謙說,試著從人文角度來欣賞民雄,便能看到不同的風景。

大士爺廟是民雄重要的信仰中心,周遭的市集更能一探當地庶民文化。

大士爺廟是民雄重要的信仰中心,周遭的市集更能一探當地庶民文化。

*以上場館與設施開放時間以館方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阮劇團
阮(guán,又唸作gún),是閩南語「我們」的意思。2003年,一群十八、九歲熱愛戲劇的年輕人,以「做嘉義人的劇團」為目標,成立阮劇團,將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作為創作基地、在地文化為養分,呈現多樣化台語劇風貌。

這次不逛老街,我們去淡水發呆!帶你走進滬尾靜美角落

2019-05

這次不逛老街,我們去淡水發呆!帶你走進滬尾靜美角落

淡水,宛如繁忙台北的後花園。從高鐵台北站出發,約莫數十分鐘車程,就能抵達這座幽靜的河港山城。漫步淡水河岸,紅磚綠蔭、霞光夕照,交織成這裡特有的慢時光氛圍。

文|陳怡如・攝影|George Chan

滬尾礮臺由劉銘傳聘請德籍技師負責督造,上方設有砲座和通氣孔,下方是圓拱形兵房和甬道。

滬尾礮臺由劉銘傳聘請德籍技師負責督造,上方設有砲座和通氣孔,下方是圓拱形兵房和甬道。

「淡水比都市多了更多自然,卻又這麼平易近人、容易抵達。」曼丁身體劇場總監及編舞家朱蔚庭笑著說。纖瘦的朱蔚庭,說起話來語氣輕柔,她出生台南,在新竹念書,卻因考上了鄰近淡水的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所,而與淡水結下深厚緣分。

她從學生時代就常到淡水教舞,又曾是淡水國際藝術村的駐村藝術家,2014年成立曼丁後,淡水不僅成了她的創作基地,也是展演舞台,舞團曾在淡水的滬尾礮臺、海關碼頭和小白宮等古蹟和公共空間,上演肢體之美。

長年處於舞團的緊湊生活,淡水的閒適,很大程度舒緩了朱蔚庭的生活節奏。她最喜歡漫步小鎮中,偶爾從在地居民口中聽到淡水往事,這種緩慢放鬆的步調,就是朱蔚庭最享受的舒壓時刻,「到了淡水可以暫時忘記效率這件事,這是精神上的鬆弛,也是現代人需要的空白。」

古軍事堡壘的藝術轉身

比起傳統的表演劇場,朱蔚庭一直對制式舞台以外的空間更感興趣,「這樣的創作有另一種質感── 隨興、豪邁、不拘小節,那種美是很親近土地的感覺。」2016年,她的《Man∞Man演出行動》就選在淡水的滬尾礮臺演出。這座建於1886年的四方堡壘,由台灣第一任巡撫劉銘傳修築,至今在正門仍可見劉銘傳親筆所題之「北門鎖鑰」的門額,見證昔日礮臺鎮守北台灣的重責大任。

朱蔚庭特別著迷礮臺的多變地形,透過轉換3個場景,也帶領觀者從不同角度欣賞這座軍事重地。從最上層的砲座遺跡開始,圓形基座彷彿一個微型競技場;中段來到內部的幽暗甬道,肌膚能感受獨有的潮濕和閉塞氣息;最後轉到中央開闊的碎石地操練場,枝葉繁盛的蓮霧樹增添了浪漫氛圍,「這就是最天然的舞台呀!還能聽到鳥叫和樹葉摩擦的聲音。」朱蔚庭笑著說。

《Man∞Man演出行動》中段帶領觀眾來到礮臺內部的幽暗甬道,肌膚能感受獨有的潮濕和閉塞氣息。©曼丁身體劇場

《Man∞Man演出行動》中段帶領觀眾來到礮臺內部的幽暗甬道,肌膚能感受獨有的潮濕和閉塞氣息。©曼丁身體劇場

老屋、倉庫 坐看淡水河光山色

去年她在多田榮吉故居教起了瑜伽。這棟鄰近淡水小白宮的老屋,是淡水街第四任街長多田榮吉的私人宅邸。老屋已有八十餘年歷史,至今仍保留傳統黑瓦,位於半山腰的絕佳位置,向前望去,遼闊河景和觀音山景盡收眼底。

為了方便欣賞美景,老屋連接室內與庭院的「緣側」設計得特別寬廣。朱蔚庭下課後,也常和學生在這裡休息聊天。「這種半開放的感覺,好像你坐在一個有遮蔽的室內,但又能直接感受到戶外的自然。」

今年曼丁則來到「淡水文化園區—殼牌倉庫」上演新舞作。這座隱身在淡水捷運站旁的紅磚建築,百餘年前曾是石油品牌殼牌公司的倉庫,如今成了北台灣少數僅存的洋行倉庫和工業遺址,而園區內的「殼牌故事館」和昔日裝卸油品的火車月臺,靜靜道出過往歷史。倉庫後方緊臨淡水河岸,溼地、水鳥、綠葉和漁船,交織出迷人景色,「有種水上人家的感覺。」朱蔚庭微笑說,或許這正是淡水的魅力,蔓延天際的山光水色,總教人流連忘返,忘了時間。

多田榮吉故居以紅檜木搭建,外牆的雨淋板及屋頂的黑瓦至今仍留存。

多田榮吉故居以紅檜木搭建,外牆的雨淋板及屋頂的黑瓦至今仍留存。

座敷(客廳)與前緣側相連,可就近觀賞屋外庭園,也可遠眺淡水河及觀音山。

座敷(客廳)與前緣側相連,可就近觀賞屋外庭園,也可遠眺淡水河及觀音山。

1897年殼牌公司承接淡水嘉士洋行,陸續增建倉庫及油槽,並興建鐵路側線連結淡水線鐵道,用以運輸油品。©吳志學

1897年殼牌公司承接淡水嘉士洋行,陸續增建倉庫及油槽,並興建鐵路側線連結淡水線鐵道,用以運輸油品。©吳志學

*以上場館與設施開放時間以館方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曼丁身體劇場
2014年正式成立,曼丁一詞源自「mending」,意指詩性的修補。舞團擅長融合跨界藝術形式,並長期以淡水古蹟與公共空間作為舞蹈的行動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