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封面故事/以形寫意 陳明德描摹台中清水夏日山景

2021-04

封面故事/以形寫意 陳明德描摹台中清水夏日山景

文|胡德揚

陳明德,〈清水III〉,油彩、木板,45 x 68cm,2019。

陳明德,〈清水III〉,油彩、木板,45 x 68cm,2019。

視線從靠近我們的草地向上延伸,很難不去注意到那座獨立的房舍,紅頂白牆如此顯眼,而視線也被接引至後方的綠蔭處。於此,景物斜緩延伸,直到山稜。至此,目光投向一片蔚藍清朗的天空。

這是畫家陳明德完成於2019年的油彩作品,名為〈清水III〉。從畫作名稱,我們可以推知,這或許是系列畫作之一。的確,陳明德已完成兩幅以「清水」為名的前作,至於描繪對象,就是台中市清水區附近的山景。

家住台中的陳明德,不時開車往返此處,若稍微留意,畫作的視角,其實非常貼合車窗所見風景的樣貌。2014年,行經清水的陳明德,為夏日山巒的一片青翠所驚豔,從此開始這幅創作。雖以多次觀察為基礎,但陳明德並非單純再現實際風景,他表示,畫作力求表現的,是風景所帶來的「感覺」。就像在水墨畫中,藝術家意欲追求的,在「意」而不在「形」,因此這幅作品一反油彩慣見的厚重堆疊,反而很「薄」。透過筆觸刻意營造的紋路,傳達那夏日望見山景時,忽焉而生的「感覺」。

為表達出那「感覺」,陳明德必須以2014年的夏天為創作的「基準線」,若感覺有所模糊、偏移便得停下,重新找到基準線後才能推進,於是斷斷續續,歷時5年完成畫作。明瞭藝術家的創作用意和歷程後,重新觀看〈清水III〉,我們似乎也更能感受到那片晴朗夏日。陳明德說明,這片山景是在地熟悉的日常景色,若欲對照實境,以畫作問路於清水,即能從在地人口中得到指引。

陳明德 
1970年生於台中,畢業於國立臺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其創作以油畫呈現看似平凡卻蘊含纖細情感的台灣地景。不畫地標性的景物,而是選擇你我都熟悉卻又容易忽略、屬於台灣日常的「慢風景」。作品往往以水平構圖,呈現出含蓄內斂的靜謐氛圍,為其特色。

封面故事/優雅設色 陳進以巧構摹寫北港朝天宮虔敬氣韻

2021-03

封面故事/優雅設色 陳進以巧構摹寫北港朝天宮虔敬氣韻

文|胡德揚

陳進,〈北港朝天宮〉,膠彩,44.5×51.5 cm,1966。順益台灣美術館典藏。

陳進,〈北港朝天宮〉,膠彩,44.5×51.5 cm,1966。順益台灣美術館典藏。

眼前是一片熱鬧而愉悅的景象;熙攘人群在莊重的廟宇內外參拜、遊覽,此外,守護廟宇入口的兩座石獅也極為醒目,而石碑上的字樣則告訴我們,此處乃朝天宮,這些線索都指向一處:雲林北港名聞遐邇的朝天宮。

目前典藏在順益台灣美術館,由前輩畫家陳進女士完成於1966年的這幅膠彩畫作品,名稱便是〈北港朝天宮〉。即使對朝天宮並不陌生,當我們遊目畫中,卻感到陳進營造了一股頗為特別的氛圍,台南市美術館館長林育淳便點出,這幅作品呈現出陳進在描繪美好事物時,「乾淨、優雅」的質地,而顏色的營造,便是這樣特殊質地的重要來源。

畫面中的群眾裡,陳進以白衣人物,建構出純淨、律動的感受,而其他人物的衣著,多以單一色調的方式描繪,我們可以推斷,這些並非當時實際色彩,可見是陳進特意為之,這樣的手法也延伸到景物上,使得畫面在熱鬧中透顯沉穩的氣息,林育淳借用「莫蘭迪色」的說法,形容這幅畫作以白、青、灰等低彩度的色調為主的色彩營造特色,從而我們多少可說,相對其時代,陳進在色彩運用上有著十分「超前」的意識。

描繪廟宇時,陳進不採用正面構圖,而以斜向視覺動線方式呈現,林育淳指出,這也是比較不尋常的手法。在絕佳寫實功力的基礎上,陳進照顧了廟宇各個標誌性細節,使得觀看者能輕易對應印象中的朝天宮,但陳進並未以工筆方式呈現,而是加入寫意精神,林育淳提到,當時已屆六旬的陳進,或許是心境和人生的轉換,此時的畫作「人味更強,更表現出景物的俊秀之美」,觀看〈北港朝天宮〉時,我們也確然感受到,陳進看似簡淡,卻寄寓虔敬情懷的心意。

陳進 (1907~1998) 
出身於新竹士紳家族,為日治時期以及戰後台灣著名畫家,也是台灣女子學畫的第一人。1927年入選台灣美術展覽會東洋畫部,與林玉山、郭雪湖兩位台灣畫家合稱「台展三少年」。作品風格淡雅清麗,細膩獨到;多幅作品收藏於國立台灣美術館、台北市立美術館、順益台灣美術館、日本福岡亞洲美術館等處。

封面故事/調動浮世繪溫潤顏彩 蕭達憶勾勒屏東鐵橋溫暖記憶

2021-02

封面故事/調動浮世繪溫潤顏彩 蕭達憶勾勒屏東鐵橋溫暖記憶

文|胡德揚

蕭達憶,《屏東鐵橋》,水印木刻版畫,27×18.5 cm,2002。屏東縣政府文化處典藏。

蕭達憶,《屏東鐵橋》,水印木刻版畫,27×18.5 cm,2002。屏東縣政府文化處典藏。

畫面中最醒目的,是青蒼天空和蕩漾水面之間的橙紅日輪,霞彩繚繞,映在水上留下粼粼光影;左右兩側,造型不一的橋梁向遠處延伸,右方橋上正有一列火車經過,而在左側的厚實橋墩和通透的桁架,則構成特殊的輪廓,搭以整體沉靜的色調和氣氛,透露出是傍晚時刻。

2002年,藝術家蕭達憶以連接高雄、屏東兩端的下淡水溪鐵橋(又稱高屏鐵橋、舊高屏鐵橋等)為主題,運用水印木刻版畫技法,完成這幅作品。啟用於1914年的鐵橋,是當時亞州第一長橋,傲稱是「東洋第一大鐵橋」;如今已是國定古蹟,印記著20世紀初期,高雄和屏東兩地的一頁發展史。然而,作品完成後沒幾年,鐵橋卻經歷幾次風災及高屏溪暴漲,被沖毀部分橋墩與桁架,美麗的完整樣貌,如今只能從畫中追憶。

作品裡更留有蕭達憶在屏東師範學院(今國立屏東大學教育學院)求學時代的記憶,鐵橋為其日常活動範圍內,然學生總得是下課後才有時間四處活動,於是畫作描繪的是下課後的傍晚,在夕陽繽紛光色所印襯的鐵橋。為了表現鐵橋所蘊藏的種種記憶,蕭達憶選擇以水印木刻為創作媒材,在視覺上增添溫潤感。

實際上,水印木刻版畫技巧從中國流傳至日本後,遂發展為眾所周知的「浮世繪」,而《屏東鐵橋》依循著浮世繪技法,也呼應著鐵橋完成於日治時期的特定歷史氛圍。浮世繪的色彩,是藉由不同的刻板疊印而成,從天空和雲彩的色塊表現手法上,我們可以觀察到因疊印而產生,浮世繪特有的裝飾性效果;而鐵橋的輪廓,也顯得更為單純簡潔,讓觀眾更能專注於其造型特色。面對同一片風景,創作技法有別,便能調動起千變萬化的情緒,造就出此幅《屏東鐵橋》中所感到的懷舊氛圍。

蕭達憶 
生於彰化,畢業於屏東師範學院、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造型研究所,受到現代版畫技法與當代藝術創作觀念影響,版畫與複合媒材創作並進,極具個人風格。作品典藏於國立歷史博物館、國立台灣美術館、關渡美術館等處。

封面故事/開發畫材可能性 王建民以蠟筆描摹後慈湖祕境

2021-01

封面故事/開發畫材可能性 王建民以蠟筆描摹後慈湖祕境

文|胡德揚

王建民,《後慈湖》,粉蠟筆、木板,30×40 cm,2020

王建民,《後慈湖》,粉蠟筆、木板,30×40 cm,2020

碧波搖盪的水面,深濃綠蔭掩映著一葉竹筏,稍遠的岸上,我們見到簡易船塢,再更後方,立著一座簡樸房舍,若定睛細看,涼廊上有2個人影似乎正在交談,也似乎和我們一起,望向這片寧謐的景色。

提起慈湖,大部分人多所耳聞甚至親至;然而,若說到後慈湖,知名度可能就不及慈湖,因其秀麗隱蔽,後慈湖為當年蔣家人散步、划船的小湖,直到2009年才解禁並對外開放,大眾於是可一探後慈湖塵封數十載的山水風光。和棒球好手同名的藝術家王建民,於此幅作品所描繪的景致,便是這片後慈湖。

後慈湖雖已不再神祕,仍採限量入園制,拜訪前須提出申請。2020年6月,王建民受邀而入內寫生創作,在此之前,他和大多數人一樣,知有慈湖,卻不曉後慈湖。到了現地,他為此處的清幽寂靜深深打動,以其擅長的蠟筆,依藝術家的眼光,重新調度現場場景,記下當日舒爽閒悅的感受。

厚重又飽滿的色彩表現,將當日明媚的夏日風光忠實呈現,初見此畫作者多有疑問:「這真的是蠟筆畫的?」王建民表示,雖然大家對蠟筆並不陌生,對其潛能卻不甚熟悉,以蠟筆作畫,其實有很大發揮空間,既能表現水彩般通透,也能和油畫一樣,呈現層層肌理。他解釋,與其將蠟筆視為「畫筆」,不如將蠟筆視為條狀的「油性粉彩」,創作時,更常用手沾取色彩,進行推、抹、壓等動作。從事蠟筆畫創作及教學多年,王建民提到,正因蠟筆易取得且可塑性高,是很日常生活化的創作工具,一旦引領入門,學生多大呼過癮。

看著畫家首入後慈湖所見的這幅作品,新的一年,不妨也聽聽內心那股希望嘗試、探索平凡生活裡的不平凡的聲音,就勇敢踏出第一步吧,說不定會在過程中豐富收穫!

王建民 
人稱「蠟筆王」,同時也是一位專業攝影師,憑藉其敏銳的觀察力,以獨樹一格的技巧,顛覆大眾對蠟筆的刻板印象。作品多以台灣影像為創作題材,有如攝影捕捉住周遭自然環境的氛圍,傳神詮釋旅途中所留下的深刻印象,以及生活裡任何可感可觸的事物。既帶有厚重豔麗而豐富的色彩特色,又有一股蠟筆畫自然特有的樸拙色感,令人印象深刻。

封面故事/紙本數位並行 魚夫描繪溫泉鄉優雅閒適氛圍

2020-12

封面故事/紙本數位並行 魚夫描繪溫泉鄉優雅閒適氛圍

文|胡德揚

魚夫,《北投溫泉博物館》,手繪、電繪,42×33cm,2020

魚夫,《北投溫泉博物館》,手繪、電繪,42×33cm,2020

眼前的風景,帶著微妙混合:前景有著垂柳和石燈籠的水池,中景身著浴衣、木屐的男女,甚至點景的松樹、綠竹和楓樹,散發出日本氛圍,然而,畫面中顯眼的主體,位於後方的建築,有著明顯的西洋樣式,前方的燈柱也是如此,這樣交織著不同文化的畫面,其實不在他方,就在台北北投。

這是魚夫筆下的《北投溫泉博物館》,完工於1913年,最初是作為「北投公共浴場」而建成,屬於和洋折衷風格,外型以維多利亞式鄉村建築為本,卻有日式建築常見的屋瓦等細節;內部一樓為羅馬式浴場,二樓則為入口處兼休憩區,大廳鋪有榻榻米。透過這樣的紀錄,即使未能重返歷史現場,我們已能約略想見,當時這座公共浴場文化混融的有趣空間。戰後,此處歷經更迭,以至於荒廢,及至1994年,這座建築的命運迎來轉折點。經熱心地方人士發起請願,至1998年北投溫泉博物館成立,我們於是有機會造訪這座往日浴場。

北投溫泉博物館的搶救活動,魚夫也曾參與其中,對此地自有一番了解。他特別提到「北投納涼會」這個活動。北投納涼會進行期間,民眾可搭納涼列車,從台北車站到北投車站,隨著沿路架起的燈籠一路遊逛,完全是今日「套裝行程」的概念,在北投納涼會中,北投公共浴場正是重要場地。

在《北投溫泉博物館》這幅畫作中,似乎也透露著瀰漫此處優雅而又閒適的氣息。在創作方式上,魚夫兼用紙本和數位,先以手繪,再用電腦增補細節,因而能結合兩者之長:既帶有手感,又能準確再現建築。對於北投納涼會的風華,以及一個多世紀的變遷有所好奇,一遊北投溫泉博物館,正是解謎好方法。

魚夫 
曾經擔任報社主筆,畫漫畫,電台主持人、電視台總監、動畫公司老闆等。半百之後,從台北移居台南享受慢活人生,探尋各地的飲食和文化,藉著畫筆與鍵盤和大家分享。

封面故事/印象派光影搖曳中 劉洋哲再現峨眉湖秋日美境

2020-11

封面故事/印象派光影搖曳中 劉洋哲再現峨眉湖秋日美境

文|胡德揚

劉洋哲,《峨眉湖》,油彩、畫布,41 X 31.5cm,2010。圖檔提供:A12藝術空間

劉洋哲,《峨眉湖》,油彩、畫布,41 X 31.5cm,2010。圖檔提供:A12藝術空間

最靠近觀者的是一處水岸,面積並不大,但兩棵樹上粉亮的葉片無疑是注目焦點,沿著水面的波紋,往遠處遊目而去,左側水岸林木蓊鬱,迸放的紅葉呼應著前景的樹葉,為畫面點染明亮色調;越過右側的水岸,放眼細看,一座吊橋橫越水面,更遠處,彷彿從山嶺間升起的雲霧,和山色一層一層交疊,直到飄入清澄藍天。

這片宜人景色,正是藝術家劉洋哲畫作《峨眉湖》取材之處。位於新竹縣的峨眉湖,實際上是因大埔水庫修建而形成的人工湖泊,然而,其周遭山景秀麗優美,近年又劃入參山國家風景區,得以保持純淨樣貌,在劉洋哲眼中,此處可謂「標準的青山綠水」,他出身新竹,峨眉湖於他更有一份親切感,2010年秋日,他前往峨眉湖,用自己眼光詮釋這片湖光山色。

就讀新竹師專(今國立清華大學南大校區)時,當時在此任教的前輩藝術家李澤藩,開啟劉洋哲對藝術的熱愛;進到臺灣藝術專科學校(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後,李梅樹、楊三郎、廖繼春等師長將印象派「求真」的理念傳授給他,便成為劉洋哲創作中的重要參照點,他時常在取材時就已開始在畫布上作畫,雖然之後還需經歷數次修改,但在現地所完成的構圖和掌握的色彩,使他能夠將當時的印象完整地再現。

在《峨眉湖》中,劉洋哲呈現午後近傍晚之際的景色,陽光已漸趨柔和,景物的色彩逐漸暈染開來,不論右前側燦若明霞的樹葉、中景的紅葉和樹林或右側水岸的青綠植被,都能看到以仔細筆觸堆疊出形象的印象派手法,並在其中反映光線和色彩的樣態,湖面則為幾處水岸帶來連結感,當觀看者徜徉畫面中,並不著意突顯的吊橋,似乎為整幅風景注入了幾分閒情,期待遊人前往探訪。

劉洋哲 
1944年生於新竹,先後受李澤藩,李梅樹、楊三郎、廖繼春、洪瑞麟與劉煜等名師啟迪,後受廖修平現代版畫技法與觀念影響,並赴巴黎十七版畫研究所進修,油畫、水彩、素描、版畫皆擅長,巧妙靈活運用西畫理念與版畫技法,建構出繽紛藝術風貌及獨特風格。

封面故事/光影隨時間微細推移 賴英澤演繹蒸汽火車動人豐姿

2020-10

封面故事/光影隨時間微細推移 賴英澤演繹蒸汽火車動人豐姿

文|胡德揚

賴英澤,《稻香疾馳~臺東線瑞源北》,油彩,72.5 × 60.5 cm,2017。圖檔提供:火車頭顏坊

賴英澤,《稻香疾馳~臺東線瑞源北》,油彩,72.5 × 60.5 cm,2017。圖檔提供:火車頭顏坊

在澄亮稻穗和青山白雲之間,冒著濃煙迎面而來的一列蒸汽火車,無疑是這幅風景畫作中最醒目之處,霎時彷彿重返那以蒸汽為動力的古早以前,就在眼前瞬間展開。

2017年,藝術家賴英澤完成《稻香疾馳〜臺東線瑞源北》,畫中的蒸汽火車是仲夏寶島號活動期間,限時行駛在東部鐵道的臺鐵CT273號蒸汽機車。火車與鐵道是賴英澤創作的母題之一,原來他幼時住在臺北車站後站一帶(現今太原路、南京東路交叉口一區),當時鐵道仍未地下化,這裡正是臺鐵淡水線行經之處,在他眼中,經常冒煙的火車宛若有生命的活物,於是,「看火車」成了他喜愛的活動,在日後的創作中,火車也成為他持續關注的對象。

若我們略微追溯藝術史,作為工業革命的代表之一,蒸汽火車和鐵道、車站也是印象派畫家作品題材,賴英澤提到,因當時便於攜帶的管狀顏料已出現,印象派畫家可以搭火車到外地旅行寫生更如實地呈現光影,作畫活動因此不再受限於畫室。時至今日,即使拍攝或錄影等方式已極為便利,對藝術家來說,現場觀察仍難以取代。賴英澤形容,相對於攝影,繪畫呈現的,是「一段時間的觀察。」在《稻香疾馳》裡,他就必須在現場觀察色調,才能於作畫時表現貼近六、七月之交,第一期稻作結穗時充滿生命力的亮黃飽滿色澤。

賴英澤清楚記得,取景時約上午10點半,白雲正慢慢聚集,陽光穿越雲層,投射在畫作主題後方的都蘭山上,我們因而看到,山色隨著光線,顯出明暗更迭;作為前景的稻穗,在東海岸山脈正值逆光的環境中,恰有一塊雲影縫隙透出鮮豔色調。隨時間堆疊的微細變化,在現場才能全然感受,除了蒸氣火車和花東縱谷田園共構的奇妙風景,《稻香疾馳》提示我們的,正是拜訪現地難以取代的魅力。

賴英澤 
畢業於復興商工美工科、文化大學美術系,作品風格明亮自然、樸實近人。鍾情捕捉台灣鐵道的美麗風情,而喜旅行各地,足跡遍布全台。作品典藏於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順益原住民博物館、聯邦文教基金會、福井鐵道文物館等處。

封面故事/不期而遇的感動 林武雄速寫阿里山至美片刻

2020-09

封面故事/不期而遇的感動 林武雄速寫阿里山至美片刻

文|胡德揚

林武雄,《阿里山》,油彩,90 × 70 cm,1987。圖檔提供:上古藝術

林武雄,《阿里山》,油彩,90 × 70 cm,1987。圖檔提供:上古藝術

來到眼前的,是一片透亮的山景:靠近我們的森林蒼碧蓊鬱,視線漸遠,一道道山稜上,各個色階的橙紫粉綠堆疊起伏,仿若詩人鄭愁予在〈山外書〉所發:「山是凝固的波浪」,又可見到雲朵隱隱漂浮其間,山稜的弧線逐漸向遠處擴散,逐漸化入粉彩滿天的雲海。

這是藝術家林武雄1987年的畫作《阿里山》,他見到的,正是阿里山車站外的景致──那個片刻,雨後初晴,澄澈的天空和閃閃發亮的山稜近乎夢幻,使得林武雄大為感動:「人生中看到這麼美的景象,沒畫下來就太可惜!」於是,他取出了隨身的畫具。起初他想用素描先寫生,回到畫室再據以發展,然而,難得的美景當前,他認為線條不足以表達眼下所見,即使身上的畫具較為簡易,他還是改用油畫的方式呈現,因此,這幅作品用色相對單純,造型也不力求寫實,而著重在作畫時山色清朗明媚的臨場感,以及和風景相遇時,心中難以言喻的觸動與喜悅。

和平時事先規畫,和畫友相約出行,畫具備妥再作畫的習慣不同,這幅《阿里山》是林武雄在假期中,因為不期而遇的驚喜一揮而就,有股舒放氣息貫穿其中,甚至略帶法國畫家盧梭(Henri Rousseau)的幻想風格,完成後求畫者甚眾,但他捨不得出讓,始終掛在畫室裡。望著這幅畫作,林武雄所見的阿里山,似乎正對著我們提出一次愉快的邀約:美景在此,子寧不來?

林武雄 
1944年生於台南大內。自幼喜歡繪畫,尤喜愛印象派畫風;利用工作之餘創作,以建立個人獨特風格為期許。作品風格以大地為師,捕捉光與色的變化,創作數十年樂在其中。

封面故事/燦爛耀眼的獨特心象 張炳堂以野獸派筆觸奔放演繹赤嵌樓

2020-08

封面故事/燦爛耀眼的獨特心象 張炳堂以野獸派筆觸奔放演繹赤嵌樓

文|胡德揚

張炳堂,《赤崁樓(一)》,油彩、畫布,72.5 × 91 cm,1989。台灣創價學會典藏。

張炳堂,《赤崁樓(一)》,油彩、畫布,72.5 × 91 cm,1989。台灣創價學會典藏。

眼前盡是流動不息的筆觸:園圃一隅,樹叢恣意生長,枝葉線條伸展仿若漩渦;左後方是一座傳統樓宇,色彩鮮亮,濃烈藍天更顯出建築的昂揚氣息。

如此明燦耀眼的圖景出自藝術家張炳堂之手,對於這棟樓宇,端正、嚴整大概是一般人的印象。然而,從出生以來便定居於台南的張炳堂眼中卻非如此──赤嵌樓蘊藏著深厚情感,是一個擁有面貌多樣、望之不盡的家鄉風景,較之常人所見,大不相同。

廟宇、運河和古蹟,可說是張炳堂繪畫的重要主題。同一地點或主題,往往有多個角度的詮釋,於是透過他的畫作,我們多少得以看見台南地景或巨大或細微的變遷。臺南市美術館新入藏多件張炳堂畫作,研究典藏部主任余青勳就提到,張炳堂家人曾透露,畫家身上隨時都有鉛筆和速寫本,每每站到不同角度觀察,畫出其親眼所見。「長期畫一個地方,必須對那裡有感情和感覺,才能不斷地有感而發。」余青勳認為,張炳堂一定很愛台南,才能夠持續畫下身邊的題材。

1977年左右,張炳堂的畫風開始轉向野獸派風格,這幅《赤崁樓(一)》即屬此期之作品。但余青勳分析,張炳堂並非全然套用野獸派放棄線條、運用原色構圖的原則,而是將之轉化,用以描繪台南景致,是「心象的呈現」,不單是將眼前所見照搬到畫布上。於是,透過張炳堂的畫筆,我們有機會得見,在台南豪氣的藍空下,園圃綠樹如何充盈著盎然生氣,赤嵌樓如何顯現出爽朗的精神面貌,而畫家對於赤嵌樓,對於台南的家鄉之愛,更是蘊蓄其中,不言可喻。

張炳堂(1928-2013) 
1941年即以作品《大成坊》入選第七屆臺陽美展,成為戰前最年輕的美展入選者。一生都在台南市度過,創作足跡總是穿梭在廟宇、運河、古蹟之間。他說:「我看到的,我生活的,全都是畫畫。」

封面故事/調和豐富顏彩,趙宗冠細繪溫泉鄉的靜謐清晨

2020-07

封面故事/調和豐富顏彩,趙宗冠細繪溫泉鄉的靜謐清晨

文|胡德揚

趙宗冠,《清泉千曦光》,紙本礦物質膠彩畫,45.5 × 38 cm,2001。

趙宗冠,《清泉千曦光》,紙本礦物質膠彩畫,45.5 × 38 cm,2001。

一片有著溪流和吊橋的山景,在我們眼前靜靜展開:河床上,可見溪水在叢生的草叢和堆疊的石灘中流過;陽光打亮了河流和吊橋,使它們成為醒目的前景;遠處看去,一列林木也迎著光,呈現金紅色調。越過蓊鬱的稜線,遠處的山巒上,似乎懸浮著清晨的霧靄,等著陽光驅散。

這是藝術家趙宗冠所創作的《清泉千曦光》,描繪新竹縣五峰鄉清泉溫泉的清晨景致。走遍也畫遍全台的趙宗冠提到,之所以選擇清晨時分,正是基於光線的考量。於是,在這幅畫作裡,展現晨曦照耀在河谷中的情景,前景映著朝陽,因而染上一片暖色;中景的樹木也像被刻意打上了光,呈現金紅交織的色澤;不僅如此,在樹尖迎光處,也可看到細細描摹的燦亮筆觸,在林葉深淺交錯的綠色和藍紫色調的遠山和天空中,帶來畫龍點睛的平衡之效。

整幅作品以膠彩為媒材,色彩肌理豐富。以膠為素材的膠彩畫,顏色來源乃是礦石粉末,畫作色彩因此得以經年不衰。然而,如何以各式礦石粉末調和出所欲表達的顏色,便有賴藝術家的功力經驗與判斷。趙宗冠表示,待前一層色彩乾透,才能再依序上色,「一共要畫13層」,其耗時費神由此可知。舊名為井上溫泉的清泉溫泉,在日治時期已是著名溫泉鄉,在趙宗冠精細地描摹下,靜謐悠然的景致躍然眼前,交織出一片動人顏彩。

趙宗冠 
1935年生於彰化縣秀水鄉。本業為醫生,曾先後追隨呂佛庭、郭燕橋、吳秋波、馬白水、楊啟東、林之助等名師。以12年的時光踏足全台各地風景名勝,以畫筆紀錄眼前所見之台灣。曾任國內各大美展評委、出版多本畫冊及多次個展,期待以藝術傳遞台灣之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