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

今昔對照的雅趣,陳信宏勾勒、詮釋屏東往日盛景

2020-03

今昔對照的雅趣,陳信宏勾勒、詮釋屏東往日盛景

文|胡德揚

陳信宏,《南國之薰風-屏東市五十名所 1895-1945》,水彩、鋼筆、紙,76 × 26 cm,2017。

陳信宏,《南國之薰風-屏東市五十名所 1895-1945》,水彩、鋼筆、紙,76 × 26 cm,2017。

冒出白煙的大煙囪、巍然聳立的水塔、熙來攘往的人車圍著一株大樹、山腳下醒目的鮮紅鳥居⋯⋯眾多景物在畫面上逐漸推遠,呈現饒富趣味的市井風光。

許多建築旁緊連著紅色細框,框裡用黑字寫上一個個名稱:屏東上水塔、屏東ホテル、阿緱神社、屏東書院⋯⋯這些名稱給了我們線索:這是一件描繪屏東的作品,然而,富有過往氛圍的名稱與畫風也提示著,這並不是今時今日的屏東。

為了追憶父親記憶裡的屏東市,也意在描摹屏東往日繁盛風姿。畫家陳信宏先和友人多方收集資料達兩、三年,並歷經10個月構思與作畫,於2017年完成《南國之薰風──屏東市五十名所1895-1945》。這幅以鋼筆與水彩為媒材的作品,特意參考日治時期雜誌《台灣公論》鳥瞰圖系列的風格,因而賦予畫作懷舊的意趣。但陳信宏並未全然照搬,他改正《屏東鳥瞰圖》原有的錯誤之處,還加入浮世繪的情調,這一手法,在白煙、樹木和山脈的表現上特別明顯。

《南國之薰風》所描繪的日治時期景象,而今多已不存,「大概只剩一成」陳信宏說。現在還可見的畫中景物,有屏東上水塔(現為屏東自來水廠)、屏東公園裡的朝陽門及屏東書院(現為孔廟)。到了屏東,循著畫作今昔對照,不僅對眼前景物的物換星移多一層了解,更增添了一絲時間旅行的雅趣。

陳信宏 
1973年生,屏東市人,國立臺灣科技大學建築系畢業。喜愛在台灣各地旅行速寫,擅長炭精筆、水彩素描。繪有《南國之薰風──屏東市五十名所1895-1945》、《穿越阿緱:在街區與回憶之間》(與屏東文史工作者古佳峻合作)等

寫實亦寫意 陳文龍以水彩堆疊浪漫高雄港

2020-02

寫實亦寫意 陳文龍以水彩堆疊浪漫高雄港

文|胡德揚

陳文龍,《高雄港》,水彩、紙,42 × 56 cm,2007。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陳文龍,《高雄港》,水彩、紙,42 × 56 cm,2007。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由橙黃色塊構組而成的風景之中,深藍的貨輪、船艇與燈塔頂部給予我們足以辨識的線索──這裡是一座港口,而從整體色調看來,此時應當黃昏,所有景物正沐浴在一片夕陽暉光⋯⋯

這是藝術家陳文龍2007年的作品《高雄港》,在高雄擔任小學美術教師多年的他剛於前一年退休,有更多時間畫下他所熟悉的景物。水彩是陳文龍慣用的創作媒材,他認為水彩有其便利性,現場寫生或是用作日後發展成油畫的速寫皆很合適,《高雄港》便是以水彩繪製而成。

他所寫生的位置,對高雄港來說,是非常「經典」的觀看角度──從西子灣望向港口,恰可望見貨輪即將進入大海之處,標誌性的燈塔也清晰可見。選擇黃昏時分的原因,陳文龍提到,是想要和一般印象有所不同:「表現高雄美麗、浪漫的一面」;除了捕捉夕陽時分的色彩與氛圍,對觀賞者看來,色塊的堆疊也暗示了高雄港作為岩岸的特色。

以色塊為主的描繪方式,使得這幅作品帶點抽象;水彩色塊相互交疊,則為畫面帶來重量感,一定程度地創造出油畫擅長營造的厚實質地,可見藝術家探索媒材可能性的用心。然而,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組組長陳秀薇也提醒我們,可以多留意畫面留白的部分,這是陳文龍創作的特色之一,為畫面留下呼吸的空間,使得觀看作品之際,我們似乎也能感到傍晚優閒氣氛⋯⋯

陳文龍 
1950年生於雲林,自臺南師專(今國立臺南大學)畢業後分發至高雄,便定居於高雄並視為第二家鄉。受劉啟祥等畫壇前輩啟發,專注於「水彩」創作,作品曾多次獲獎,視水彩為其藝術的最愛及畢生創作使命,持續至今。

瑰麗雲海!廖繼春彩筆堆疊寶石般耀眼的阿里山

2020-01

瑰麗雲海!廖繼春彩筆堆疊寶石般耀眼的阿里山

文|胡德揚

廖繼春,《雲海(阿里山)》,油彩、畫布,45.5 × 53 cm,1973。圖檔由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廖繼春,《雲海(阿里山)》,油彩、畫布,45.5 × 53 cm,1973。圖檔由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超過兩千公尺,山巔就可能高出雲層,氣候條件合適之際,便能看到雲朵盈滿群山,流動翻湧宛若波浪,使人不得不驚嘆造物之奇,天地之美⋯⋯

提及阿里山,雲海是代表性風景之一。面對這樣著名的景致,藝術家如何用個人觀點和體會予以詮釋,創造出耳目一新,令人感動又難忘的作品?前輩藝術家廖繼春作於1973年的《雲海》,便是極好例證。這一年,廖繼春剛從服務近三十年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退休,或許心態上有了餘裕,對創作也到了隨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地,臺南市美術館藝術總監林育淳提到,此時的廖繼春在「色彩和筆觸上都已運用自如。」

繽紛、豐富的色彩一向是廖繼春畫作為人稱道之處,林育淳觀察到,約莫以20年為期,廖繼春對色彩的偏好會發生一次轉變,晚期選用的組合更接近原色,效果極為飽滿,《雲海》便可看到此特色。在這幅畫作裡,中景的山體和近景林木上的紅、綠格外醒目,其間還有藍、黃交錯,絢爛多姿,映襯在他用粉白、淡藍與粉紅的「橫筆」織成的雲朵和青空間,自有秩序和韻律。

廖繼春的中後期創作裡,抽象或具象並不截然對立,兩者往往有機交融,以《雲海》為例,筆法和色彩趨向抽象,但具象的形體也未就此排除,林育淳分析,廖繼春「以抽象的狀態描畫具象事物」。在畫面最具份量的山體上,他彷彿在堆疊一座城池,筆觸看似隨意,實際上構造堅實、層次分明,林育淳形容「有如寶石切面。」

藉著《雲海》,廖繼春帶著觀賞者以新的角度,看見阿里山雲海中的瑰麗美好。

廖繼春 
1902生於台中豐原,1922年畢業於台北師範學校(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即赴日本就讀東京美術學校(今東京藝術大學)。1927年返台,隔年即以作品《芭蕉之庭》入選帝展。1947-1973年,執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繽紛的色彩和奔放的線條可謂廖氏作品印記,在創作及教育上皆對台灣藝術有極大影響及貢獻。

與風土和諧共存的生活 郭淑敏淡彩記存西螺小鎮即景

2019-12

與風土和諧共存的生活 郭淑敏淡彩記存西螺小鎮即景

文|胡德揚

郭淑敏,《西螺延平老街鐘樓》,水彩,54× 39 cm。

郭淑敏,《西螺延平老街鐘樓》,水彩,54× 39 cm。

氤氳氣息構成一方街景,層層綠意在灰色基調中伸展,鋪陳出寧靜氛圍,四處懸掛的紅色燈籠,成為醒目但不突兀的標記,街上人物雖不多,看來是意態優閒的旅人,較遠處的攤商正架起遮陽傘,準備迎接來客⋯⋯

位於雲林縣內的西螺鎮延平街,保留著甚多20世紀上半葉落成之建築,篤實的景致觸動了畫者郭淑敏,將她的觀察和體會畫成此作。慣以水彩為媒介的郭淑敏,往往採用現地寫生的方式創作,造訪西螺鎮時正值5月,畫面中掩映深淺綠意的樹木和植栽,以及人物的簡便衣著,加上較為中性的色調,傳達了作畫時春夏之交、猶仍清和的氣候。

雖以現地創作的寫實風格為出發點,郭淑敏並不追求攝影式的形似,甚至刻意略去過於寫實的細節,她更在意表現的,乃在創作當下環境予人的即時感受,使畫面蘊含更多寫意的抒情性。

除了舒爽天氣,在這幅作品裡,她想要傳達的還有延平街仍維持居民日常生活樣貌,因而保有的一番閒趣。此地店鋪往往依據需求和物產特性而存在──西螺鎮以西螺米、蔬菜等農產和醬油馳名;以在地米製成的碗粿與風味芳醇的西螺醬油,便是訪客在延平老街著名商號會發現的餐點及產品。在西螺鎮,郭淑敏所記下的,正是這樣諧和於風土的生活即景⋯⋯

郭淑敏 
畢業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創作以風景寫生水彩為大宗,喜與畫友穿梭台灣的大街小巷、上山下海,親身探索、體會當地歷史與人文,再將所見所感透過畫筆留下感動與美景。

欣快筆觸充滿呼吸起伏!徐菀瑩描繪衛武營的生活想像

2019-11

欣快筆觸充滿呼吸起伏!徐菀瑩描繪衛武營的生活想像

文|胡德揚

Wangying Hsu徐菀瑩,《高雄文化旅遊地圖景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毛筆、數位上色,20×15 cm。

Wangying Hsu徐菀瑩,《高雄文化旅遊地圖景點-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毛筆、數位上色,20×15 cm。

此刻,放眼而來的,正是風和日麗的一天:朵朵分明的白雲成群結隊,彷彿在晴空中郊遊,水藍的地平線暗示著海洋;視線再拉近些,眾多樹木宛若森林,環繞著一座白色建築,蜿蜒起伏的外觀使建築透露出流水般自由靈動的氣息,四周的綠樹生長在數個形體各異的圓圈之中,宛若四散的水面漣漪⋯⋯

在插畫家徐菀瑩這幅作品中,最醒目的主角,無疑是剛屆滿營運一週年的高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以下簡稱衛武營),這座眾所注目的世界級展演場館,由荷蘭建築師法蘭馨・侯班(Francine Houben)率其設計團隊Mecanoo所設計。在一次訪談中,侯班提到,她喜歡稱這裡是「高雄的客廳」,這一說法鮮明地呈顯出衛武營和高雄市民們親近相處的日常關係;而本身就是高雄在地人、老家就在衛武營不遠處的徐菀瑩就提到,除了來衛武營參與各式展演活動,她對這裡的生活想像之一,就是「也很適合慢跑」,感受大自然、藝術與生活在此律動。

毛筆是徐菀瑩慣用的創作媒材,充滿變化與偶然性的筆觸,為畫面帶來細微的呼吸起伏,在建築表現上,線條因此多了些意隨筆轉的韻致;作品所採用的數位上色方式,不僅傳達水彩般的透明質感,取自實景照片的圖像,就像漫畫所採用「網點」素材的手法,巧妙地貼合在「著色」過程中,為畫面增加豐富但隱微的肌理。建築之外,綠樹和白雲也是表現重點,特別是雲朵,徐菀瑩想傳達家鄉白雲線條明晰的「特色」,一朵一朵地悉心描繪:在她筆下,雲朵正和公園裡遊逛的市民們一樣,興高采烈地行經衛武營⋯⋯

Wanying Hsu 徐菀瑩 
台灣高雄人,現定居在台南安平。2012年成立兩宛插畫 Wanying Hsu Illustration,思考著插畫的更多可能性,多次與各地方政府機關單位合作繪製插畫觀光地圖、繪本等作品。

擦亮往日 跟著良根探尋一德洋樓美麗樣貌

2019-10

擦亮往日 跟著良根探尋一德洋樓美麗樣貌

文|胡德揚

二搞創意無限公司,《一德洋樓》,壓克力顏料,30×24 cm。授權:聯合數位文創

二搞創意無限公司,《一德洋樓》,壓克力顏料,30×24 cm。授權:聯合數位文創

熟悉之處,多年後改換樣貌,成為一個幾近全新的存在,許多以往未曾注意的細節,帶來了驚嘆,甚或感動——在二搞創意無限公司的插畫家良根眼中,一德洋樓(林懋陽故居)就是這樣一個地方。

在一片聳立高樓之間,一座宅邸出現在草坪中間,主體是一間帶有側翼的西式樓房,一側有著一座獨立的明黃角樓耀人眼目,這是商人林懋陽在1920年代後期開始興建的私人「豪宅」,有著和洋風格融合的時代特色,也有閩南建築的形混融期間,良根取材了主樓和側僂的正面立面,解構又重組出這座歷史建築饒富風韻的一角。

高明度的用色創造出歡愉感受,出現在其中的小朋友,手上拉著一個紅氣球,表現出日常生活中略為特殊時刻——畢竟,氣球往往在某個和節日或慶祝的場合出現。定睛再看,屋頂上有隻黑貓,良根笑道,「在我的繪本裡,每一頁都有貓!」如此說來,貓算是良根個人化的「簽名」方式。

良根童年時期便住在一德洋樓附近,當時主樓四周搭建鐵皮屋,中庭又長滿野草,一片衰敗之色,「我們都說那裡是鬼屋,在附近捉迷藏,可是不敢走進去!」談起他對一德洋樓的記憶,良根如是說到。2017年整修完畢後,一德洋樓煥然一新,舊地重遊,良根驚嘆:「和印象裡完全不一樣!」以前都不知道這兩棟建築原來有著如此堂皇的模樣,而即使是台中人,可能也不太熟悉的一德洋樓,如今,恢復了往昔的美麗,靜候遊人感受歷史變遷的迷人氛圍。

二搞創意無限公司 
由嗜字的郭漁,嗜圖的良根,同日不同年生的兄弟所組成,從2010年開始一同在雜誌上從事圖文創作,也舉辦過許多場原畫展,出版繪本作品《什麼不見了》、《嶄新的一天》細膩呈現台灣街景及深入淺出探討與關懷社會議題,受到大家矚目,並多次獲國內外大型插畫獎項肯定。

隨張祥銘溫暖奔放筆觸 走入昔日廟口熙攘風景

2019-09

隨張祥銘溫暖奔放筆觸 走入昔日廟口熙攘風景

文|胡德揚

張祥銘,《新竹城隍廟》,油彩,畫布,46×53 cm。圖片提供:名山藝術

張祥銘,《新竹城隍廟》,油彩,畫布,46×53 cm。圖片提供:名山藝術

一片厚實、暖色滿溢的景致中,眾人圍桌或坐或立,身後的建築上,除了遮雨棚還可看出一塊塊招牌,由此推知這一排建築應是小吃店鋪;更後方則可看到三疊式閩式廟宇屋頂,從左至右,大致可數出共有三進……相信不少新竹人和饕客一眼即知這是哪裡,這片熙攘又充滿常民活力的場景,便是畫家張祥銘眼裡的《新竹城隍廟》。

1977年歐遊歸來後,遍覽歐陸風土的張祥銘,因著台灣美術界鄉土運動的興盛,催發了不同的創作角度,他開始更深入地探索帶有土地情懷的題材,除了自幼生長的大稻埕、迪化街等處,他也前往台灣各地寫生,《新竹城隍廟》便屬於這一時期的成果。

這件作品裡,他將人物和建築形體皆予以簡化,取法野獸派粗獷的筆觸,堆疊出濃厚色彩,這樣的表現手法,和廟口熱鬧、擾攘的歡快氣息極為相稱,將當下印象和感受傳神描繪,而暖調的色彩,更有撫慰人心之感。

張祥銘在國小擔任美術教師多年,並在台北市中山國小任上退休,其子張本霖記得,週末學校不用上課,父親便帶著他到各地寫生、拍照,以之為返家後創作的底本。知曉了這段往事,再次觀看這幅畫作,我們也多少感到,其中似乎也帶有一絲父子共遊時的溫馨寓意,盈盈渲染開來……

張祥銘 
1933~2000,台北市人,畢業於省立臺北師範藝術科(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曾受教於張義雄、廖德政等前輩藝術家。作品曾入選台陽美展、台北市美術展覽會、全省美展、全國油畫展、教師美展等展會,並長年致力於兒童美術推動。

思念交疊現實!詹益秀以彩筆記下故鄉悠緩風景

2019-08

思念交疊現實!詹益秀以彩筆記下故鄉悠緩風景

文|胡德揚

詹益秀,《溪畔》,油彩,53 × 45.5 cm,1997。

詹益秀,《溪畔》,油彩,53 × 45.5 cm,1997。

綠意中間雜著橙黃葉片,這樣的情景往往提示著我們,季節正從夏末轉向秋初,在此時節,林木的色彩豐富而明亮──這是畫家詹益秀畫作《溪畔》的前景。

再將視線往前移動,一整片山間盆地鋪展開來,河流蜿蜒而過,彎折處可見田野與紅頂白牆的房舍坐落其中,別有一份優閒韻致。周圍山脈交錯,向天際延展而去,藍空中幾抹橙紅雲彩似乎在訴說,藝術家描繪的,正是其在某個向晚的黃昏所見……

詹益秀出身苗栗縣卓蘭鎮,對他而言,卓蘭的一景一色都是再熟悉不過的家鄉風景。詹益秀的姪子詹前裕也是藝術家,並在東海大學美術系執教多年,他推測《溪畔》所呈現的,是藝術家回憶從卓蘭鎮郊外、壢西坪一帶俯瞰鎮上並遠眺大安溪的景色;畫作完成於1997年,當時還未經過921大地震造成的地勢變化,也意外保留下已不復見的地貌。

曾任美術老師與美術設計師的詹益秀,對於色彩表現十分講究,家人也憶述,他堅持在白天進行創作,他認為,唯有如此,才能確保色彩再現時的精確度,還未實行週休二日的年代,他只能利用週日創作,退休後才能盡情寫生,揮灑畫筆。詹前裕更觀察到,退休後詹益秀旅遊各國的經歷,使他的色彩更形豐富,風格更趨「甜美」,而心境上的閒適,也常見於這一時期的繪畫,《溪畔》中白日悠緩的氣氛便是例證。另一方面,鍾愛故地的心懷,也在詹益秀畫筆下流溢,為畫面帶來一層帶有歲月光暈的暖意。

詹益秀 
詹益秀,1931-1998,苗栗縣人,自台北師範(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藝術科畢業後,曾任豐原國小美術教師、南亞塑膠美術設計師等職位。創作以風景畫為大宗,多次獲全省美展等獎項肯定,並為中國民國美術學會、臺陽美術協會等多個美術團體成員。

揮灑水彩捕捉美景 林俊寅傳達農閒之樂

2019-07

揮灑水彩捕捉美景 林俊寅傳達農閒之樂

文|胡德揚

林俊寅,《田園風情》,水彩,76 × 105 cm,2015。

林俊寅,《田園風情》,水彩,76 × 105 cm,2015。

塊塊明黃與翠綠交錯而成的田畦,有如一匹巨大織毯,映襯著樸實又帶有昔日氣派的三合院聚落,居民或遊人不疾不徐地穿梭往來。再往遠方望去,天光從山巒後方隱隱透出,一股閒適的田園景致就此展現……

這是藝術家林俊寅演繹的《田園風情》,描繪對象則是彰化縣秀水鄉的曾厝村。林俊寅一向致力傳達台灣各地景致之美,2015年前後,他以故鄉彰化的人文與自然風景為對象,集中創作一系列作品,這幅畫作便是其中之一。

為進行創作而寫生之際,正逢稻作休耕時節,農家在田地中遍植油菜花,耀眼的黃綠相映,為景觀帶來一片明亮、輕快的氣息,加上曾厝的三合院聚落保存十分完整,更可令人揣想往日「土地平曠,屋舍儼然」的農家生活情景,林俊寅提示,若仔細觀察,三合院的入口左右兩處,我們可約略看到棕頂白壁的穀倉,這是昔日用來保存稻穀之處。

在《田園風情》中,林俊寅採用寫實技法,生動且忠實地傳遞他在采風時所見的愉悅感受;另一方面,他以水彩作為表現媒材,和油彩相較,水彩本身的透亮、輕盈的特質,也能很好地表現出農閒期間的安適氣息。不過,林俊寅提到,休耕時農家不一定會種上油菜花,可能會是其他作物或任由農地休息,若想親睹同樣的風景,可能需要一點運氣!

林俊寅 
1940年生,彰化縣線西鄉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學士、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研究所碩士40學分班結業。執教於大、中、小學逾50載,桃李滿天下,對彰化縣美育推廣貢獻良多。曾在日本國際美展、全省教師與公教美展獲獎多次,並連續7年入圍法國藝術家沙龍。

堆疊絢麗膠彩 羅維欽畫下台灣海洋之美

2019-06

堆疊絢麗膠彩 羅維欽畫下台灣海洋之美

文|胡德揚

羅維欽,《綠島海域》,膠彩,116.7 × 91 cm,1995。

羅維欽,《綠島海域》,膠彩,116.7 × 91 cm,1995。

蕩漾於神祕幽藍背景中,是一隻在珊瑚礁上方潛泳前行的綠蠵龜,姿態怡然,伴隨這隻綠蠵龜的,是一群色彩斑斕的熱帶魚:小丑魚、蝴蝶魚⋯⋯交織成一幅生意盎然的海中風景。

1995年,留意到綠蠵龜保育行動的畫家羅維欽,起心動念描繪台灣島四周美麗的海洋景觀,於是耗時3個月,以膠彩畫技法完成《綠島海域》一作。

羅維欽原以水墨為主要表現形式,機緣之下見到膠彩畫,發現其色彩表現絢麗多變,還帶有立體感,因而開始學習。創作膠彩畫時,畫家先以膠液將顏料固著於畫布、畫紙等媒材上,因為顏料一般多取自礦物,於是畫作色彩能夠不受時間影響,另一方面,基於顏料本身顆粒粗細不同,在畫家調配運用之下,膠彩畫因此得以創造出多樣質感,從而表現立體感。羅維欽提到,繪製《綠島海域》時,他在近景的珊瑚礁選用顆粒較粗的顏料,堆疊出珊瑚礁本身堅硬、粗礪的質感,愈往中景和遠景,顏料的顆粒便更細,在平面上創作出立體的視覺效果和趣味。

為了使《綠島海域》更有真實感,羅維欽還學習浮潛,細緻觀察台灣周遭海域景觀,對於畫中所描繪的生物,也詳加調查,他笑道,在這部分他很考究,「在淺海的珊瑚礁,絕對不能畫到深海的魚類!」一般人對綠蠵龜的印象,大概來自綠蠵龜在澎湖產卵的習性,實際上,墾丁、小琉球、綠島和澎湖等地都能見到綠蠵龜,產卵則洄游到小琉球和澎湖。羅維欽表示,「台灣是海島,有著美麗的海域,表現這些景色的畫家卻不多。」這也提醒我們,對於環繞台灣的海洋之美,著實值得好好保護與欣賞。

羅維欽  
1947年生,南投埔里人,從事紡織業多年,38歲重拾畫筆,多方求教名師,擅長膠彩畫、工筆畫及山水畫。投身中華民國工筆畫學會、臺灣綠水畫會、台灣膠彩畫協會、桃園美術教育學會等藝術團體之外,並於救國團、武陵高中等多處傳授畫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