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No.125

搭高鐵遊台灣/初夏旅遊提案:走訪淡蘭百年山徑 再到雙溪貢寮水梯田尋一片清幽

2020-05

搭高鐵遊台灣/初夏旅遊提案:走訪淡蘭百年山徑 再到雙溪貢寮水梯田尋一片清幽

新北市雙溪、貢寮自古即是淡蘭古道百年山徑的交通樞紐,從清代開墾至今,農村聚落已有百年歷史,雙溪更曾因礦業繁華一時。循著縹緲山嵐雲遊兩地,品嘗友善環境種植出的作物,感受土地的力量。

文|黃佳琳・攝影|黃基峰

貢寮、雙溪山區環境自然,溪水清澈,周邊林相豐富。

群山環繞,雨霧朦朧,一路往新北雙溪方向,眼前景色隨著愈入山區而愈見幽靜,位於水源保護區的虎豹潭流水潺潺,令人心曠神怡,沿著潭邊步道散步賞景,兩旁繁生的雙扇蕨,是侏羅紀時代前就出現在地球上的植物,在其他國家很少見,卻是雙溪、淡蘭古道沿線的日常風景。

雙溪  淡蘭古道重要中繼站

長期踏查淡蘭古道人文歷史的吳雲天表示,淡蘭古道是清代淡水廳到噶瑪蘭廳(現今台北到宜蘭)間的交通要道,近年經專家定線整理後,分為北、中、南三路── 北路一般稱為官道,為軍事防守、傳遞公文之用;中路是先民耕山開闢的生活民道;南路則是淡蘭間最短路線,多為茶商貿易往來──  各有不同歷史意義與特色。

淡蘭古道上的聚落也對應著北台灣數百年來先民拓墾的歷史,其中雙溪、貢寮因位處交通樞紐、人口聚集,過去曾是水梯田遍布的農村聚落。雙溪得名於牡丹溪與平林溪交匯的雙溪河,貢寮則位於雙溪河下游,馬偕博士曾循淡蘭古道到雙溪傳教多次,盛讚雙溪是「被兩條溪流所環繞的美麗所在」。

帶路人


簡淑慧
返鄉踏查雙溪自然與文化,結合有機小農推廣友善農業,藉此維護自然環境。成立「注腳雙溪」與旅人分享在地故事。

菊池氏細鯽只存活於沒有汙染的水域,被視為環境指標魚種。© 廖德裕

虎豹潭景色秀麗,推動封溪護魚後,成為觀魚賞景的好去處,兩旁還可見許多雙扇蕨。

雙溪渡船口  遙想輝煌採礦史

跟著返鄉推廣雙溪歷史文化與自然生態的簡淑慧走在雙溪老街區,站在渡船頭口,俯瞰雙溪河匯流奔往貢寮出海,現在溪水低淺、礫石遍布,難以行舟,很難想像百年前、還未開通公路鐵路前的雙溪,竟是以河運為主要交通,簡淑慧說:「當年小船川流不息,從貢寮溯溪而上,在雙溪渡船頭一帶市集進行交易、補給生活用品。」

從清代到日治,渡船頭都是雙溪最繁忙的進出門戶,其繁華的程度,由渡船頭旁街道兩側一幢幢精緻的石砌老厝中可見一斑;除了石頭厝,街上也保留了日治時期至今的仿巴洛克建築── 林益和堂中藥店。

第四代的山風一號吊橋,走在橋上可飽覽大里仙山與秀姑巒溪支流拉庫拉庫溪的壯闊風貌。

雙溪老街不長,沿著斑駁的石砌老屋、往水流聲方向走,就能來到雙溪渡船口。

然而1980年代末期礦業結束,雙溪人口大量外移,原本熱鬧的聚落迅速沉靜下來,卻也意外地保留了早年純樸的農村生活,像是雙溪車站前的早市可見周邊小農販售一早採摘的新鮮菜蔬,街上還有開業超過一甲子的打鐵店,八十多歲的老師傅仍持續打鐵,用鏗鏘清脆的敲擊聲揭開一天序幕。

瓦拉米步道一帶,是台灣保育類動物台灣黑熊的棲地之一。© 台灣黑熊保育協會

隨著務農人口減少,雙溪的打鐵鋪也一家家收起,目前街上僅剩這間開業超過一甲子的老鋪子。

簡淑慧指出,擁有百年農業歷史的雙溪,過去跟貢寮一樣都有大面積的水梯田。水梯田為山林交界的淡水溼地,終年注滿水的話,有儲水涵地的功能,還可防止暴雨來襲時,土石急速流失。雙溪一年四季皆有不同農作物,早期更是淡蘭古道重要的中繼站,為往來商旅補給採買物資之地,但隨著時代變遷、產業轉型、人口外移,以及休耕補助等多重因素下,許多水梯田都逐漸荒廢了。

位於山風二號吊橋下方的山風瀑布地勢險峻,在長年沖刷下,於下方形成一小型壺穴,夏日有如天然的大型冷氣。

貢寮水梯田不僅提供村落所需糧食,也保留了自然生態,形塑出特殊的水梯田文化。©狸和禾小穀倉,攝影/李偉傑

守護貢寮水梯田
成野生動物樂園 

鄰近的貢寮在濱海公路通車後,也曾同樣面臨農夫棄耕的困境,幸好山上仍有一群默默耕種的農夫。2011年,林務局與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以及貢寮吉林村為主的水梯田農戶合作推動水梯田保育計畫,以友善耕種的方式種植水梯田;2013年來此定居的林紋翠成立狸和禾小穀倉,協助銷售這些農友種出的米,無形中也為貢寮保留下珍貴的水梯田生態。

林紋翠感慨的說,「如果10年前沒有這些農夫支持耕種,這裡的水梯田可能都已經消失了。水梯田雖然產值低,稻米只能一年一收,但可以把生態維持住;要繼續種下去很辛苦,很多人年紀都很大了,真的很感謝他們!」

不只種稻,林紋翠和夥伴每年也會做水梯田的生態調查,據查超過七百五十種生物在田間活躍著,包括溪流環境指標性哺乳類食蟹獴,還有中國樹蟾、中華水螳螂、圓田螺,以及少見的黃腹細蟌和保育類鉛色水蛇等,堪稱「野生動物的樂園」!

瓦拉米步道沿途林木掩映,自然生態豐沛,是十分大眾化的健行步道。

食蟹獴是溪流環境指標性哺乳類之一,常現身捕食田中的田螺。©狸和禾小穀倉,攝影/李偉傑

林紋翠說,因為水梯田耕地狹小,無法使用機器大規模耕種,加上當地農夫自己育苗,都讓貢寮水梯田得以不受汙染、留下一方淨土,因此她特別提醒,旅人造訪時請勿亂闖水梯田,避免帶入外來種或是踩壞田埂,增添農民的困擾。

除了欣賞水梯田風光,當地農友也將老宅整理成可對外開放的空間「田邊聊寮」,建築包含多種傳統工法:石砌、夯土牆、土埆、茅草屋頂等,並展示現在仍在使用的老農具和水梯田復耕理念與生態,更以水梯田的稻米入菜,並將田邊自然生長的的鼠麴草、桑葉烤過泡成茶,讓到訪者能親身品嘗水梯田的滋味。

黃喉貂是林間常客,外型可愛但生性凶猛。©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郭淳棻攝

「田邊聊寮」的前身是早年佃農居住的老房子,來此不僅能欣賞傳統建築工法,還能品嘗友善環境的食材料理。

貢寮老街上還有家有機書店,既不賣有機農作物,也不賣書,而是販售「推廣閱讀」的理念。這裡的書只換不賣,書店的前身是間老米店,早年貢寮鐵路通車後,老街上商家大增,短短的一條街上就有3家米店,現今雖不如當年熱鬧,卻顯得寧靜雅致,很適合慢步遊覽。

近年在地方推動下,於佳心地區重現早年舊部落家屋風貌。

貢寮街上老米店改裝的有機書店,以推廣閱讀為主、換書不賣書。

雙溪 在地好朋友
穿梭百年山徑生活遺跡
淡蘭古道北路 燦光寮古道

Profile


吳雲天
為《淡蘭古道 北路》作者之一,長期深耕淡蘭古道人文歷史與自然踏查,帶領志工、旅人走訪古道。

從花蓮縣富里鄉羅山村梯田向遠處望去,雲層下可見中央山脈,展望絕佳!

「淡蘭古道是一條生活的道路!」吳雲天指出,雖然近代因交通方式改變,以古道為主的交通方式不再,但淡蘭古道沿線至今仍可見許多先民的生活痕跡。目前淡蘭古道北路已修復完成,步道復舊如舊,沿線有許多散聚村落遺跡,而且生態豐富、步道林相原始,不時還可見天上盤旋著大冠鷲,不論新手或登山好手,都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路段。

北路由燦光寮古道、楊廷理古道和入蘭正道3個古道系統組成,沿途景色多變,綠意盎然,且以淡蘭古道上常見的「雙扇蕨」做為識別標誌,吳雲天笑說:「只要跟著雙扇蕨標誌,就是走在淡蘭古道上!」他也提醒,淡蘭古道多為原始山徑,步道溼滑,建議穿著雨鞋較不會滑倒,也能方便涉過溪流小徑。

淡蘭古道沿線皆可見許多石砌的小土地公廟;燦光寮古道上還有個「柑仔店遺址」,目前看來像設在前不靠村、後不著店的位置,但吳雲天說,這正好印證了早年雙溪農村聚落是「散村」的樣貌。「數十年前柑仔店周邊都是一望無際的水田,視野寬廣無遮蔽,每戶農家都看得到彼此。」而如今被森林包圍的柑仔店,其實是位於重要道路上,一旁的灶爐遺跡,也彷彿訴說著當年為往來行人奉茶的故事。

從花蓮縣富里鄉羅山村梯田向遠處望去,雲層下可見中央山脈,展望絕佳!

雙扇蕨俗稱破傘蕨,是全球少見的珍稀蕨類植物,但在淡蘭古道森林中分布廣泛,「叉中帶叉」為其葉片特色。

1. 最後採礦據點 樹梅礦場遺址

樹梅礦區與鄰近的本山礦區是金瓜石一帶最後露天開採金礦的據點,直到1970年代末期才停止開採,目前樹梅礦場僅剩礦區辦公室廢墟,周邊仍可見開採後裸露的岩壁和廢棄石塊,岩壁因含有金、硫、砷、銅而呈現特殊的黑色。

2. 遙想先民生活樣貌 石頭厝

淡蘭古道北路沿線可見許多工法細緻的石頭古厝,是先民生活的遺跡,屋前還有防颱石,以便颱風來時固定屋頂,顯見先民智慧。目前吳雲天也與志工協助修復其中一棟古厝—— 燦光寮12號,盼留下珍貴老屋。

3. 北路官道證據 燦光寮舖跡

「舖」是台灣在清代傳送公文的郵遞站,類似郵局。燦光寮舖跡是少數結合軍事用途與郵遞功能的塘舖大站,位於清代淡蘭返往的必經之地,目前建物多已傾塌,但從周遭的駁坎與道路系統,仍可看出當年規模。

2天1夜行程建議

行前可閱讀:《淡蘭古道[北路]》,晨星出版、《水梯田:貢寮山村的故事》,無限出版。

第1日
上午
▼  搭高鐵至台北站,轉臺鐵到瑞芳車站,再步行或轉公車到九份福山宮,即可循標誌前往淡蘭古道北路、燦光寮古道。
下午
 拜訪雙溪小農
 走訪雙溪老街、注腳雙溪與打鐵鋪
 入住雙溪

第2日
上午
 貢寮山上欣賞水梯田
 田邊聊寮休憩
下午
 遊覽貢寮老街、有機書店
 採買伴手禮
 快樂賦歸

*以上店家的營業時間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查詢並致電詢問。

伴手禮

文創商品

以出沒在水梯田中的野生動物如食蟹獴、黃腹細蟌等為靈感製作的燙貼繡片,可愛又實用。

稻米

貢寮水梯田稻米一年一收,米粒雖小卻很飽滿,細細咀嚼後能嘗到獨特的清甜米香。

野菜

貢寮、雙溪群山環繞,田邊有許多野菜生長,採摘後拿到市場販售,是早起才有的限定美味。

段木香菇

溫度低、溼氣足的雙溪泰平山區適合香菇生長,利用疏伐的段木種植出的香菇香氣格外濃郁。

檸檬乾

雙溪土壤適合種植柑橘類,有機檸檬經日照、烘乾後,直接吃或泡成檸檬水都別有滋味。

草仔粿

常見的野菜鼠麴草除了泡茶,也可以用來製作草仔粿,外皮Q彈,帶有淡淡草香。

美食地圖/喝茶就配這一味,話島嶼喫茶時光

2020-05

美食地圖/喝茶就配這一味,話島嶼喫茶時光

文|郭銘哲

喝茶,可說已內化在台灣人日常生活裡,老一輩以茶悅客是周到,少壯派則是以手搖換逍遙。先不深入談茶的奧妙學問,至少在喝的當下,我們享擁著片刻閒逸,這時若與合宜的茶食、茶點配搭,更襯雅興。而把點心理解成「點點心意的積累」則多了分感性,也是感激;上了供桌,我們謝神、擺在餐桌,當然是寵人。

在台灣,能拿來伴茶一同玩味的可口鹹、甜點心可說相當豐富且多樣,也反應出島嶼上各時代飲食文化勾勒的樣貌。它們起先並非完全針對「喝茶」而量身設計,可能早早已在街頭獨當一面,只是吃著喝著,人、茶、點心三者之間也就慢慢理出一套邏輯,合而為一,溢散著專屬於台灣人的雅致情調。

於我而言,茶水與點心的搭配概念上,濃淡接近者、層次豐厚度相似者,可拉在一起享用。鳳梨酥可配包種茶、或甜粿食找紅烏龍、綠豆椪疊碧螺春、花生糖能搭金萱等,都頗適合,甚或蜜汁肉乾,配上摻了點菊花的普洱,口感也意外合拍。

一入口就帶出幸福感的美味點心,再輔以喝茶確立的儀式感,有時,人與人那些說不出口的幽微情感,也就因此能順理成章地進行交換。終歸,茶與食所關照的,是我們當下的身與心,短暫地隔離世間紛擾、休養生息;喫完,我們再續再拚。

©王士豪

©王士豪

作者Profile
郭銘哲
作家、自由文字攝影工作者、專職演講人,擅長散文書寫,已出版五本作品,重要著作《雄好呷》、《大澳》。


特寫台灣/森林裡的華麗雪白盛宴-臺灣杜鵑

2020-05

特寫台灣/森林裡的華麗雪白盛宴-臺灣杜鵑

© 翁明毅

© 翁明毅

文|雪羊・顧問|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對台灣人而言,杜鵑花是熟悉的家人,更是每年春天花季的重頭戲之一,點亮了都市街道到高山林野的各個角落。全世界大約有九百多種杜鵑花,我們平常看到的多是外來的園藝栽培品種。但其實在台灣全島可找到18種台灣原生杜鵑,其中有13種為台灣特有的,而最「突出」的,非以Formosa為名的「臺灣杜鵑」莫屬了。

不只名稱突出,臺灣杜鵑更是台灣原生杜鵑家族裡的「巨人」,可生長高達20公尺,也是島上唯一能長成森林規模的杜鵑花種,分布在全島海拔800~2,100公尺的中海拔山區。在台中鳶嘴山、南投杉林溪、屏東北大武山等地,都可以看到大片姿態萬千的臺灣杜鵑森林,在山嵐繚繞下化為美麗的仙境。

每年4~5月為臺灣杜鵑花期,此時會綻放精緻美麗的白色鐘型花朵,花瓣內部點綴著一片鏽橘色斑點,外側則泛著淡淡桃紅色澤,比平地杜鵑花更加圓潤豐滿。臺灣杜鵑林多處在惡劣的土壤環境,屬難以造林地,如遭破壞則難以恢復原貌;因此每棵臺灣杜鵑都難能可貴,需要我們一同好好珍惜。

臺灣杜鵑
學名:Rhododendron formosanum Hemsl.
分類:杜鵑花科杜鵑花屬
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保育教育館 
地址:南投縣集集鎮民生東路1號 
開放時間:9:00~16:30(週一休館,遇國定假日或補假則照常開放) 
服務專線:(049)276-1331轉605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資訊為主。

光點人物/王建平:我會把救援集中在搶救醫療,而事後的解剖與標本製作,也有助於對鯨豚演化與分類的了解,這些都是自然史的一部分

2020-05

光點人物/王建平:我會把救援集中在搶救醫療,而事後的解剖與標本製作,也有助於對鯨豚演化與分類的了解,這些都是自然史的一部分

30年來他奔走台灣各地,總是趕在第一時間搶救擱淺海岸的鯨豚;從這些海洋生物中看見生命奇蹟,也企圖解開更多科學之謎。

文|李郁淳・攝影|林峻永

今年農曆大年初一,台東長濱海岸發現一座龐然大物,調查後是隻死亡多時的藍鯨寶寶。國立成功大學生命科學系退休教授王建平第一個趕到現場,經驗老到地立刻派來怪手、拖吊車、大型板車、粗繩索等工具,把這擱淺東海岸的藍鯨運上斜坡、架上板車,一路從台東疾駛回台南四草鯨豚中心,進行後續解剖與研究。他知道要把這條光尾巴就有7米長的鯨魚製成標本會是一場鏖戰,卻也是令人興奮的新挑戰。

體型龐大的藍鯨得先切除尾巴部分,才放得上大型板車。©王建平提供

處理擱淺鯨豚遺體
曠時費工卻有助研究

「解剖下來的肉,已經就地掩埋了,剩下就是按各部位一一處理。」王建平說。我們跟著他的車,從成大安南校區門口開抵鯨豚中心,打開車門,春日田野裡飄來不尋常的濃烈氣味,本以為只是土裡的鯨魚肉,但王建平接著帶我們去他的工作室,一座轟隆作響的高溫不鏽鋼水箱,打開來是正在處理殘肉的鯨魚尾巴;另一個巨大塑膠箱,搬開上頭層層重物,裡頭用環境清潔劑浸泡著3米長的胸鰭,正在進行藥物固定。更遠地上的角落,掀開帆布後又是一陣濃烈味道傳來,仍是待處理鯨魚身上的某部位。

這隻已被大卸八十塊的擱淺藍鯨,預計會讓他一路忙到5月,且看來不管哪道程序,對付起這樣的巨無霸都是體力活。人家稱他是「台灣鯨豚守護者」,他卻自稱是「逐臭之夫」。憑藉一股毅力,堅持做著四處奔走籌募資源,耗時又耗力的孤獨差事。

打從90年代「鯨目」在台灣被列為保育動物後,只要有鯨豚擱淺,王建平總是第一個衝到現場,如果是活的,他設法救援,如果已經死亡,再進行解剖作病理研究,找出鯨豚死因。「和救援海豚比起來,處理鯨魚屍骨在大眾觀感裡,算是比較『不可愛』的一類。」但對王建平來說,不管哪一種,都是必要,也都是熱愛。

2020年大年初一發現的藍鯨,胸椎經過80度熱水處理以去除骨頭上附著的殘骸。©王建平提供

細數經手鯨豚
赤手空拳到逐上軌道

這種熱愛來自於二、三十年經驗的累積。從一開始帶著一批學生,在簡陋的帆布池裡,摸索著如何救海豚,「前面10年沒一隻救活,很多人都失望走了。」到現在四草的鯨豚救援中心已經頗具規模,不但有大型水泥池、冷卻系統、水質處理器,跟著他長達20年的志工,也會自動自發上網安排班表照顧,進行保定、秤重、插管、抽胃液等醫療過程,不論在軟硬體方面都可算上軌道了。「2010年終於成功救活並野放第一隻小抹香鯨『妹妹』,算是打響名號。」王建平細數著。而2013年,創下最久搶救紀錄(66天)的小虎鯨「阿淦」,當時在大家歡呼聲中重返自然,最後卻在澎湖誤闖漁網受困死亡,令人無比黯然。

此外還有小虎鯨「小小」、瓶鼻海豚「順子」、「小瓶子」、領航鯨「阿茂嫂」⋯⋯不管有沒有命名,每一隻經手的鯨豚,對王建平都有獨特意義,不只是因為拯救生命之必須,更因為藉著每次經驗的累積,都能更了解鯨豚多一點。「我會把救援集中在搶救醫療這部分,是想多了解,牠們受傷是因耳朵聾了?肺是否化膿?肝功能如何?而事後的解剖與標本製作,可以分析牠們的器官系統,也有助於對鯨豚演化與分類的了解,這些都是自然史的一部分。」

如今白髮皤皤如老頑童,自稱在鯨豚界已是「祖父級人物」的王建平說,這些年來他經手共一百多隻鯨豚,成功野放十幾隻,存活率約一成。雖然也會跟小孩一樣,看到鯨豚會感到發自內心的快樂,但他仍盡量秉持著理性科學的角度來看待救援一事。他說,全世界鯨豚有八十多種,台灣就約占三十種,不只地理位置有優勢,在鯨豚救援與研究的領域也備受肯定,成為亞洲海洋哺乳動物擱淺組織第10個會員國,而王建平眼中「還有改善空間」的四草救援基地,已是許多國家難以到達的水準。只是目前海洋生態條件每況愈下已是事實,廢棄物和疾病蔓延都導致鯨豚數目減少,牠們都在面對危機四伏的未來。

2019年在台南漁光島擱淺的領航鯨,正被運上擔架送到搶救站。©王建平提供

志工們協助將海豚搬上墊子,以利後續醫療檢查。©王建平提供

憂心鯨豚解剖學研究乏人接班
致力打造更完善生態教育館

「還有很多鯨豚遺體正在排隊等處理,或是處理好還沒上架典藏。」王建平打開手機,與我們分享搬運藍鯨的影片,順道提到之後東京國立科學博物館的教授將飛來與他一起解剖藍鯨的胸鰭,進行交流。

「在救援方面,現在這批志工都很強,但是願意進行研究的學生還是少,解剖組織學、胚胎學、基礎醫學都很硬,讀起來痛苦,鮮少年輕人願意進來接棒。」王建平苦笑說:「不能我都七、八十歲了還在做吧。」事實上他已從教職退休4年,至今仍在忙碌奔波。但那苦笑裡,仍有不滅地熱忱與驕傲在支撐著,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把鯨豚放在更宏觀的科學光譜裡展現於世。

他說未來希望在研究中心旁,蓋一個更完備的搶救站、更專業的鯨豚醫院和更大的標本展示館,簡言之,就是成立全方位的鯨豚環境教育中心,這些都是規模龐大的野心與志業。站在台江鯨豚館裡的巨大布氏鯨骨骼標本之下,人類之渺小讓人聯想起被吞進鯨魚肚子裡的約拿和小木偶,甚至《白鯨記》裡和巨鯨纏鬥的船長。但說到以小搏大,王建平想打造不只是鯨豚加護病房,更是拉近人鯨距離的生科烏托邦。

王建平
國立成功大學生命科學系退休教授,創立海洋生物暨鯨豚研究中心與台江鯨豚救援站,多年來奔走台灣各地,救援、解剖鯨豚無數,是將台灣搶救鯨豚的經驗與技術提居亞洲之冠的重要推手。

 

封面故事/調動厚實顏彩 黃運祥以獨創技法喚起環保意識

2020-05

封面故事/調動厚實顏彩 黃運祥以獨創技法喚起環保意識

文|胡德揚

黃運祥,《從八里到萬里》,增厚材、水彩,95 × 158cm,2014。

黃運祥,《從八里到萬里》,增厚材、水彩,95 × 158cm,2014。

眼前的情境近處可見水澤,水面上還有水鳥翩飛;中景的平原地貌可看出不少綠地,然而,更多的是建築和道路,在大地上織成一片人類活動的網絡,特別是灰、白、紅的色彩,在綠意中那樣凸出。

由藝術家黃運祥完成於2014年的作品,《從八里到萬里》之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片以關渡平原為主及其周遭的景色。走遍台灣,黃運祥有感各地海岸風貌變遷,記憶中的景致已悄然遠去,而展開一系列以台灣西部海岸線為主題的畫作,《從八里到萬里》便是其中之一。「經濟開發同時,也要重視環保」,黃運祥期望,他的創作能提醒大眾這個重要理念。

在電腦繪圖還未出現的年代,以建築、空間設計為業的黃運祥,即以水彩繪製作品示意圖,累積了對這一媒材的嫻熟掌握度,加上始終有著對藝術創作的熱情,退休後繼續選擇以水彩為表達媒材,不斷拜師學藝,如今成果可說水到渠成。

從事設計工作時,他發現常用做隔牆建材的矽酸鈣板不會伸縮的性質,可以容許水性顏料堆疊,保有水彩的渲染特色時,也能呈現油彩般的厚實,開發出他稱之為「厚工水彩」的技法,一語雙關地呈現作品既厚實又費工的風格,《從八里到萬里》前景的水澤和綠地交界處,兼具水彩和油彩特性的肌理表現分外明顯。

黃運祥透露,畫面中的景物都按照實際位置配置,水澤便是五股溼地,往上可依序看見天元宮、關渡大橋等為人熟知的地標建築,最上方則是北海岸風力發電的巨大風車,這樣的安排似乎提示我們,經濟和環保未必互相衝突,而有調和發展的可能。

黃運祥 
1953年生於桃園,原為室內設計師,執業三十年後退休,便全心投入水彩創作。為了改善水彩天生單薄的體質,自創「厚工水彩」,其效果不僅具有西方油畫的厚實,亦具有東方水墨意境,創造出厚實肌理又渲染迷離之水彩畫新視界。

台中站|陳允宝泉

2020-05

美食地圖

文|郭銘哲.攝影|王士豪

Taichung 台中站
陳允宝泉 檸檬蛋糕

偽裝成檸檬的可愛甜食

自豐原起家至今已112年的「陳允宝泉」,五代人與糕餅結緣的足跡皆不盡相同,其中第二代在1940年代赴日研習製菓技術大放異彩,可說是一重要轉折,那橙豔豔、像極大顆黃色檸檬的檸檬蛋糕作法也因緣際會被帶回了台灣。時至今日,這款迷人小點,依舊是不少人考慮端上茶桌的熱門選項。

內層蛋糕體綿密細緻,質地柔軟;上頭澆淋的,是陳家人口中獨特的「黃巧克力」,按比例混搭白巧克力醬後,製造出的自然鵝黃視覺感。如今配方順應現代,口味減糖,而淡淡酸鮮香氣,來自醬裡加進了鮮榨檸檬果汁與果皮裡的精油,口感輕盈清爽,整顆吃完不膩口,如果搭上一杯溫熱無糖的伯爵紅茶,簡單愜意的單人午茶時光輕鬆就能擁有。

©王士豪

©王士豪

地址:台中市中區自由路二段36號(總店)
營業時間:9:00~21:30
店休:依店家公告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Taiwan Rhododendron

2020-05

Taiwan Rhododendron

©翁明毅

©翁明毅

Text|Snow RamConsultant|Taiwan Endemic Species Research Institute

While hiking along the trails in Taiwan's central and southern mountain ranges in mid-spring, you may come upon the Taiwan Rhododendron's white bell-shaped flower blossoming. This beauty can grow to 20 meters, the highest among those belonging to the Ericaceae family in Taiwan. It is also Taiwan's only native species capable of forming a rhododendron forest.

Taiwan Rhododendron 
Binomial name:Rhododendron formosanum Hemsl.

左營站|裕昌食品

2020-05

美食地圖

文|郭銘哲.攝影|潘自強

Zuoying 左營站
裕昌食品 麻粩

隱藏鄉野人氣小食

許老闆自25歲那年,被舅舅帶著一頭栽進麻粩的世界至今已逾四十載。長年嚴謹不馬虎的工序整備,是向神明許諾良心做事的約定,神明桌就設在廠房門口,三代人每天踏入,像溫柔提醒,把心意隨著麻粩球滾成一個善圓。

選用Q度和膨脹表現都好的狗蹄旱芋所做的粿乾,結合糯米粉揉製後發酵成團,再下鍋經層層油炸,輕裹上閃亮麥芽糖,外部再沾黏滿滿芝麻仁或白米乾即完成迷人的麻粩。一口咬下,內裡交纏蓬鬆雪白細絲,不黏牙,也不過分甜膩,還有陣陣香氣撲鼻,卻不摻任何油耗味,一吃就紲喙(suà-tshuì,形容食物合口味),許老闆桌前總是泡著上好梨山茶,配著吃,極其舒心。

©潘自強

©潘自強

地址:屏東縣長治鄉繁榮村玉米一巷5號
營業時間:8:00~19:00
店休:週末和國定假日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嘉義站|麻糬棟

2020-05

美食地圖

文|郭銘哲.攝影|王士豪

Chiayi 嘉義站
麻糬棟 招牌麻糬

風靡小鎮廟街隱食

隱身在嘉義朴子第一零售市場內的「麻糬棟」,延傳三代,已堂堂走過近八十五年光陰,嘉南平原終年穩定豐產的米糖和雜糧,給了老店承接製糬手藝的本錢,因此再怎麼物換星移,滋味始終如一。

攤桌上台式點心配料琳琅滿目,但那吊著鹹甜滋味、現點現包的軟糯麻糬人氣特高。用本地圓糯舊米取代最早期使用的高粱米,按部就班走完傳統工序,做好的柔軟米糰,會先掐進摻鹽的微鹹綠豆餡,捏小球備用,待客人點好,刀子再俐落劃開外皮,拿小湯匙舀滿花生糖粉快速塞擠進去,外皮收好再滾層花生粉,現吃,那彈、那鬆、那香,會留在心底很久。

©王士豪

©王士豪

地址:嘉義縣朴子市開元路188號對面(第一市場內)
營業時間:8:00~22:00(賣完會提早收攤)
店休:依店家公告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左營站|邱家雙糕潤

2020-05

美食地圖

文|郭銘哲.攝影|潘自強

Zuoying 左營站
邱家雙糕潤

潤口潤身潤心之糕食

大清早走進帶著海風鹹味的屏東東港第二市場,從入口開始撥開簇簇採買人頭,向前挺進,邱家就在不遠處。點燈已近七十年,純古法製作的雙糕潤,每天限量,家族全員合力8點開賣,常常不到中午就賣光。

雙糕黑白雙色交疊,甚至色澤交互浸潤。咬一口,口齒間先流轉的是純粹的米香,那溢流的黑糖膏更香。乍看糕體組成單純,實則工序細節繁多,一步沒跟好,那軟糯和甜香就會跟著打折,炊粿的薪柴從粗糠、木柴到瓦斯,包粿從樹葉到盒子,但邱家至今仍堅持只把傳統黑糖口味做好,不作花俏他想,這份初心,吃的時候即一「嘴」了然。

©潘自強

©潘自強

地址:屏東縣東港鎮信義街6號
營業時間:8:10~12:00(賣完為止)
店休:依店家公告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