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 No.120

左營站|海青王家燒餅

2019-12

美食地圖

文|謝維智.攝影|Ayen Lin

Zuoying 左營站
海青王家燒餅

眷村裡的懷念滋味

也許是在眷村長大的關係,吃王家的燒餅,感覺很像在吃小時候家裡的什錦乾拌麵,冰箱裡找得到的就拿來配著乾麵一起吃。豆干、毛豆、蘿蔔乾、榨菜、筍絲木耳還有酸菜,都是不貴而且是冰箱常備的食材,全成了王家燒餅搭配燒餅的經典配料,當然想吃豐富一點可以再選黑輪片加上荷包蛋;雖然牌子上是寫燒餅,菜單上寫的已經是口袋餅,口感上也不像燒餅那麼的香酥脆,但是搭配精選的餡料一口咬下去,就是一個滿足。

©Ayen Lin

©Ayen Lin

©Ayen Lin

©Ayen Lin

地址:高雄市左營區左營大路2-43號(總店)
營業時間:5:30~11:30 
店休:依店家公告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Mochi

2019-12

Mochi

Text|Roger Kuo・Illustrate|Wanyun

Mochi is a popular snack in Taiwan. It is a chewy glutinous rice ball often stuffed with sweet red bean paste or black sesame paste. Taiwan's Hakka people, however, like mochi plain without filling. Instead, they like it sprinkled with peanut or black sesame powder. Taiwan's Ami tribe also have a similar snack, using millet instead of glutinous rice as the main ingredient.

把棉絮彈成一朵白雲!手工製棉被

2019-12

把棉絮彈成一朵白雲!手工製棉被

過去的常民生活中,棉被算是昂貴的必需品,兒子結婚、女兒嫁妝都少不了一床新棉被。但隨著各種材質被褥的問世,加上氣候暖化的影響,老棉被漸漸淡出人們的櫥櫃,而彈棉花的場景更是難得一見了。

文|盧家珍・攝影|詹朝智・插畫|鄭開翔

說到彈棉花,可能只有四十歲以上的人才會有印象。師傅們熟練地扛著大木弓,敲著木棰,隨著一聲聲弦響、一片片花飛,一堆棉花先是膨脹得高高,之後又被壓成扁扁、齊齊的被褥,彷彿是魔術一般,讓人驚嘆不已。

樂音交織的老技藝

從事手工製棉被已有五十多年的許根城師傅說,以前的棉花品質較差,去籽之後,纖維會變得雜亂,不僅長度不夠,保溫性也不好,彈過之後,棉絮就會變得鬆軟而保暖,因此這道工序在製棉被的過程中十分重要,卻也十分費力;後來有了絞棉機的協助,才減輕了一些負擔。

製被廠中,機齡已有二、三十年的絞棉機「嘎啦嘎啦」的唱著歌,成團的棉花經過它的疏理,瞬間變得平平整整,只見許根城拿著木棍迅速把棉花捲起來,秤重之後再鋪在工作檯上。「冬天蓋的棉被至少要8斤重的棉花。」許師傅一層一層、橫直交錯地鋪著,說這樣被子才不會變形。

許根城只用一根木棍,就將絞棉機上的棉花收捲起來,像一支超大的棉花糖。

接著揹上了大木弓,手拿著彈花棰,敲著弓上的弦,「叮叮叮叮、噹噹」交錯而有節奏地演奏著,棉絮在一敲一響中滾滾飛舞起來,沾上了弦又彈跳而下。

許根城說,彈棉要像種稻一樣,一排一排順著翻彈過去,彈出來的棉花才會整齊蓬鬆;還要觀察棉花的狀況來調整弦的鬆緊,弦鬆一點,棉絮就細一點,不會彈的人,只會讓弦上的棉絮越積越多,最終變成一團。「以前有經驗的棉被店老闆只要聽聲音,就知道師傅彈得對不對。」

將溫暖與祝福包在被子裡

一個多鐘頭後,原本平鋪在工作檯上的棉花,膨脹了兩、三倍,成了一朵軟綿綿的雲。許根城仔細地收邊,把雲朵整理得像塊豆腐,然後再鋪紗網、拉線點綴、壓磨整形,一床棉被做下來大約需要五個小時,一天最多只能做兩床被子。

許根城說,以前棉被店的老闆一定要會製被子,生意好的時候,連夏天都不得休息,忙著將舊棉被翻新。1970年代晚期,化學棉開始興起,太空被的輕暖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加上工業時代來臨,民間開始大量生產被子,蠶絲被、羽絨被陸續問世,價錢便宜又很容易在量販店中購買,傳統的手工製被廠於是一間間消失。

「天氣的影響也很大。」許根城說,去年是暖冬,生意就差很多,「我們做棉被的,最怕就是天氣不冷。」所幸仍有一些對棉被死忠的老顧客捧場,讓他願意繼續堅持下去。

聽著彈棉的一聲聲弦響,看著棉絮一片片翻飛,雖然不確定這門技藝能留傳多久,至少此刻的記憶是溫暖綿長的,如同膨鬆的雲朵一般。

善用輪斗(圖左)也是一門功夫,它能將棉被壓得更緊實,不需針線就能讓棉花牢牢咬住紗網,把邊角收得漂漂亮亮。

怎麼做


1. 整棉與鋪棉
先將機器整好的棉花平鋪在工作檯上,需橫直交錯地層層鋪上,被子才不容易變形。

2. 彈棉花
用彈花棰敲擊大木弓把棉花彈鬆,彈好的棉花高度可達100公分

3. 整形鋪紗網
以圓篩稍微壓一下,再將四邊多餘的棉花撕去,用紗網包覆起來,被子的雛形就出來了。

4. 拉線點綴
以紅線在棉被上拉出自家棉被行特有的幾何記號以及葫蘆圖樣後,再鋪上外層的紗網。

5. 壓棉收邊角
用輪斗來回壓磨表面及邊角,使棉花在平貼堅實之餘還能牢牢咬住紗網,最後再用針線固定就完成了。

職人工具


彈棉花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大木弓和彈花棰,早期以肖楠木為弓、牛筋為弦,彈棉時將支撐弓的竹子綁在腰間,有節奏地用彈花棰擊弦,讓棉絮沾在弦上再掉落,透過這一沾一落的工序,使棉花變得均勻膨鬆。

製被職人


許根城
五十多年的從業時光,許根城親眼見證了手工棉被產業的轉變和衰落,現為台灣僅存的幾家手工製被廠老闆之一。

高雄の朝食を食べに行こう!

2019-12

高雄の朝食を食べに行こう!

文|謝維智

©王士豪

©Ayen Lin

食文化は地域の経済発展や人々の生活を映し出す。高雄は昔、重工業と加工貿易がメインの労働集約型の都市であり、人々は元気に働くために朝食は必ずいっぱい食べるようにしている。また、ありがたいことに工場の運営や出勤時間と合わせて早朝営業している老舗がいくつもあり、皆に一日中頑張って働くエネルギーを与えてくれている。そろそろおなかが空いてきた?早速高雄の美味しい朝食を食べに行く旅行を計画しよう!

Zuoying 左營駅

錦田肉燥飯


Zuoying 左營駅

博義師燒肉飯


Zuoying 左營駅

海青王家燒餅


Zuoying 左營駅

彭媽媽浮水魚羹


左營站|彭媽媽浮水魚羹

2019-12

美食地圖

文|謝維智.攝影|林韋言

Zuoying 左營站
彭媽媽浮水魚羹

簡單又滿足的一餐

高雄很多這種菜飯店,就是規模小但菜色經典的餐館,一開可能就是三、五十年,選個招牌的飯或是麵食,挑選幾款想嘗嘗的小菜,一條魚或是肉排再加個荷包蛋,就是滿足的一餐。

靠近西子灣的鼓山菜市場邊的彭媽媽浮水魚羹,就是這樣的單純。魚羹是裹了旗魚、鮪魚漿還有一點豬肉,再加上芹菜和荸薺一起打成,口感彈牙感覺到新鮮,用大骨熬煮的羹湯,再淋上少許烏醋,讓美味再上一層!

©Ayen Lin

©Ayen Lin

地址:高雄市鼓山區登山街15號
營業時間:6:00~13:30 
店休:週四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