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 No.102

畫家筆下澎湖限定的大海恩惠

2018-06

畫家筆下澎湖限定的大海恩惠

文|胡德揚・圖|鄭獲義・典藏|高雄市立美術館

《澎湖姑婆嶼挽紫菜》,鄭獲義,油彩、畫布, 60.5×72.5 cm,1997。與海菜、白腹魚並稱「澎湖三金」的紫菜,屬於一種可食用的紅藻,營養價值高,作為年節來臨前的額外收入,「挽紫菜」成為白沙鄉赤崁村村民的冬季盛事。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澎湖姑婆嶼挽紫菜》,鄭獲義,油彩、畫布, 60.5×72.5 cm,1997。與海菜、白腹魚並稱「澎湖三金」的紫菜,屬於一種可食用的紅藻,營養價值高,作為年節來臨前的額外收入,「挽紫菜」成為白沙鄉赤崁村村民的冬季盛事。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入秋以後,來自東北的季風漸烈,激盪出洶湧海浪,此時的澎湖讓外人難以親近,少有遊客造訪。但海浪也為澎湖各島嶼潮間帶帶來蓬勃生機,此時正是紫菜生長期。生長於澎湖的攝影文化工作者張詠捷曾在〈紫菜湯〉一文描述,隨著四季變化,家人帶進家門的物產也隨之改變,而「當三舅公提著紫菜跨過大門時,四季已走到年的尾巴。」

澎湖的紫菜,以澎湖北海的姑婆嶼一帶所生長的最為著名,不單是產量大、品質好,更因此造就出歷史悠久的傳統──「挽紫菜」(bán tsí-tshài,採紫菜),百年來由白沙鄉赤崁村民及周邊一些聚落所遵守。

赤崁村位於白沙島東北方,然與姑婆嶼相距不遠,每年12月到隔年年初間,大約有2~3次,在季風稍緩的日子,由赤崁龍德宮決定發船時間,擁有採集資格的村民們彼此號召一起搭船到島上,穿著防滑的草鞋、防曬用的斗笠或頭巾,手套著簍筐或大布袋,走上溼滑的岩礁尋覓紫菜。

前輩藝術家鄭獲義(1902~1999年)就出生於赤崁村,為了求學,少年時便離開家鄉。然而,挽紫菜這一具有常民生活甚至年節意味的景象,想必深存在他的記憶中。1997年,已定居高雄多年的他提筆畫下《澎湖姑婆嶼挽紫菜》,展現對兒時家鄉的懷想。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部主任陳秀薇提到,和其「生活藝術化,藝術生活化」的主張有關,鄭獲義的畫作往往予人樸質、自然的親和感。《澎湖姑婆嶼挽紫菜》裡,我們可以看到色彩細細堆疊出人物形象,而冷暖色調的使用達到極佳平衡。在構圖上,天際留白極少,人物活動占據大部分畫面,突出藝術家的關心重點,更為冬日蕭瑟的澎湖,鋪陳、建構出村民們挽紫菜時熱鬧又安詳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