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 No.90

發掘歷史趣!集集人文小旅行必訪景點

2017-06

Jiji

發掘歷史趣!集集人文小旅行必訪景點

集集不只有車站和小火車,還有許多獨特亮點,像是昔日日本天皇鍾愛的山蕉、興盛的樟腦出口史、全台少數仍在運作的蛇窯等。來到集集,除了追火車、漫遊綠色隧道,也能一起回味小鎮豐富的人文歷史。

文|陳怡如・ 攝影|黃基峰

認識集集

集集四周環山,依傍濁水溪,開發史可追溯至清朝乾隆時期,當時開山撫番,開闢八通關古道連接花蓮。清末集集產製樟腦外銷,小鎮商賈雲集,又因位處物資集散的中間位置,故得名「集集」。日治時期為了興建日月潭發電所,修築集集鐵路支線運材,讓集集迎來另一波發展高峰,也大幅改善集集的對外交通,小鎮盛極一時。

超級導遊 Profile


胡堯儲
集集鎮文化交流及發展協會常務理事。自921地震後移居集集,人稱「胡老爹」,積極推動集集的社區營造、地方觀光和文史傳承,也開辦社區刊物《集集薪傳》。

「集集的中介位置,在集集的近代史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集集鎮文化交流及發展協會常務理事胡堯儲說。清領時期,因開闢八通關古道,讓集集成為進入內山的要道,至今鎮上還留有兩個被列為國定古蹟的重要碑石「開闢鴻荒」和「化及蠻貊」。其後小鎮又成為運送樟腦和山蕉的交通樞紐,造就集集的輝煌歲月。

 

集集山蕉  日本天皇御用貢品

集集山蕉享有盛名已久,日治時期曾是呈給日本天皇的貢品之一。集集山蕉生長於海拔250公尺以上的丘陵山坡地,因排水良好,加上靠近山區日夜溫差大,使香蕉的熟成期得以拉長。一般香蕉的生長期約為8至10個月,集集山蕉則需13至16個月,因而有更多時間吸收養分,造就集集山蕉Q彈的口感和香濃甜味。

集集鎮蔬果運銷合作社理事長、也是第4代蕉農的黃榮炫說,在集集出產山蕉的黃金時期,鎮上幾乎家家戶戶都是蕉農,當時男性平均一日薪資23元,女性18元,但集集山蕉100公斤就可賣600至1,000元,十分可觀。

極盛的山蕉產業,也帶動集集發展,當時小鎮上就有8間酒家,還曾流行一句台語俗諺:「西米羅,鹿角仙;褪赤跤,錢較現。」意指打赤腳的蕉農口袋裝滿剛賣完山蕉的現金,酒家小姐見到衣服沾滿蕉乳的農民,比看到穿西裝的客人還要殷勤。4年前,黃榮炫設立「集集山蕉歷史文化館」,收藏一系列跟山蕉相關的文物和歷史照片,讓人重溫集集山蕉的光輝時期。

要分辨山蕉與平地蕉,從蒂頭就能看出端倪,蒂頭越短代表生長海拔越高。山蕉蕉身略有稜線,也是個簡單的判別標準。

要分辨山蕉與平地蕉,從蒂頭就能看出端倪,蒂頭越短代表生長海拔越高。山蕉蕉身略有稜線,也是個簡單的判別標準。

台灣僅存的樟腦出張所

台灣在清末日治曾是全球最大的樟腦產地,享有「樟腦王國」美譽,集集街市最初的繁榮也與樟腦開採有關。「因為樟腦要外銷,集集當時就有十幾家洋行,在一百多年前,這麼偏遠的山區有外國人是很罕見的,可見集集繁榮得很早。從更廣的角度來說,當時集集就開始從事國際貿易了。」胡堯儲說。

日治時期施行樟腦專賣制度,南投山區樟樹繁盛,當時集集和周邊地區的樟腦產量占全台八成以上,日本政府便於1898年在集集設置「集集樟腦出張所」,專司樟腦採製,再經集集支線運送至台北的總工場。

集集鎮鎮長陳紀衡表示,超過百年歷史的集集樟腦出張所,是目前唯一僅存的樟腦出張所,整個日式木造建築群分為辦公廳舍、洽公服務區和員工宿舍3大區塊,除了辦公廳舍,其他區域雖待修繕整理,但仍是見證集集樟腦史的珍貴資產。

栽種於日治時期的老樟樹,如今已成為聞名全台的集集綠色隧道,路旁最老的樟樹樹齡已近八十年。

栽種於日治時期的老樟樹,如今已成為聞名全台的集集綠色隧道,路旁最老的樟樹樹齡已近八十年。

台灣最老活蛇窯  見證南投燒歷史

除了開採樟腦,集集還有兩個以樟樹聞名的景觀。一是樹齡七百多年的大樟樹,樹下是集集人生活和信仰中心;二是從集集延伸到名間,長達4.5公里的「綠色隧道」,兩側樟樹綠蔭蔽天,也是目前碩果僅存的全樟樹綠色隧道。

集集有株樹齡七百多年的老樟樹,當地人尊稱為「大樟公」,一年一度的「大樟腳」是鎮上的重要祭典之一。

集集有株樹齡七百多年的老樟樹,當地人尊稱為「大樟公」,一年一度的「大樟腳」是鎮上的重要祭典之一。

就在這綠色隧道上,有座創立於1955年的「添興窯」,窯場有座自成立便運作至今的老蛇窯,並於2009年被登錄為南投縣文化資產歷史建築。「蛇窯」因窯身瘦長而得名,適合大量生產陶器,添興窯第4代負責人林欣頡說,全盛時期,長達28公尺的老蛇窯一次可燒製六十多個大水缸,外加七、八千塊瓦片,產量驚人,此外,每次燒製需投入18至24噸的木柴,在人力、物力上都是個大工程。

添興窯有座被列為歷史建築的老蛇窯,在不燒窯時,窯場開放讓遊客走入窯中,感受燒陶痕跡。

添興窯有座被列為歷史建築的老蛇窯,在不燒窯時,窯場開放讓遊客走入窯中,感受燒陶痕跡。

添興窯的盛況,正是早年南投繁榮陶業的縮影。南投土質黏性高、深紅結實,初期自南投牛運堀地區開始興起陶業,日治時期曾博得「南投燒」的美名,與鶯歌陶南北輝映,也是當時臺中州名產,與大甲蓆帽齊名。後因木材取得容易,加上土質亦佳,集集、水里、魚池也開始發展陶業,成為繼牛運堀之後南投的陶業重心。

如今,老蛇窯極力保存南投陶業的風采,雖然燒製費時費力,但窯爐長久不用反而容易風化塌陷,因此添興窯每年固定在10月底燒陶,其餘時間則開放民眾走入窯內參觀,親身感受超過一甲子的燒陶痕跡。

添興窯將老樟樹化為創作靈感,透過技法在陶器表面再現樟樹樹皮的龜裂紋路。

添興窯將老樟樹化為創作靈感,透過技法在陶器表面再現樟樹樹皮的龜裂紋路。

一探台灣生態寶庫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以下簡稱特生中心)位於集集鎮,專責台灣地區的生物資源調查和珍稀物種復育工作。

來到特生中心,可以參觀保育教育館,以及戶外廣達3.5公頃的生態教育園區。保育教育館館長楊燿隆表示,館內除了詳細介紹台灣生態系、特有動植物及台灣環境保育問題之外,還規畫了生態場景展示台灣森林景觀、再現稀有物種棲地等,栩栩如生。而生態教育園區則以人工模擬方式,創造出森林、草原、水塘等3大生態環境,其中不乏台灣國寶級稀有植物,如台灣萍蓬草、蘭嶼羅漢松、烏來杜鵑等,是一個能近距離親近自然的遼闊空間。

特生中心內的保育教育館重現許多台灣動植物景觀,場景栩栩如生。

特生中心內的保育教育館重現許多台灣動植物景觀,場景栩栩如生。

生態教育園區以人工模擬方式重建3大生態環境,廣闊湖泊展現的是草澤及水塘生態。

生態教育園區以人工模擬方式重建3大生態環境,廣闊湖泊展現的是草澤及水塘生態。

園區內物種豐富,其中不乏珍稀植物,像是台灣特有植物「台灣萍蓬草」。

園區內物種豐富,其中不乏珍稀植物,像是台灣特有植物「台灣萍蓬草」。

順遊景點

探訪車埕小鎮

車埕車站始建於日治時期,全盛時期有數百台人力輕便車停放在此,宛如大型停車場,因而得名「車埕」(tshia-tiânn)。1960年前後,由林業大亨孫海創辦的振昌興業,開築了台灣著名的丹大林道,將山上的木材運到車埕加工,數千名員工聚集在車埕,小鎮因伐木產業盛極一時。

車埕車站 點圖看介紹...

車埕車站

車埕車站 檜木站體 思古懷幽

車埕車站是集集鐵路支線的終點站,由檜木打造的車站質樸典雅,月台周圍有廣大的綠地,軌道上展示老火車頭和人力輕便車。由於輕便車無動力,以前運送貨品時,上坡得靠牛隻拖曳,下坡或平緩路段則全靠人力推行及煞車。

由檜木打造的車埕車站,是集集鐵路支線的終點站,曾是重要的交通樞紐。

由檜木打造的車埕車站,是集集鐵路支線的終點站,曾是重要的交通樞紐。

木業展示館 點圖看介紹...

木業展示館

木業展示館  感受昔日木業風華

展示館由振昌興業的舊廠房改建而成,除了重現木材加工場景外,建築本體更是一大亮點。屋頂保有原先木桁架交錯之美,再於外部覆蓋具有保護功能的外覆屋,成為兩層尖頂的特殊造型;館內空中廊道也讓遊客能近距離欣賞木結構之美,館外貯木池景色迷人,四季面貌各異,池邊還可見早期懸吊木材的天車起重機。

景色迷人的貯木池,是車埕木業盛極一時的最好見證。

景色迷人的貯木池,是車埕木業盛極一時的最好見證。

爬上館內的空中廊道,能近距離欣賞雙層屋頂結構和木桁架交錯之美。

爬上館內的空中廊道,能近距離欣賞雙層屋頂結構和木桁架交錯之美。

集集2天1夜行程建議

第1日
◆ 搭乘高鐵至彰化站,租車或接駁至臺鐵田中站轉乘臺鐵,前往集集
↓ 集集老街享用午餐
↓ 走逛小鎮風光,感受集集山蕉、樟腦的輝煌史
↓ 參觀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
◆ 傍晚入住當地旅店或民宿

第2日
◆ 早餐時間
↓ 單車漫遊集集綠色隧道,拜訪添興窯
↓ 前往車埕,於老街享用午餐
↓ 參觀車埕車站、木業展示館
●  
驅車前往高鐵彰化站還車或搭乘臺鐵至田中站,賦歸

伴手禮

集集獨有的小鎮風物,再加上周邊地區負有盛名的梅子製品、古早冰棒和木桶便當,匯集成別具特色的集集鐵路支線風情。
(請點圖看介紹)

山蕉脆片

山蕉脆片

以集集山蕉製成的山蕉脆片,無添加人工香料、色素與防腐劑,直接濃縮集集山蕉的綿密口感和香甜滋味。

1706_090_discover-taiwan-16

二坪冰

二坪冰

與集集相隔一站的水里設有日月潭發電廠,過去廠內製冰設備用來冷卻興建水庫產生的高熱,其後成為聞名全台的二坪冰棒。

1706_090_discover-taiwan-17

木桶便當

木桶便當

車埕於民國40年代開採煤礦、50年代採伐木材,工人會以保溫較佳的木桶盛裝便當,成了車埕木桶便當的起源。

1706_090_discover-taiwan-18

文創明信片

文創明信片

手繪明信片取材自集集當地的優美風景,生動描繪綠色隧道和鐵路支線風情,是具有在地特色的文創商品。

1706_090_discover-taiwan-21

陶藝品

陶藝品

南投曾有能與鶯歌陶南北輝映的陶瓷產業,當時集集也是製陶重鎮之一,如今能從集集現存的窯場,尋得特色陶藝品。

1706_090_discover-taiwan-20

梅醋、梅汁

梅醋、梅汁

南投的信義和水里因位於山區,適合梅樹生長,以產梅出名。酸中帶甜、開胃消暑的梅醋和梅汁, 最適合炎熱夏季飲用。

1706_090_discover-taiwan-19

在地職人 生活點滴

緊鄰海洋的金黃水梯田,遇見阿美族人守護傳統之心

2017-06

緊鄰海洋的金黃水梯田,遇見阿美族人守護傳統之心

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及劇情片《太陽的孩子》以花蓮港口部落為背景,講述當地復耕水梯田,並成功生產稻米的故事。片中隨海風搖曳的稻浪,吸引著人們貼近這塊土地,重新感受阿美族人守護傳統的質樸心意。

文|麥凱琪.攝影|吳東峻

位於花蓮縣豐濱鄉石梯坪的阿美族聚落,除了擁有遼闊的山海美景,還有一片臨海稻田,昔時族人互相幫忙、收割的景象,在人口外移、人力短缺的情況下早已不復見,灌溉的水源與水梯田不僅因此荒廢約二十年,田地也屢遭建屋、變賣。


稻浪與海浪的對話  石梯坪水梯田

從外地歸鄉的港口部落阿美族女子舒米.如妮,不忍見田地間雜草叢生,原本的溼地生態就此消失,因此展開漫長的水梯田復耕計畫,號召族人修築水圳,並說服農戶採用自然生態農法耕作。紀錄片《海稻米的願望》講述的就是這一段充滿考驗的過程,由此改編的電影《太陽的孩子》也是以復育水稻的故事為主要枝幹。

石梯坪的稻田與太平洋相鄰,站在較高處遠望,視覺從稻田一路延伸至海面,金黃色的稻穗在蔚藍海域的襯托下隨風搖曳,曾是部落耆老記憶中最美的風景。今年復耕的面積約五公頃,除了往年選用的台梗4號外,還增加了台梗9號、台梗2號、紫米等品種。如今收穫的海稻米已能自產自銷,自然生態農法則保持環境的純淨,這片與海相依的稻田喚醒了許多族人的回憶,而透過海稻米的成功,也讓友善土地、保護家鄉的心意廣植人心。

位置:台11線63.5至65.5公里路段

石梯坪的稻田與海相依,不論是新綠秧苗或金黃稻穗,都是美麗風景。

石梯坪的稻田與海相依,不論是新綠秧苗或金黃稻穗,都是美麗風景。

再現傳統編織工藝

輪繖草(又稱輪傘草)曾是阿美族婦女編織草蓆使用的素材,大多生長於水田邊。昔日族人栽種稻米時,會將輪繖草種植於稻田溼地下方,收成稻米時也一同收割輪繖草。石梯坪的水梯田荒廢後,周遭的輪繖草也逐漸消失。

舒米.如妮復耕水梯田的同時也復育了輪繖草,並重新找回傳統的編織技術。輪繖草細韌的莖日曬後可製成草蓆,由於莖桿間有縫隙能通風、質地具有彈性,因此使用時相當舒適。《太陽的孩子》中,部落婦女披掛在身上作為遮陽之用的太陽蓆,亦是以輪繖草編織而成。也有在地設計品牌與舒米.如妮及其他族人合作,取輪繖草綠色的外皮纖維加以曝曬2~3週,再手工編織成桌墊、杯墊等生活用品,或是立體而扭轉的燈飾──浪草燈,為這項傳統材質與工藝帶來新的面貌。

地址: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石梯灣117-2號(升火工作室)、花蓮縣吉安鄉吉祥三街9號(Kamaro’an)

輪繖草的葉片成圓傘狀,是阿美族人的編織素材之一。

輪繖草的葉片成圓傘狀,是阿美族人的編織素材之一。

以輪繖草編織出的浪草燈,為傳統素材的應用帶來嶄新風貌。

以輪繖草編織出的浪草燈,為傳統素材的應用帶來嶄新風貌。

在編織架上將輪繖草編織成片,可依尺寸製作出草蓆、桌墊或杯墊。

在編織架上將輪繖草編織成片,可依尺寸製作出草蓆、桌墊或杯墊。

港口部落的藝術之路

花蓮豐濱鄉的港口部落流傳著不少祭儀、生活規範與傳說,部落耆老以口述方式傳遞歷史故事與文化,稱為pakongko,即阿美族語「說故事」之意。2015年開始,港口部落催生了「藝術pakongko」,邀集十多位在地藝術家以雕塑、攝影、繪畫等不同媒材創作,並舉辦系列活動。

撒部.噶照和伊祐.噶照兩兄弟即為參與的藝術家,擺放於項鍊海岸工作室面海處的彎月形狀裝置藝術,便是撒部.噶照的創作之一,取材自部落的傳說,敘述一對兄妹出海捕魚時找不到回家的路,後循著月亮的方向於此地登陸,中間的鞦韆則代表船在海上的漂流蕩漾。

港口部落周圍有多間藝術工作室,除了項鍊海岸工作室,另一位藝術家馬浪則以木雕為主,賦予漂流木不同的主題與生命。來到花蓮豐濱,在欣賞了綿延的臨海稻田後,也可來一趟藝術巡禮,感受部落充沛的創造力。

地址:花蓮縣豐濱鄉石梯坪53-1號(項鍊海岸工作室)、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大港口95-1號(當漂流木遇見陶)

項鍊海岸工作室的彎月與鞦韆創作,取材自部落傳說故事。

項鍊海岸工作室的彎月與鞦韆創作,取材自部落傳說故事。

馬浪從漂流木的形體中找尋靈感,賦予漂流木不同的主題與生命。

馬浪從漂流木的形體中找尋靈感,賦予漂流木不同的主題與生命。

風味美食


多變化的飛魚料理 

4~6月是花蓮一帶盛產飛魚的季節,料理方式有碳烤、油煎、煙燻等。其中被稱為「尬金包」的美食,內含紫米、飛魚辣醬、煙燻豬肉、香菇及蝦米,以月桃葉包覆後炊製而成,微辣口感相當引人食慾。

地址:花蓮縣豐濱鄉港口村石梯灣117-5號

 

當季食蔬的清甜滋味

阿美族是擅於採集野菜的民族,大自然等於族人的寶庫。位於台11線的這家小店,將自家土地採集而來的南瓜芯(南瓜嫩葉)、箭筍和南瓜,下鍋油炸後搭配簡單佐料,可以吃到當季蔬菜的甘甜美味。

位置:花蓮縣11號省道16.3公里處

劉一峰:每一個人都有存在價值!

2017-06

給弱勢者一個自立的機會

劉一峰:每一個人都有存在價值!

來自法國的劉一峰(Yves Moal)神父,因提供工作機會讓花東地區弱勢族群獲得尊嚴。他堅信,沒有任何人與物品是該被放棄的,只要他還有能力,就會繼續為需要的人找出一條路,讓他們可以重新再活一次。

文|李偉麟・攝影|游家桓

飄著小雨的午後,我們驅車來到花蓮玉里一處資源回收場。其中有一位承受著中風後遺症的中年男子,雖然手腳不如常人靈活,卻賣力地搬卸已完成回收物分類的大塑膠籃,全身散發著自信。

打造這處回收場的玉里天主堂法籍神父劉一峰說,在這裡工作的每一個人都有一段灰暗的過去,可能是低收入戶、身心障礙或因故失能,還有人曾犯過毒癮或甚至傷過人;然而他相信,每個人都有值得被愛的光明面,每個人都值得被接納。

 

給工作   讓人找回尊嚴與價值

目前受劉一峰照顧的弱勢者大約有四、五十位,他深知這些弱勢族群無法適應社會上講求「效率」的工作要求,因此自2000年起陸續發展以資源回收為主體的各類工作機會,包括以瓶瓶罐罐為主的資源回收場,結合金屬類資源分類回收倉庫、製作竹掃帚與二手衣物販售的商店,以及由玉里醫院提供場地的雅各伯二手書店,而玉里天主堂的3樓則有將無法再穿的回收衣料製成手工包包的「家在~布列塔尼布藝中心」,1樓入口旁側也有處理回收資源的場地。

依弱勢者的身心狀況及專長,劉一峰為他們安排合適的工作,就算是坐在輪椅上,甚至是因毒品損傷了腦,走幾步路就會停下來,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的失能者,也能夠找到工作讓他們做,例如摺紙蓮花,然後販售給殯葬業者;或者以顏色分類資源回收物品。如果連這些事都無法勝任,那就請他們拼圖,從中建立成就感。

愛,是一種給予,然而給予的方式有很多種,劉一峰為何選擇「給工作」,甚至租房子給他們住?他說,「當一個人有工作、有住所,就會感覺自己和別人是平等的,就會有尊嚴、有自信,覺得自己有價值,就能夠回歸家庭與社會,重新展開人生。」

劉一峰設置資源回收場除了讓物資再生,也提供弱勢者自力更生的機會。

劉一峰設置資源回收場除了讓物資再生,也提供弱勢者自力更生的機會。

編辭典   開一扇認識台灣原住民的窗

劉一峰出身於天主教家庭,有一位叔叔是修士,年僅25歲卻因參加抗納粹游擊隊英勇犧牲;他在服兵役時,決定代替叔叔實現未完成的夢想—— 到亞洲傳教。24歲晉鐸神父,1966年25歲時,遠渡重洋來到台灣。他先在新竹學中文,並先後派到玉里、瑞穗、花蓮市服務,還被派回歐洲介紹台灣的情況;直到1986年2月,劉一峰奉派擔任玉里天主堂神父,並在1999年接手由法國顧超前神父創辦、以教養弱智兒童為主的「安德啟智中心」。

除了會說一口流利的國語,劉一峰還會說閩南語、客語、阿美族語、布農族語,甚至日語,並且協助兩位法籍神父博利亞、潘世光,編成三大本辭典:《阿美族-法語辭典》、《阿美族-美語辭典》,以及《布農族-法語辭典》,不僅對保存原住民語言作出貢獻,讓族人學習母語時有所依循,也向世界開了一扇窗,讓更多外國人士有機會認識台灣原住民。

劉一峰不僅能夠以阿美族語與布農族語,和原住民溝通,並協助兩位法籍神父博利亞、潘世光編成多本原住民族語言辭典。

劉一峰不僅能夠以阿美族語與布農族語,和原住民溝通,並協助兩位法籍神父博利亞、潘世光編成多本原住民族語言辭典。

實踐愛   給弱勢者一個家

除了靠資源回收開闢財源,劉一峰無法獨靠己力,在這些善舉背後還有許多出錢出力捐助他的「恩人們」,大至企業捐款,小至個人善款,讓他能持續接納需要幫助的人。曾有次搭火車時,一位男士主動與他聊天,談起彼此的工作,沒想到這位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下車前交給他一個信封袋,只留下一句「好好利用它」就離去,裡頭是現金10萬元。

劉一峰說,類似這樣的情況可說是不計其數,讓他感受到台灣人很有愛心,而最好的回饋方式,就是盡力接納來到身邊的弱勢者,讓他們感到被重視。

最近劉一峰為了讓安德啟智中心的院生年老後,也能夠有去處可安養天年,持續為「怡峰園」的籌建而奔走。按法規,啟智中心的收容年齡只到45歲,他希望能夠號召更多的善心人士,為弱勢者盡一分心力。

今年4月27日,政府為了感謝劉一峰一輩子對台灣的付出與奉獻,頒發身分證。他表示,自從51年前踏上這塊土地,呼吸的每一口空氣、入口的每一樣飲食,都來自台灣的風土,在此生根,即使卸任後也要繼續為需要的人付出,直到終老,因為台灣早已是他的家和故鄉。

劉一峰(Yves Moal)

出生於法國布列塔尼,巴黎大學哲學系、神學系、心理學系畢,現為巴黎外方傳教會天主教花蓮教區玉里天主堂神父、「安德啟智中心」負責人。除服務教友,並收容照顧失能、更生人、低收入戶等失業的弱勢族群,並籌建長照機構「怡峰園」。曾獲總統文化獎人道奉獻獎、醫療奉獻獎等肯定。

基隆碼頭的沙茶咖哩味

2017-06

獨有的庶民風味

基隆碼頭的沙茶咖哩味

文|陳靜宜・攝影|許家華

我坐在小館子,眼見幾位壯漢沉默地步入店內,黝黑的皮膚,背依稀有結晶的鹽霜,他們似乎有一個制式化流程── 先到冰櫃裡取一瓶台啤或維士比,各自點好鹹香沙茶咖哩炒麵,不高談闊論,只偶爾交談。當地人告訴我,這些人是下工了的碼頭工人,這重口味幫他們補足流失的鹽分。

基隆港開港百來年,港口有多久,碼頭工人跟船員就存在多久。二次大戰結束,基隆港逐步走向現代化,那些裝卸、理貨、搬運的工作全靠壯漢,碼頭工人輪班24小時不停歇,至1984年達到繁盛顛峰,基隆挺進了世界第7大港,靠近碼頭的復旦路上小館子一家一家開,儼然工人食堂,自中國大陸來台的壯丁在基隆落腳,汕頭人把家鄉味沙茶加上咖哩一同炒菜,濃上加濃、重上加重,便成了基隆以外少見的複合味。

然而,隨著基隆船運「貨櫃化」,加上工廠大量外移,外銷貨運短少,碼頭工人凋零,獨留沙茶咖哩味流傳超過一甲子,如今這美味入口,吃到的是碼頭工人的人生轉折,是繁華落盡的過往。

日常飲食拌入咖哩,是基隆獨有的庶民美食。

日常飲食拌入咖哩,是基隆獨有的庶民美食。

基隆港是台灣與國際交流的主要港口,加上不同的族群在此落腳,形成基隆多元的飲食文化。

基隆港是台灣與國際交流的主要港口,加上不同的族群在此落腳,形成基隆多元的飲食文化。

作者Profile
陳靜宜

熱愛飲食文化,從事美食報導十多年,相信食物離不開人、人也離不開食物,以溫暖的文字,描述食物背後人的味道以及對一個時代的紀錄,出版《臺味》一書,獲「曾虛白先生新聞獎」等獎。


南港站|復旦路廣東汕頭牛肉店

2017-06

 

美食地圖

文|陳靜宜・攝影|許家華

Nangang 南港站
復旦路廣東汕頭牛肉店

基隆市復旦路上至今有三德、老林等4 家咖哩沙茶專賣店,「廣東汕頭牛肉店」是公認最早一家,來自廣東汕頭的林廣省早年落腳基隆,將沙茶加入咖哩調味炒菜,從炭火燒至今改瓦斯炒,開業逾六十年,一傳三代,是了解基隆味道必來的一家店。

沙茶咖哩講究濃厚重香鹹,炒魷魚是用曬過的魷魚乾與豬肝、豬肉一同拌炒,味道很男子漢。至於麵條也是店內特色,用的是類似烏龍麵的粗白麵,當天分午、晚兩次現做,當場下鍋現煮,有時還要等上十來分鐘,為的是讓麵條煮透,強調鮮度、咬感扎實。

地址:基隆市中山區復旦路17之6號
時間:11:00 ~14:30;17:00 ~21:00
休假:週一(遇國定假日順延)


南港站|仁三路李鵠餅店

2017-06

美食地圖

文|陳靜宜・攝影|許家華

Nangang 南港站
仁三路李鵠餅店

成立於1882年的李鵠餅店,是基隆最老字號餅鋪。李鵠以綠豆沙餅起家,日治時期後,當時基隆人口約四分之一為日本人,可能受此影響,第二代開始賣咖哩酥。

現年80歲的第三代老闆娘李張富枝坐鎮老鋪,咖哩酥以印度咖哩風味為主,皮餡都有咖哩,只是配比不同,內餡以豬瘦肉加入豬油炒過再拌咖哩粉,再加綠豆沙餡。李鵠咖哩酥不油不膩、內外一體、爽口清香。不含防腐劑,只為你活4天。

地址:基隆市仁愛區仁三路90號
時間:9:00~21:30
休假:過年期間

南港站|義二路正老牌咖裡麵

2017-06

南北美食記

下了高鐵吃小吃

文|陳靜宜・攝影|許家華

Nangang 南港站
義二路正老牌咖哩麵

基隆有十來家咖哩炒麵,各唱各的調。雖然「阿華炒麵」是基隆的紅不讓,不過我更喜歡這家正老牌,以印度與印尼風味咖哩調配,香味與辛辣兼備,連麵條也是與麵廠經三代合作,炒後蓋鍋燜,使其麵條膨脹,待汁入麵心,咖哩包鎖其中,滋味特香。此外, 還有紅燒豆腐、酥炸三層肉配菜很有古早味,而且還有一般店家少有的咖哩炒飯。

正老牌由第一代藍樹傳至第三代褚文宗之手,是基隆最早專營咖哩炒麵的店家之一,也是在地居民會去的店。

地址:基隆市中正區義二路2巷7號
時間:11:00 ~20:30
休假:隔週四休

山嵐、霧氣、山色水光重現畫紙上!席德進「以墨入彩」揮灑南投山水

2017-06

山嵐、霧氣、山色水光重現畫紙上!席德進「以墨入彩」揮灑南投山水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美術館・顧問|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組組長 薛燕玲

席德進〈明潭〉1954,水彩畫,27.5×38.5 cm,國立臺灣美術館收藏。此作屬席德進較早期的作品,筆觸明顯較為細瑣,山的形體也較輕盈,但仍將日月潭的一池秀麗精準捕捉,而對於群山的表現,已可窺見日後融合墨彩於一體的獨特技法。


在席德進的創作中,水彩畫一向有著極高評價。在這樣的西方繪畫形式中,他融入東方水墨畫的氣韻,此外,他又堅持「走進現場」的寫實精神,深度關注台灣的鄉土人情。席德進本籍四川,1948年來到台灣,對他來說,台灣這塊土地成了他的第二故鄉,而南投則是他鍾愛的主題,在畫作中反覆出現。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組組長薛燕玲表示,不論是一望無際的水稻田,或是充滿水氣的山景,南投本來就以其秀麗風光為眾多台灣藝術家喜愛,特別的是,南投非常純樸、寧靜,「很適合席德進用水墨和水彩融合的表現方式。」

這樣的表現方式之中,也有著席德進對台灣風土的理解和感受。海島空氣裡的潮溼彷彿滲進他的畫作,特別是在山景裡,刷上一層層色彩,讓它們彼此滲透,氣氛極為東方,看似寫意,實則非常「寫真」,只要對席德進筆下的實際風景有一定熟悉度,置身現場時,往往會為其描摹之傳神而感動,因山嵐、霧氣、光色而萬變的水色山光,彷彿重現在畫紙上。

在席德進的畫作裡,不只是用日漸純熟技法表現所見景物,最重要的是,他還想將台灣土地和文化的厚度融入作品中,在他描繪的南投山景中(特別是晚期),看得見這片土地所孕育的特殊靈氣,厚實而溫潤,薛燕玲說,「一看就知道是席德進的作品。」放在這樣的脈絡下來看,早期作品也就有了動人的意涵──正是在這些努力不懈的探索中,讓人看到席德進從藝術家成為大藝術家的起點。下回造訪南投,記得細細觀賞秀麗群山,感受氤氳迷濛、變化萬千的動人意境。

你不知道的臺博館故事說給你聽!

2017-06

超越一世紀的奇妙演變

你不知道的臺博館故事說給你聽!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博物館

建築到館藏,博物館就像是一本立體故事書,探索其中,往往會得出趣味盎然,甚至頗感驚奇的結果。國立臺灣博物館是台灣第一間博物館,本身就充滿歷史,處處充滿典故。


1908年,縱貫鐵路通車,日治時期的臺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以下簡稱總博館)隨即成立,除了藉機宣示與歐美列強一樣具有發展殖民地的「實力」,一方面也是展示對台灣進行資源調查的成果。即使如此,不可否認地,台灣的動、植物、礦物及原住民文化也因而得到系統化整理,讓全球學者認識台灣物種的豐富性。這座博物館,正是國立臺灣博物館(以下簡稱臺博館)的前身,也因此一沿革,賦予臺博館日後以「自然史」為發展基礎的定位。

新古典主義建築代表

日治時期,每任台灣總督任期結束後,繼任者會發動全台募捐,製作「紀念物」。1915年竣工的「兒玉總督及後藤民政長官記念博物館」興建費用便是來自這樣的募捐「慣例」。有意思的是,這座原本被規畫來紀念前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建築物落成後,上述的總博館卻同時遷入,且直到更名成臺博館都沒遷離。

臺博館的「館舍」取法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這是一種以希臘、羅馬為源頭的文藝復興建築形式,而臺博館也被公認為台灣新古典主義建築的代表。但在文藝復興的外觀下,臺博館卻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鋼筋混凝土建築,由於台灣位處地震帶,館舍內外難免因地震晃動而產生裂縫,為了美觀,以往外牆被不同主事者以油漆遮蓋,直到近年古蹟修復的觀念轉變為盡可能保持原樣,2013至2014年外觀整修時,外觀終於恢復將近一世紀前、完工時的灰色。

隱藏在細節中的家徽

步入臺博館大廳,左右各有一壁龕,可見兩只大型景泰藍花瓶,臺博館教育推廣組說明員陳信鈞說明,原本放在此處的是兒玉源太郎和後藤新平的雕像,位置之重要由此可見。不過,這兩只花瓶也頗有來頭,細看之下,菊花圖樣充滿立體感,做工極為細緻,陳信鈞補充,它們其實是某任臺灣總督捐贈給總博館的精品,內胎為銅胚,外表為陶瓷,兩者受熱度不同,所以燒製難度非常高,即使在日本,這麼大的量體都不常見。

在大廳仰望屋頂,一大片彩色鑲嵌玻璃因陽光灑落而瑰麗異常,若仔細觀看,會發現其中有著兒玉和後藤兩人的家徽,兒玉的家徽類似五片竹葉,後藤則是藤紋,實際上,兩人的家徽還可在壁龕旁的壁燈、大廳上方的四面彩色鑲嵌玻璃等處見到,訴說著館舍和兩人的淵源。

大廳壁燈上可見兒玉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大廳壁燈上可見兒玉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後藤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後藤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的複合式柱有方柱、圓柱兩種,其上亦可見葉薊與漩渦裝飾。©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的複合式柱有方柱、圓柱兩種,其上亦可見葉薊與漩渦裝飾。©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彩色天窗,鑲嵌玻璃雕花精美。©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彩色天窗,鑲嵌玻璃雕花精美。© 國立臺灣博物館

在博物館看運動賽事

館舍完工之初,因台灣氣候暖溼之故,館舍一樓的地板從地面架高,朝向南方的「背面」也設有露台保持館內通風,後因展示空間不足,且有了控制溫溼度的現代設施,1960及1980年代,館方先後將一、二樓空間外推,陳信鈞提示,從公園望向博物館背面,就會發現一樓的窗戶刻意與正面保持一致,「改建」感覺較不明顯,但二樓就能看到當年露台欄杆的痕跡。

除了通風功能,露台還是過去民眾觀看運動賽事的好位置。現今捷運台大醫院站4 號出口到博物館東緣,曾是一大片運動場,全台最重要的體育活動都在此舉行,一有比賽,民眾就到博物館露台觀賽。除了文教功能,落成後很長一段時間,博物館還擔負著台北的「入口意象」,臺北車站東遷之前,旅客一出車站,就會看見端正華美的博物館建築,而這一帶也是日治時期的中心商務區,是以當時對博物館的重視,也從選址中透露一二。

此外,探訪臺博館時,不妨也留意一下館舍前後方在開館之初便已種下的椰子樹,因日本政府將台灣「定位」為一座熱帶島嶼,特意將椰子樹等棕櫚科植物從南洋地區引入台灣,而這些連結著台灣近代史、充滿故事的建築細節和周遭景色,就像一件件隱藏版的展覽品,為臺博館的參訪者帶來意料之外的樂趣。

1930年代總博館彩色明信片:自臺北車站前的表町通(今館前路)看博物館的景致。©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彩色明信片:自臺北車站前的表町通(今館前路)看博物館的景致。©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明信片。©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明信片。©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臺博館本館建築元素與構造圖

臺博館本館建築元素與構造圖

展場資訊

國立臺灣博物館本館及土銀展示館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每日9:30~17:00

南門園區
園區開放時間:週一至週日6:00~22:00
展示館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9:30~17:00
每週一、除夕及春節初一休館;逢國定假日及連續假期均照常開館
網址:www.ntm.gov.tw

高鐵列車跑得快,當然也要做健檢,有哪些檢查項目?

2017-06

高鐵列車跑得快,當然也要做健檢,有哪些檢查項目?

除了快捷、舒適,坐在高鐵列車上,大家最在乎的事情就是「安全」了。在運量逐年成長,2016年已突破5,600萬搭乘人次的載客強度下,台灣高鐵是如何維護、照料車體以確保行車安全?

文|賴韋廷・攝影|Ring Yeh

台灣高鐵的頂升技術,可以一次同時將整組12節車廂的列車抬升至2公尺高。©台灣高鐵

台灣高鐵的頂升技術,可以一次同時將整組12節車廂的列車抬升至2公尺高。©台灣高鐵

就像人需要休息、健診一樣,高鐵列車也有例行性的維修保養,除了每天、每月的例行檢修,還得定期做更專業的檢測。在列車行駛滿120萬公里的里程數,或達36個月後,必須做「GI(General Inspection,全面檢修)」,即高鐵內部俗稱的「大修」,這是將車體的所有部件都拆卸下來檢測、保養的超大型檢修工程,需時20個工作天。

在施行大修之前,列車還要進行「BI(Bogie Inspection,轉向架檢修)」。每輛列車一旦行駛滿60萬公里的里程數,或達18個月後,就必須回到高鐵燕巢總機廠做轉向架檢修,每次都得動員超過100人次的技術人員,耗時6~10個工作天。

亞洲首見的頂升技術

轉向架好比汽車的車輪,肩負著連結車體、承載列車重量與引導列車正常運行的重責。BI就是卸下轉向架上的零件來做檢查、測試與清潔等保養工作,藉此確保列車的傳動效能、動力、煞車系統,以及轉向架本身都能符合安全要求。

一整組高鐵列車長達304公尺、重達500噸 (空車重量),單是拆卸多達24組的轉向架就有一定程度的技術門檻,台灣高鐵在營運初期就研發了當時亞洲首見的「頂升機」,一次就能將整組12節車廂的列車抬升至2公尺高,方便技術人員裝卸轉向架,後來國內鐵道同業及日本、美國皆有派員前來觀摩。

拆卸轉向架後的檢修工作,還有很多講究之處。像是使用超音波探測機來檢查中空的車軸內裡是否有傷痕或異常;車輪也要透過車削去鏽、清洗髒汙,以保持圓滑度,讓列車行駛時流暢穩定,降低與軌道摩擦時發出的噪音等。

不過,要確保列車行駛安全,除了將檢修做到位,還得懂得因時因地制宜。由於使用日本新幹線700系列車款,為因應台灣特殊地形和運轉需求,工程技術部門在車輛軟硬體上做出不少在地化的改良。例如轉向架的煞車設計,日本新幹線列車的轉向架僅有一組渦電流煞車碟片,裝載於轉向架中間;台灣高鐵考慮到行車路線的坡度起伏較大,而更改原先的煞車設計,在700T非動力車車輪內側裝了2組煞車系統。這個變更設計在2010年的高雄甲仙地震中使列車免於翻覆。

 

地下車床執行轉向架車輪鏇削,使車輪恢復平整與圓滑,提升列車行駛舒適性。

地下車床執行轉向架車輪鏇削,使車輪恢復平整與圓滑,提升列車行駛舒適性。

台灣經驗啟發日本原廠

在當時芮氏規模6.4地震搖晃下,一輛以298公里時速飆駛的北上列車首節車廂,列車啟動緊急煞車滑行達3公里,車輪因地震跳動出軌,由於車輪內側的渦電流煞車碟片卡住軌道,列車因此不致翻覆。

這組救了整輛列車的轉向架,成為台灣高鐵第一個、也是唯一損壞的轉向架,雖已報銷,仍保留於廠內作為紀錄與教育訓練。日本新幹線人員前來參訪時,也因為受到這個「台灣經驗」的啟發,進而開始研究如何防止列車脫軌與翻覆的對策。從滴水不漏的檢修,到因應在地化的改良設計,一輛列車的快速與安穩背後有著數不盡的講究,正是在這些鉅細靡遺的努力下,讓旅客得以安心無虞地踏上旅程。

技術人員正在為車軸去漆。

技術人員正在為車軸去漆。

2010年高雄甲仙地震中,因出軌而損壞的TR01轉向架。

2010年高雄甲仙地震中,因出軌而損壞的TR01轉向架。

高鐵燕巢總機廠

位於高雄市燕巢區的「燕巢總機廠」是台灣高鐵的總維修機廠,占地約58公頃,有42個足球場大,主要功能包括列車大修、轉向架檢修、臨時檢修、組件機件維護、道旁設施維護、新車組裝等,有員工形容,總機廠就像高鐵的「心臟」。

燕巢總機廠肩負著從事車輛大修、轉向架檢修等車體養護的重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