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陳允萍:通法律又通語言的人,應該用他的恩賜,去保護需要幫助的人

2019-03

陳允萍:通法律又通語言的人,應該用他的恩賜,去保護需要幫助的人

身處異國,一旦遇上需要上法庭說分明之際,最需要的協助,就是具司法專業、能精確翻譯且中立的司法通譯。內政部移民署臺東縣服務站專員陳允萍於2014年創辦「台灣司法通譯協會」,以15種以上語言提供協助,希望落實「司法之前,人人平等」的精神,讓外籍人士在台灣的法律面前,擁有尊嚴與權益的基本人權保障。

文|李偉麟・攝影|李育嘉・圖片提供|陳允萍

司法翻譯有一定的難度,既要理解法律用語,又要能將之完整翻譯成當事人使用的語言,站在客觀的第三方進行專業的服務,協助將複雜的法律條文解釋讓外國人明白,這樣的工作就稱為「司法通譯」。

陳允萍於2006年成立臺東縣外語通譯協會,募集有心助人的外語人才。2007年內政部移民署成立後,他移撥到移民署臺東縣服務站擔任專員。同一年,這樣的使命感逐漸獲得認同,在臺東縣政府的協助下,以外籍配偶為主要對象,開辦培訓外語通譯人才的講習課程並編成教材;此外,也開始有其它縣市相關單位邀請他演講推廣、開課培訓。

2014年,在全國各地司法通譯學員及工作者的催生下,陳允萍創辦全國性的台灣司法通譯協會,以組織的力量來管理、訓練及保護他們。回首12年來,他向有心贊助的單位募集經費、四處演講和開課的足跡已可環島3次。台灣司法通譯協會目前已培育出至少二百位能提供專業司法通譯服務的譯者,其中包括以外籍配偶為主的新住民,也有通曉各語種的國人譯者。

協會與資策會合作開發「司法通譯VR模擬考試系統」,讓學員宛如置身地檢署或法院,練習對不同突發情境作出正確反應。© Yiwen(上)©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下)

協會與資策會合作開發「司法通譯VR模擬考試系統」,讓學員宛如置身地檢署或法院,練習對不同突發情境作出正確反應。© Yiwen(上)©資策會數位教育研究所(下)

為台灣司法體制注入生力軍

無論是在演講或開課培訓中,陳允萍都非常強調司法通譯人員須嚴守「中立第三人」的立場。這與他二十餘年前擔任外事警察期間所承辦一件女性外籍勞工的案件有關。當年他身兼執法人員與司法通譯,一邊做筆錄,一邊當翻譯,聽著該名外籍勞工的控訴,在身為執法者正義感的驅使下,卻未察覺其因害怕被遣返,而有說謊的可能。這次案件使他反省自己在過程中是否不夠客觀,若能遵循程序正義,將司法通譯與偵辦人兩種角色分開,或許就能避免這種情況。

加上第一份工作,就在臺東縣警察局外事課任職長達10年,接觸許多外籍勞工、外籍配偶的生活,以及承辦逃逸外勞的案件,他發現在處理案件時,「語言不通」是一大問題。執法人員在辦案時,要找到適合的司法通譯並不容易,因為同時具備法律知識與語言能力的人才很少。往往在找不到人的情況下,會商請人力仲介的翻譯員、會說中文的外配,或檢警單位的人手協助,但這樣卻恐難確保翻譯的專業度、公正性及獨立性。

陳允萍指出:「外國籍當事人的司法通譯權要徹底落實,讓其能完整地被告知權益及陳述意見,而且,通譯者一定要避開利益關係、角色衝突、相識人士,才能讓法官做出公正判決。」長久下來,他萌生了這樣的念頭:如果能夠培養這方面的人才,不但可以讓語言不通的當事人,在法庭上有攻和守的能力,也能為數量不足的專業司法通譯人才,補充生力軍,並彰顯台灣積極保障基本人權的努力。

陳允萍(前左二)平日的工作即是服務來自四面八方的移民,也因此更加了解其所需。©陳允萍

陳允萍(前左二)平日的工作即是服務來自四面八方的移民,也因此更加了解其所需。©陳允萍

外語結合司法實務 化為助人能力

目前擔任台灣司法通譯協會桃園辦事處主任的胡鶯月,是一位來自越南的台灣媳婦。她不僅名列高等法院特約通譯備選人名冊,辦事處4年來累計的出勤案量更超過千件,合作過法院、檢、警、調等單位,還有移民署、收容所、桃園國際機場等。

胡鶯月說,創辦人陳允萍對於會員的出勤資格要求非常嚴格,除了要通過含有大量法律課程的30小時培訓,更要有良民證,還必須嚴守「中立第三人」的立場。出勤時,如果發現自己認識當事人,要懂得自行迴避,並且在通譯過程中不可幫任一方說話。胡鶯月用嚴肅的語氣告訴我們:「如有違反規定者,一律開除。」

在協會舉辦的演講或課堂上,經常可見到許多像胡鶯月這樣的東南亞新住民,其中不少人已通過培訓,開始在社會上提供司法通譯的服務。雖然每次出勤的車馬費不多,幾乎是義工性質,但是她們都全力以赴,因為自己所擁有的司法通譯專業,讓她們有能力伸出手來幫助不懂華語的同鄉。

陳允萍努力推動改善司法通譯制度,圖為2017年4月參加於立法院舉辦的「難民法圓桌論壇」,就司法通譯制度議題發言。©陳允萍

陳允萍努力推動改善司法通譯制度,圖為2017年4月參加於立法院舉辦的「難民法圓桌論壇」,就司法通譯制度議題發言。©陳允萍

下一步朝國家職能證照化邁進

近年來,愈來愈多人看見第三方司法通譯人才的重要性,參加台灣司法通譯協會培訓課程的學員背景也更加多元,像是手語譯者,以及具原住民身分的國人,目前協會能夠提供3種台灣原住民語的司法通譯服務。2018年8月,台灣司法通譯協會的開課辦訓能力,通過勞動部TTQS人才發展品質管理系統之銅牌認證,擁有外語能力、有心成為司法通譯者,都可透過這套課程取得所需的專業技能。

目前,陳允萍的下一步則是將台灣司法通譯協會辦的培訓課程,申請勞動部職能導向課程品質(iCAP)認證,如果通過,代表台灣的「司法通譯」專業將邁入職能證照,也就是國家技術士等級證照的里程碑。

身為一名基層公務人員,陳允萍長年運用公餘或休假時間,推動第三方司法通譯人才的培育,雖然腳步有時快,有時慢,但他從未停下來,也沒有小看自己的力量,更把自己所推動的事,與他的工作視為一體:「關懷移民的權益,移民照顧輔導,本來就是我的職責。」他堅定相信著:「通法律又通語言的人,應該用他的恩賜,去保護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陳允萍也與台灣手語翻譯協會合辦「司法通譯課程手語專班」,使第三方司法通譯制度擴及更多語言族群。©陳允萍

陳允萍也與台灣手語翻譯協會合辦「司法通譯課程手語專班」,使第三方司法通譯制度擴及更多語言族群。©陳允萍

陳允萍
1969年生,中央警察大學外事警察研究所畢業,創辦臺東縣外語通譯協會、台灣司法通譯協會,自費出版《司法通譯》一書。曾任職臺東縣警察局外事課,現為內政部移民署臺東縣服務站專員。



台東基督教醫院行動早療團隊:個案來不了醫院,我們就去個案家

2019-01

台東基督教醫院行動早療團隊:個案來不了醫院,我們就去個案家

10年了,台東基督教醫院行動早療團隊秉持著「你來不了醫院,我就去你家」的初衷,在台灣後山走最遠、最難的路,從不懈怠地定期巡迴幫助偏鄉早療兒童。他們走過逾三十五萬里路,可以繞地球9圈,但早療兒童的進步與喜悅、家長受鼓舞的希望與笑容無從計算,也是東基行早團隊持續前行的目標。

文|李蕙君・攝影|張季禹

東基行早團隊透過跨專業合作,提供早療兒童更全面的療育。 後排左起:藝術治療師詹惟文、臨床心理師陳怡帆、音樂治療師蔡宜君、小兒神經科醫師樂俊仁;前排左起:語言治療師蕭振民、物理治療師麥文彥。

東基行早團隊透過跨專業合作,提供早療兒童更全面的療育。 後排左起:藝術治療師詹惟文、臨床心理師陳怡帆、音樂治療師蔡宜君、小兒神經科醫師樂俊仁;前排左起:語言治療師蕭振民、物理治療師麥文彥。

擠身不到4坪的磚瓦厝小客廳內,台東基督教醫院行動早期療育團隊(以下簡稱東基行早團隊)3名治療師正和發展遲緩兒小青「玩」。「丟球,丟!」物理治療師麥文彥一聲指令,小青跟著喊「丟」,擲出手中的軟球,命中目標,開心拍手笑了。

「治療9個月,小青才會說單字,反應也比較活潑,不過她「粗動作」(肢體的動作,著重在軀幹穩定度及肢體運用、移行的能力)經驗少,肢體還沒那麼靈活,所以客廳小歸小,空間還是足夠的。」麥文彥解釋著,小青的阿嬤在旁點頭說:「以前到醫院治療來回等車、轉車就要1天,只能每個月治療1次,現在有行動早療,老師(指治療師)每週都來,妹妹進步也比較快。」

東基行早團隊主動出擊  偏鄉早療兒童在家治療

對發展遲緩及身心障礙兒童而言,0歲至6歲是接受早期療育(以下簡稱早療)的黃金期,都會區醫療資源集中,早療兒童定期接受療育相對簡單,但像小青家住台東縣池上鄉,在離可進行早療的台東市區醫院約五十公里遠,治療路迢迢,更別提台東海岸線長達176公里,位於南、北偏鄉地區早療兒童就醫的為難,常有個案中斷治療,錯失黃金治療期。

東基在15年前啟動早期療育服務網,看見偏鄉早療醫療的不足與缺口,2007年成為台東早療評估醫院後,特闢時段為早療成立評估的單一窗口,提升需求孩童就醫便利性,隔年更開創全台醫院端第一支行動早療團隊。

「個案來不了醫院,我們就到個案家去。」提出行動早療構想的小兒神經科醫師樂俊仁,在進行山地巡迴醫療時體會特別深刻;但健保政策僅給付部分行動早療項目,錢與人力都是一大難題,所幸友人協助尋求企業資助及民間小額累積捐款,同時首位成員、物理治療師麥文彥到位,讓東基行早團隊得以成形。

東基行早團隊從1人1車,陸續增添新成員,至今已有2台車、6名不同領域治療師,包括物理治療師麥文彥、語言治療師蕭振民、職能治療師劉姿伶、音樂治療師蔡宜君、藝術治療師詹惟文及臨床心理師陳怡帆,多元專長皆具,在人才尋覓不易的台東,連樂俊仁都認為,這是「珍貴的恩典」。

如果個案到不了醫院,治療師就到個案家去,東基行早團隊解決了偏鄉個案家庭到醫院診療的交通問題。©侯方達

如果個案到不了醫院,治療師就到個案家去,東基行早團隊解決了偏鄉個案家庭到醫院診療的交通問題。©侯方達

不畏山區路遙  每週4天為孩子出車

東基行早團隊每週出勤4天,兵分兩路,前進偏鄉幼兒園或個案家進行專業療育,一日路程最低從百公里累計,兩台車每週要跑40名個案,十年多來總里程數已達三十五萬四千多公里路程,等同繞地球9圈。治療師們笑著說:「再給我們1年的時間,就能從地球到月球囉!」

「住愈遠的個案,愈需要列在服務名單內!」東基行早團隊組長、語言治療師蕭振民說,路線有計畫、有策略,才能確實服務每一位個案。雖然也有小朋友住在離醫院約百公里的長濱鄉南溪部落,或南迴線大武山區,治療師光服務1名個案,治療時間1小時及車程就耗掉整個上午,接續趕往其他個案家的路更顯分秒必爭。

距離對東基行早團隊而言,是理所當然要面對的工作內容,真正的挑戰其實是走出醫院後難以預設的各種突發狀況,包括險峻的路況與無法預測的災難、個案家庭環境的變動與干擾。麥文彥舉例,南橫公路常有落石、南迴公路山區常有土石流,每次前進都像冒險,但也更能體會個案家庭到醫院的辛苦。

東基行早團隊擁有不同領域的治療師,跨專業的治療合作,對孩子來說,可以在一次到宅服務中得到多元的訓練。

東基行早團隊擁有不同領域的治療師,跨專業的治療合作,對孩子來說,可以在一次到宅服務中得到多元的訓練。

蕭振民解釋,早療須投入許多時間等待、引導、觀察,才能看見孩子細微的進步。個案每週接受1次治療,一旦中斷,等同拉長療育間隔,拖延療育時程。但遇上颱風等天候不佳情況,團隊坦承還是得請假,「我們平安,孩子才能繼續獲得東基行早團隊的治療呀。」樂俊仁也要求他們,特殊天候不得不走山路時,即使身在車內,得戴上安全帽!這外界看似好笑的行徑,卻充滿著對偏鄉早療兒童的愛。

東基行早團隊當遇特殊天候需行經山路時,即使身在車內,也會戴上安全帽。©東基行早團隊

東基行早團隊當遇特殊天候需行經山路時,即使身在車內,也會戴上安全帽。©東基行早團隊

不只做早療  幫助家庭走向未來

東基行早團隊每年需要至少五百萬元支應服務,目前經費8成來自企業及民間捐款,其餘經費由健保局以計畫給付;該團隊曾獲台灣兒童醫療貢獻獎肯定,但樂俊仁不以為喜,反而期望能擴大給付,讓行動早療服務能在偏鄉普及,服務更多需要早療的家庭。

另外,兒童黃金療育時間有限,治療也非一時見效,東基行早團隊最多陪伴個案到6歲,以後呢?蕭振民說:「我們希望個案脫離行早團隊後,成長路上依然可以得到幫助,家長就是第一線的助力。」因此東基行早團隊努力朝「以家庭為中心」邁進服務,不只著重孩子治療,還有家長觀念的提升;到宅服務貼近家長,能給予最直接、正確且立即的專業知識,並請家長參與孩子的治療過程、學習幫孩子做練習。

抱著對早療兒童的不捨與使命感,東基行早團隊的治療師積極幫助個案鋪設未來可行的援助網。蕭振民說,孩子成長的喜悅是家長堅持的動力,「我們期盼為偏鄉早療家庭帶來希望,也幫助家長有能力創造希望。」

0~6歲是孩子的黃金療育期,東基行早團隊成員會視孩子狀況提供不同治療,圖為音樂治療。©侯方達

0~6歲是孩子的黃金療育期,東基行早團隊成員會視孩子狀況提供不同治療,圖為音樂治療。©侯方達

台東基督教醫院行動早期療育團隊
2008年6月啟動「行動早療」服務,走出醫院、走入社區,為發展遲緩、腦性麻痺、唐氏症、過動症、自閉症等有需要的早療兒童家庭展開評估、治療與諮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