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阿公阿嬤怎麼看電影?

2017-05

聽辯士、讀本事、抾戲尾!

阿公阿嬤怎麼看電影?

時至今日,台南全美戲院仍舊使用手繪電影看板,讓一代人的電影記憶得以延續。

時至今日,台南全美戲院仍舊使用手繪電影看板,讓一代人的電影記憶得以延續。

當電影還是默片的時代,人們需要靠「電影辯士」講解劇情;在電影院還沒有販售爆米花與可樂時,瓜子、冰棒、花生糖是最受歡迎的零食;沒錢看電影的人,總不會忘記在電影播映的最後15分鐘免費進場「抾戲尾」(khioh-hì-bué,撿戲尾)過過癮。上一代人看電影的樣貌,對比今日物資充足的年代,可說是非常時髦的享受。

文|李偉麟・圖片提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唱作俱佳的辯士 比片中主角還紅  

這是一門專業的行業,稱為「辯士」,在日治時期執業必須有執照,台語歌謠《補破網》的作曲者王雲峰,就是第一個取得執照的台灣人。唱作俱佳的辯士,往往比片中的男女主角還要紅,如日治時期於台北市大稻埕開設「天馬茶行」的老闆詹天馬,因擅長講解日本武俠片,他的名字經常比片名還要具有吸引力,甚至還培養出一票「影迷」,迷的不是片中的主角,而是辯士。

在台灣各地還沒有興建戲院時,由辯士、放映機師、樂師所組成的巡映隊,為庶民生活帶來觀影樂趣,可說是默片時代的寵兒。1930年代後逐漸引進有聲電影,然而當時引進的上海片、粵語片及好萊塢片等,許多人根本聽不懂。因此,有些電影院還是會請辯士現場講解,以高雄的「大舞台戲院」為例,就曾推出過耳機租借的服務,把它插在座椅旁的插孔,即可聽到台語旁白,非常先進。

電影本事通常是一張紙,兩面分別印有本期放映電影劇情簡介,以及下期放映預告。

電影本事通常是一張紙,兩面分別印有本期放映電影劇情簡介,以及下期放映預告。

片商陪畫師通宵
只為等一張手繪電影海報

辯士講解劇情的主要依據之一,是昔日流行的一種輕巧刊物,稱為「電影本事」,類似報紙的材質,單色印刷,一面印著劇情簡介,另一面預告下一期要播放的電影,既達到介紹的目的,又有宣傳效果。

另一個引起文物收藏家極大興趣的是陳子福手繪電影海報。當年宣傳的管道不像現在那麼多元,也沒有電腦網路,因此張貼在戲院門口、小吃店牆壁上等街頭巷尾的電影海報,就成為宣傳的主要方式之一。獲頒第43屆金馬獎終身成就特別獎的陳子福,便留著許多手繪海報原稿,他畫過的電影,包括早期由代理商進口的廈語片(指在香港拍攝、製作的廈門語電影)或外國電影、國產台語片、中影拍攝的國語片,以及名揚四海的國語武俠片等,特別是在台語片顛峰時期,有不少片商還曾經帶著鈔票和便當,在陳子福的客廳裡排隊甚至陪他畫通宵,只為了等他畫出一張海報!

當年宣傳的管道雖然有限,卻也帶給觀眾親眼目睹演出團隊的機會。以1956年上映的第一部台語片,同時也是歌仔戲電影的《薛平貴與王寶釧》為例,上映前,全體團員整裝打扮,乘著小車,吹著西洋樂器,上街頭大肆宣傳。而電影也意外地重啟台語流行歌盛行的時代,1932年上海默片《桃花泣血記》在台上映前,台灣片商特地邀請辯士王雲峰作曲、詹天馬作詞,創作同名主題曲方便宣傳,上映後並製成唱片,電影主題曲此後就成為熱門的電影附屬品,為庶民的生活帶來更多抒發心情的管道。

戲院提供給觀眾的單張雙面印刷的電影本事,是文物收藏家眼中的珍寶。圖為台北萬國戲院1964年提供給觀眾的電影本事。

戲院提供給觀眾的單張雙面印刷的電影本事,是文物收藏家眼中的珍寶。圖為台北萬國戲院1964年提供給觀眾的電影本事。

抾戲尾
當時戲院特有的人情味活

昔日的電影院在電影結束前約15分鐘,會打開大門,自由開放入場,台語俗稱「抾戲尾」,特別吸引想看電影但口袋沒錢的小朋友,也呈現了當時戲院特有的人情味。而當年在戲院能夠買到的零食並不是爆米花,最暢銷的是瓜子,早期還有人胸前掛著小木箱,裡頭放著冰棒、花生糖等零食,在戲院來回走動兜售。國民政府來台初期,還曾因頒布節約糧食禁令,被視為奢侈品的可樂,因此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被嚴加禁止在電影院販售。

隨著時代進步,昔日電影院種種獨特的映演文化,已化為許多人美好的回憶。然而透過一個長方形的銀幕就能夠跨越時空,隨著龐大的製作團隊與精心設計的劇情,進入一個五光十色的想像世界,這份獨屬於電影的魅力,將持續為人們的生活帶來無可取代的樂趣。

第一部台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於1956年上映,圖為首映時的廣告。

第一部台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於1956年上映,圖為首映時的廣告。

當年的電影會連帶發行電影歌曲唱片,在戲院販賣部就買得到。圖為1963年上映的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黑膠唱片。

當年的電影會連帶發行電影歌曲唱片,在戲院販賣部就買得到。圖為1963年上映的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黑膠唱片。

參考資料

1.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台灣電影史」課程前教授葉龍彥訪談
2.國家電影中心推廣組徐明瀚、游千慧訪談
3.「台語片60週年」網站「關於台語片」系列文章(2016)。國家電影中心。網址:http://taiyupian60th.weebly.com
4.《台灣百年生活印記─玩樂一百年》(2011),天下文化出版
5.葉龍彥(1998)。《日治時期台灣電影史》,玉山社出版
6.葉龍彥(1999)。《春花夢露-正宗台語電影興衰錄》,博揚文化出版
7.《國影本事》(2016~)已發行5期。國家電影中心出版

印象.左岸──奧塞美術館30週年大展

2017-05

從印象派到後印象派

印象.左岸──奧塞美術館30週年大展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時藝多媒體

以印象派為始,隨後發展出的新印象派及後印象派,對於光影色彩變化的捕捉、運用內在感受重組外在世界所見的主張,迸發出西方藝術上一段意義重大且影響深遠的轉折。


「印象派」(Impressionnisme)的名稱來自莫內(Claude Monet)的畫作《印象.日出》,和今天的認知不同,「印象」兩字其實是當時評論者用來嘲諷莫內和同儕們的用語,認為他們描繪的風景,徒具朦朧的「印象」,而欠缺繪畫作品應有的品質。

 

 

克羅德.莫內  1840-1926   《維特伊雪景》 1878-1879,高52.5×寬71公分,油彩 畫布

克羅德.莫內 1840-1926 《維特伊雪景》 1878-1879,高52.5×寬71公分,油彩 畫布

 

追求光影 開拓風景與描繪現代生活

《印象.日出》首次在一群法國青年藝術家的聯展上面向公眾。這個展覽全名「無名藝術家社——畫家、雕塑家與版畫家」(La Société anonyme coopérative des artistes peintres, sculpteurs et graveurs),在1874~1886年間共舉辦8次,許多參展藝術家日後都被歸納為印象派,而臨時組成的無名藝術家社,則逐漸被世人遺忘。

任教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的鄭治桂鑽研西方近現代藝術史,他將印象派的名稱描述為「惡意的美稱」,他解釋,起初藝術家們對這訕笑的確感到不快,但時過境遷,反倒成了世人記住他們的原因。此外,雖然這群參展藝術家成員的背景各異,但相同處之一,多為不被法國官辦、權威性的沙龍展接受,為了找尋出路,大家聚在一起,分擔場地租金辦展覽。鄭治桂表示,「目錄上載明編號與標題」,可見這樣的展覽多少有關生計。

如今被視為印象派代表的莫內,只參與了3、4次便不再參加,這群藝術家中最年長的畢沙羅(Camille Pissarro)則是8次全勤,熱心地想維繫團體;家境富裕的竇加(Edgar Degas)偶爾參加,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雖曾入選沙龍展,卻不受重視,反倒在聯展受到好評;每個藝術家都各自懷有創作熱情,日後也發展出自我風格。

艾德嘉.竇加 1834-1917   《證券行群像》 1878-1879,高100.5×寬81.5公分,油彩 畫布

艾德嘉.竇加 1834-1917 《證券行群像》 1878-1879,高100.5×寬81.5公分,油彩 畫布

除了將對光線和色彩的認識帶入藝術,從而表現更貼近雙眼所見的視覺效果,談到印象派的成就,鄭治桂提到「為風景畫開拓大道」及「描繪現代生活風貌」這兩點值得注意。

印象派之前,以神話和聖經為主題的畫作因為符合貴族菁英品味,並可用於公共空間裝飾,而受到重視,但到了印象派,藝術家將雙眼轉向各式風景,且除了鄉野大自然,都市景致也成為取材對象,劇院、舞廳、咖啡座、火車站等充滿生活感的景象一一入畫;描繪對象的擴展,使我們得以藉由印象派作品,見識到當時的生活風貌:在雷諾瓦的創作歷程中,就可印證這個轉變——「前期專注景色的『風景畫家雷諾瓦』,和後期聚焦肖像和活動的『人物畫家雷諾瓦』。」

奧古斯特.雷諾瓦  1841-1919   《彈鋼琴的少女》

奧古斯特.雷諾瓦 1841-1919 《彈鋼琴的少女》

從印象派離開:新印象派與後印象派

印象派可說是某種藝術家們偶然的聚合,但從印象派發展而出的「新印象派」(Néo-Impressionisme)卻有嚴格、明確的主張,代表人物有秀拉(Georges-Pierre Seurat)和席涅克(Paul Signac);有段時間,畢沙羅也受其影響,作品採用了新印象派著名的點描法(Pointillism)。

新印象派用細點描繪的手法呈現出非常細膩、理性的風格,將「空氣中的色彩分析得更細膩」。實際上,比起印象派藝術家強調走出畫室、直接觀察,新印象派的繪畫方式,反而是無法在戶外完成的精工細活,然而,也是這樣極端的追求,使新印象派最終成為「走到絕處的極端風格」,鄭治桂表示。

卡密爾.畢沙羅 1830-1903   《曬衣服的女人》 1887,高41×寬33公分,油彩 畫布

卡密爾.畢沙羅 1830-1903 《曬衣服的女人》 1887,高41×寬33公分,油彩 畫布

從印象派衍生而出的另一流派是後印象派(Post-Impressionnisme)。他們不滿足於印象派追逐光影的手法,要求表現更深層的內心感受;「曾經印象派,離開印象派」的塞尚(Paul Cézanne)可說是此派的代表之一。

保羅.塞尚 1839-1906 《曼西橋》 約1879,高58.4×寬72.4公分,油彩 畫布

保羅.塞尚 1839-1906 《曼西橋》 約1879,高58.4×寬72.4公分,油彩 畫布

參與無名藝術家社聯展後,從巴黎回到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的塞尚,終日以聖維克多山(Montagne Sainte-Victoire)為描繪對象,天候不佳時便在畫室內畫蘋果、梨子等靜物,或是創作以親人朋友為對象的肖像畫;歷經印象派色彩啟蒙後的塞尚,在畫中勾勒形狀、平塗顏色,創造出極為堅實的結構感,而這些手法恰好是印象派當初揚棄的事情,但它們卻是後印象派的重要特色。

眾所周知的高更(Paul Gauguin)和梵谷(Vincent van Gogh)也同為後印象派的重要人物。高更採用強烈色塊,呈現大膽且原始的風格,梵谷則以鮮活色彩、火焰燃燒般的筆觸,傳達濃烈的情感起伏。從著眼於外在事物,到反應內在主觀投射,也使得後印象派被視為古典藝術和現代藝術的重要分水嶺。

印象派、新印象派和後印象派,見證了西方藝術重大的轉折過程,觀察這群藝術家們在創作意見和表現上的異同時,也可發掘出另一種不言而喻的樂趣。

保羅.高更 1848-1903 《布列塔尼農婦》 1894,高66.5×寬92.7公分,油彩 畫布

保羅.高更 1848-1903 《布列塔尼農婦》 1894,高66.5×寬92.7公分,油彩 畫布

文生.梵谷 1853-1890 《午睡》 1889-1890,高73×寬91公分,油彩 畫布

文生.梵谷 1853-1890 《午睡》 1889-1890,高73×寬91公分,油彩 畫布

展場資訊

印象.左岸──奧塞美術館30週年大展
展期:即日起~8/28
展覽時間:每日9:00至17:00 (最後進場時間為16:30)
展出地點:故宮博物院北部院區 圖書文獻大樓一樓特展室
地址:台北市士林區至善路二段221號
洽詢專線:02-6616-9938 (客服時間:11:00-17:30)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印象.左岸──奧塞美術館30週年大展」官網公告為主。

打電話要排隊!重返記憶中的電信舊時光

2017-03

Hello Girls.公用電話亭.到村長家打電話

打電話要排隊!重返記憶中的電信舊時光

排隊撥打公用電話,至今仍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回憶。©電信文獻

排隊撥打公用電話,至今仍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回憶。©電信文獻

還記得人人身上幾乎都有一張公用電話卡的年代嗎?行動電話普及之前,在遍及街頭巷尾的公用電話前排長龍,撥出一通報平安、談生意、約見面、說情話的訊息,那種一分一秒的等待滋味,仍鮮活地活在許多人的回憶中。

文|李偉麟・圖片授權提供|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中華電信

你可曾想過,使用電話為何稱做「打電話」?原來,台灣使用的第一代話機是「磁石式電話機」,必須透過轉動手搖把「搖鈴」,這個動作閩南語稱作(khà tiān-uē,敲電話),久而久之,用國語講就成為了「打電話」。 

值機員人工接線 搭起溝通的橋梁  

當轉動磁石式電話機手搖把,交流電訊號就會傳送到人工交換台,再由值機員手動連接主叫號碼與被叫號碼的通話線路,當時一人可管理的門號最多兩百組。人工交換台的值機員,在歐美稱做「Hello Girls」,雖然是最原始的接通電話方式,卻也最人性與友善。

當年值機員筆試通過後,還要口試,如果口齒不清,即便筆試及格,也會被刷掉;同時也要求值機員要有足夠的身高與手長,才能夠操作交換台。所有的電話號碼,大部分記在值機員的腦海裡,有些值機員即使已退休,都還記得四十幾年前小鎮商店的電話號碼。當時值機員的收入比老師還要高,但畢竟服務的能力有限,透過「Hello Girls」人工交換的方式,後來便逐漸被自動交換機取代。

人工接通電話的時代,值機員需要記得大部分的電話號碼,才能夠快速又準確地為用戶完成傳遞訊息的任務。©電信文獻

人工接通電話的時代,值機員需要記得大部分的電話號碼,才能夠快速又準確地為用戶完成傳遞訊息的任務。©電信文獻

申請電話須抽籤 費用比黃金還要貴

台灣電話機的演進,按照發話端的操作方式,分為手搖磁石式、共電式、撥號式、按鈕式等,現代則有液晶及觸控面板電話。共電式系統,由電信局供電,只要拿起聽筒,交換人工台就可接收到信號;撥號式與按鈕式,則是自動交換機,不需經由人工台接通。

對比現今,當年申請電話,對民眾而言是一件大事,早年除了透過由台北市議長主持的抽籤儀式來決定申裝資格,費用更高得驚人,中籤後,須先預繳約兩萬元的裝機費用。從1947年7月16日施行的「自動市內電話營業價目表」可看出,費用包括了押機費、裝機費、電話附件,以及月租費,合計逾萬元,因此當年坊間有一說──「電話比黃金還要貴」。

為因應民眾龐大裝機需求,台北電信局規畫擴充2,000個門號,先開放1,200個,1956年5月16日開始申請,報載領表就有數千人之多,當年的《攝影新聞》還大篇幅以圖文報導大排長龍的盛況。還曾有家庭主婦為了讓丈夫做小生意,拿出嫁妝先到當鋪兌現,然後再到電信局申裝電話。

(左)1950年代的手搖磁石式電話機,由電信修配所自製。(右)1954年製造的新型撥號式電話機,不再需要人工接通。©電信文獻

(左)1950年代的手搖磁石式電話機,由電信修配所自製。(右)1954年製造的新型撥號式電話機,不再需要人工接通。©電信文獻

光復後公用電話亭有人駐守收費兼發電報

台灣最早的公用電話(當時稱「公眾電話」)出現在日治時期,由於打電話所費不貲,一般人家中不會有電話,民眾若有急事,就得到郵便局或偏遠地區設立的郵便出張所撥打。

光復後,公用電話逐漸普及,設置的公用電話亭,早年稱為「電亭」,提供電話及電報服務,有人駐守負責收費,也曾有商人租用兼作小販。1950年,台北街頭裝設了第一批美製投幣式公用電話,是台灣使用投幣式公用電話的源起。除了與遠方親友連絡感情、約定見面的時間地點,逢年過節時拜年、問候,以及在軍隊裡服役時防止女友「兵變」,也都是由公用電話來完成。

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由於民眾囤積壹圓硬幣,導致公用電話出現缺幣危機,為此,當時央行還曾經分兩次鑄造5百萬枚及4千萬枚公用電話專用代幣,開放兌換應急。

之後隨著科技進步,電信局發行光學卡、IC電話卡,卡式公用電話逐漸取代了投幣式公用電話;手機普及之後,公用電話更是逐漸退出歷史舞台。無論是公用電話專用代幣,或是各式電話卡,如今已成為民眾喜愛並收藏的早年生活用品。

1953年推出的良心公用電話,構想來自軍中福利社的做法,每通付費5角(紙幣),當年特地寫成標語提醒社會大眾。©電信文獻

1953年推出的良心公用電話,構想來自軍中福利社的做法,每通付費5角(紙幣),當年特地寫成標語提醒社會大眾。©電信文獻

1973年中東石油危機,民眾囤積壹圓硬幣,造成公用電話缺幣,因此發行專用代幣4千5百萬枚應急。©電信文獻

1973年中東石油危機,民眾囤積壹圓硬幣,造成公用電話缺幣,因此發行專用代幣4千5百萬枚應急。©電信文獻

村村有電話
村民捐地蓋機房、協助搬運電線桿

1975年,為了使全台七千多個村里,至少有1具電話可用,政府積極展開「村村有電話」的建設。當年希望讓村子裡有電話,許多村民發揮共襄盛舉的精神,除了協助搬運建材設備,例如電線桿等,有的還捐出土地供機房設置之用。

許多地處深山的村子只有1部電話,放在代辦處,代辦處通常是村子裡的某戶人家,當外地電話打進來時,還要用傳呼的方式,也就是派人到受號人家中,或者用廣播的方式,請對方到代辦處接聽,這才完成「一通電話」。

對照現今人手一支行動電話,桌機與公用電話的需求已不如往昔,「一塊錢打一通公用電話」雖成了時代回憶,但電話仍然忠實地傳遞訊息,完成人與人之間「天涯若比鄰」的任務。

參考資料

1.中華電信退休顧問楊振興訪談
2.楊振興(2016)。《話筒裡的台灣》,獨立作家(秀威資訊)出版
3.陳慧玲、林齊悅(2016)。《方賢齊傳-電信之父、科技推手》,天下文化出版
4.「電信@臺灣」線上展覽,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
5.電信數位博物館網站(中華電信股份有限公司與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http://telecom.nstm.gov.tw/web.html

展覽資訊

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 「電信@台灣」常設展示廳
展廳位置:三方館二樓
地    址 :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一路 720 號
時    間  :週二 ~ 週日9:00~17:00(週一為國定假日或補假日,照常開放)
網址:http://www.nstm.gov.tw

你不知道的臺博館故事說給你聽!

2017-06

超越一世紀的奇妙演變

你不知道的臺博館故事說給你聽!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博物館

建築到館藏,博物館就像是一本立體故事書,探索其中,往往會得出趣味盎然,甚至頗感驚奇的結果。國立臺灣博物館是台灣第一間博物館,本身就充滿歷史,處處充滿典故。


1908年,縱貫鐵路通車,日治時期的臺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局附屬博物館(以下簡稱總博館)隨即成立,除了藉機宣示與歐美列強一樣具有發展殖民地的「實力」,一方面也是展示對台灣進行資源調查的成果。即使如此,不可否認地,台灣的動、植物、礦物及原住民文化也因而得到系統化整理,讓全球學者認識台灣物種的豐富性。這座博物館,正是國立臺灣博物館(以下簡稱臺博館)的前身,也因此一沿革,賦予臺博館日後以「自然史」為發展基礎的定位。

新古典主義建築代表

日治時期,每任台灣總督任期結束後,繼任者會發動全台募捐,製作「紀念物」。1915年竣工的「兒玉總督及後藤民政長官記念博物館」興建費用便是來自這樣的募捐「慣例」。有意思的是,這座原本被規畫來紀念前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及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的建築物落成後,上述的總博館卻同時遷入,且直到更名成臺博館都沒遷離。

臺博館的「館舍」取法新古典主義(Neo-Classicism),這是一種以希臘、羅馬為源頭的文藝復興建築形式,而臺博館也被公認為台灣新古典主義建築的代表。但在文藝復興的外觀下,臺博館卻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鋼筋混凝土建築,由於台灣位處地震帶,館舍內外難免因地震晃動而產生裂縫,為了美觀,以往外牆被不同主事者以油漆遮蓋,直到近年古蹟修復的觀念轉變為盡可能保持原樣,2013至2014年外觀整修時,外觀終於恢復將近一世紀前、完工時的灰色。

隱藏在細節中的家徽

步入臺博館大廳,左右各有一壁龕,可見兩只大型景泰藍花瓶,臺博館教育推廣組說明員陳信鈞說明,原本放在此處的是兒玉源太郎和後藤新平的雕像,位置之重要由此可見。不過,這兩只花瓶也頗有來頭,細看之下,菊花圖樣充滿立體感,做工極為細緻,陳信鈞補充,它們其實是某任臺灣總督捐贈給總博館的精品,內胎為銅胚,外表為陶瓷,兩者受熱度不同,所以燒製難度非常高,即使在日本,這麼大的量體都不常見。

在大廳仰望屋頂,一大片彩色鑲嵌玻璃因陽光灑落而瑰麗異常,若仔細觀看,會發現其中有著兒玉和後藤兩人的家徽,兒玉的家徽類似五片竹葉,後藤則是藤紋,實際上,兩人的家徽還可在壁龕旁的壁燈、大廳上方的四面彩色鑲嵌玻璃等處見到,訴說著館舍和兩人的淵源。

大廳壁燈上可見兒玉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大廳壁燈上可見兒玉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後藤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後藤家徽。©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的複合式柱有方柱、圓柱兩種,其上亦可見葉薊與漩渦裝飾。©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的複合式柱有方柱、圓柱兩種,其上亦可見葉薊與漩渦裝飾。©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彩色天窗,鑲嵌玻璃雕花精美。© 國立臺灣博物館

中央大廳彩色天窗,鑲嵌玻璃雕花精美。© 國立臺灣博物館

在博物館看運動賽事

館舍完工之初,因台灣氣候暖溼之故,館舍一樓的地板從地面架高,朝向南方的「背面」也設有露台保持館內通風,後因展示空間不足,且有了控制溫溼度的現代設施,1960及1980年代,館方先後將一、二樓空間外推,陳信鈞提示,從公園望向博物館背面,就會發現一樓的窗戶刻意與正面保持一致,「改建」感覺較不明顯,但二樓就能看到當年露台欄杆的痕跡。

除了通風功能,露台還是過去民眾觀看運動賽事的好位置。現今捷運台大醫院站4 號出口到博物館東緣,曾是一大片運動場,全台最重要的體育活動都在此舉行,一有比賽,民眾就到博物館露台觀賽。除了文教功能,落成後很長一段時間,博物館還擔負著台北的「入口意象」,臺北車站東遷之前,旅客一出車站,就會看見端正華美的博物館建築,而這一帶也是日治時期的中心商務區,是以當時對博物館的重視,也從選址中透露一二。

此外,探訪臺博館時,不妨也留意一下館舍前後方在開館之初便已種下的椰子樹,因日本政府將台灣「定位」為一座熱帶島嶼,特意將椰子樹等棕櫚科植物從南洋地區引入台灣,而這些連結著台灣近代史、充滿故事的建築細節和周遭景色,就像一件件隱藏版的展覽品,為臺博館的參訪者帶來意料之外的樂趣。

1930年代總博館彩色明信片:自臺北車站前的表町通(今館前路)看博物館的景致。©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彩色明信片:自臺北車站前的表町通(今館前路)看博物館的景致。©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明信片。©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1930年代總博館明信片。© 國立臺灣博物館(李子寧提供)

臺博館本館建築元素與構造圖

臺博館本館建築元素與構造圖

展場資訊

國立臺灣博物館本館及土銀展示館
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每日9:30~17:00

南門園區
園區開放時間:週一至週日6:00~22:00
展示館開放時間:週二至週日9:30~17:00
每週一、除夕及春節初一休館;逢國定假日及連續假期均照常開館
網址:www.ntm.gov.tw

世大運圓滿落幕!重新來認識台灣運動會緣起

2017-07

從遠足、遊戲競技到世大運

世大運圓滿落幕!重新來認識台灣運動會緣起

大會操是運動會歷久不衰的代表性項目。圖為日治時期,臺中師範學校附屬公學校大運動會學生們做體操的情形。©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2017臺北世大運(2017 Taipei Universiade)是「第29屆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的簡稱,不僅是台灣首次舉辦,也是歷年來主辦層級最高的國際體育賽事。國內外大大小小的運動會,從學校到企業,從鄉村到都市,不僅有益身心,運動員挑戰極限的精神及令人歎為觀止的競賽激情,讓運動會持續不斷地在各地展開,凝聚人心。

文|李偉麟

世大運是由全球大學生參加的世界性綜合運動會,以學生為主體,與運動會最早在台灣透過小學發展,起源是一致的。台灣最早舉行的學校運動會,可追溯至1896年12月12日由國語學校第一附屬學校(今士林國小)舉辦的遠足運動。由於學校沒有設置運動場,運動會大致以遠足加上遊戲為主,直到20世紀初期,以體操及遊戲競技為主的運動會,才逐漸與遠足分離,運動會形式也開始固定下來。

日治時期小學運動會
唱歌、騎馬打仗、收發信

運動會項目按年級別區分,低年級以和緩且趣味性的競賽遊戲、歌唱活動為主,例如日治時期台灣人就讀的艋舺公學校的運動會,就曾舉辦收發信(註1的比賽;中年級相對激烈,如騎馬打仗。有些活動歷久不衰,以大會操和拔河最具代表性。直到1920年代後,公學校運動會的比賽項目才逐漸著重田徑,特別是小學生年紀可負擔的短跑項目,以及接力賽、跳高、跳遠等。

公學校運動會的舉行多半利用秋季、天長節(在位天皇的誕生日)前後的星期假日舉行,並燃放煙火通知民眾與會。由於運動會競賽過程相當刺激,民眾不僅可參觀此精采的過程,甚至可獲得獎品。公學校運動會便在此情形下,由學校的年度行事轉而成為地方的年度盛事。

聖火傳遞起源於奧運,象徵著光明、團結、友誼、和平和正義。 圖為1954年省運會聖火傳遞抵達台北。© 聯合知識庫/陳維在攝

聖火傳遞起源於奧運,象徵著光明、團結、友誼、和平和正義。 圖為1954年省運會聖火傳遞抵達台北。© 聯合知識庫/陳維在攝

大武山下小奧運
六堆運動會逾萬人參與

除了學校運動會,有「大武山下小奧運」美稱的「六堆運動會」,是高屏地區客家族群一項重要及特殊的體育文化活動,起源是以1927年創辦的 「六堆網球懇親會」為基礎,第1屆運動會於1948年2月22日在屏東縣竹田國民學校舉辦,當時前來參加及參觀的六堆(註2鄉親高達一萬多人,直到今年4月已舉辦52屆,比賽內容有正式的田徑、球類項目,也有富含客家傳統的民俗趣味競技,如打井水等(註3

(註1)收發信:手上拿一堆類似信封的文件,要精確快速的送到眼前數個信箱中,是具有職業訓練性質的趣味競賽。
(註2)六堆:台灣客家人最早聚居的地方,範圍涵蓋高雄、屏東12個鄉區,雖沒有明確的標界劃分,卻存有客家族群團結合作、奮勇堅強的文化歷史意義。
(註3)打井水:早期開墾的時候,因為水利設施不足,需要較多人一同打井水。比賽時每隊每次兩人一組,跑過障礙物後分工打水,再跑回起點交棒,在規定時間內不限次數,以集水桶內總重量判勝負。

昔日重要開場儀式
鳴自由鐘、放和平鴿

1946年,第1屆台灣省全省運動大會(簡稱「省運」),可說是台灣舉辦全國性大型運動賽事的起源,而人們所熟悉的開場儀式,包括傳遞聖火,以及象徵自由、和平的鳴自由鐘、放和平鴿等,都是在第4屆才開始。當年聖火在台南延平郡王祠點燃後,一路傳遞至台北市介壽館前的大廣場(現總統府前廣場)。

省運在1974年改稱「臺灣區運動會」(簡稱「區運」),無論是在省運或區運期間,聖火傳遞的路線及動向,包括手持聖火的跑者英姿、聲勢浩大的隨行車隊及路旁歡迎吶喊的觀眾,不僅一站又一站地傳遞著希望,也成為人們回味那個年代公眾生活的重要記憶。

 

1920年以後,學校運動會開始重視田徑,短跑或接力賽跑是常見的項目。圖為臺灣商務印書館幼童文庫《運動會》封面,1966年出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20年以後,學校運動會開始重視田徑,短跑或接力賽跑是常見的項目。圖為臺灣商務印書館幼童文庫《運動會》封面,1966年出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89年台灣區運動會票選吉祥物,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小學生投票,浣熊脫穎而出,圖為當年的新聞剪報。©聯合知識庫/民生報

1989年台灣區運動會票選吉祥物,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小學生投票,浣熊脫穎而出,圖為當年的新聞剪報。©聯合知識庫/民生報

1989年區運秩序冊封面
30萬小學生票選吉祥物

隨著通訊傳播的發達,資本市場的商機與大型運動賽事結合,吉祥物與代言人,已成為現代大型賽事形象塑造與行銷宣傳的焦點。

奧運,第一個官方吉祥物是1972年慕尼黑夏季奧運會,一隻名為「Waldi」的德國巴伐利亞臘腸狗;世大運最早的吉祥物是1973年莫斯科世大運,一個正面頭戴5朵花環、向右奔跑著的女孩。台灣大型賽事最早的吉祥物圖騰,則出現在1989年區運的秩序冊封面,當年還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名國小學童,以投票形式慎重選出,在特別印製的選舉公報上,分別刊登浣熊、獅子、雲豹、臺灣黑熊、羚羊及大象共6種圖騰,最後由浣熊勝出。

運動賽事高潮不斷,不論在現場或螢幕前,選手與觀眾之間不分你我「熱血沸騰」的感動,不僅凝聚人心,更成為全民共同記憶。而運動會豐富的競技種類,除了展現人類挑戰極限、不輕言放棄的意志力、身體律動的力與美,跨國大型運動賽事,也實踐追求超越國際與人種的和諧與自由,成為人與人之間的共同語言。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組長謝仕淵訪談
2.屏東縣政府客家事務處民俗藝術科曾偉志先生提供諮詢
3.謝仕淵(2013),〈日治時期臺灣公學校運動會〉,《臺灣學通訊》第77期
4.金湘斌(2007),〈日治初期臺灣初等學校運動會之歷史考察 (1895-191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
5.傅楷傑(2004),〈客家六堆運動會發展之研究〉,國立屏東師範學院碩士論文
6.民生報(1989年1月10日),〈今年區運吉祥物是誰?北市卅萬小學生今天投票〉©聯合知識庫
7.典藏臺灣(DigitalArchives.tw),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

 

昔日的大稻埕榮景活靈活現,穿越時空欣賞郭雪湖《南街殷賑》

2015-11

昔日的大稻埕榮景活靈活現,穿越時空欣賞郭雪湖《南街殷賑》

文|高彩虹・圖片提供|臺北市立美術館

《南街殷賑》(1930年,膠彩、絹,188×94.5cm)不僅場景鮮活,也留給後人了解過去的線索。

《南街殷賑》(1930年,膠彩、絹,188×94.5cm)不僅場景鮮活,也留給後人了解過去的線索。


電影《大稻埕》讓郭雪湖於1930年創作的作品《南街殷賑》動起來了,商家招牌林立的畫作中,不僅旗面飄揚、人車行進,還搭配喧鬧的鞭炮聲、人聲雜沓與歌聲繚繞,數十年前的大稻埕南街(今迪化街)榮景彷彿重現世人眼前。

北美館典藏組編審林育淳表示,歷年來描繪迪化街的畫作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郭雪湖的《南街殷賑》了,不僅有寫實的部分,也加入自己的想法,至今仍經得起時間淬鍊,是極具台灣特色的畫作。

該畫作以中元節前的台北霞海城隍廟前為場景,台北城市散步執行長邱翊說明,1930年仍屬於日治時期,要了解當時的大稻埕,得先拋除對現在大稻埕南北貨、年貨大街的既定印象,而把它當作一個城市的角度來觀察。城市不只有商業,還包括生活型態,當時的大稻埕除了商家,也有醫院、戲院甚至棺材行。

從畫作上的招牌來看,當時有鐘錶行、零食店、布莊、命相館、藝品店等各種同業態的商業貿易,扮演著批發平台的角色,因此在過年過節前,一些雜貨店或五金行業者會來此採買批貨。這樣的角色在1990年代,因萬客隆(台灣最早成立的量販店)等量販店興起、超商出現而產生變化。

畫作中看不到的,還包括了大稻埕曾是政治、水陸運輸中心的角色。清朝開始,大稻埕就設立有日、英、德、美等17國領事館;而且大稻埕不僅有河運,還曾是鐵路重鎮,清光緒年間建立的「臺北火車票房」(指售票處)是最早的台北車站站址,約位於現今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中興院區。

當生活富足,藝文生活也隨之繼起,大稻埕有台灣人開的第一家咖啡店「維特」,而波麗路、山水亭、天馬茶房這3家咖啡館,正是那個年代藝文界的活躍區,這樣的大稻埕在畫中似乎都在眼前鮮活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