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人景交融 色彩和諧 陳澄波為悠然台南神學院留影

2019-05

人景交融 色彩和諧 陳澄波為悠然台南神學院留影

文|胡德揚

陳澄波,《新樓風景》,畫布、油彩,91 × 115.6cm,1941,私人收藏。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提供。

陳澄波,《新樓風景》,畫布、油彩,91 × 115.6cm,1941,私人收藏。財團法人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提供。

日光從藍天中透出,為景色罩上一層柔細光暈。遠處有座兼具東、西方建築元素與趣味的紅瓦樓房,屋頂的馬背造型明顯;近處的建築則可見向上翹的屋頂燕尾。濃密綠蔭中,一名女性和女孩牽手向遠處房舍走去,定睛細看,房舍前的斜坡走下的人影似乎正招呼她們,另一處往前方走來的人影,似乎在迎接這對訪客,為此刻風景帶來優閒氛圍……

這是前輩畫家陳澄波作於1941年的《新樓風景》,描繪的是台南神學院內庭院景觀。從後方樹蔭中露出的馬背屋頂房舍是巴克禮博士(Dr. Thomas Barclay)故居,左前方的燕尾屋頂建築則是甘為霖牧師(Rev. William Campbell)故居,兩座建築都呼應了台南風土,適當融入在地風格。

自上海返台後,陳澄波曾多次走訪台灣各地,留下以當地風景為主題畫作眾多。台南神學院亦然,且創作年份各有不同,表示畫家數次到訪,這或許和陳澄波舊識廖繼春有極大關係——《新樓風景》中的巴克禮博士故居後來改為長榮女中宿舍,而長榮女中正是陳澄波老友廖繼春任教處,陳澄波以此處風景入畫,估計是訪友期間的創作,而廖繼春的《西寮》也以巴克禮博士故居為主題,並和《新樓風景》一同參加第四回臺灣總督府舉辦的臺灣美術展覽會(簡稱府展),為兩位前輩畫家的交誼留下珍貴紀錄。

《新樓風景》中,人物並不特別顯眼,卻和四周景物交融,為畫面注入舒緩動態,並隱然透出日常生活的友好氣息。面對故鄉景物,陳澄波以略帶後印象派風格的畫筆,以繽紛色彩臨摹帶有熱帶氣息的光影,在紅色屋瓦和大量綠蔭之間所維持的平衡,更可看出陳澄波調和色彩的用心。

今日,到訪台南神學院,畫中景物僅存斜坡可供追憶,然而,四周的一片綠意深濃的樹影,仍能讓我們遙想多年前的風景和曾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故事……

陳澄波 (1895~1947) 
嘉義人,為台灣日治時期及戰後時期油畫家。1926年以作品《嘉義街外(一)》成為第一位入選日本「帝國美術院展覽會」(簡稱「帝展」)的台籍畫家。其後陸續多次入選帝展、台展與府展等。並與同期台灣藝術家創設組織如赤島社、臺陽美術協會等重要美術團體,推廣台灣藝術文化風氣。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2019-03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文|陳怡如・圖|台灣高鐵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屏氣凝神,在腦中默想內心疑問,接著打開手機,對準掃描點,一個精緻細膩的虛擬場景隨即躍然眼前。伴隨著飽滿聲效,出現在半空中的飄浮字句,即是指引人生疑問的線索指南。

這個由場景、物件、文字和聲音交織而成的綺麗世界,既是一個擁有上億種組合的籤詩寓言,也是一個隨時都能展開互動的微型劇場。這是「台灣高鐵藝術元年」第二階段作品《處處—— 台灣高鐵ARt》,由台灣高鐵公司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攜手,邀請莎妹劇團導演王嘉明與豪華朗機工藝術家林昆穎,合力打造App互動藝術創作。

《處處》突破以往藝術「限時、限地」的觀賞形式,運用AR技術,透過手機媒介,在全台12處高鐵站內、車廂內和車票背面放置上百個掃描點,打造一個隨身攜帶、直指內心的掌中虛擬劇場,讓旅客隨時都能對人生一問。

仔細看場景,全都是你我熟悉的日常景象,像是高掛大紅燈籠的廟宇、招牌滿溢的街景、有著嘈雜聲響的工地等。隨機出現的物件,也承載著不同的記憶象徵,好比藍白拖、辦桌的大紅桌和古早木製長板凳,都能觸發一種情境,開啟一段劇情與想像。

「這和以往現場表演的作品很不一樣,我想讓大家說自己的故事。」王嘉明說,這也是《處處》有意思的地方,邀請觀賞者一同參與完成一場藝術體驗。「高鐵站是車站也是劇院、高鐵票是車票也是戲票,票的正面帶領你去目的地,票的背面則是通往跟自己內心對話的介面。」林昆穎說。

這種「共創」不僅呼應台灣高鐵藝術元年傳遞與藝術「不期而遇」的精神,更著重如何讓藝術「擴散」和「滲透」到生活中。無論移動或停駐,《處處》所創造的藝術景象隨時能上演,寫下專屬於旅客自己的生命故事。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欣賞《處處》

 

謝銘祐:許多人認為不會說母語沒關係,但卻可能造成語言的消逝

2018-12

謝銘祐:許多人認為不會說母語沒關係,但卻可能造成語言的消逝

一件T恤、一雙木屐,騎著摩托車在台南趴趴走,這就是得過兩屆金曲獎的台語歌王謝銘祐。他的歌曲充滿對母語與土地的感情,他將音樂與土地結合,創辦《南吼音樂祭》、成立錄音室培育在地音樂人;他將台語與土地結合,創作台語繪本書、推行台語問路店、成立「來台南揣台語」臉書專頁(揣,tshuē/tshē,尋找),希望讓大家自然說台語。

文|陳靜宜・攝影|蔡宗昇

他的創作力很強,至今寫過約兩千首歌,出版的歌將近三百首。目前,他最滿意的作品是《台南》專輯裡的創作詞曲〈戀戀大員〉,歌詞提到:「牽腸掛肚的巷內/風對海中央吹來/幾痕蚵殼灰/茫霧黃昏的紅磚」,畫面出現台南安平老街、海洋與安平古牆,還有一種安靜的等待。

他的台語運用靈活、用字深刻、聲韻優美,這些累積經由外公是廟公、外婆是媒婆的生活耳濡目染而來,母語對他來說,就像呼吸,是一種自然的存在。

創作繪本、戲劇  推動親子共學台語

台灣是一個多族群、多語言文化的社會,其中,台語是國人主要使用語言之一,但隨著國語的普及,說台語的人口及頻率逐年減少。受訪當天,謝銘祐身上穿著「大家說台語」幾個大字的T恤。熱愛台語的他,發現母語為台語的十來歲年輕人不諳台語,慣用台語的祖父母想跟孫子溝通,不是讓孫子學台語,反倒是自己去學國語;而這些年輕人最容易接觸到的台語電視連續劇,說得卻是採用國語邏輯的台語。

 

謝銘祐以台語文創作的《安平兮烏龍船長》,由業餘劇團到小學演出,目前已舉辦五十幾場。©謝銘祐

謝銘祐以台語文創作的《安平兮烏龍船長》,由業餘劇團到小學演出,目前已舉辦五十幾場。©謝銘祐

「許多人認為不會說母語沒有關係,但卻可能造成語言的消逝。」正當他擔憂年輕人的台語聽說能力,卻得來了年輕人的當頭棒喝,一位大學生說:「你們這一代嫌我們不會說台語,那是因為你們不跟我們說台語。」

這才警覺到問題可能出在自己這一代身上,他回過頭來由自己做起,買了台語字典,把任何想寫的文字改以台語撰寫,像是重新學語的孩子逐字的查,目前已考取全民台語中高級認證。

他又花了5年時間,出版了一本台語與國語對照的繪本書《安平兮烏龍船長》(兮,ê,的),希望父母可以複習台語後再讀給孩子聽,親子共學。這個半寫實、半虛擬的劇情裡,埋入了在地的歷史與地理元素,鄭經時期的安平歷史和安平的媽祖信仰,甚至連卡通「北海小英雄」裡的主角小威,都成了書裡的重要角色。他還將此改編成劇本,邀請一群家庭婦女組成業餘劇團到小學裡義演,目前已經舉辦了五十幾場。

從生活中找回台語  台語問路店

由於台南說台語的人口眾多,他還期望台語文化能成為台南的觀光要素之一,「如果台南每家超商員工都能提供台語服務;政府官方在參與活動時,能先以台語致詞作為開場白,這樣不是很有城市特色嗎?」於是他最近針對旅遊,著手進行「台語問路店」。

交通部觀光局為推動友善旅遊服務,回應台灣人「相借問」(sio-tsioh-mn̄g,打招呼)的台式熱情,與在地特產店、便利商店、民宿飯店及派出所等單位合作推出「借問站」。他參考這個做法,與台南當地的獨立咖啡廳、書店、民宿合作,預計推出「台語問路店」,讓店家以台語做為溝通語言,目前集中在中西區約三十個店家,預計明年會正式掛上問路識別牌。

另外,他還成立了「來台南揣台語」社群網站,找來王昭華(曾獲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作詞者)、恆春兮(台語廣播秀主持人)、羅士哲(台南塾創辦人)等人,在市區場地舉辦小型台語相關講座進行交流。

「小南吼」巡迴募款演唱會,每年5月起在台南市區各廟口演出,所得金額全數作為《南吼音樂祭》舉辦經費。©謝銘祐

「小南吼」巡迴募款演唱會,每年5月起在台南市區各廟口演出,所得金額全數作為《南吼音樂祭》舉辦經費。©謝銘祐

每年10月舉辦的《南吼音樂祭》,結合在地音樂、民俗技藝與傳統文化,是台南年度盛事之一。©謝銘祐

每年10月舉辦的《南吼音樂祭》,結合在地音樂、民俗技藝與傳統文化,是台南年度盛事之一。©謝銘祐

培育在地音樂人才  催生南吼音樂祭

回應對音樂的熱愛,及培育在地音樂新血,他去年在台南承租老屋,改建成一個集展演、錄音室的複合式空間,正式成立「南方音樂基地」。二樓的錄音室比照台北專業的錄音室規格,讓南部音樂人錄音不再需千里迢迢到台北,「至少可以把省下來的交通跟住宿費,投資在專輯製作。」此外,他還邀請許多資深音樂製作人,分享音樂實作技巧。

在地與音樂結合的努力,當然還少不了謝銘祐一手創辦的《南吼音樂祭》,今年已經邁入第6年。每年大約農曆3月後,安平海邊吹起南風,在某些定點,可以聽見海潮與空氣共振所形成的自然吼聲,在地人稱為「南吼」(註),這就是音樂祭命名的由來。


註:安平的海風、海浪自古聞名,「南吼」名稱,來自連橫《台灣詩乘》描寫的「安平海吼,為天下奇。自夏徂秋,厥聲迴薄。以其在南,謂之南吼。」

謝銘祐成立「南方音樂基地」,錄音室比照台北專業錄音室規格,並舉辦專業講座,培育在地音樂人才。©謝銘祐

謝銘祐成立「南方音樂基地」,錄音室比照台北專業錄音室規格,並舉辦專業講座,培育在地音樂人才。©謝銘祐

從台語到台南、從音樂到台灣,謝銘祐所做的遠超過一位音樂人的角色。他強調,做這些事不是只為了安平或台南,而是為了讓所有人都能感受透過講母語,認識自己的家鄉。

台語蘊含許多台灣歷史典故、日常生活故事,而鼓勵大眾學母語、講母語,就是希望能讓語言猶如經典的台灣小吃,親切而久遠。

謝銘祐
音樂製作人,與台南音樂人組成「麵包車樂團」,發行《台南》、《情獸》、《舊年》等專輯,《南吼音樂祭》創辦人、創立南方音樂基地、推行「台語問路店」、繪本《安平兮烏龍船長》。

 



謝銘祐〈戀戀大員〉


2018年11月秋天早晨
謝銘祐接受《TLife》專訪
在孔廟文化園區彈唱〈戀戀大員〉
沉浸在滄桑的嗓音中
感覺在溫柔的懷抱中被輕輕地搖晃著
一曲暫歇 頭頂掠過戰鬥機 轟轟的聲響
這是屬於在地的聲音

多彩渲染 鍾奕華捕捉台南躍動陽光

2018-11

多彩渲染 鍾奕華捕捉台南躍動陽光

文|胡德揚

鍾奕華,《台南孔廟一角》,壓克力顏料、畫布,41×31.5 cm,2016

鍾奕華,《台南孔廟一角》,壓克力顏料、畫布,41×31.5 cm,2016

穿透空氣的陽光,散射成一個又一個光點四處浮動,景致一片氤氳,孔廟的大成坊就沉浸在這樣的光線和氣溫中,瓦片和地面折射著陽光,牆面上攀延的植物隨風靜靜搖擺葉片,這是一個靜謐又溫暖的台南午後……

台南市南門路上,矗立著台灣第一座孔廟,始建於明鄭永曆十九年(1665年),已有三百多年歷史。2016年夏天,移居台南的藝術家鍾奕華在住處附近遊看,望見多面紅牆,強烈的視覺印象觸動了他,遂動筆畫下一系列與紅牆有關的作品,《台南孔廟一角》便是其一。

來自緬甸的鍾奕華,23歲來台求學,定居台灣超過50年,10年前從台北移居南台灣,先在高雄,其後在台南,迄今已有4年。南部明亮豐盛的陽光對鍾奕華的創作帶來了強大刺激和助力,他也感到自己「需要這樣的環境」,從此他找到他想要表達的方式和感受,不僅作品數量大增,尺幅也隨之「放大」。

在用色和技巧中,鍾奕華的作品令人聯想到「蠟染」的質地,對於這樣的印象,他不諱言,和他出身緬甸的背景有關,「紫色、金色和銀色都是蠟染常見的顏色,特別是金、銀色,西畫很少用到。」在《台南孔廟》這件作品中,蠟染中常見的暈染效果,被鍾奕華運用在對於牆面的描繪上,顏料之間彼此「滲透」。

此外,在天空部分,以金色為底,接著上一層紅色,再「刮」出他想表現的效果,使層次更顯豐富。作品完成後,他發現自己所畫的,不只是孔廟一隅,更是台南的溫暖陽光……藝術經常讓我們看見平常沒留意的美好,若有機會親訪孔廟,不妨在大成坊前稍微駐足,觀察南台灣躍動的陽光,如何和古蹟共舞。


鍾奕華
1945年生於緬甸仰光,23歲來台,求學於國立臺灣藝術專科學校(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其後定居台北,近年先後移居高雄、台南。其創作植基緬甸之民俗與傳統藝術及堅實學院訓練,表現既可見緬甸蠟染影響,又有個人自由、奔放之現代演繹。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2018-05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生活在上一個世紀的人們,雖然沒有手機、網路、社群網站,可供拍照打卡,但是,透過一顆顆蓋有日期、刻有各地代表性圖案的紀念戳章,一樣可以「蓋章」留念,將「我在此時、此地」的足跡保存起來,留下永恆的感動。

文|李偉麟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台灣人開始蒐集紀念戳章(以下簡稱「戳章」)的風氣,始自日治時期。在當時的明信片上,戳章的種類豐富、樣式多元,尤其在當時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裡頭,五顏六色的戳章琳琅滿目,不需要文字記錄,就能夠感受旅途的精采豐富。

獨有的風景戳章 留下美好旅遊回憶

目前典藏於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的《台湾一周紀念旅行》冊子,就是日本人中西竹山於1934年(昭和9年)來台遊歷,收集各地戳章的一本紀念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助理林佳蓉指出,中西竹山除了把沿途蒐集的旅館名片、菸酒包裝、交通票券與郵票等,貼在簿子上,更蒐集了一百多個戳章。光是憑戳章上的日期,就可以重新還原他的路線,比如5月9日在一艘大阪商船「高千穗丸」的船上、5月12日在基隆火車站、5月18日在阿里山火車站、5月19日由高雄搭火車回基隆等。日月潭、赤嵌樓都是他去過的景點,甚至也有下榻旅館的戳章,例如高雄的春田館、草山(今陽明山)的巴旅館等。

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也收藏了兩本日治時期的戳章簿,一本是到日本廣島旅遊所蓋的風景戳章,其中還寫有戳章簿主人名字「廖春華」,以及同行者數人的簽名;另一本則全是台灣的戳章,有景點,也有「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的戳章。這兩本戳章簿的封面,和《台湾一周紀念旅行》一樣,都是織錦包裝,並有白底籤條可供書寫標題,例如其中一本就寫著「足跡」;內頁則是採用連續頁的經摺裝裱,用的是吸墨性較佳的厚宣紙,無怪乎這些數十年前所蓋下的戳章,至今多數圖案輪廓仍然清晰,甚至還看得出顏色深淺層次,令人讚嘆。

張良澤回憶,當時台灣高中生的畢業旅行地點幾乎都是日本,而在日本的書店裡就有販賣這種戳章簿,這種盛行集印的風潮,對於台灣人蒐集戳章的風氣,可說是一大推力。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35年台博會 
新奇課程戳章創意與樣式百花齊放

早年除了景點、車站、來往台日兩地的商船、旅館等,日治時期舉辦的各式展覽會、博覽會,也提供紀念戳章供人免費蓋印。其中規模最大的「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當年的臺灣總督府還特別正式對外徵選官方樣式的戳章,此外,遍布台灣各地的展覽會場以及周邊的商店也自行設計戳章,讓參觀的民眾做紀念。

作家陳柔縉《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一書,就是介紹當年一位木匠楊雲源,在50天的會期中,所蒐集到的三百多個戳章,多元的樣式,展現出百花齊放的活力,圖案設計風格各異,高度的創意、趣味的巧思,讓許多集印愛好者恨不得能夠穿越時空,盡情地蒐集只有那個年代才有的圖案元素、設計美感與時代印記。

雖然現代的紀念戳章少見日期標示,但是它的魅力百年來不曾稍減。許多人為了蒐集紀念戳章,不僅特別準備專用集印本,甚至會以集印為旅行主要目的,以集滿、集好為目標,為自己的旅途軌跡,留下難忘的記憶。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參考資料

1.訪談: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怡宏、研究助理林佳蓉、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
2.林佳蓉(2016),〈從《台湾一周紀念旅行》看 1930 年代日人的臺灣旅遊〉,〈凝結旅遊回憶── 日本時代的紀念戳章 〉,均出自《臺灣風物》六六卷三期
3.張良澤,日治時期(1895-1945)繪葉書【臺灣風景明信片】系列書籍共五大本,其中《全島卷》上、下,以及《花蓮港廳.臺東廳卷》,由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臺南州卷》上、下由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
4.陳柔縉(2018),《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麥田出版
5.片倉佳史(2008),《台灣風景印》,玉山社出版

現實與想像的紙上交會!從古地圖的經緯探索台灣

2018-03

現實與想像的紙上交會!從古地圖的經緯探索台灣

地圖是一種將空間畫在紙上,將真實世界平面化、均質化,再基於特定需求而選擇內容的媒介。地圖呈現了繪製者及當時人們的想像與世界觀,圖上標示的國界、地名及經緯線,也蘊藏著許多平面圖像維度外的精采故事。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以下簡稱臺史博)收藏甚多與台灣相關之古地圖,近九百幅的豐富館藏,記錄著各時代外界對台灣這塊土地的印象。而在眾多地圖當中,不乏幾幅重量級收藏。目前館內最受矚目的《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即為其一。

此幅地圖由已故旅法畫家侯錦郎與妻子侯美智寄藏於臺史博,呈現清乾隆46年(1781年)至52年(1787年)間,清朝標記台灣原、漢分界位置的特殊輿圖,高約五十公分,長度超過四公尺。這類巨幅界址圖的繪製,往往需動用國家龐大的人力與財力,耗時3~5年才能調查製作完成,從中可看出地理位置變遷、台灣族群互動關係、移民與拓墾歷史,以及清朝政府的管理政策,史料價值極為豐富。

《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局部)404.5cm×49.2cm

《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局部)404.5cm×49.2cm

《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局部)404.5cm×49.2cm     (上圖為北部基隆淡水一帶,下圖為南部屏東高雄一帶)圖上可見界碑、土牛溝和隘寮等圖例標示分界位置,還有當時的原、漢聚落、行政建置,以及豐富的古地名可供今昔對照。

《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局部)404.5cm×49.2cm (上圖為北部基隆淡水一帶,下圖為南部屏東高雄一帶)圖上可見界碑、土牛溝和隘寮等圖例標示分界位置,還有當時的原、漢聚落、行政建置,以及豐富的古地名可供今昔對照。

從界址圖對照今昔變遷

目前現存已知的台灣原漢界址圖僅有6幅,除了此幅,另外5幅分別藏於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北京故宮博物院、中國西北師範大學、俄羅斯國立圖書館以及大英圖書館。此幅界址圖冠上「御製」二字,表示作為呈給皇帝御覽所用,因此跟其他界址圖相比,圖案、用色或書法上皆最為精細,是難得一見的珍品。

要如何欣賞這幅界址圖呢?臺史博副研究員石文誠說:「許多有趣的符碼可細細觀賞。」圖中繪有紅藍線番界(註)線,紅線為舊界,藍線則為新界,北起汐止、南至枋寮,南部鳳山至枋寮間也標示出頗為清晰的界碑、土牛溝、隘寮等位置。其中「土牛溝」正是為了明確劃分界線,而在沿線挖掘深溝,並將挖出來的泥土堆積在溝渠上方之側,遠望就像是高大牛背,因而得名,至今在桃園、新竹一帶,還留有一點遺跡。

此外,這張界址圖也透過具象化的圖例,呈現原漢聚落和軍備設施,例如墊高的房屋為原住民聚落、駐軍之處會畫有旗杆,還能看到臺灣府城等當時台灣的行政建置。地圖上更載明了豐富的地名資訊,可看出今昔各處地名的連結與變化。



註:「番界」的形成起於清康熙朱一貴事件後,採取封禁隔離政策,由南到北設立54處界碑,禁止漢人越界到「生番」地界。時至乾隆年間,原漢畫定政策日趨成熟,為了更加釐訂漢人開墾及合法稅收範圍,因而繪製多幅界址圖,這也是為什麼界址圖多出現在乾隆時期的原因。

破碎島嶼  台灣初登世界地圖

除了清朝所繪地圖外,過去台灣又是以什麼模樣登上世界舞台?石文誠指出,台灣約在16世紀中以後,才開始出現在西方地圖中。在當時出版的地圖上,台灣有很多不同名字,更以不同的島嶼輪廓和位置,在北回歸線南北徘徊不定,直到17世紀隨著荷蘭人、西班牙人來到台灣,將更多關於台灣的地理訊息向外流傳,地圖中的台灣形象與位置才逐漸定型。

1596年的《中華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應是目前已知出版的地圖中,最早明確把台灣標示出來的。當時台灣被畫為3個獨立小島,分別標註為小琉球(Lequeo pequeno)、福爾摩沙島(I. Fermosa)和一個無名小島,這種3島形式的台灣地圖,在16世紀中末葉到17世紀30年代頗為常見。

《中華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52.7cm×39cm,1596 銅版、墨色 台灣約在16世紀中後才開始出現在西方世界地圖中,但位置常在北回歸線南北徘徊不定,輪廓則以3島式最為常見。

《中華領土及海岸線精確海圖》52.7cm×39cm,1596。銅版、墨色。 紅圈處即為被畫成3座小島的台灣。

這張地圖還有個特別看點,就是以東為上,跟現今地圖東方在右的方位標示截然不同。原來,這是依照西方人的航行視角所畫。過去西方人多從麻六甲海峽進入南中國海,再到台灣海峽,之後北上日本,故東方即為船隻前進的方向。不僅如此,當時西方地圖多在圖面上繪製一些造型各異的海怪,一來裝飾,二來標示曾發生船難的海域,也有示警功能。

《世界新地圖》57cm×49cm,1690,銅版、彩色。17世紀末荷蘭的《世界新地圖》中納入了當時最新環球航行探測的結果,像是新發現的紐西蘭南島,台灣(Formosa I.)則已確立在北回歸線上。

《世界新地圖》57cm×49cm,1690,銅版、彩色。17世紀末荷蘭的《世界新地圖》中納入了當時最新環球航行探測的結果,像是新發現的紐西蘭南島,台灣(Formosa I.)則已確立在北回歸線上。

推廣觀光  生動手繪台灣景點

到了近代,地圖的製作與使用已逐漸跳脫為了政治管理或獲取經濟資源目的,所呈現內容愈來愈多元。例如日治時期,為了發展觀光事業,臺灣總督府出版了許多介紹台灣景點、特產及交通等資訊的觀光地圖,《臺灣案內圖繪》便以生動活潑的手繪圖例,將台灣島上與四周海域等數十個旅遊觀光景點和當地物產,結合成一張美術地圖。

從圖中可窺見日治末期台灣全島重要的觀光旅遊景點,像是各地溫泉、山脈,以及大屯、次高太魯閣、新高阿里山等3座國立公園(今國家公園之前身)。圖上也標示鐵路與公路動線,及其沿線之市集聚落等,在日月潭水社便生動繪出當地邵族原住民的樣貌。

看似客觀、科學的地圖,實則隱含許多當代人的空間認知、世界觀、期望與需求,可說是一種蘊含人類意志、價值觀與想像力的綜合體。透過點線面的集合,不僅讓觀者走入了圖中的經緯世界,同時也解讀了當下的時代精神。

《臺灣案內圖繪》36.2 cm×52.7cm,1942

《臺灣案內圖繪》36.2 cm×52.7cm,1942

展場資訊

地圖很有事:地圖的臺灣史特展
展期:即日起~8/12
展出地點:展示教育大樓4樓第一特展室
展覽簡介:展覽以「地圖」為媒介,透過16世紀到近代的地圖,呈現外界如何認知台灣,以及台灣社會的變遷歷程。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官網為主。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地址:台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話:06-356-8889
門票優惠:即日起,憑2018年高鐵票根購買門票,可享參觀次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再憑原購買門票免費入館1次。兩次參觀均享個人語音導覽機兩台150元優惠。
開放時間:9:30~17:00(週一休館)
*逢國定假日照常開放,翌日休館。農曆除夕及大年初一、政府公告之天然災害停止上班日等,本館將另行公告必要休館日。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2018-03

人之初,性本善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人之初,性本善……」《三字經》是許多人小時候共同的學習教材。其實在清領時期,它已經是私塾常用的課本。從清領、日治時期、一直到國民政府來台後,台灣的兒童啟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究竟有何改變?所扮演的功能與樣貌又是如何?

文|李偉麟  

過去提到小學讀過的課本,大家都能琅琅上口背出:「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這曾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學習記憶。不過,回溯清領時期,由於教育資源珍貴,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到稱為「書房」的私塾上學,而且也沒有統一的教材。

《取書包,上學校》作者黃震南表示,當時到書房讀書學習,除了參加科舉考試,另一個目的就是善用知識的力量,擺脫「青盲牛」(tshenn-mê/tshinn-mî-gû,指不識字的人)的命運,希望儘快出社會,擔任帳房夥計,謀得生計。

到書房學記帳和寫信

當時,私塾裡的老師所使用的課本,除了俗稱「三百千千」的入門教材:《三字經》、《百家姓》、《千家詩》及《千字文》, 更有教人識字、記帳的雜字書, 以及如何寫信的「尺牘書」等。

由於要懂得記帳,除了學會數學,還必須要認得各種物品、農漁產品的名稱。在當時較接近「數學」的教材是算術課本,其中較為通行的是教人如何打算盤的《指明算法》。課本上繪製的算盤,上排有2顆算珠、下排5顆,這種算盤是16進位,可算斤兩,與現代常用的日式算盤不同。

其次,比較流行的識字與記帳啟蒙教材則是雜字書。這類教材淺顯易懂,幾乎無說教、不用典故,直接分類呈現各種日常用字,並發展出圖解,相當生動。例如,客家人用《四言雜字》,內容如「將帥俊傑,聖賢仙佛……」;閩南人流傳最廣的雜字要屬《千金譜》,起首的「字是隨身寶,財是國家珍……」,至今仍是許多長輩們能夠琅琅上口的內容。

至於「尺牘書」的出現,可上溯至明清時期,因應工商業發達,人與人之間需要靠書信作為溝通的媒介。書中內容通常會並列去信與回信,作為一般書信撰寫的範本,例如有「父與子信」,就一定會有「子與父信」,父與子寫信給彼此,以供對照。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有別於傳統書房的新奇課程

到了日治時期,除了開設在廟宇一角或先生家中廂房的私塾,小朋友還多了一個上課的地點,就是獨立辦學的新式「小學」。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指出,新式小學提供傳統書房所沒有的唱歌課、體育課、圖畫課,下課時間可以到外面盪鞦韆、玩遊戲,還有理化實驗、幻燈片及電影的播放,以及能在學校用顏料的圖畫課等,不但課程新奇有趣、課本變漂亮,還會按課表上課,同時也能接觸到班級團體的新人際關係。

有趣的是,這些新式課程雖深具吸引力,家長卻認為去上學就應該好好讀書,因此,日治初期,許多家長會讓孩子早上去新式小學讀書,下午仍舊到私塾學習漢文。隨著新式學校逐漸被民眾接受而學生增加,臺灣總督府對私塾也多加限制,去私塾讀書的人則日漸減少。

圖畫課本帶來美學新體驗

在日治時期新式小學的新奇課程中,圖畫課帶來了許多新技法與美學觀念。翻閱當時使用的《初等圖畫》課本,可看到包括用彩色顏料畫畫、學著用製圖器具繪製「幾何畫」、在寫生課培養出觀察能力、畫靜物學習光影、透視法和構圖,也接觸到裝飾文字、海報、賀卡等美術設計的觀念等,這些都是傳統書房時期所沒有的課程,可說是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

由以上童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的演進,可感受在不同的時代,成人們對兒童接受教育的目的,有著不同的期許:傳統書房時期,重視傳遞當時的價值觀、思考型態與生活技藝,後者則在前者的基礎上,帶來了西方文明的知識體系與方法。直到如今,不論教材如何與時俱進,小學教科書的歷史地位始終沒有改變,它仍持續形塑我們對世界最初的看法,是引領每個孩子進入未來的重要通道。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書面訪談
2.「活水來冊房」主持人黃震南訪談
3.許佩贀(2012),《太陽旗下的魔法學校》,東村出版
4.黃震南(2014),《取書包,上學校》,獨立作家出版
5.《繪圖訂正萬字文》,鴻章書局石印,前輩攝影家、客籍耆老李增昌提供影印本
6.經典雜誌編著(2006),《臺灣教育400年》,經典雜誌出版
7.黃雯瑜、蔡蕙頻、張谷源(2008),《二ΟΟ八館藏臺灣學研究書展專輯》,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

當神像走入博物館背後的故事

2018-02

從無形神祇到有形藏品

當神像走入博物館背後的故事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信仰」是台灣常民生活中重要的一環,見證各時代民間信仰的神像,也成為博物館、研究者極力保存研究的重要文化資產。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以下簡稱臺史博)收藏兩千多尊神像,嘗試在宗教範疇外,從工藝、歷史與文化保存的觀點出發,抽絲剝繭,探索神像的角色脈絡。


做為信仰的載體,「神像」從無形的神祇到有形的塑像,最終再變成博物館藏品,有其獨特的生命歷程。最初由傳說與顯聖事蹟塑造出神祇形象,再經由民間工藝造像使之具體化,讓神像有了外型、神采,再透過儀式賦予靈力,成為神聖的象徵物,受到人們崇祀敬拜。

當供奉時日已久,神像有了髒汙或毀損後,便需要清潔、修補,或是依照本尊,請刻佛店重新塑像。而舊有神像經過退神儀式,脫離被祭祀的身分後,有些會直接燒毀,有些則再度以「物」的姿態,走入骨董收藏市場,成為有價收藏品,轉為承載工藝技巧、時代美學及生活記憶的物件。從賦予靈性、造像、祭祀、退神又轉為民藝品,神像的角色,也在這過程中不斷轉化。

胸後玄機  封存入神物

2016年,臺史博收到收藏神像近四十年的資深藏家楊恭熙捐贈的大批神像,數量接近兩千件。近年,臺史博透過科學檢測、保存修復和歷史田野調查研究,逐步發掘神像背後伴隨的時代樣貌與生命故事,讓神像在新世代以更多元的面貌展開新生。

許多人會好奇,神像進了博物館,是否有特別的收藏程序?臺史博助理研究員張淑卿表示:「神像抵達博物館後,第一個進行的動作是『冷凍除蟲』,狀況較好的木雕神像須在零下30度的冷凍庫中冷凍3週,透過低溫把細菌、蛀蟲凍死,避免汙染其他文物。冷凍結束後也不能馬上開箱,須回溫3天才能打開,避免溫差劇烈變化產生的傷害。」接著清除表面髒汙、入庫上架,最後再透過科學儀器檢測,例如X光掃描等,一窺其中奧秘。

此外,發掘「入神物」與其內容,是研究神像頗為重要的一環。「入神」是神像注入神力的關鍵儀式之一,用來增加靈性,但並非每尊神像都會有入神物。入神物通常放在神像的胸後,師傅會先在神像背部鑿出一個圓形或方形的洞,當刻佛基本工序完成後,選定吉日將香火、符咒、七寶(金、銀、銅、鐵、錫、珍珠、瑪瑙)、五色線、五穀、命書等物放入,最後再封榫起來。

此尊伏虎羅漢為一組5尊中的其中一尊,其餘4尊為夜多、飛鈸、降龍、進經羅漢。伏虎羅漢背後可見入神洞,其中置有兩張命書。

此尊伏虎羅漢為一組5尊中的其中一尊,其餘4尊為夜多、飛鈸、降龍、進經羅漢。伏虎羅漢背後可見入神洞,其中置有兩張命書。

伏虎羅漢像背後的兩張命書,第一張命書(左)書寫於格子紙上,內容為信士廖月燕曾於清光緒10年(1884年)進行修復,第二張命書(右)書寫於紅布上,內容為廖劉氏之子等人於1936年續修。

伏虎羅漢像背後的兩張命書,第一張命書(左)書寫於格子紙上,內容為信士廖月燕曾於清光緒10年(1884年)進行修復,第二張命書(右)書寫於紅布上,內容為廖劉氏之子等人於1936年續修。

觀看命書  發現身世線索

「命書」又稱意旨或天書,裡頭記載粧佛(神像造像)的年代、入神緣由與祈願、信士大名等內容,張淑卿說:「這就如同神像的『身分證』,細究命書,就能發現很多關於神像的身世線索。」

此次楊恭熙捐贈的5尊木雕羅漢,清楚可見神像背後的入神洞。其中,伏虎羅漢的入神洞內放有兩張命書,位於較深處的第一張命書寫於神像初次修復之時,第二張命書疊在第一張之外,寫於後續再次修復時。從命書得知,神像曾於清光緒10年(西元1884年)修復,又於1936年進行第二次修復。此外,有些神像造型相似,光從外型較難辨認,但從命書就能清楚確認身分。

神像的外型也隱含著過去的時代背景。像是明清時期漢人渡海來台,大多帶著原鄉香火、神像而來,為了方便渡過凶險的黑水溝,神像多數尺寸輕巧、方便攜帶,有些甚至不到十公分。

另一組由觀音、善財、龍女、灶君、福德正神等5尊神明組成的立體神像組,猶如家中神明廳常會張貼的祭拜用神明繪像「觀音媽聯」的立體版,將不同神明雕刻在一起的神像已屬特別,把平面畫像化為立體更屬少見。這些透過研究神像而累積的文化依據,除了體現信仰變遷外,也顯現了不同時代下的記憶線索。

木雕觀世音菩薩、善財、龍女、灶君、福德正神像。神像原有髒汙、木結構蛀蝕、彩繪層剝離與脫落等問題,後先以木粉加固,再進行清潔、材質檢測、修復與全色。

木雕觀世音菩薩、善財、龍女、灶君、福德正神像。神像原有髒汙、木結構蛀蝕、彩繪層剝離與脫落等問題,後先以木粉加固,再進行清潔、材質檢測、修復與全色。

神明廳常見的「觀音媽聯」畫像。

神明廳常見的「觀音媽聯」畫像。

準提觀音以多臂形象聞名,台灣地區以十八臂為常見。

準提觀音以多臂形象聞名,台灣地區以十八臂為常見。

展場資訊

 

展  期:即日起~8/26
展出地點:展示教育大樓4樓第2特展室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地  址:台南市安南區長和路一段250號
電  話:06-356-8889
門票優惠:即日起,憑2018年高鐵票根購買門票,可享參觀次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止,再憑原購買門票免費入館1次。兩次參觀均享個人語音導覽機兩台150元優惠。
開放時間:每日9:00~17:00(週一休館)
*逢國定假日照常開放,翌日休館。農曆除夕及大年初一、政府公告之天然災害停止上班日等,本館將另行公告必要休館日。

從剃頭擔子到現代美髮,剪不斷的時代記憶!

2018-02

從剃頭擔子到現代美髮,剪不斷的時代記憶!

上髮廊是現代人習以為常的生活習慣,但是不同時代對於理髮的觀念卻有很大的不同。從早期師傅在路邊幫大家剃頭、到巷口的傳統理髮廳,再到現代美髮店,從講究衛生到追求流行,如今「理髮」不再只是打理門面,更是實踐自我風格的象徵,唯一不變的是人類對於三千髮絲的煩惱,不曾停歇。

文|李偉麟  

談起理髮,許多中年男士可能還有小時候被帶去傳統理髮廳,坐在橫架於專業理髮椅扶手上的洗衣板或木板,任由師傅剃成平頭或光頭的鮮活記憶;女生的頭髮則通常由媽媽或長輩在家裡操刀,剪成「西瓜皮」,或多或少都有被剪到耳朵喊疼的經歷!

早在清領時期,台灣就有理髮的觀念,挑著擔子的剃頭師傅在路邊攬客、收費理髮;日治時期因提倡「斷髮放足運動」,鼓勵女性自「裹小腳」的桎梏中解放,男性則剪去長且不易清潔的辮子,於是短髮開始成為主流,也漸漸萌生「髮型」的概念。

日治時期引進新式理髮廳

之後,日本人也開始在台開設新式的男士理髮廳,強調現代化設備、新式裝潢及衛生觀念, 例如從日本引進可以將靠背搖下的男士理髮座椅及推剪,或者裝設電風扇吸引顧客,此外,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不過,由於當時吹風機的使用尚未普及,在髮型塑造上有一定難度,變化較少,故多以「西裝頭」為主,是當時時尚的象徵。

新式自動理髮椅,側邊(圖左突出椅身處)有一個像船舵的轉盤,可用以控制椅子傾斜角度,方便修容剃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新式自動理髮椅,側邊(圖左突出椅身處)有一個像船舵的轉盤,可用以控制椅子傾斜角度,方便修容剃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至於,台灣早期理髮師口中所說「電頭鬃」(tiān-thâu-tsang)的燙髮技術,最早可追溯至30年代。而許多男性長輩熟悉的電棒燙,據南投縣男子理髮商業同業公會前理事長李平原回憶,大約興起於國民政府來台後,是當時台灣流行的電燙方式;當年他還特地請廠商來教學,邀集同業一起來學習。

不過,同一時期還保有用木炭為燃料,將大火鉗燒熱後,再捲頭髮的古早味燙髮方式, 施行時需要特別小心,以免不慎燒焦頭髮。樹德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助理教授陳冠伶指出,一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此種不需用電和化學藥劑的燙髮。

黃金田所繪《彼當時的燙髮》。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用木炭燒熱的火鉗燙髮的方式,既不用電也不用化學藥劑,燙髮時那股濃濃的燒焦味,是許多老一輩人難忘的回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黃金田所繪《彼當時的燙髮》。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用木炭燒熱的火鉗燙髮的方式,既不用電也不用化學藥劑,燙髮時那股濃濃的燒焦味,是許多老一輩人難忘的回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美髮場所男女有別  業務涇渭分明

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林美容回憶,小時候家裡都會有一把剃刀,女孩子跟小男生的頭髮都由媽媽自己理,男士則到傳統理髮廳的「剃頭店」(thì-thâu-tiàm)去打理門面,而且這些理髮廳多半開在戲院對面,除了因為人潮眾多,另一個原因是當時的戲院多為男女約會場所,整理好儀容後,可以接著約會。

李平原也補充,早年曾有女性顧客想要光顧,被他委婉拒絕,因為當時傳統理髮廳與女子美容院,業務是涇渭分明的,「傳統理髮廳是專為男士服務。」

日治時期引入新式理髮方式與設備,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圖為當時設於台南的「石原理髮館」。©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引入新式理髮方式與設備,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圖為當時設於台南的「石原理髮館」。©國立臺灣圖書館

對髮型的想像來自偶像明星

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怡帆表示,「依個人的臉型特色、髮質特性、生活習慣、個性和職業形象需求等條件,量身打造的髮型設計概念 ,在80年代才慢慢進入台灣。」在此之前,人們對髮型的想像,大部分是模仿受歡迎的電影或電視明星,尤以50、60年代為盛,形成滿街幾乎都是單一髮型樣式的流行現象。

例如主演電影《茉莉花》獲得第17屆金馬獎影帝王冠雄所掀起的「オールバック」(All Back,即「往後梳」的油頭)造型,年輕人爭相模仿,許多男士理髮廳都會張貼王冠雄的海報以吸引顧客上門。 另外,來自西方文化「貓王」的飛機頭也頗受歡迎。李平原回憶,日本演員石原裕次郎的髮型也曾風靡一時,俗稱「石原頭」,而女性流行的髮型則有赫本頭、法拉頭等。

人們對髮型的想像,由上一代模仿電影與電視明星的單一流行典範,到現在可量身打造的個人風格展現,見證了世代美學的演進;而在大街小巷仍然屹立著的傳統男子理髮廳與女子美容院,則如同一條時空隧道,帶領我們回味上一代的青春與時尚。

日治時期出現各式各樣的美髮材料 ,髮油除了塑型效果,還具有護髮、養護頭皮的功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出現各式各樣的美髮材料 ,髮油除了塑型效果,還具有護髮、養護頭皮的功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參考資料

1.樹德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助理教授陳冠伶訪談
2.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林美容訪談
3.南投縣男子理髮商業同業公會前理事長李平原訪談
4.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怡帆訪談
5.陳怡帆(2008),《個人風格的追尋(身體的風格化歷程)—以美髮行為討論日常生活美學實踐》,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6.杜勝男(2014),《工具理性下臺灣理髮業的變遷》,國立臺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

查詢吉日吉時?農民曆告訴你!

2018-01

查詢吉日吉時?農民曆告訴你!

舉凡嫁娶、搬家、安床,甚至理髮等人生大小事,不少人習慣先看一下《農民曆》,挑選吉日行事,希望帶來好運。流傳民間悠久的《農民曆》(或稱黃曆)可說是最多人使用參考的生活百科,如今手機App也被開發應用,增加不少便利性,唯一不變的是滿足從古至今人們用以安心行事的心靈寄託。

文|李偉麟  

你看過、用過《農民曆》嗎?不論來源是寺廟、中藥行或親友贈送,打開《農民曆》,除了每日宜忌、吉時、財神方位等,還有十二生肖運勢、安太歲的提醒、嬰兒及公司行號命名筆畫吉凶參考等,甚至還附捷運路網圖、星座等資訊,對照過去封底常見繪製有「食物相剋中毒圖解」及在第一頁出現的「春牛圖」,從《農民曆》的轉變,也能看見隨時代演進,民眾生活習慣改變的軌跡。

(左)日治時期,曾對台灣的《農民曆》做出變革,加入格利里的太陽曆曆法,以及潮汐時刻、節氣所產蔬果等現代化的用法,所發行的《臺灣民曆》刊行逾三十年。(中、右)不少公司行號、農會、鄉鎮公所等機構與單位自行印製《農民曆》,免費贈送民眾。©陳志昌

(左)日治時期,曾對台灣的《農民曆》做出變革,加入格利里的太陽曆曆法,以及潮汐時刻、節氣所產蔬果等現代化的用法,所發行的《臺灣民曆》刊行逾三十年。(中、右)不少公司行號、農會、鄉鎮公所等機構與單位自行印製《農民曆》,免費贈送民眾。©陳志昌

春牛圖   古代用圖畫說明的天氣預測

現在我們拿到的《農民曆》,第一頁有一欄「春牛/芒神服色」的文字敘述,在過去是以圖繪呈現,稱為「春牛圖」,是古代的一種天氣預測,讓農民能夠透過圖繪了解一整年的雨水預測,以及該年所屬的天干地支。

圖中有一頭牛和一位牽牛的人(芒神),芒神相傳是耕作之神。例如,芒神站在牛前,代表立春在大年初一的前5日;如果芒神站在牛後則是後5日,還有,芒神光著雙腳,表示來年的雨水多;若是雙腳穿鞋,代表雨水少;捲起褲管,則有水災。

「春牛圖」以圖解方式表達對天氣的預測,圖中的芒神有無穿鞋,代表對雨水量的看法。 ©陳志昌

「春牛圖」以圖解方式表達對天氣的預測,圖中的芒神有無穿鞋,代表對雨水量的看法。 ©陳志昌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  缺乏現代醫學根據

小時候,阿公、阿嬤常叮嚀,柿子和螃蟹不能夠一起吃、吃生魚片不能夠喝牛奶,否則會中毒等說法,這些食禁說法,有部分來自早年《農民曆》刊載的「食物相剋中毒圖解」。

研究台灣民間食禁文化與《農民曆》的陳志昌指出,由於缺乏現代醫學的深究與考證,這類圖解並不具有醫學參考價值。不過,若以現代醫學的理論來解讀,柿子中的單寧酸,與螃蟹的蛋白質相遇,容易造成消化不良,而其他食禁,有些則是造成過敏等身體的不良反應。這類圖解可視為早期醫學不發達,透過案例累積,用簡單明瞭的方式,減少民眾因食物影響健康的提醒方式。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的說法,雖然未經現代醫學的考證,卻是上一個世代的共同記憶。 ©陳志昌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的說法,雖然未經現代醫學的考證,卻是上一個世代的共同記憶。 ©陳志昌

你安太歲了嗎?  「太歲」原意是星辰方位

每年拿到《農民曆》,許多人會先關心自己所屬的生肖是否需要「安太歲」。國際道家學術基金會執行長林俊寬指出,原本「太歲」指的是星辰的方位,與生肖的關係並不大,現在流傳的「安太歲」說法,其實是一種延伸的用法,不過對人心也能夠發揮安定的作用。

每年《農民曆》的內容,多由民間印刷業者主導,向撰寫「通書」的人士購買內容,再加入生活常識等編製而成,但通書作者各有不同門派與傳承,故有不同見解。所謂通書,指的是「曆書」,早期民間流通的《擇日通書便覽》,為求淺顯易懂,編撰來源多綜合清初的《時憲書》、明代流傳的《鰲頭通書》,以及由清乾隆皇帝欽定的《協紀辨方書》等。《農民曆》採用的曆法是經過代代演變而來,直到清朝才底定了現代農民曆的樣貌;到了日治時期,加入了格利里曆(Gregorian Calendar),也就是西方太陽曆的用法,一直沿用至今。

《農民曆》累積了上千年的天文、曆法與生活智慧,是電腦發明之前的生活大數據,也是農業時代重要的耕種指引,雖是昔日生活的指導工具,然而對許多現代人而言,依舊在生活中發揮著指引與安定的力量。

參考資料

1.國際道家學術基金會執行長林俊寬訪談。
2.林俊寬(1994),《風水·景觀·藝術與科學-萬年用擇日寶典》,匯澤印刷。
3.林俊寬(2014),《風水知識集成》,榮晟印刷。
4.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臺北醫學大學護理系學士陳志昌訪談。
5.陳志昌(2008),《台灣民間食禁文化之研究——以「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為討論中心》,國立臺南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6.白漢忠編著(2006),《黃曆101問》,好讀出版。
7.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沈明謙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