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當水墨遇上抽象!看大師趙春翔撞擊式的東西方二元衝突美學

2019-05

當水墨遇上抽象!看大師趙春翔撞擊式的東西方二元衝突美學

趙春翔從扎實的傳統水墨出發,融合西方抽象表現主義,以奔放的筆墨氣韻,結合現代幾何造型,開創獨特的衝突美學,也回應身處20世紀巨大西化潮流中,藝術家如何「中西調和」此一共同課題。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亞洲大學 現代美術館

趙春翔的水墨底子其來有自。他生於1910年中國政局交替和思想啟蒙的年代,父親是清代秀才,早在15歲左右就跟父親學了一手好畫。25歲時如願進入當時中國大力倡導調和中西藝術的重要美術學校「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今中國美術學院),在那裡受到許多大家指導,尤其是林風眠、方幹民和潘天壽三位老師,為後續創作埋下長遠影響。

以水墨為根 嘗試抽象畫風

1955年他遠赴歐美發展,短暫待過西班牙和巴黎,之後僑居美國長達30年。當時他身處抽象主義的大本營紐約,也開始琢磨抽象創作,卻從未放棄傳統水墨工具,趙春翔曾表示:「墨韻是中國繪畫的靈魂;宣紙則是表現墨韻不可或缺的媒材。」

也因此,趙春翔的抽象實驗從水墨開始。他以奔放流動的潑墨,打破傳統寫實的水墨畫法,同時保留毛筆的筆觸特性,在紙上增添各種自由書寫的筆法。「雖然趙春翔畫抽象,但水墨和宣紙一直是他的根本,即使後來到了歐美,還是一直請人從台灣帶墨去紐約。」負責規畫《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的策展人王嘉驥說。

受到西方繪畫主流影響,趙春翔也試著用油彩創作抽象畫。但油彩厚重黏稠的特性,無法呈現水墨在紙上獨特的墨韻、濃淡和流動感,趙春翔曾指出:「我曾經也試過用油畫顏料,黑的顏色在畫布上……和稀一點,把畫布弄得整個都是油,讓它流啊,這些效果我統統都試過了,沒有我們宣紙流下來那麼自然,那麼可愛,這個可愛對我個人是很貼切的。」

直到1960年代開始流行水性的壓克力彩後,趙春翔終於找到合適顏料,最終開創出以水墨結合壓克力彩的創作風格。「他在宣紙上先以水墨畫好背景,裱貼到畫布上後,再用壓克力彩往上疊加具象圖案,等於是二度創作。」王嘉驥說。

〈待哺〉1973,布上油彩、壓克力彩,80.6×80.6 cm

〈待哺〉1973,布上油彩、壓克力彩,80.6×80.6 cm

追求神祕感 將哲學思想入畫

趙春翔對色彩和筆觸的掌握,讓創作充滿二元對立的衝突美感,不管是幽暗的水墨碰上明亮的壓克力彩,抑或是抽象背景對上具象圖案,這種衝突美感還帶有深沉的文化內涵。

他曾自述,「創作神祕感」是他一直追求的東西,也因此畫作大量結合中國哲學與文化思想。從1960年代起,趙春翔就偏好以中國傳統的宇宙論為命題,加入太極、陰陽和卦象等符號,最終幻化為抽象的圓點、球體、同心圓或光暈,乃至幾何的方塊、三角形和菱形,晚年則出現大量燭火。

趙春翔養鳥也畫鳥,王嘉驥指出,在中國傳統繪畫裡,常以鳥喻人,代表自我寫照,因其群居特性,也比喻家庭結構和儒家社會的倫理關係。

這種加入東方思想的創作,常見於1950年代的亞洲藝術家。王嘉驥分析,一方面是為了表彰身分特殊性,用此表達文化來源;也強化身分認同,雖然身在西方,仍是東方藝術家。

〈家〉1972,布上紙、墨 、壓克力彩、油彩,182×147 cm

〈家〉1972,布上紙、墨 、壓克力彩、油彩,182×147 cm

〈生命之光〉1985,布上紙、墨 、壓克力彩,228×130 cm

〈生命之光〉1985,布上紙、墨 、壓克力彩,228×130 cm

修改舊畫 開創獨特創作路徑

由於二度創作的特性,趙春翔習慣性地修改舊作,許多符號都是後續再疊加上去,甚至一幅畫會反覆修改多次。最具代表性的是一幅可能繪於1972年之前的橫幅水墨山水,描繪傳統士大夫歸隱田園的情景。

其後趙春翔在畫作增加了上半部的遠山,把畫作擴增為方形,呈現天圓地方的概念。之後又分隔成左右兩半,畫上日與月的形象,並製造出陰陽的視覺對比,成為我們現在所見的〈日月陰陽〉之作。「本來是描繪個人早年的戎旅經歷,最後變成表達宇宙思想,他找到了一個自己創作的方法,這是趙春翔的特色。」王嘉驥說。

〈日月陰陽〉1984,布上紙、墨、壓克力彩,183×180 cm

〈日月陰陽〉1984,布上紙、墨、壓克力彩,183×180 cm

從20世紀初期以降,如何調和中西是當時藝術家所面臨的共同課題,但大多藝術家盡量以「和諧」的方式,讓中西美學轉化為相容風格,「趙春翔卻屬於『撞擊』式的,讓中國水墨與抽象主義並存於同一畫面。」如此獨特風格,不僅為中西調和走出不同路徑,也為中國繪畫開創了新的內涵。

展場資訊

遠方的行星:趙春翔藝術展
展  期:即日起~2019/7/7
展覽地點:亞洲大學 現代美術館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亞洲大學 現代美術館
地  址:台中市霧峰區柳豐路500號
開放時間:9:30~17:00(週一休館)
服務專線:04-2332-3456 #6468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2019-03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文|陳怡如・圖|台灣高鐵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屏氣凝神,在腦中默想內心疑問,接著打開手機,對準掃描點,一個精緻細膩的虛擬場景隨即躍然眼前。伴隨著飽滿聲效,出現在半空中的飄浮字句,即是指引人生疑問的線索指南。

這個由場景、物件、文字和聲音交織而成的綺麗世界,既是一個擁有上億種組合的籤詩寓言,也是一個隨時都能展開互動的微型劇場。這是「台灣高鐵藝術元年」第二階段作品《處處—— 台灣高鐵ARt》,由台灣高鐵公司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攜手,邀請莎妹劇團導演王嘉明與豪華朗機工藝術家林昆穎,合力打造App互動藝術創作。

《處處》突破以往藝術「限時、限地」的觀賞形式,運用AR技術,透過手機媒介,在全台12處高鐵站內、車廂內和車票背面放置上百個掃描點,打造一個隨身攜帶、直指內心的掌中虛擬劇場,讓旅客隨時都能對人生一問。

仔細看場景,全都是你我熟悉的日常景象,像是高掛大紅燈籠的廟宇、招牌滿溢的街景、有著嘈雜聲響的工地等。隨機出現的物件,也承載著不同的記憶象徵,好比藍白拖、辦桌的大紅桌和古早木製長板凳,都能觸發一種情境,開啟一段劇情與想像。

「這和以往現場表演的作品很不一樣,我想讓大家說自己的故事。」王嘉明說,這也是《處處》有意思的地方,邀請觀賞者一同參與完成一場藝術體驗。「高鐵站是車站也是劇院、高鐵票是車票也是戲票,票的正面帶領你去目的地,票的背面則是通往跟自己內心對話的介面。」林昆穎說。

這種「共創」不僅呼應台灣高鐵藝術元年傳遞與藝術「不期而遇」的精神,更著重如何讓藝術「擴散」和「滲透」到生活中。無論移動或停駐,《處處》所創造的藝術景象隨時能上演,寫下專屬於旅客自己的生命故事。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欣賞《處處》

 

阿公阿嬤的夜生活怎麼玩?搭火車泡溫泉、海水浴場大口吃冰、享受音樂、親子同遊超優閒

2019-03

阿公阿嬤的夜生活怎麼玩?搭火車泡溫泉、海水浴場大口吃冰、享受音樂、親子同遊超優閒

回溯百年前的台灣,入夜後的休閒活動並不多,因此,多在夏季夜晚舉辦的「納涼會」,因會場中不僅有別開生面的餘興活動和飲食文化 ,還搭配廉賣會販售各式商品,為當時的人們創造了專屬於夏天的回憶。

文|李偉麟

現代人早已習慣24小時生活型態,但早年夜生活可沒那麼豐富多采。北投溫泉博物館在2017年曾以「北投納涼祭」為名,設計了夜間限定的大型活動,館長鍾兆佳表示,構想正是來自日治時期在夏季盛行的「納涼會」。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也曾聽聞在地耆老小時候跟著大人參加納涼會的趣事。

「納涼會」是日治時期興起的休閒活動之一,「納涼」(のうりょう)意指乘涼。根據碩士論文《日治時期臺灣的納涼會-以《臺灣日日新報》為主之探討(1902~1940)》作者陳毓婷的研究,它原是日本夏季庶民休閒活動之一,隨日人引進台灣,且在臺灣總督府推動之下,成為當時很受歡迎的夏日休閒活動。

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生動活潑的插畫搭配北投公共浴場照片,右下角還蓋有紀念戳章。©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生動活潑的插畫搭配北投公共浴場照片,右下角還蓋有紀念戳章。©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開往夏夜的納涼列車  廣受民眾喜愛

納涼會舉辦的時間點大多集中在夏季7~8月間的夜晚,有各式活動,其中由鐵道部所主辦的「納涼列車」,不僅接送民眾前往活動地點,旅程中也安排各種餘興節目,更是廣受民眾喜愛。

北投因溫泉之故,本就是日人喜愛的休閒勝地,也因此成為納涼列車的主要舉辦地,以1906年8月所舉辦的一場活動為例,往返車票為20錢,持車票可於北投各旅館隨意休憩,進入休憩室不用錢,餐點多享有折扣,火車上也有菜單給乘客參考。 除了車資打折,還與當地業者配合,提供冰、水果等美食來吸引民眾,甚至還有布袋戲做為餘興節目等。

這張刊載於1913年8月9日《臺灣日日新報》上的「臺北大納涼會會場設備略圖」,標註的範圍正是現今的新北投公園一帶。©國立臺灣圖書館

這張刊載於1913年8月9日《臺灣日日新報》上的「臺北大納涼會會場設備略圖」,標註的範圍正是現今的新北投公園一帶。©國立臺灣圖書館

1913年8月11日於《臺灣日日新報》刊載,在北投舉辦的「臺北大納涼會」,參加人數相當踴躍,照片記錄了當時停車場前人潮的景況。©國立臺灣圖書館

1913年8月11日於《臺灣日日新報》刊載,在北投舉辦的「臺北大納涼會」,參加人數相當踴躍,照片記錄了當時停車場前人潮的景況。©國立臺灣圖書館

納涼舟遊會  海上下錨  在船中烹飪

除了溫泉地,水邊也是納涼會熱門的舉辦場所,淡水、基隆、宜蘭外澳等地的海水浴場,也都曾留下納涼會的蹤跡。基隆就曾有一場產業視察會談兼納涼舟遊會,與會人員搭乘納涼船,利用基隆市役所小汽船引導至大沙灣海水浴場前下錨,並委託餐廳業者高砂樓在船上料理,高規格的享受,至今仍相當少見。

納涼會另一個重頭戲就是包羅萬象的餘興活動,內容和形式也極富變化,像是包括吟誦詩詞的藝文、電影(當時稱「活動寫真」)類,以及五子棋(日文稱為「聯珠」)、圍棋等棋藝活動,甚至與相撲、撞球和自行車騎乘結合,呈現運動風格的納涼會,各個特色鮮明。

從休閒轉為商販形式  刺激民間買氣

然1920年後日本經濟景況不佳,台灣連帶受到影響,原本以休閒為主的納涼會,逐漸轉型為兼有商業販售行為的「廉賣納涼會」。第一場以廉賣為名的納涼會出現在1923年的台南,目的在振興市況,盛況驚人,一天就有上萬人參與,使得商家希望每年都能舉辦2至3回。當時,無論台中、新竹、高雄等大都市,或深入城鎮如宜蘭、南投、斗六,甚至離島馬公都有廉賣納涼會的蹤跡。台中的廉賣納涼會甚至取名「納涼市」,生動地傳達以納涼會結合市場買賣之意。

對擁有各種夜間休閒可供選擇的現代人來說,日治時期的納涼會或許一點也不稀奇,但對當時相對淳樸的台灣社會,的確打開了對於「消暑」的更多想像──夏夜不只是乘涼,還可以設計一些餘興活動,更添樂趣。

同樣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表示,北投會辦納涼會,另一個原因也是要促銷溫泉;夏天等於北投度小月。©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同樣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表示,北投會辦納涼會,另一個原因也是要促銷溫泉;夏天等於北投度小月。©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參考資料:

1.北投溫泉博物館館長鍾兆佳訪談
2.虹燁文史工作室負責人楊燁訪談
3.陳毓婷(2011),《日治時期臺灣的納涼會-以《臺灣日日新報》為主之探討(1902~1940)》,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碩士班論文

藝術花語錄續集!中日四大美術館聯展花之禮讚 II

2018-12

藝術花語錄續集!中日四大美術館聯展花之禮讚 II

環顧近百年台灣美術史,絕對可以用「百花齊放」來形容,眾多風格在這片土地上匯流、生長,表現出多元又多彩的風姿。這次就讓我們循著以「花」為主題的作品,一窺台灣美術史兼容並蓄的蓬勃生命力。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美術館

台灣美術的現代化,來自日治時期隨日本政府引入的日本美術傳統以及歐陸現代主義,且很早就開始嘗試抽象概念;二戰後,渡海來台的藝術家又使中國水墨傳統再度興發,加上自世界各地學成歸國的藝術家展露所學,使得台灣美術呈現混融且多元的狀態,鑽研台灣美術史多年的學者蕭瓊瑞便評價台灣美術的可貴之處,就在「充滿生命力」。

各方匯聚  兼容並蓄

林玉山的〈蓮池〉是第一件被指定為國寶的台灣近現代繪畫作品,從表現和運用的傳統,便可看出台灣美術「兼容並蓄」的特色。

〈蓮池〉捕捉的是清晨荷花盛開的清新景致,林玉山多次前往觀察、寫生,並曾提到,想要畫下的是「荷花盛開的聲音」,這幅畫作也恰如其分的表現生動又典雅的成果。林玉山先在東京川端畫學校西畫科奠定寫生風格的基礎,之後又轉學東洋畫,〈蓮池〉深淺有致的池水,便是用按金(註)的手法完成,蕭瓊瑞提到,這手法源自北宗,後傳至日本;林玉山是在日本習得。透過這件作品,日本、歐陸以及中國傳統多方結合,獨特性與重要性皆備。


註:按金為貼附金箔的技法。

林玉山 〈蓮池〉1930年,膠彩畫,146.4×213.7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林玉山 〈蓮池〉1930年,膠彩畫,146.4×213.7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東洋與中國美術傳統並行

此外,〈蓮池〉所採用的表現形式,是在日本畫壇占有主導地位、又被稱為東洋畫的膠彩畫。在眾多台灣前輩藝術家裡,膠彩畫也是一大傳統,林之助便是膠彩畫名家和重要推廣者之一。然而,沿襲清代而來的水墨畫傳統並未全然消失,郭雪湖的〈秋江冷豔〉便是一例。除了體現台灣美術史多軌發展的特殊現象,畫作背後還有一個故事。

〈秋江冷豔〉是兼擅西畫的郭雪湖少見的四連屏花鳥畫作,完成之際的1940年正值二戰期間,畫作中,一隻雉雞棲身枯木、望向遠方,姿態彷彿暗喻作者對戰爭時勢審慎以待的心境,而攀援的藤花與盛開的芙蓉,則為枯木橫貫的畫作帶來生機。這幅畫懸掛於郭雪湖畫室多年,以至於畫面都受到些許損傷,但這也可看出郭雪湖對這幅畫作的重視與珍愛之情。

郭雪湖〈秋江冷豔〉1940年,水墨,152.0×56.25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郭雪湖〈秋江冷豔〉1940年,水墨,152.0×56.25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吸收與對話  中西藝術思潮

歐陸藝術對台灣美術的影響,始自印象派,其後各個流派的特色,也一直為台灣藝術家所吸收,台灣第一代西畫家李石樵師承石川欽一郎,又至東京美術學校學習,在他的畫作裡,可看出鑽研西洋美術的印記,〈花〉所描繪的主題是百合花,花朵、花瓶、做為背景的牆面、桌面,甚至桌上的物品,都以直線切割,筆觸厚實,用色維持低彩度,可於此窺見由畢卡索(Pablo Ruiz Picasso)、布拉克(Georges Braque)等人確定的立體派風格帶來的影響;另一方面,對歐美藝術發展的吸收與研究,同樣可在廖繼春的〈庭院〉中看到,寫實和抽象融合,色彩的律動帶有音樂性,呈現廖繼春的個人風格和國際藝術思潮對話的結晶。

李石樵〈花〉1960年,油畫,60.5×50.0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李石樵〈花〉1960年,油畫,60.5×50.0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廖繼春〈庭院〉1968年,油畫,117.0×91.0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廖繼春〈庭院〉1968年,油畫,117.0×91.0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歐陸傳統之外,戰後來台的藝術家,使得水墨傳統在台灣再度有所發展推進,張大千可謂代表人物。〈荷花〉一作中,山水畫的潑墨技法被運用在荷葉描寫上,重複交疊,開拓出繁複的空間表現,花朵與枝脈貫穿其上,格調高雅而氣勢奔放。

張大千〈荷花〉1981年,水墨,59.2×119.7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張大千〈荷花〉1981年,水墨,59.2×119.7公分,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當代藝術  吸納傳統

台灣美術對其他傳統的「吸納」,在當代藝術的表現上尤為顯著,吳季璁的〈小品之五 櫻〉便是一例。作者以投影方式在立軸上呈現一幅仿若水墨的櫻花影像,緩緩綻開、顯影又消逝,用當代手法演繹水墨表現;陳香伶的〈幻化之相〉則以油彩重組刺繡中常見的長壽富貴喜慶圖騰,透過華麗的圖像,思考封建社會中女性被要求具備女紅才能的傳統價值觀。

關於近代台灣美術,蕭瓊瑞說:「是多元文化交織、激盪下的豐美表現。」而藉由花的種種姿態,我們也可以約略看見台灣美術和這片土地自由奔放的可貴性格。

吳季璁〈小品之五 櫻〉2016年,單頻道錄影,00:20:43,藝術家提供。

吳季璁〈小品之五 櫻〉2016年,單頻道錄影,00:20:43,藝術家提供。

陳香伶〈幻化之相〉2017年,油彩、亞麻布,91.0×72.5公分,藝術家提供。

陳香伶〈幻化之相〉2017年,油彩、亞麻布,91.0×72.5公分,藝術家提供。

展場資訊

花之禮讚—四大美術館聯合大展
展  期:即日起~2019/2/10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美術館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國立臺灣美術館
地  址:台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開放時間:9:00~17:00(週一休館,週六、日開放時間延長至18:00)
服務專線:04-2372-3552

藝術花語錄!中日四大美術館聯展花之禮讚 I

2018-11

藝術花語錄!中日四大美術館聯展花之禮讚

藝術表現中,花卉是十分具有共通性的題材。透過中國、日本及歐陸藝術裡千姿百態的花朵主題作品,其所呈現的內涵與興味,正傳達各個文化對自然和生活饒有意趣的理解和體悟。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國立臺灣美術館

作為藝術表現題材,相當程度上,「花」代表著人類生活和自然互動的方式,藝術史學者蕭瓊瑞指出,花本是自然造物,「卻提供給人文世界最豐美的想像空間。」若以世界各地發現新航路為開端的近代(16~19世紀)為跨度,觀察中國、日本及歐陸藝術對花的呈現,彷彿也能約略看見各區域不同的文化性格。

清雅觀花  中國文人品味

明清二朝跨越中國近代階段,集大成式的清宮收藏代表傳統中國文物與藝術的成就,國立故宮博物院器物處處長余佩瑾提到,此一時期,清高宗(乾隆)是執政最久的君王,「整理文物又最勤」,我們不妨以乾隆皇帝的賞翫(註1活動為支點,一窺中國文化看待花的態度。

余佩瑾分析,乾隆皇帝「或將花材擬人化,或利用與歷史軼事相關的情節,盛讚隱藏於花朵表現之後的不凡品格。」像是兩件組成的〈清乾隆 御製四季花卉詩玉杯〉,一件雕有梅花與荷花,另一件則是蘭花與菊花,並鐫刻相關詩作,不僅結合詩畫與器物,其中乾隆以「採菊東籬下」的典故比喻菊花的品格,用「月香水影自如然」形容梅花姿態,角度不同的吟詠,展現中國文化和花「對話」的多樣方式。

年代略早於乾隆皇帝的惲壽平(1633~1690)是清代花卉繪畫宗師,以〈花卉〉一作為例,他以沒骨畫法描繪柏枝、玉蘭和牡丹,即使以工筆填彩手法表現牡丹的富貴感,在寫實基礎上,仍能維持高度雅致,這是惲壽平畫作備受推崇的特色,亦可見「清雅」在中國文人品味中的高度重要性。


註1:翫,注音ㄨㄢˋ,觀賞。通「玩」。

〈清 乾隆 御製四季花卉詩玉杯〉(兩件)通高6.45 cm、口徑11.3 cm、底徑5.45 cm;通高5.7 cm、口徑9.7 cm、底徑4.4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

〈清 乾隆 御製四季花卉詩玉杯〉(兩件)通高6.45 cm、口徑11.3 cm、底徑5.45 cm;通高5.7 cm、口徑9.7 cm、底徑4.4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

〈清 惲壽平 花卉〉軸 絹本設色,縱115.4 cm、橫54.2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

〈清 惲壽平 花卉〉軸 絹本設色,縱115.4 cm、橫54.2 cm。國立故宮博物院典藏。

寂然  日本的纖細心靈

將目光轉到江戶時期(1603~1867)的日本,此時正是將軍掌權的幕府時期,蕭瓊瑞觀察到,在其眾多藝術表現中,多可看到季節的更替,以及「寂然」(Sabi)(註2審美觀的體現。狩野派是活躍於江戶時期的畫家集團,出自狩野派畫家之手的〈吉野山龍田川圖屏風〉,右面為吉野山櫻花漫開,左面則是龍田川楓紅,此二處景致被視為日本美學的原點;整面屏風襯以碎金箔與砂子的金雲,構圖則以春櫻秋楓與山靜水流對比,加上櫻與楓本身強烈的季節感,用「形象化」的方式勾勒出日式美感。

隨著工商繁盛,市民階級興起,催生了江戶時期藝術的著名代表──浮世繪。歌川豐國(1769~1825)的〈新吉原櫻景〉中,主角是數組出遊的花魁,華麗衣飾和盛開櫻花競豔。新吉原(相較1657年毀於大火的吉原)既是庶民社交場所,也是引領時尚的潮流基地,但即便景色繁華至極,蕭瓊瑞提示,畫作背後所指向的,仍是萬物盛極必衰、日本文化獨特的「哀感之凝視」。


註2:「寂然」來自日本發展出之侘寂(wabi-sabi)審美觀念,受佛教「無常」概念影響甚深;侘肯定拙樸、不完美、自然之缺憾,寂則有寂靜、孤獨,略帶哀愁之意涵。

狩野派〈吉野山龍田川圖屏風〉江戶時代前期,紙本設色,屏風裝,六扇屏風一對(六曲一雙),165.5×367.0 cm(各)。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

狩野派〈吉野山龍田川圖屏風〉江戶時代前期,紙本設色,屏風裝,六扇屏風一對(六曲一雙),165.5×367.0 cm(各)。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

歌川豐國〈新吉原櫻景〉文政期(1818-30),木版多色刷,大判錦繪五聯幅,36.9×26.3 cm(各)。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

歌川豐國〈新吉原櫻景〉文政期(1818-30),木版多色刷,大判錦繪五聯幅,36.9×26.3 cm(各)。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

歌頌生命的歐陸人文精神

隨著新航路發現,全球貿易漸趨興盛,靜物畫在17世紀的尼德蘭地區(現今荷蘭、比利時、盧森堡)興盛一時,作為舶來品的貝殼、瓷器與鬱金香、風信子等外來花卉,經常出現在繪畫中,楊.彼特.布魯赫爾(Jan Pieter Brueghel,1628~1664年後或1684年前)是布魯赫爾這一顯赫藝術世家的第四代,他的〈花卉靜物〉一作,並置綻放季節相異及進口的花卉:牡丹、玫瑰、水仙、鬱金香、牽牛花,深色背景烘托出的花朵,從含苞、綻放到枯萎,在豐美中暗喻世事無常,警惕追求奢華,謹記人世虛空之意。

另一方面,始自文藝復興的思想解放,讓歐陸藝術充滿一股盎然生氣。法國畫家皮耶.奧古斯特.寇特(Pierre Auguste Cot,1837~1883)代表作〈黛妮希雅〉裡,精緻的畫風中,一名肌膚粉嫩的少女坐在岩石上,向觀者展示微笑面容,滑落至肩部的衣衫和垂掛的金色披巾,不只襯托皙白膚色,也增添華麗之感,而懷中一束繽紛、多彩的鮮花,映襯著少女的天真與美貌,也連結著花與春天的意象,呈現出歌頌生命的積極精神。

楊.彼特.布魯赫爾(法蘭德斯,1628 - 1664年後或1684年前)〈花卉靜物〉年代不詳,油彩、畫布,60×43.5 cm。奇美博物館典藏。

楊.彼特.布魯赫爾(法蘭德斯,1628 - 1664年後或1684年前)〈花卉靜物〉年代不詳,油彩、畫布,60×43.5 cm。奇美博物館典藏。

皮耶.奧古斯特.寇特(法國,1837-1883)〈黛妮希雅〉1870,油彩、畫布,116.3×89.3 cm。奇美博物館典藏。

皮耶.奧古斯特.寇特(法國,1837-1883)〈黛妮希雅〉1870,油彩、畫布,116.3×89.3 cm。奇美博物館典藏。

 

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有名句言:「一沙一世界,一花一天堂。」蕭瓊瑞據此衍生,「對花的欣賞,使人類有了天堂的想像」、「因為有花,我們的生命於是更為豐富」,對花的詮釋,交織著各個文化的歷史與傳統,而透過藝術的創造,花朵綻放出了精采又多重的美麗姿態。

展場資訊

花之禮讚—四大美術館聯合大展
展  期:即日起~2019/2/10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美術館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國立臺灣美術館
地  址:台中市西區五權西路一段2號
開放時間:9:00~17:00(週一休館,週六、日開放時間延長至18:00)
服務專線:04-2372-3552

行進間和藝術瞬間交會的美好 林明弘《窗》

2018-05

行進間和藝術瞬間交會的美好 林明弘《窗》

文|胡德揚

林明弘,《窗》,2018

林明弘,《窗》,2018

藝術,如何「滲透」到生活之中?對於台灣藝術家林明弘來說,這是一個充滿「動態」的問題,答案,也是動態的。

在5月搭乘高鐵,不妨留意這期《TLife》──印著紫色圖紋的L型夾,套著一本《TLife》,封面上的黃色圖紋透過半透明的L型夾浮顯,仿若光影交疊,有著錯視的趣味……這是林明弘為《TLife》創作的封面,靈感汲取自老家──霧峰林家景薰樓的窗

提到這件名為《窗》的作品,林明弘解釋:「在文藝復興時期,藝術創作的基本概念是認為每幅畫即一扇窗。」意思就是,我們看一張畫,就像是看見一幅窗景;他又提到,傳統建築上的花,使得「框」也成為畫面的一部分。這次的《TLife》封面,可說林明弘用現代手法,以俐落線條和明亮光線與色彩,重新詮釋我們看到傳統花時的視覺感受。

這件創作亦屬於「台灣高鐵藝術元年」第一階段計畫中的一部分,整個計畫以「藝術  不期而遇」為核心概念,除了《TLife》封面,林明弘更以窗圖紋布滿高鐵台中站二樓1A、1B、4A與4B出入口的大面玻璃門窗,讓車站空間成為一座充滿光影變化的「裝置」;花圖樣設計也延伸到車票上,在沿線的12站內隨機限量販售,即使旅客沒來到台中站,也能藉由車票與《TLife》,與藝術來場「不期而遇」。

《窗》是一件能與旅客體驗互動、滲透到生活空間的藝術作品,林明弘提到,進出台中站,才能體驗隨時間改變的光影;買到藝術車票,會感到小小驚喜,就是這次計畫的目的:旅客見到作品時正處於一個日常生活的狀態,雙方因此「摩擦」了一下,也就是在彼此交錯的那一瞬,讓一次美好的、令人會心微笑的藝術滲透,就此發生。

林明弘
出生於1964年日本東京,現定居於台北。擅長引用傳統文化元素為創作因子,翻轉變成具有空間性的當代裝置藝術作品。不管是利用放大傳統花布,或是擷取老家花窗線條,再再皆讓繽紛色彩布滿整個空間,將藝術與日常生活結合。

以鏡頭話城市日常,隨攝影家余如季回憶台中過往

2018-05

以鏡頭話城市日常,隨攝影家余如季回憶台中過往

文|胡德揚・圖片提供|余立

柳川的吊腳樓下,孩童在沿岸嬉戲。©余如季

柳川的吊腳樓下,孩童在沿岸嬉戲。©余如季

在臺中公園裡,幾名孩童圍繞著「地球儀」歡快地遊戲,林樹把穿透的陽光篩成疏落有致的光影,這些是1960年前後台中一角落時光,在攝影師余如季鏡頭中凝然定格。©余如季

在臺中公園裡,幾名孩童圍繞著「地球儀」歡快地遊戲,林樹把穿透的陽光篩成疏落有致的光影,這些是1960年前後台中一角落時光,在攝影師余如季鏡頭中凝然定格。©余如季


與在台中成長、生活超過三十年以上的人,聊起印象最深刻的台中舊景和回憶,答案不外乎圍繞在臺中車站、臺中公園,還有貫穿臺中市的柳川、綠川。

半個多世紀前的柳川、綠川已相當深入市民生活,在當年物質娛樂尚未發達,孩童的遊戲會因地制宜,柳川吊腳樓下,孩子們和水禽在布滿小碎石的水畔間怡然共處,而昔時的臺中公園,好玩簡單的遊具,就可以是孩子們的歡樂天堂。

這些生活瞬間在攝影師余如季(1932~2016)手中定格,生動地傳達充滿臨場感的視覺感受。雖非特意以兒童為拍攝主題,然而,將鏡頭對準孩子們之際,他往往捕捉到他們和周遭互動時不加掩飾地情緒和氛圍,而如今已不存在的景致,更增添一股時光流轉的懷舊之情。

余如季並非台中人,卻和這座城市有著深遠牽絆。幼時從福建來台投靠時任臺中女中校長的大姊余麗華,此後就學、工作、成家立業皆在台中,前後約七十載。因為當時大姊校務需要,代為保管了一架蛇腹式相機,他因此開始接觸到攝影。高中畢業後,他進入臺中市政府負責拍攝市政活動照片。同時,他將興趣發展到動態影像紀錄及專業報導攝影,1950到1960年代,余如季曾同時擔任多達7份報紙的特約攝影記者,因此也練就一身捕捉絕佳時機的本領。在他的相機裡,歷史事件和風物人情一併入鏡,構圖、光線時機恰到好處,使照片不僅是呈現事實,更講述了故事,「所謂的畫面會說話,大概就是這樣。」余如季的兒子余立如此形容父親的作品。

「雖然不是『土』生,卻是『土』長」。」余如季曾這麼說,充分展現對台中的認同,更呈現在其攝影作品上。近幾年,台中市內古蹟或文化景點常可見到余如季的攝影作品展出。在歷史空間當中觀賞過往影像對比現今,更能體會時代流轉與變遷。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2018-05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生活在上一個世紀的人們,雖然沒有手機、網路、社群網站,可供拍照打卡,但是,透過一顆顆蓋有日期、刻有各地代表性圖案的紀念戳章,一樣可以「蓋章」留念,將「我在此時、此地」的足跡保存起來,留下永恆的感動。

文|李偉麟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台灣人開始蒐集紀念戳章(以下簡稱「戳章」)的風氣,始自日治時期。在當時的明信片上,戳章的種類豐富、樣式多元,尤其在當時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裡頭,五顏六色的戳章琳琅滿目,不需要文字記錄,就能夠感受旅途的精采豐富。

獨有的風景戳章 留下美好旅遊回憶

目前典藏於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的《台湾一周紀念旅行》冊子,就是日本人中西竹山於1934年(昭和9年)來台遊歷,收集各地戳章的一本紀念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助理林佳蓉指出,中西竹山除了把沿途蒐集的旅館名片、菸酒包裝、交通票券與郵票等,貼在簿子上,更蒐集了一百多個戳章。光是憑戳章上的日期,就可以重新還原他的路線,比如5月9日在一艘大阪商船「高千穗丸」的船上、5月12日在基隆火車站、5月18日在阿里山火車站、5月19日由高雄搭火車回基隆等。日月潭、赤嵌樓都是他去過的景點,甚至也有下榻旅館的戳章,例如高雄的春田館、草山(今陽明山)的巴旅館等。

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也收藏了兩本日治時期的戳章簿,一本是到日本廣島旅遊所蓋的風景戳章,其中還寫有戳章簿主人名字「廖春華」,以及同行者數人的簽名;另一本則全是台灣的戳章,有景點,也有「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的戳章。這兩本戳章簿的封面,和《台湾一周紀念旅行》一樣,都是織錦包裝,並有白底籤條可供書寫標題,例如其中一本就寫著「足跡」;內頁則是採用連續頁的經摺裝裱,用的是吸墨性較佳的厚宣紙,無怪乎這些數十年前所蓋下的戳章,至今多數圖案輪廓仍然清晰,甚至還看得出顏色深淺層次,令人讚嘆。

張良澤回憶,當時台灣高中生的畢業旅行地點幾乎都是日本,而在日本的書店裡就有販賣這種戳章簿,這種盛行集印的風潮,對於台灣人蒐集戳章的風氣,可說是一大推力。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35年台博會 
新奇課程戳章創意與樣式百花齊放

早年除了景點、車站、來往台日兩地的商船、旅館等,日治時期舉辦的各式展覽會、博覽會,也提供紀念戳章供人免費蓋印。其中規模最大的「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當年的臺灣總督府還特別正式對外徵選官方樣式的戳章,此外,遍布台灣各地的展覽會場以及周邊的商店也自行設計戳章,讓參觀的民眾做紀念。

作家陳柔縉《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一書,就是介紹當年一位木匠楊雲源,在50天的會期中,所蒐集到的三百多個戳章,多元的樣式,展現出百花齊放的活力,圖案設計風格各異,高度的創意、趣味的巧思,讓許多集印愛好者恨不得能夠穿越時空,盡情地蒐集只有那個年代才有的圖案元素、設計美感與時代印記。

雖然現代的紀念戳章少見日期標示,但是它的魅力百年來不曾稍減。許多人為了蒐集紀念戳章,不僅特別準備專用集印本,甚至會以集印為旅行主要目的,以集滿、集好為目標,為自己的旅途軌跡,留下難忘的記憶。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參考資料

1.訪談: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怡宏、研究助理林佳蓉、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
2.林佳蓉(2016),〈從《台湾一周紀念旅行》看 1930 年代日人的臺灣旅遊〉,〈凝結旅遊回憶── 日本時代的紀念戳章 〉,均出自《臺灣風物》六六卷三期
3.張良澤,日治時期(1895-1945)繪葉書【臺灣風景明信片】系列書籍共五大本,其中《全島卷》上、下,以及《花蓮港廳.臺東廳卷》,由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臺南州卷》上、下由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
4.陳柔縉(2018),《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麥田出版
5.片倉佳史(2008),《台灣風景印》,玉山社出版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2018-03

人之初,性本善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人之初,性本善……」《三字經》是許多人小時候共同的學習教材。其實在清領時期,它已經是私塾常用的課本。從清領、日治時期、一直到國民政府來台後,台灣的兒童啟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究竟有何改變?所扮演的功能與樣貌又是如何?

文|李偉麟  

過去提到小學讀過的課本,大家都能琅琅上口背出:「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這曾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學習記憶。不過,回溯清領時期,由於教育資源珍貴,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到稱為「書房」的私塾上學,而且也沒有統一的教材。

《取書包,上學校》作者黃震南表示,當時到書房讀書學習,除了參加科舉考試,另一個目的就是善用知識的力量,擺脫「青盲牛」(tshenn-mê/tshinn-mî-gû,指不識字的人)的命運,希望儘快出社會,擔任帳房夥計,謀得生計。

到書房學記帳和寫信

當時,私塾裡的老師所使用的課本,除了俗稱「三百千千」的入門教材:《三字經》、《百家姓》、《千家詩》及《千字文》, 更有教人識字、記帳的雜字書, 以及如何寫信的「尺牘書」等。

由於要懂得記帳,除了學會數學,還必須要認得各種物品、農漁產品的名稱。在當時較接近「數學」的教材是算術課本,其中較為通行的是教人如何打算盤的《指明算法》。課本上繪製的算盤,上排有2顆算珠、下排5顆,這種算盤是16進位,可算斤兩,與現代常用的日式算盤不同。

其次,比較流行的識字與記帳啟蒙教材則是雜字書。這類教材淺顯易懂,幾乎無說教、不用典故,直接分類呈現各種日常用字,並發展出圖解,相當生動。例如,客家人用《四言雜字》,內容如「將帥俊傑,聖賢仙佛……」;閩南人流傳最廣的雜字要屬《千金譜》,起首的「字是隨身寶,財是國家珍……」,至今仍是許多長輩們能夠琅琅上口的內容。

至於「尺牘書」的出現,可上溯至明清時期,因應工商業發達,人與人之間需要靠書信作為溝通的媒介。書中內容通常會並列去信與回信,作為一般書信撰寫的範本,例如有「父與子信」,就一定會有「子與父信」,父與子寫信給彼此,以供對照。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有別於傳統書房的新奇課程

到了日治時期,除了開設在廟宇一角或先生家中廂房的私塾,小朋友還多了一個上課的地點,就是獨立辦學的新式「小學」。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指出,新式小學提供傳統書房所沒有的唱歌課、體育課、圖畫課,下課時間可以到外面盪鞦韆、玩遊戲,還有理化實驗、幻燈片及電影的播放,以及能在學校用顏料的圖畫課等,不但課程新奇有趣、課本變漂亮,還會按課表上課,同時也能接觸到班級團體的新人際關係。

有趣的是,這些新式課程雖深具吸引力,家長卻認為去上學就應該好好讀書,因此,日治初期,許多家長會讓孩子早上去新式小學讀書,下午仍舊到私塾學習漢文。隨著新式學校逐漸被民眾接受而學生增加,臺灣總督府對私塾也多加限制,去私塾讀書的人則日漸減少。

圖畫課本帶來美學新體驗

在日治時期新式小學的新奇課程中,圖畫課帶來了許多新技法與美學觀念。翻閱當時使用的《初等圖畫》課本,可看到包括用彩色顏料畫畫、學著用製圖器具繪製「幾何畫」、在寫生課培養出觀察能力、畫靜物學習光影、透視法和構圖,也接觸到裝飾文字、海報、賀卡等美術設計的觀念等,這些都是傳統書房時期所沒有的課程,可說是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

由以上童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的演進,可感受在不同的時代,成人們對兒童接受教育的目的,有著不同的期許:傳統書房時期,重視傳遞當時的價值觀、思考型態與生活技藝,後者則在前者的基礎上,帶來了西方文明的知識體系與方法。直到如今,不論教材如何與時俱進,小學教科書的歷史地位始終沒有改變,它仍持續形塑我們對世界最初的看法,是引領每個孩子進入未來的重要通道。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書面訪談
2.「活水來冊房」主持人黃震南訪談
3.許佩贀(2012),《太陽旗下的魔法學校》,東村出版
4.黃震南(2014),《取書包,上學校》,獨立作家出版
5.《繪圖訂正萬字文》,鴻章書局石印,前輩攝影家、客籍耆老李增昌提供影印本
6.經典雜誌編著(2006),《臺灣教育400年》,經典雜誌出版
7.黃雯瑜、蔡蕙頻、張谷源(2008),《二ΟΟ八館藏臺灣學研究書展專輯》,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

從剃頭擔子到現代美髮,剪不斷的時代記憶!

2018-02

從剃頭擔子到現代美髮,剪不斷的時代記憶!

上髮廊是現代人習以為常的生活習慣,但是不同時代對於理髮的觀念卻有很大的不同。從早期師傅在路邊幫大家剃頭、到巷口的傳統理髮廳,再到現代美髮店,從講究衛生到追求流行,如今「理髮」不再只是打理門面,更是實踐自我風格的象徵,唯一不變的是人類對於三千髮絲的煩惱,不曾停歇。

文|李偉麟  

談起理髮,許多中年男士可能還有小時候被帶去傳統理髮廳,坐在橫架於專業理髮椅扶手上的洗衣板或木板,任由師傅剃成平頭或光頭的鮮活記憶;女生的頭髮則通常由媽媽或長輩在家裡操刀,剪成「西瓜皮」,或多或少都有被剪到耳朵喊疼的經歷!

早在清領時期,台灣就有理髮的觀念,挑著擔子的剃頭師傅在路邊攬客、收費理髮;日治時期因提倡「斷髮放足運動」,鼓勵女性自「裹小腳」的桎梏中解放,男性則剪去長且不易清潔的辮子,於是短髮開始成為主流,也漸漸萌生「髮型」的概念。

日治時期引進新式理髮廳

之後,日本人也開始在台開設新式的男士理髮廳,強調現代化設備、新式裝潢及衛生觀念, 例如從日本引進可以將靠背搖下的男士理髮座椅及推剪,或者裝設電風扇吸引顧客,此外,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不過,由於當時吹風機的使用尚未普及,在髮型塑造上有一定難度,變化較少,故多以「西裝頭」為主,是當時時尚的象徵。

新式自動理髮椅,側邊(圖左突出椅身處)有一個像船舵的轉盤,可用以控制椅子傾斜角度,方便修容剃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新式自動理髮椅,側邊(圖左突出椅身處)有一個像船舵的轉盤,可用以控制椅子傾斜角度,方便修容剃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至於,台灣早期理髮師口中所說「電頭鬃」(tiān-thâu-tsang)的燙髮技術,最早可追溯至30年代。而許多男性長輩熟悉的電棒燙,據南投縣男子理髮商業同業公會前理事長李平原回憶,大約興起於國民政府來台後,是當時台灣流行的電燙方式;當年他還特地請廠商來教學,邀集同業一起來學習。

不過,同一時期還保有用木炭為燃料,將大火鉗燒熱後,再捲頭髮的古早味燙髮方式, 施行時需要特別小心,以免不慎燒焦頭髮。樹德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助理教授陳冠伶指出,一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此種不需用電和化學藥劑的燙髮。

黃金田所繪《彼當時的燙髮》。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用木炭燒熱的火鉗燙髮的方式,既不用電也不用化學藥劑,燙髮時那股濃濃的燒焦味,是許多老一輩人難忘的回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黃金田所繪《彼當時的燙髮》。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用木炭燒熱的火鉗燙髮的方式,既不用電也不用化學藥劑,燙髮時那股濃濃的燒焦味,是許多老一輩人難忘的回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美髮場所男女有別  業務涇渭分明

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林美容回憶,小時候家裡都會有一把剃刀,女孩子跟小男生的頭髮都由媽媽自己理,男士則到傳統理髮廳的「剃頭店」(thì-thâu-tiàm)去打理門面,而且這些理髮廳多半開在戲院對面,除了因為人潮眾多,另一個原因是當時的戲院多為男女約會場所,整理好儀容後,可以接著約會。

李平原也補充,早年曾有女性顧客想要光顧,被他委婉拒絕,因為當時傳統理髮廳與女子美容院,業務是涇渭分明的,「傳統理髮廳是專為男士服務。」

日治時期引入新式理髮方式與設備,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圖為當時設於台南的「石原理髮館」。©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引入新式理髮方式與設備,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圖為當時設於台南的「石原理髮館」。©國立臺灣圖書館

對髮型的想像來自偶像明星

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怡帆表示,「依個人的臉型特色、髮質特性、生活習慣、個性和職業形象需求等條件,量身打造的髮型設計概念 ,在80年代才慢慢進入台灣。」在此之前,人們對髮型的想像,大部分是模仿受歡迎的電影或電視明星,尤以50、60年代為盛,形成滿街幾乎都是單一髮型樣式的流行現象。

例如主演電影《茉莉花》獲得第17屆金馬獎影帝王冠雄所掀起的「オールバック」(All Back,即「往後梳」的油頭)造型,年輕人爭相模仿,許多男士理髮廳都會張貼王冠雄的海報以吸引顧客上門。 另外,來自西方文化「貓王」的飛機頭也頗受歡迎。李平原回憶,日本演員石原裕次郎的髮型也曾風靡一時,俗稱「石原頭」,而女性流行的髮型則有赫本頭、法拉頭等。

人們對髮型的想像,由上一代模仿電影與電視明星的單一流行典範,到現在可量身打造的個人風格展現,見證了世代美學的演進;而在大街小巷仍然屹立著的傳統男子理髮廳與女子美容院,則如同一條時空隧道,帶領我們回味上一代的青春與時尚。

日治時期出現各式各樣的美髮材料 ,髮油除了塑型效果,還具有護髮、養護頭皮的功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出現各式各樣的美髮材料 ,髮油除了塑型效果,還具有護髮、養護頭皮的功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參考資料

1.樹德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助理教授陳冠伶訪談
2.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林美容訪談
3.南投縣男子理髮商業同業公會前理事長李平原訪談
4.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怡帆訪談
5.陳怡帆(2008),《個人風格的追尋(身體的風格化歷程)—以美髮行為討論日常生活美學實踐》,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6.杜勝男(2014),《工具理性下臺灣理髮業的變遷》,國立臺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