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黃美秀:我其實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台灣黑熊從「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下架

2019-04

黃美秀:我其實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台灣黑熊從「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下架

親眼見過台灣黑熊的人極少,牠卻是擁有超高人氣的明星動物,不但曾被票選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野生動物,更化身為吉祥物、保育大使……民眾對牠的模樣和瀕臨絕種的困境,絲毫不陌生,這都要歸功那些長年專注投入研究與保育的生態工作者,黃美秀便是其一。

文|李偉麟・攝影|陳俊羽・圖片提供|黃美秀

為了解黑熊的生態習性,黃美秀利用衛星追蹤系統監測其移動路徑,以科學數據為黑熊瀕臨絕種的處境發聲,喚起人們對於保育的具體想像與思考。

為了解黑熊的生態習性,黃美秀利用衛星追蹤系統監測其移動路徑,以科學數據為黑熊瀕臨絕種的處境發聲,喚起人們對於保育的具體想像與思考。

2018年7月,有民眾在花蓮南安瀑布附近,看到一頭落單的小熊,當時僅約四個月大,通報有關單位後,被稱為「南安小熊」,在黃美秀和台灣黑熊保育協會野訓團隊的照料下,預計今年春季末期可能野放讓牠回到山林裡的家。如果成功的話,將是台灣史上首例。

黃美秀1996年赴美,其後以黑熊研究取得博士學位,2003年進入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任教至今,並於2010年創辦全世界第一個專門致力於保育瀕臨絕種黑熊的非營利民間組織——「台灣黑熊保育協會」,二十多年來不遺餘力地投入黑熊保育的工作,除了教學和帶學生做黑熊研究,花費許多時間和心力在各種黑熊保育教育推廣活動上;在黑熊被通報需要救援的現場,也總是少不了黃美秀的身影。

黑熊研究團隊於野外捕捉繫放台灣黑熊,建構經營管理所需的基礎資訊。©黃美秀

黑熊研究團隊於野外捕捉繫放台灣黑熊,建構經營管理所需的基礎資訊。©黃美秀

發現的黑熊半數斷掌斷趾
從此踏上護熊之路

在美國的學習,開啟了黃美秀與黑熊的緣分;而在她所熱愛的台灣山林間親手捕捉繫放到保育和研究的黑熊慘況,則讓她下定決心踏上護熊之路。那是在1998年至2000年間,在玉山國家公園的經費補助之下,她共捕捉繫放了15隻黑熊,雖然創下許多紀錄,包括成功在野外活捉黑熊、運用人造衛星項圈追蹤器,以及動用直升機由空中找熊,但是讓她最有感的,並不是這些事蹟,而是有8隻竟然不是斷掌,便是斷趾,都因誤中獵人陷阱所造成,斷掌或斷趾會影響黑熊覓食、活動及生存機率。

這對從小就喜歡跑野外,大學時又迷上登山和野外觀察的黃美秀來說,是相當大的震撼。「我沒有辦法假裝不知道,我在山裡所發現的熊,有一半都是斷掌斷趾的;也沒有辦法假裝不知道,有多少黑熊死在獵人有意或無意的陷阱上;更無法假裝不知道,有多少黑熊被賣到山產店。」於是,黃美秀和自己對話:「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科學家,既然發現問題,就要想辦法解決問題,盡我最大的力量,讓我所喜愛的台灣山林能夠一直保有豐富生態的樣貌。」

黃美秀除了教學和帶學生做黑熊研究,更花費許多時間和心力在各種黑熊保育教育推廣活動,圖為黃美秀於部落開講。©黃美秀

黃美秀除了教學和帶學生做黑熊研究,更花費許多時間和心力在各種黑熊保育教育推廣活動,圖為黃美秀於部落開講。©黃美秀

台灣綿延的高山與森林
有能力承載5千隻黑熊

台灣有綿延的山脈,森林覆蓋率高達60%,是很適合黑熊等野生動物棲息的環境。若排除棲息地被破壞及非法狩獵的因素,有能力承載至少5千隻自然繁殖的黑熊;然而據推估,現階段約只有300至600隻,族群滅絕危機迫在眼前。

瀕危物種保育是條漫漫長路,但令黃美秀欣喜的是,她已感受到現階段社會大眾對於黑熊的保育是有感的,比方說,民眾會開始主動通報在哪裡看到熊,南安小熊就是一例。南安小熊目前由台灣黑熊保育協會代為照養、代替母熊教導小熊野外生存技能,甚至透過群眾募資籌款「南安小熊野放計劃」,短短一個多月就募到目標金額的1.5倍,可說是得到社會的高度支持。

台灣黑熊數量稀少,行蹤隱密,往往要藉由其排遺,或者爪痕、折枝、食痕、窩巢等痕跡,判讀在山林裡活動狀況。右圖為台灣黑熊排遺。

台灣黑熊數量稀少,行蹤隱密,往往要藉由其排遺,或者爪痕、折枝、食痕、窩巢等痕跡,判讀在山林裡活動狀況。右圖為台灣黑熊排遺。

南安小熊野放計劃
台灣生態保育的里程碑

談到南安小熊,黃美秀臉部的線條由嚴肅變柔軟,「牠是真的很可愛。」南安小熊是個很好的契機,能夠把保育的議題帶出同溫層,擴大吸引全民關注台灣黑熊面臨的保育議題,甚至以實際行動參與保育;對於黃美秀及台灣社會來說,在生態保育意識推動的路上,都是一個新的里程碑。

比方說,南安小熊為什麼會落單?為什麼要野放南安小熊?為什麼要精挑細選野放地點?光去想這幾件事,就帶出了棲息地破碎化、如何讓黑熊不主動靠近人等等的議題。黃美秀還邀請我們跟她一起思考:「為什麼要保護台灣黑熊?山裡可不可以沒有熊?」

台灣黑熊不僅是頂層的掠食者,更是長距離的種子播遷者,可促進植物種子萌芽,從而影響森林的更新和演替。牠們活動範圍廣泛,也有「庇護物種」(Umbrella Species)的保育角色,也就是藉著保護牠們,如同撐起一把大傘,有能力保護生存於其棲息環境中的眾多物種,是健全台灣山林生態系的指標物種;而健全的山林生態系,能夠為人們提供充足的生態系統服務,包括乾淨的空氣、飲水及食物來源等。「所以,保護台灣黑熊,造福的其實是我們自己。」

黃美秀團隊為野放南安小熊進行準備工作,練習野外生活所需的各種技能,包括尋找食物、捕獵、趨避陷阱和人類等。©黃美秀

黃美秀團隊為野放南安小熊進行準備工作,練習野外生活所需的各種技能,包括尋找食物、捕獵、趨避陷阱和人類等。©黃美秀

留給下一代 「有熊的國度」

談到對未來的規畫,性格快人快語的黃美秀表示:「我其實只有一個目標:讓台灣黑熊下架。」所謂「下架」,指的是透過各種有效推廣生態保育的方式,讓台灣黑熊由目前屬於法定「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的等級除名,降為「一般類野生動物」,也就是棲地與族群現況穩定、數量增加,不再需要用列名保育類的高強度手段來保護。

黃美秀期待我們能自豪地交給下一代一個「有熊的國度」,因為能讓不同生物相互依存,就是一個能讓人與動物都活得更好的環境。

黃美秀
1970年生,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保育生物學博士,現任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副教授,以及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名譽理事長、國際熊類研究暨經營管理協會(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ear Research and Management)副理事長。曾獲國際熊類研究暨經營管理協會2009年主席獎,是亞洲地區獲得此獎的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