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

Pingtung

跟著山狗大尋覓歸鄉路!走入大武山下的純樸客家庄與原鄉部落

2019-09

跟著山狗大尋覓歸鄉路!走入大武山下的純樸客家庄與原鄉部落

位於屏東中部的新埤鄉,是典型的客家聚落,至今仍保有純樸農村氣息與優閒氛圍。山狗大後生樂團創辦人顏志文在這裡出生成長,新埤的每個角落,全是記憶中深刻的家鄉故事。

文|陳怡如

雄偉的大武山對高屏地區的客家族群有獨特意義,去年樂團一行人來到林邊溪畔,拍下晨光中的大武山。©山狗大後生樂團/黃建賓攝

雄偉的大武山對高屏地區的客家族群有獨特意義,去年樂團一行人來到林邊溪畔,拍下晨光中的大武山。©山狗大後生樂團/黃建賓攝

從高中畢業北上念大學,一直到三、四年前搬回新埤,即使闊別家鄉數十年,顏志文說起新埤的一景一物,依舊歷歷在目,童年釣魚、爬樹、戲水的青春歲月,彷彿昨日般生動鮮明。他的許多創作都與家鄉有關,這並非刻意,而是腦海自然浮現這些場景。

林邊溪、大武山  守護家鄉

「小時候在這生活是沒人管的,這裡每一寸土地我都跑過。」顏志文笑著說。新埤的氣質和顏志文的個性很像,他不喜喧鬧,愛往大自然裡鑽,小時候常騎著單車,到鄰近的大武山山腳下玩耍;貫穿新埤的林邊溪,是客家居民口中的「新埤河壩」,更是他和少時玩伴熟悉的戲水之處。

海拔超過三千公尺的北大武山,一般人習稱大武山,是屏東跟台東的界山,陡峭險峻,素有「南台灣屏障」的稱號。這裡不僅被排灣族和魯凱族視為「聖山」,高屏地區的客家族群長久以來也在大武山下安身立命,高山猶如母親庇佑家園。即使從前時常造訪山腳,顏志文卻不曾登上山頂,直到去年才終於踏上高山。

當他半夜隻身一人獨行在林間山路時,突然熱烈悸動而淚流滿面,「當我寫〈早安大武山〉時,沒想這麼多,直到上山才強烈感覺這首歌寫對了。累積幾十年對大武山的感情,慢慢發酵,來到山上才領悟大武山對我們這麼重要,情緒一下就釋放出來。」直到清晨攻頂時,整個山頭只有他一人,居高臨下俯瞰整個屏東平原,獨享大武山的遼闊景色。「從萬家燈火到曙光日出,往南望去,右邊是屏東,左邊是台東,可以很清楚看到交界,景色非常壯觀。」

從沿山公路通往吾拉魯滋部落的途中,綠樹成蔭,光是置身其中就是一大享受。©林韋言

從沿山公路通往吾拉魯滋部落的途中,綠樹成蔭,光是置身其中就是一大享受。©林韋言

沿山公路林蔭道  體驗部落風情

小時候顏志文的單車探險地圖,還包含途經新埤的185縣道「沿山公路」。全程位於屏東境內的沿山公路,總長近七十公里,因沿著中央山脈山麓開闢而得名,北起高樹,南至枋寮,沿途可見林蔭道、鳳梨田、紅藜田與原鄉部落,將屏東風光濃縮其間。

來到沿山公路,顏志文推薦排灣族部落「吾拉魯滋」。部落原位於大武山上,因八八風災遷至山下定居。部落裡的泰武國小以大量圖騰、百步蛇、陶壺、琉璃珠等元素裝飾,呈現繽紛的原鄉風情。這裡也是排灣族古謠傳唱的基地,由學生組成的泰武古謠傳唱隊曾多次登上國際音樂節舞台,「他們不採西方美聲唱法,而是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傳達古謠的故事與情感,光聽清唱就很動人,有種純粹的美感。」

泰武國小將排灣族元素融入彩繪和拼貼壁畫裡,校園極具傳統特色。©黃基峰

泰武國小將排灣族元素融入彩繪和拼貼壁畫裡,校園極具傳統特色。©黃基峰

站在泰武國小裡的半圓形廣場,藍天綠地盡收眼底,搭配琉璃珠裝飾特別吸睛。©黃基峰

站在泰武國小裡的半圓形廣場,藍天綠地盡收眼底,搭配琉璃珠裝飾特別吸睛。©黃基峰

純樸客庄  感受濃濃人情

從前顏志文許多同學都住在老家旁的建功村,相較於新埤市區,這裡又更加純樸寧靜。村裡最具代表性的地標「東柵門」,建於1882年(清光緒8年),過去是客家庄避免外人侵擾而設置的柵門,因村民曾協助平定民變,由皇帝御賜「褒忠」二字,如今列為縣定古蹟。

這趟家鄉之旅最後回到新埤的「社交中心」── 阿樹哥的雜貨店前。每到傍晚,村民們便會自動聚集在此話家常,儼然是村裡的大客廳,充滿人情味的畫面也是顏志文從小對新埤的深刻記憶之一,或許這正是他始終難以忘懷故鄉的原因。

*校園開放時間以校方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山狗大後生樂團
「山狗大」是客語「台灣攀木蜥蜴」之意,1997年顏志文成立山狗大樂團,推動客家新音樂創作與傳統歌謠的重新編曲演唱。2008年顏志文邀請新秀組成「山狗大後生樂團」, 持續為客家歌曲注入現代氣息。

©山狗大後生樂團/黃建賓攝

表演團體、AR導覽助陣,穿梭屏東古蹟玩出趣味!

2019-09

表演團體、AR導覽助陣,穿梭屏東古蹟玩出趣味!

©屏東縣文化資產保護所

今年屏東縣擴大舉辦全國古蹟日活動,以「我們的歷史Live Show」為策展主題,輔以嘉年華遊行,並邀請傳統藝陣、民謠、原民歌謠等超過二十個表演團隊粉墨登場。另外,還策畫「日頭赤炎:當下與過往的邂逅」及「是誰留下的訊息──文字與聲音的歷史轉譯」二大展覽,以及工作坊、文創市集、集章兌換眷村美食等活動,更推出以AR深入導覽勝利星村,將歷史建築轉換成一場輕鬆的文化之旅。

活動時間:9/18~10/20
活動地點:屏東縣各地、屏東勝利星村創意生活園區(屏東縣屏東市青島街89號)
*以上活動時間與內容以活動官網公告為主,主辦單位擁有修改活動辦法與時間的權利。

今天不喝手搖,來一杯老派台式果汁飲吧!

2019-08

今天不喝手搖,來一杯老派台式果汁飲吧!

文|郭銘哲

現在走在路上,放眼手搖飲店,三步一變、五步生花,這花,是百花爭鳴,也可謂之為眼花繚亂。各種爭奇鬥豔鮮果榨汁混搭攻占熱門話題版面,好喝的有,但很快過幾天就記不住喝過什麼了,不像以前老派攤頭賣的單純果汁,喝過後記憶永遠飄香。

兒時回老家,全家總會順便往果汁攤報到,那時我最愛點葡萄鮮奶,冬天時則會吵嚷著要喝草莓汁,貪的就是那冰涼一下肚迸發的幸福感。長輩則回憶說,以前很好玩,相親都約冰果室、果汁店,媒婆領入座後,500c.c.玻璃杯裝果汁先上,時間滴答滴答,媒婆眼色要好,如果雙方看對眼,害羞低頭猛喝,那就要繼續搖扇,搧風點火,塞電影票把兩人推進戲院,過程就像綜合果汁,時酸時甜;有時雙方會整群親戚帶去助陣,看不對眼,就最便宜的果汁點一點,喝一喝,閃人。

對我來說,長大後,懂得吃苦了,反而特別喜愛能退火的蜂蜜苦瓜汁,老派果汁飲能歷久不衰,除了用料實在,我想最令人著迷的,是那股人情裡始終帶勁兒的派頭,和返璞情懷吧。

©林韋言

©林韋言

©林韋言

©林韋言

作者Profile
郭銘哲
作家、自由文字攝影工作者、專職演講人,擅長散文書寫,已出版五本作品,重要著作《雄好呷》、《大澳》。


左營站|秋林牛乳大王

2019-08

美食地圖

文|郭銘哲.攝影|Ian Pan

Zuoying 左營站
秋林牛乳大王

木瓜牛乳三喝

在屏東市區已創立快一甲子時間,初期先以攤車型式定點兜賣,幾經流轉,最後在現址買地蓋屋,店裡果汁冰品切盤五花八門,門前各色新鮮亮采的豔麗水果就直接攤擺開來展示,那畫面充滿了一種南國霸氣又隨興的生活感。

木瓜牛乳是頭號招牌,香醇濃郁,上桌率極高。老闆娘說,夏季時的木瓜肉質最為飽實細嫩,透著乳狀橘紅光澤,特別到了8月,糖度和香氣都會攀上高峰,他們拿在地屏東科技大學的優質全脂鮮乳來兌,再加上自家熬煮糖水一起攪打。除了一般喝法,加進私房炒花生攪成「木瓜花生牛乳」,或添加熬煮入味的黑糖珍珠,都是值得一試的隱藏版點法。

©Ian Pan

©Ian Pan

地址:屏東縣屏東市信義路28號
營業時間:10:30~22:00
店休:依店家公告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古き良き台湾式 フルーツ ジュース

2019-08

古き良き台湾式フルーツジュース
文|郭銘哲

©林韋言

©林韋言

おしゃれなドリンクスタンドは今、町の景色の一つになった。ドリンクの種類は選べないくらい多様で、色鮮やかなミックスジュースはいつも話題になる。おいしいのもあるが、数日経つと何を飲んだかすぐ忘れてしまう。やはり、純粋な古き良きフルーツジュースに最も心惹かれる。飲んだ後、香りの記憶が永遠に残る。

Zuoying 左營駅

秋林牛乳大王


Zuoying 左營駅

雲家檸檬大王


Tainan 台南駅

銀鋒冰果室


Zuoying 左營駅

朝林冰果室


那看似平凡卻不可忽略之日常餐桌上的豬寶們

2019-05

那看似平凡卻不可忽略之日常餐桌上的豬寶們

文|郭銘哲

© Ian Pan

© Ian Pan

回望早期台灣農業社會,許多人不吃能幫忙犁田的牛,於是食肉來源常以豬來替代。豬隻的旺盛繁衍力提供了穩固家庭根基的來源,也帶動島上豬肉料裡的變化萬千;豬幾乎從頭到腳都能入菜,街頭小吃攤最常出現的「烏白切」(oo-pe̍h-tshiat,黑白切),最早即從各類豬雜衍生而來,是常民飲食文化裡的重要一環。

父輩位在屏東麟洛的祖厝,三合院後方曾是壯觀豬寮,有長輩憶道,彼時窮困,豬仔待著養著,再肥滿也得忍住不吃,等候時機轉賣換錢,只有祭祖拜神時,客家人神明桌上才會擺放煠(客語,sab5,以滾水燙煮)過整塊上好的豬三層肉、全雞以及整片乾魷魚。

阿嬤說,肉要煠得好,很重控火技巧,拜完後,再拿去做蘿蔔封肉或是拿預先用芥菜曬成的梅干菜來燉滷扣肉,口感才會多汁不柴。蒜苗爆炒豬肉和魷魚則是家裡常備菜,十足下飯,吃剩的,就剁細丁捏成飯糰,但機會不大,因為常常都是直接盤底向天。

豬,是我們生活中看似平凡卻無法忽略的存在,牠是島嶼餐桌上最惹人疼愛的寶貝。

©林韋言

©林韋言


作者Profile
郭銘哲
自由文字攝影工作者,以及旅行/飲食/文化等不同專題演講人。曾造訪20國,出版5本作品,目前定居高雄。


左營站|屏東 萬泰豬腳

2019-05

美食地圖

文|郭銘哲.攝影|Ian Pan

Zuoying 左營站
屏東 萬泰豬腳

在地的私藏美味

1983年,現任老闆娘蘭姐即協助母親從祖厝創業。憑靠自學天賦與料理創意,加上客家人硬頸精神,一路堅持至今,共同打造出了家族如今風風火火的豬腳事業。

國產溫體豬腳大批採購回來後,需要先按照一道道嚴謹程序處理,才能下鍋燉滷。蘭姐從母親手中接棒後,滷汁與滷法曾進行改良,滷製訣竅得仰賴長久看火經驗,火候得通過3道轉換,才能讓豬腳收到皮Q肉嫩、色亮味醇的最佳效果。豬腳切小塊,蘸上他們自製勻順沾醬,銷魂吶!

©Ian Pan

©Ian Pan

地址:屏東縣萬巒鄉民和路32號
營業時間:9:00~18:00(賣完為止)
店休:週二(遇國定假日則順延至週三)





夜愈深愈熱鬧!直擊高鐵夜間磨軌作業

2019-04

夜愈深愈熱鬧!直擊高鐵夜間磨軌作業

如同人體內進行著無聲的新陳代謝,在夜深人靜、不行車的高鐵軌道上,有一批人正進行著軌道保養與修復,來確保白天的列車都能正常運行。

文|賴韋廷・攝影|王瑞琳

磨軌車平均得來回研磨8次,才能細緻地弭平軌道上的細紋。

每當午夜時分,最後一班列車抵達終點站,高鐵站務員們和列車乘務員們紛紛收工準備下班,但此時還有一批高鐵人才正要開始忙碌,登上一般人禁止接近的軌道展開重要的軌道維修作業,他們是軌道維修員。

這批人每天晝伏夜出,在晚上9點抵達當晚駐站辦公室報到後,再準備出勤工具、確認任務計畫與分組;接著驅車半小時至一小時前往當晚的任務區,並在午夜零點半到清晨5點的「維修時間帶」內,以快速且精準的作業效率為軌道做預防保養與矯正性維修。

工作範圍涵蓋了鋼軌、道岔與其他軌道設備的例行性檢查與維修作業,在每月例行性軌道巡檢作業中,維修人員會沿著鋼軌作步巡檢查,以目測、手持光學量測設備找尋鋼軌表面傷損,以及出動超音波探傷車等量測儀器,檢查與發現更細微之損傷,像是細如髮絲的紋路、貝殼狀傷等。一旦發現這些瑕疵,就要另外排程,出動磨軌車進行「矯正性研磨」將瑕疵磨掉。

軌道維修員手持量測設備,確認研磨品質。

軌道維修員手持量測設備,確認研磨品質。

目前台灣高鐵備有兩台磨軌車,除了進行上述的「矯正性研磨」,也周而復始地執行每年超過三百公里的「預防性研磨」,以消除軌道表面的疲勞層,減少瑕疵產生也延長鋼軌使用壽命。以台灣高鐵而言,約每兩年可完成一次全線南北向鋼軌的預防性研磨。


磨軌車重達數十噸,其鋼軌表面之研磨完成容差值範圍僅0.3mm(橫斷面)甚至0.01mm(縱斷面)之程度,為了力求操作精準與管理之便,磨軌車配有專屬的操作人員,他們必須「逐車而居」,跟著磨軌車長期南來北往地執行任務。

透過有效率、準時的任務安排,以及細緻而規律的檢視與修護工作,這群隱形團隊在每個夜裡戰戰兢兢、辛勤揮汗,正是因為他們無微不至的努力,才確保了我們在時速三百公里的高鐵列車上依舊享有安穩的舒適感。

黃美秀:我其實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台灣黑熊從「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下架

2019-04

黃美秀:我其實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台灣黑熊從「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下架

親眼見過台灣黑熊的人極少,牠卻是擁有超高人氣的明星動物,不但曾被票選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野生動物,更化身為吉祥物、保育大使……民眾對牠的模樣和瀕臨絕種的困境,絲毫不陌生,這都要歸功那些長年專注投入研究與保育的生態工作者,黃美秀便是其一。

文|李偉麟・攝影|陳俊羽・圖片提供|黃美秀

為了解黑熊的生態習性,黃美秀利用衛星追蹤系統監測其移動路徑,以科學數據為黑熊瀕臨絕種的處境發聲,喚起人們對於保育的具體想像與思考。

為了解黑熊的生態習性,黃美秀利用衛星追蹤系統監測其移動路徑,以科學數據為黑熊瀕臨絕種的處境發聲,喚起人們對於保育的具體想像與思考。

2018年7月,有民眾在花蓮南安瀑布附近,看到一頭落單的小熊,當時僅約四個月大,通報有關單位後,被稱為「南安小熊」,在黃美秀和台灣黑熊保育協會野訓團隊的照料下,預計今年春季末期可能野放讓牠回到山林裡的家。如果成功的話,將是台灣史上首例。

黃美秀1996年赴美,其後以黑熊研究取得博士學位,2003年進入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任教至今,並於2010年創辦全世界第一個專門致力於保育瀕臨絕種黑熊的非營利民間組織——「台灣黑熊保育協會」,二十多年來不遺餘力地投入黑熊保育的工作,除了教學和帶學生做黑熊研究,花費許多時間和心力在各種黑熊保育教育推廣活動上;在黑熊被通報需要救援的現場,也總是少不了黃美秀的身影。

黑熊研究團隊於野外捕捉繫放台灣黑熊,建構經營管理所需的基礎資訊。©黃美秀

黑熊研究團隊於野外捕捉繫放台灣黑熊,建構經營管理所需的基礎資訊。©黃美秀

發現的黑熊半數斷掌斷趾
從此踏上護熊之路

在美國的學習,開啟了黃美秀與黑熊的緣分;而在她所熱愛的台灣山林間親手捕捉繫放到保育和研究的黑熊慘況,則讓她下定決心踏上護熊之路。那是在1998年至2000年間,在玉山國家公園的經費補助之下,她共捕捉繫放了15隻黑熊,雖然創下許多紀錄,包括成功在野外活捉黑熊、運用人造衛星項圈追蹤器,以及動用直升機由空中找熊,但是讓她最有感的,並不是這些事蹟,而是有8隻竟然不是斷掌,便是斷趾,都因誤中獵人陷阱所造成,斷掌或斷趾會影響黑熊覓食、活動及生存機率。

這對從小就喜歡跑野外,大學時又迷上登山和野外觀察的黃美秀來說,是相當大的震撼。「我沒有辦法假裝不知道,我在山裡所發現的熊,有一半都是斷掌斷趾的;也沒有辦法假裝不知道,有多少黑熊死在獵人有意或無意的陷阱上;更無法假裝不知道,有多少黑熊被賣到山產店。」於是,黃美秀和自己對話:「我是受過專業訓練的科學家,既然發現問題,就要想辦法解決問題,盡我最大的力量,讓我所喜愛的台灣山林能夠一直保有豐富生態的樣貌。」

黃美秀除了教學和帶學生做黑熊研究,更花費許多時間和心力在各種黑熊保育教育推廣活動,圖為黃美秀於部落開講。©黃美秀

黃美秀除了教學和帶學生做黑熊研究,更花費許多時間和心力在各種黑熊保育教育推廣活動,圖為黃美秀於部落開講。©黃美秀

台灣綿延的高山與森林
有能力承載5千隻黑熊

台灣有綿延的山脈,森林覆蓋率高達60%,是很適合黑熊等野生動物棲息的環境。若排除棲息地被破壞及非法狩獵的因素,有能力承載至少5千隻自然繁殖的黑熊;然而據推估,現階段約只有300至600隻,族群滅絕危機迫在眼前。

瀕危物種保育是條漫漫長路,但令黃美秀欣喜的是,她已感受到現階段社會大眾對於黑熊的保育是有感的,比方說,民眾會開始主動通報在哪裡看到熊,南安小熊就是一例。南安小熊目前由台灣黑熊保育協會代為照養、代替母熊教導小熊野外生存技能,甚至透過群眾募資籌款「南安小熊野放計劃」,短短一個多月就募到目標金額的1.5倍,可說是得到社會的高度支持。

台灣黑熊數量稀少,行蹤隱密,往往要藉由其排遺,或者爪痕、折枝、食痕、窩巢等痕跡,判讀在山林裡活動狀況。右圖為台灣黑熊排遺。

台灣黑熊數量稀少,行蹤隱密,往往要藉由其排遺,或者爪痕、折枝、食痕、窩巢等痕跡,判讀在山林裡活動狀況。右圖為台灣黑熊排遺。

南安小熊野放計劃
台灣生態保育的里程碑

談到南安小熊,黃美秀臉部的線條由嚴肅變柔軟,「牠是真的很可愛。」南安小熊是個很好的契機,能夠把保育的議題帶出同溫層,擴大吸引全民關注台灣黑熊面臨的保育議題,甚至以實際行動參與保育;對於黃美秀及台灣社會來說,在生態保育意識推動的路上,都是一個新的里程碑。

比方說,南安小熊為什麼會落單?為什麼要野放南安小熊?為什麼要精挑細選野放地點?光去想這幾件事,就帶出了棲息地破碎化、如何讓黑熊不主動靠近人等等的議題。黃美秀還邀請我們跟她一起思考:「為什麼要保護台灣黑熊?山裡可不可以沒有熊?」

台灣黑熊不僅是頂層的掠食者,更是長距離的種子播遷者,可促進植物種子萌芽,從而影響森林的更新和演替。牠們活動範圍廣泛,也有「庇護物種」(Umbrella Species)的保育角色,也就是藉著保護牠們,如同撐起一把大傘,有能力保護生存於其棲息環境中的眾多物種,是健全台灣山林生態系的指標物種;而健全的山林生態系,能夠為人們提供充足的生態系統服務,包括乾淨的空氣、飲水及食物來源等。「所以,保護台灣黑熊,造福的其實是我們自己。」

黃美秀團隊為野放南安小熊進行準備工作,練習野外生活所需的各種技能,包括尋找食物、捕獵、趨避陷阱和人類等。©黃美秀

黃美秀團隊為野放南安小熊進行準備工作,練習野外生活所需的各種技能,包括尋找食物、捕獵、趨避陷阱和人類等。©黃美秀

留給下一代 「有熊的國度」

談到對未來的規畫,性格快人快語的黃美秀表示:「我其實只有一個目標:讓台灣黑熊下架。」所謂「下架」,指的是透過各種有效推廣生態保育的方式,讓台灣黑熊由目前屬於法定「瀕臨絕種」保育類動物的等級除名,降為「一般類野生動物」,也就是棲地與族群現況穩定、數量增加,不再需要用列名保育類的高強度手段來保護。

黃美秀期待我們能自豪地交給下一代一個「有熊的國度」,因為能讓不同生物相互依存,就是一個能讓人與動物都活得更好的環境。

黃美秀
1970年生,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保育生物學博士,現任國立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副教授,以及台灣黑熊保育協會名譽理事長、國際熊類研究暨經營管理協會(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ear Research and Management)副理事長。曾獲國際熊類研究暨經營管理協會2009年主席獎,是亞洲地區獲得此獎的第一人。



鋪陳厚實色彩 簡天佑細膩呈現大尖山特色

2019-03

鋪陳厚實色彩 簡天佑細膩呈現大尖山特色

文|胡德揚

簡天佑,《墾丁埔頂草原》,水彩、紙本,79 x 109.5cm,2015。

簡天佑,《墾丁埔頂草原》,水彩、紙本,79×109.5cm,2015。

一片多層次的綠略帶黃褐從前景向後遞延,低矮樹叢左右交錯而過,隨著地勢攀升,竟微微生出陡峭之感,橫亙而過的樹叢也變得更為茂密:此時,視線很難不落在一座正映射著陽光的山尖,巨石盤據的山體,俯視著所有景物⋯⋯

以帶有濃重感的水彩筆觸,簡天佑畫下故鄉屏東縣墾丁國家公園著名地景——大尖山(又稱大尖石山)。台灣屋脊中央山脈貫穿全島,向南一路延伸到達墾丁一帶時,山勢已變得十分平緩,由於周遭沒有其他山脈競秀,標高318公尺的大尖山便成為墾丁一帶最顯眼的地標。

自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畢業後,簡天佑旋即返鄉任教直至退休。長年的在地生活經驗和情感,展現在他以屏東各地為描繪對象的大量畫作上,而大尖山更是他畫布上常見之主角。深受法國藝術家保羅˙塞尚(Paul Cézanne)一系列以家鄉聖維克多山為主題作品的啟發,簡天佑也形成自己的大尖山系列,目前累積二十多幅畫作。

他提到,在墾丁各地幾乎都能看到大尖山,「甚至佳樂水一帶也是」。而依據觀看所在地不同,更可以看到大尖山不同面貌,「從鵝鑾鼻看到的大尖山,是銳利的三角錐,有些地方望去則像是一支筆的筆頭」。

完成於2015年的《墾丁埔頂草原》以黃褐色調描繪草原,簡天佑解釋,台灣南部秋冬時節雨水較稀少,草木往往出現枯黃,這幅畫的色調正捕捉了墾丁的地緣特色。此外,「陽光從畫面左側照向大尖山面西的那一側」,即明確表現是下午時分的大尖山。經由渲染、堆疊和乾擦的技法,簡天佑的作品比慣見的水彩作品多了點厚實感,適切傳達了秋冬眺望大尖山時的凝定感受,也精準捕捉當下季節流轉之美。

簡天佑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熱衷水彩畫、油畫及水墨畫,作品主題多關注屏東人文風土,將平日觀察融入創作,曾於國內外各地參展及獲獎,並以其藝術創作與教育成就獲屏東縣美術成就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