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汪洋之中最溫柔的眼神,默默守護討海人的三貂角燈塔

2017-08

汪洋之中最溫柔的眼神,默默守護討海人的三貂角燈塔

文|陳怡如

三貂角是台灣本島最東端,岬角上視野開闊,天氣好時,遠方可見龜山島。© 黃基峰

三貂角是台灣本島最東端,岬角上視野開闊,天氣好時,遠方可見龜山島。© 黃基峰


17世紀初,西班牙船艦從菲律賓揚帆而上,沿著台灣島東部尋找適合建立貿易站的港灣,航經東北角海岸一帶時,驚豔於沿岸滿布奇岩的景色卻不知其地名,遂將此地區命名並記載為「S.Tiago」(聖地牙哥)。爾後,來台移墾的閩南籍漢人以發音相近的閩南語「Sam-tiau」稱呼,寫作漢字則為「三貂」或「三朝」,台灣極東之地的岬角從此有了我們熟悉的名稱──「三貂角」。

在這座岬角之上,有座雪白身影,它是為往來船隻指引方向的「三貂角燈塔」。日治時期,三貂角附近海域曾發生兩次日本船隻遇海難沉沒事件,臺灣總督府便開始籌建燈塔。燈塔於1935年完工啟用,塔高16.5公尺,公稱光程可達約25浬(約46公里),是太平洋地區重要的航海指標,因而又被稱作「台灣的眼睛」。

燈塔在二次大戰期間曾歷經戰火洗禮,在1946年時才重新修復,至今燈器透鏡上仍留有當年機槍掃射的毀損,成為過去那段歷史的見證。三貂角燈塔是台灣第一座開放參觀的燈塔,塔內設有展覽室,陳列全國燈塔的分布圖、郵局發行的燈塔郵票,還有不同時期的燈具零件和模型。

在燈塔旁還設有觀景台及步道,有著得天獨厚的景觀條件,放眼所及,蔚藍海水與天空連成一線,天氣好的時候,還能遠眺龜山島。三貂角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台灣之最」,這裡是台灣本島極東點,甚至比蘭嶼還靠東,因此也是台灣島上最佳觀看日出的地方之一。

台灣島北部海岸線著名岬角除了極東點三貂角,還有極北點的富貴角與東北角的鼻頭角,號稱「北臺灣三角」,都各自設有燈塔。3座不同造型的燈塔各據一方,為夜裡海上船隻導航,指引安全。

阿公阿嬤怎麼看電影?

2017-05

聽辯士、讀本事、抾戲尾!

阿公阿嬤怎麼看電影?

時至今日,台南全美戲院仍舊使用手繪電影看板,讓一代人的電影記憶得以延續。

時至今日,台南全美戲院仍舊使用手繪電影看板,讓一代人的電影記憶得以延續。

當電影還是默片的時代,人們需要靠「電影辯士」講解劇情;在電影院還沒有販售爆米花與可樂時,瓜子、冰棒、花生糖是最受歡迎的零食;沒錢看電影的人,總不會忘記在電影播映的最後15分鐘免費進場「抾戲尾」(khioh-hì-bué,撿戲尾)過過癮。上一代人看電影的樣貌,對比今日物資充足的年代,可說是非常時髦的享受。

文|李偉麟・圖片提供|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唱作俱佳的辯士 比片中主角還紅  

這是一門專業的行業,稱為「辯士」,在日治時期執業必須有執照,台語歌謠《補破網》的作曲者王雲峰,就是第一個取得執照的台灣人。唱作俱佳的辯士,往往比片中的男女主角還要紅,如日治時期於台北市大稻埕開設「天馬茶行」的老闆詹天馬,因擅長講解日本武俠片,他的名字經常比片名還要具有吸引力,甚至還培養出一票「影迷」,迷的不是片中的主角,而是辯士。

在台灣各地還沒有興建戲院時,由辯士、放映機師、樂師所組成的巡映隊,為庶民生活帶來觀影樂趣,可說是默片時代的寵兒。1930年代後逐漸引進有聲電影,然而當時引進的上海片、粵語片及好萊塢片等,許多人根本聽不懂。因此,有些電影院還是會請辯士現場講解,以高雄的「大舞台戲院」為例,就曾推出過耳機租借的服務,把它插在座椅旁的插孔,即可聽到台語旁白,非常先進。

電影本事通常是一張紙,兩面分別印有本期放映電影劇情簡介,以及下期放映預告。

電影本事通常是一張紙,兩面分別印有本期放映電影劇情簡介,以及下期放映預告。

片商陪畫師通宵
只為等一張手繪電影海報

辯士講解劇情的主要依據之一,是昔日流行的一種輕巧刊物,稱為「電影本事」,類似報紙的材質,單色印刷,一面印著劇情簡介,另一面預告下一期要播放的電影,既達到介紹的目的,又有宣傳效果。

另一個引起文物收藏家極大興趣的是陳子福手繪電影海報。當年宣傳的管道不像現在那麼多元,也沒有電腦網路,因此張貼在戲院門口、小吃店牆壁上等街頭巷尾的電影海報,就成為宣傳的主要方式之一。獲頒第43屆金馬獎終身成就特別獎的陳子福,便留著許多手繪海報原稿,他畫過的電影,包括早期由代理商進口的廈語片(指在香港拍攝、製作的廈門語電影)或外國電影、國產台語片、中影拍攝的國語片,以及名揚四海的國語武俠片等,特別是在台語片顛峰時期,有不少片商還曾經帶著鈔票和便當,在陳子福的客廳裡排隊甚至陪他畫通宵,只為了等他畫出一張海報!

當年宣傳的管道雖然有限,卻也帶給觀眾親眼目睹演出團隊的機會。以1956年上映的第一部台語片,同時也是歌仔戲電影的《薛平貴與王寶釧》為例,上映前,全體團員整裝打扮,乘著小車,吹著西洋樂器,上街頭大肆宣傳。而電影也意外地重啟台語流行歌盛行的時代,1932年上海默片《桃花泣血記》在台上映前,台灣片商特地邀請辯士王雲峰作曲、詹天馬作詞,創作同名主題曲方便宣傳,上映後並製成唱片,電影主題曲此後就成為熱門的電影附屬品,為庶民的生活帶來更多抒發心情的管道。

戲院提供給觀眾的單張雙面印刷的電影本事,是文物收藏家眼中的珍寶。圖為台北萬國戲院1964年提供給觀眾的電影本事。

戲院提供給觀眾的單張雙面印刷的電影本事,是文物收藏家眼中的珍寶。圖為台北萬國戲院1964年提供給觀眾的電影本事。

抾戲尾
當時戲院特有的人情味活

昔日的電影院在電影結束前約15分鐘,會打開大門,自由開放入場,台語俗稱「抾戲尾」,特別吸引想看電影但口袋沒錢的小朋友,也呈現了當時戲院特有的人情味。而當年在戲院能夠買到的零食並不是爆米花,最暢銷的是瓜子,早期還有人胸前掛著小木箱,裡頭放著冰棒、花生糖等零食,在戲院來回走動兜售。國民政府來台初期,還曾因頒布節約糧食禁令,被視為奢侈品的可樂,因此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被嚴加禁止在電影院販售。

隨著時代進步,昔日電影院種種獨特的映演文化,已化為許多人美好的回憶。然而透過一個長方形的銀幕就能夠跨越時空,隨著龐大的製作團隊與精心設計的劇情,進入一個五光十色的想像世界,這份獨屬於電影的魅力,將持續為人們的生活帶來無可取代的樂趣。

第一部台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於1956年上映,圖為首映時的廣告。

第一部台語片《薛平貴與王寶釧》於1956年上映,圖為首映時的廣告。

當年的電影會連帶發行電影歌曲唱片,在戲院販賣部就買得到。圖為1963年上映的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黑膠唱片。

當年的電影會連帶發行電影歌曲唱片,在戲院販賣部就買得到。圖為1963年上映的黃梅調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黑膠唱片。

參考資料

1.清華大學通識中心「台灣電影史」課程前教授葉龍彥訪談
2.國家電影中心推廣組徐明瀚、游千慧訪談
3.「台語片60週年」網站「關於台語片」系列文章(2016)。國家電影中心。網址:http://taiyupian60th.weebly.com
4.《台灣百年生活印記─玩樂一百年》(2011),天下文化出版
5.葉龍彥(1998)。《日治時期台灣電影史》,玉山社出版
6.葉龍彥(1999)。《春花夢露-正宗台語電影興衰錄》,博揚文化出版
7.《國影本事》(2016~)已發行5期。國家電影中心出版

打電話要排隊!重返記憶中的電信舊時光

2017-03

Hello Girls.公用電話亭.到村長家打電話

打電話要排隊!重返記憶中的電信舊時光

排隊撥打公用電話,至今仍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回憶。©電信文獻

排隊撥打公用電話,至今仍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回憶。©電信文獻

還記得人人身上幾乎都有一張公用電話卡的年代嗎?行動電話普及之前,在遍及街頭巷尾的公用電話前排長龍,撥出一通報平安、談生意、約見面、說情話的訊息,那種一分一秒的等待滋味,仍鮮活地活在許多人的回憶中。

文|李偉麟・圖片授權提供|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中華電信

你可曾想過,使用電話為何稱做「打電話」?原來,台灣使用的第一代話機是「磁石式電話機」,必須透過轉動手搖把「搖鈴」,這個動作閩南語稱作(khà tiān-uē,敲電話),久而久之,用國語講就成為了「打電話」。 

值機員人工接線 搭起溝通的橋梁  

當轉動磁石式電話機手搖把,交流電訊號就會傳送到人工交換台,再由值機員手動連接主叫號碼與被叫號碼的通話線路,當時一人可管理的門號最多兩百組。人工交換台的值機員,在歐美稱做「Hello Girls」,雖然是最原始的接通電話方式,卻也最人性與友善。

當年值機員筆試通過後,還要口試,如果口齒不清,即便筆試及格,也會被刷掉;同時也要求值機員要有足夠的身高與手長,才能夠操作交換台。所有的電話號碼,大部分記在值機員的腦海裡,有些值機員即使已退休,都還記得四十幾年前小鎮商店的電話號碼。當時值機員的收入比老師還要高,但畢竟服務的能力有限,透過「Hello Girls」人工交換的方式,後來便逐漸被自動交換機取代。

人工接通電話的時代,值機員需要記得大部分的電話號碼,才能夠快速又準確地為用戶完成傳遞訊息的任務。©電信文獻

人工接通電話的時代,值機員需要記得大部分的電話號碼,才能夠快速又準確地為用戶完成傳遞訊息的任務。©電信文獻

申請電話須抽籤 費用比黃金還要貴

台灣電話機的演進,按照發話端的操作方式,分為手搖磁石式、共電式、撥號式、按鈕式等,現代則有液晶及觸控面板電話。共電式系統,由電信局供電,只要拿起聽筒,交換人工台就可接收到信號;撥號式與按鈕式,則是自動交換機,不需經由人工台接通。

對比現今,當年申請電話,對民眾而言是一件大事,早年除了透過由台北市議長主持的抽籤儀式來決定申裝資格,費用更高得驚人,中籤後,須先預繳約兩萬元的裝機費用。從1947年7月16日施行的「自動市內電話營業價目表」可看出,費用包括了押機費、裝機費、電話附件,以及月租費,合計逾萬元,因此當年坊間有一說──「電話比黃金還要貴」。

為因應民眾龐大裝機需求,台北電信局規畫擴充2,000個門號,先開放1,200個,1956年5月16日開始申請,報載領表就有數千人之多,當年的《攝影新聞》還大篇幅以圖文報導大排長龍的盛況。還曾有家庭主婦為了讓丈夫做小生意,拿出嫁妝先到當鋪兌現,然後再到電信局申裝電話。

(左)1950年代的手搖磁石式電話機,由電信修配所自製。(右)1954年製造的新型撥號式電話機,不再需要人工接通。©電信文獻

(左)1950年代的手搖磁石式電話機,由電信修配所自製。(右)1954年製造的新型撥號式電話機,不再需要人工接通。©電信文獻

光復後公用電話亭有人駐守收費兼發電報

台灣最早的公用電話(當時稱「公眾電話」)出現在日治時期,由於打電話所費不貲,一般人家中不會有電話,民眾若有急事,就得到郵便局或偏遠地區設立的郵便出張所撥打。

光復後,公用電話逐漸普及,設置的公用電話亭,早年稱為「電亭」,提供電話及電報服務,有人駐守負責收費,也曾有商人租用兼作小販。1950年,台北街頭裝設了第一批美製投幣式公用電話,是台灣使用投幣式公用電話的源起。除了與遠方親友連絡感情、約定見面的時間地點,逢年過節時拜年、問候,以及在軍隊裡服役時防止女友「兵變」,也都是由公用電話來完成。

1973年,第一次石油危機,由於民眾囤積壹圓硬幣,導致公用電話出現缺幣危機,為此,當時央行還曾經分兩次鑄造5百萬枚及4千萬枚公用電話專用代幣,開放兌換應急。

之後隨著科技進步,電信局發行光學卡、IC電話卡,卡式公用電話逐漸取代了投幣式公用電話;手機普及之後,公用電話更是逐漸退出歷史舞台。無論是公用電話專用代幣,或是各式電話卡,如今已成為民眾喜愛並收藏的早年生活用品。

1953年推出的良心公用電話,構想來自軍中福利社的做法,每通付費5角(紙幣),當年特地寫成標語提醒社會大眾。©電信文獻

1953年推出的良心公用電話,構想來自軍中福利社的做法,每通付費5角(紙幣),當年特地寫成標語提醒社會大眾。©電信文獻

1973年中東石油危機,民眾囤積壹圓硬幣,造成公用電話缺幣,因此發行專用代幣4千5百萬枚應急。©電信文獻

1973年中東石油危機,民眾囤積壹圓硬幣,造成公用電話缺幣,因此發行專用代幣4千5百萬枚應急。©電信文獻

村村有電話
村民捐地蓋機房、協助搬運電線桿

1975年,為了使全台七千多個村里,至少有1具電話可用,政府積極展開「村村有電話」的建設。當年希望讓村子裡有電話,許多村民發揮共襄盛舉的精神,除了協助搬運建材設備,例如電線桿等,有的還捐出土地供機房設置之用。

許多地處深山的村子只有1部電話,放在代辦處,代辦處通常是村子裡的某戶人家,當外地電話打進來時,還要用傳呼的方式,也就是派人到受號人家中,或者用廣播的方式,請對方到代辦處接聽,這才完成「一通電話」。

對照現今人手一支行動電話,桌機與公用電話的需求已不如往昔,「一塊錢打一通公用電話」雖成了時代回憶,但電話仍然忠實地傳遞訊息,完成人與人之間「天涯若比鄰」的任務。

參考資料

1.中華電信退休顧問楊振興訪談
2.楊振興(2016)。《話筒裡的台灣》,獨立作家(秀威資訊)出版
3.陳慧玲、林齊悅(2016)。《方賢齊傳-電信之父、科技推手》,天下文化出版
4.「電信@臺灣」線上展覽,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
5.電信數位博物館網站(中華電信股份有限公司與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http://telecom.nstm.gov.tw/web.html

展覽資訊

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 「電信@台灣」常設展示廳
展廳位置:三方館二樓
地    址 :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一路 720 號
時    間  :週二 ~ 週日9:00~17:00(週一為國定假日或補假日,照常開放)
網址:http://www.nstm.gov.tw

世大運圓滿落幕!重新來認識台灣運動會緣起

2017-07

從遠足、遊戲競技到世大運

世大運圓滿落幕!重新來認識台灣運動會緣起

大會操是運動會歷久不衰的代表性項目。圖為日治時期,臺中師範學校附屬公學校大運動會學生們做體操的情形。©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2017臺北世大運(2017 Taipei Universiade)是「第29屆夏季世界大學運動會」的簡稱,不僅是台灣首次舉辦,也是歷年來主辦層級最高的國際體育賽事。國內外大大小小的運動會,從學校到企業,從鄉村到都市,不僅有益身心,運動員挑戰極限的精神及令人歎為觀止的競賽激情,讓運動會持續不斷地在各地展開,凝聚人心。

文|李偉麟

世大運是由全球大學生參加的世界性綜合運動會,以學生為主體,與運動會最早在台灣透過小學發展,起源是一致的。台灣最早舉行的學校運動會,可追溯至1896年12月12日由國語學校第一附屬學校(今士林國小)舉辦的遠足運動。由於學校沒有設置運動場,運動會大致以遠足加上遊戲為主,直到20世紀初期,以體操及遊戲競技為主的運動會,才逐漸與遠足分離,運動會形式也開始固定下來。

日治時期小學運動會
唱歌、騎馬打仗、收發信

運動會項目按年級別區分,低年級以和緩且趣味性的競賽遊戲、歌唱活動為主,例如日治時期台灣人就讀的艋舺公學校的運動會,就曾舉辦收發信(註1的比賽;中年級相對激烈,如騎馬打仗。有些活動歷久不衰,以大會操和拔河最具代表性。直到1920年代後,公學校運動會的比賽項目才逐漸著重田徑,特別是小學生年紀可負擔的短跑項目,以及接力賽、跳高、跳遠等。

公學校運動會的舉行多半利用秋季、天長節(在位天皇的誕生日)前後的星期假日舉行,並燃放煙火通知民眾與會。由於運動會競賽過程相當刺激,民眾不僅可參觀此精采的過程,甚至可獲得獎品。公學校運動會便在此情形下,由學校的年度行事轉而成為地方的年度盛事。

聖火傳遞起源於奧運,象徵著光明、團結、友誼、和平和正義。 圖為1954年省運會聖火傳遞抵達台北。© 聯合知識庫/陳維在攝

聖火傳遞起源於奧運,象徵著光明、團結、友誼、和平和正義。 圖為1954年省運會聖火傳遞抵達台北。© 聯合知識庫/陳維在攝

大武山下小奧運
六堆運動會逾萬人參與

除了學校運動會,有「大武山下小奧運」美稱的「六堆運動會」,是高屏地區客家族群一項重要及特殊的體育文化活動,起源是以1927年創辦的 「六堆網球懇親會」為基礎,第1屆運動會於1948年2月22日在屏東縣竹田國民學校舉辦,當時前來參加及參觀的六堆(註2鄉親高達一萬多人,直到今年4月已舉辦52屆,比賽內容有正式的田徑、球類項目,也有富含客家傳統的民俗趣味競技,如打井水等(註3

(註1)收發信:手上拿一堆類似信封的文件,要精確快速的送到眼前數個信箱中,是具有職業訓練性質的趣味競賽。
(註2)六堆:台灣客家人最早聚居的地方,範圍涵蓋高雄、屏東12個鄉區,雖沒有明確的標界劃分,卻存有客家族群團結合作、奮勇堅強的文化歷史意義。
(註3)打井水:早期開墾的時候,因為水利設施不足,需要較多人一同打井水。比賽時每隊每次兩人一組,跑過障礙物後分工打水,再跑回起點交棒,在規定時間內不限次數,以集水桶內總重量判勝負。

昔日重要開場儀式
鳴自由鐘、放和平鴿

1946年,第1屆台灣省全省運動大會(簡稱「省運」),可說是台灣舉辦全國性大型運動賽事的起源,而人們所熟悉的開場儀式,包括傳遞聖火,以及象徵自由、和平的鳴自由鐘、放和平鴿等,都是在第4屆才開始。當年聖火在台南延平郡王祠點燃後,一路傳遞至台北市介壽館前的大廣場(現總統府前廣場)。

省運在1974年改稱「臺灣區運動會」(簡稱「區運」),無論是在省運或區運期間,聖火傳遞的路線及動向,包括手持聖火的跑者英姿、聲勢浩大的隨行車隊及路旁歡迎吶喊的觀眾,不僅一站又一站地傳遞著希望,也成為人們回味那個年代公眾生活的重要記憶。

 

1920年以後,學校運動會開始重視田徑,短跑或接力賽跑是常見的項目。圖為臺灣商務印書館幼童文庫《運動會》封面,1966年出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20年以後,學校運動會開始重視田徑,短跑或接力賽跑是常見的項目。圖為臺灣商務印書館幼童文庫《運動會》封面,1966年出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89年台灣區運動會票選吉祥物,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小學生投票,浣熊脫穎而出,圖為當年的新聞剪報。©聯合知識庫/民生報

1989年台灣區運動會票選吉祥物,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小學生投票,浣熊脫穎而出,圖為當年的新聞剪報。©聯合知識庫/民生報

1989年區運秩序冊封面
30萬小學生票選吉祥物

隨著通訊傳播的發達,資本市場的商機與大型運動賽事結合,吉祥物與代言人,已成為現代大型賽事形象塑造與行銷宣傳的焦點。

奧運,第一個官方吉祥物是1972年慕尼黑夏季奧運會,一隻名為「Waldi」的德國巴伐利亞臘腸狗;世大運最早的吉祥物是1973年莫斯科世大運,一個正面頭戴5朵花環、向右奔跑著的女孩。台灣大型賽事最早的吉祥物圖騰,則出現在1989年區運的秩序冊封面,當年還由台北市約三十萬名國小學童,以投票形式慎重選出,在特別印製的選舉公報上,分別刊登浣熊、獅子、雲豹、臺灣黑熊、羚羊及大象共6種圖騰,最後由浣熊勝出。

運動賽事高潮不斷,不論在現場或螢幕前,選手與觀眾之間不分你我「熱血沸騰」的感動,不僅凝聚人心,更成為全民共同記憶。而運動會豐富的競技種類,除了展現人類挑戰極限、不輕言放棄的意志力、身體律動的力與美,跨國大型運動賽事,也實踐追求超越國際與人種的和諧與自由,成為人與人之間的共同語言。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組長謝仕淵訪談
2.屏東縣政府客家事務處民俗藝術科曾偉志先生提供諮詢
3.謝仕淵(2013),〈日治時期臺灣公學校運動會〉,《臺灣學通訊》第77期
4.金湘斌(2007),〈日治初期臺灣初等學校運動會之歷史考察 (1895-191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碩士論文
5.傅楷傑(2004),〈客家六堆運動會發展之研究〉,國立屏東師範學院碩士論文
6.民生報(1989年1月10日),〈今年區運吉祥物是誰?北市卅萬小學生今天投票〉©聯合知識庫
7.典藏臺灣(DigitalArchives.tw),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

 

巧奪天工!造訪東方藝術殿堂「三峽祖師廟」看見工藝之美

2017-03

巧奪天工!造訪東方藝術殿堂「三峽祖師廟」看見工藝之美

文|陳怡如

三峽祖師廟以富麗堂皇的雕飾技法聞名,下層石雕、上層木雕,層層疊疊,一梁一柱都是藝術精華。©黃基峰

三峽祖師廟以富麗堂皇的雕飾技法聞名,下層石雕、上層木雕,層層疊疊,一梁一柱都是藝術精華。©黃基峰


廟前廣場,人群川流不息,信徒虔誠參拜,小販吆喝,遊客如織。這是資深漫畫家凌群費時兩年多,以三峽老街為題,創作長近五公尺的長卷漫畫《三峽老街漫遊趣》的其中一景,生動描繪三峽祖師廟埕人聲鼎沸的情景。

建於西元1767年的三峽祖師廟,又稱三峽長福巖,供奉來自福建泉州安溪縣的高僧清水祖師,與艋舺祖師廟、淡水祖師廟齊名。在寺廟250年歷史中,曾經歷3次修建,最後一次自1947年開始,由在地的藝術家李梅樹主導。李梅樹對祖師廟的建築與設計極其用心,寺廟因而名譟一時,不僅成為三峽的代名詞,更博得「東方藝術殿堂」的美名。

祖師廟以精細繁複的雕飾工藝技法聞名。不同於一般廟宇,在祖師廟中找不到彩繪壁畫,整座廟宇以石為基、以木為頂,在壁面和廊柱上採石雕、木雕、銅雕等手法裝飾,其雕刻之精,設計之巧,盡顯中式寺廟的藝術極限。

其中最令人讚嘆的,是祖師廟正殿前的3對透雕石柱,分別為「雙龍鋒劍金光聚仙陣」、「百鳥朝梅柱」和「雙龍朝三十六官將十八騎」,被譽為鎮廟之寶,其中又以「百鳥朝梅柱」最負盛名。

因李梅樹愛鳥,他與工匠們翻遍國內外鳥類圖鑑,在石柱上各雕50隻禽鳥,一對柱子正好百鳥,柱身還盤繞一株老梅樹,含有萬邦來朝之意。據賞鳥專家研究,石柱上的百鳥,約有五十種可以叫出特定名稱,如喜鵲、小白鷺、貓頭鷹、黑鳶、澳洲鸚鵡、北美禿鷹等,也讓祖師廟獲得「鳥廟」(Bird Temple)之稱。

另2對石柱,皆為八角雙龍柱,以高難度的八角柱為心,採透雕而成。龍柱形式為雙龍上下盤繞,將人物搭接在雲朵和龍身中,角色臉部表情細膩、姿態生動互異,十分有趣。

下回來到三峽,走訪老街,別忘了一探這座氣韻生動、充滿歷史典故的藝術殿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