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

Nantou

你知道嗎?它不但是生活紀錄,也是百科全書跟禮物!

2018-06

你知道嗎?它不但是生活紀錄,也是百科全書與禮物!

你有寫紙本日記的習慣嗎?相信不少人還保留著年少、學生時期的日記至今。回顧日治時期的日記本,不僅內頁設計富巧思,豐富的附錄內容更媲美生活百科全書,甚至還被戀人們作為定情禮物。

文|李偉麟  

十年連用日記,可同時回味過去與放眼未來。(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日本國民社出版,記載年份由1939年至1948年。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十年連用日記,可同時回味過去與放眼未來。(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日本國民社出版,記載年份由1939年至1948年。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大家熟悉的日記本內,除了印出年份、日期、星期、標示節氣與國定假期,多半還會在頁邊附上一句名言語錄,其餘的空間印好行線後,就是留給日記主人記錄生活點滴的天地。

巧思設計與豐富資訊  寫日記很有趣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為每天記錄的日常事項設想了許多有趣的設計,例如攝氏與華氏刻度的溫度計小圖,用一條直線就能夠記下當日溫度,相當生動;今天寫信給誰、收到誰的信,也有專屬的欄位;有的日記本還會為每天的社會大事及感想留下固定欄位,類似學生週記;日記本最後也常附有各式空白表格,供記錄金錢出納、收到的贈禮與回禮等。

西螺文人江擎甫(1901~1993年)留下的日記中,還有可連用十年的日記,把十年的同一天設計在同一頁,如此可對照與檢視人生的歷程,寫日記時可以同時回顧過去與放眼未來,既實用又提供了省思的機會。

補充新知  日記兼教養、教育功能

除了特別設計的欄位,當時的日記本也有類似現代「生活小幫手」的概念,例如附上每日三餐的建議菜單,讓主婦們不必為了煮什麼菜大傷腦筋;或是有如現代追星指南,像是針對當時文藝青年設計的《文章日記》,日記本的最後竟印有當時文人的住址,讓文青得以拜訪仰慕的作家。

通常附錄內容很多的日記本,在後半部會有一頁目次表,把各項附錄的頁次標示清楚,以利查找。近江セールズ(sales)株式會社印製的1935年《編輯日記》,第205頁就是整本日記附錄內容的目次,共有「新時代美妝法」、「近代的料理法」、「新時代工藝美術」等12大類,內容包括家具的挑選方法、西洋風格的室內擺設,以及介紹西洋音樂家、新式建築等。

至於為什麼日記本要附錄各式各樣的實用資訊內容?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臺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副教授吳玲青分析,日記本附錄的個人修養、家庭、婦女及交通資訊,以及各類訊息與雜學等,可以滿足民眾渴求新知,或取得生活資訊的需求。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甚至說,當時的日記本,已可被視為一本兼具教養和教育功能的生活百科全書。

1937年(昭和12年)日本博文館出版的《當用日記》內頁,已印製好每日三餐的菜單建議。(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1937年(昭和12年)日本博文館出版的《當用日記》內頁,已印製好每日三餐的菜單建議。(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除了自用  也是新年禮或定情禮

根據吳玲青的研究,日記本成為一種印刷精美且公開販售的商品,約莫是在日治時期進入台灣社會。除了自用,也被視為禮物。以官方發行的《臺灣日日新報》為例,販售日記本的廣告多以「新刊圖書介紹」或「新刊介紹」名義刊登,時間大約集中在每年的11、12月,這也與年底贈禮或答禮的習慣有關。

戀人間也會送日記本做為定情禮物。張良澤的母親陳錦雲女士一生只擁有過一本日記本,就是在她19歲時,未婚夫買了一本1937年的精美日記本做為禮物。張良澤說,在那個男女關係還相當保守的年代,這樣的禮物,恰好可讓戀人寫下戀愛和思念的心情。

因生活習慣改變,社群媒體、各式APP已經漸漸取代傳統日記本的部分功能,但回憶日治時期那些設計頗具巧思、附錄資訊豐富的日記本,發現昔日管理生活的種種靈感,一點都不比現今遜色,甚至更多了些書寫的溫度。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是提供新知的媒介之一。以陳錦雲女士的日記為例,6月底的最後一頁附錄了「夏天的自然」與「游泳之頁」兩則資訊,前者便寫道:「⋯⋯家的四周朝夕多洒水,水氣蒸發時會吸收溫度,因此感覺涼快。有人喜歡冷水浴,其實對身體不太好,再怎麼熱也要泡熱水才好⋯⋯」(資料來源:《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下卷,原件復刻本,譯文取自上卷翻譯本。張良澤提供。)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是提供新知的媒介之一。以陳錦雲女士的日記為例,6月底的最後一頁附錄了「夏天的自然」與「游泳之頁」兩則資訊,前者便寫道:「⋯⋯家的四周朝夕多洒水,水氣蒸發時會吸收溫度,因此感覺涼快。有人喜歡冷水浴,其實對身體不太好,再怎麼熱也要泡熱水才好⋯⋯」(資料來源:《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下卷,原件復刻本,譯文取自上卷翻譯本。張良澤提供。)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怡宏訪談。
2.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訪談。
3.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臺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副教授吳玲青訪談。
4.《陸季盈日記》複製原件影像,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5.《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上、下卷,含原件復刻及翻譯本,財團法人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贊助良澤文庫出版,2016年。
6.《少年日記-蔡玉村》上、下卷,含原件復刻及翻譯本,財團法人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贊助良澤文庫出版,2017年。
7.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江槐邨先生典藏、江擎甫先生留下的多本日記。
8.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檔案館典藏《吳新榮日記》、《灌園先生日記》、《楊水心女士日記》、《呂赫若日記》複製原件影像。
9.吳玲青(2014),〈日治時期臺灣的日記本-以《臺灣日日新報》的記事為例〉,《歷史臺灣: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刊第八期》。
10.〈日記與歷史〉(2015),作者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呂紹理,引自網站「歷史學柑仔店」。

直擊24小時安全守護基地,這裡是高鐵的中樞神經-行控中心

2018-05

直擊24小時安全守護基地,這裡是高鐵的中樞神經-行控中心

高鐵全線有12座車站,每小時都有列車同時在線上南北跑,這麼多的列車是如何被監控的?又是哪些人在幕後指揮及處理異常狀況,將旅客安全舒適地送抵目的地?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台灣高鐵

行控中心的「全景顯示面板」,不僅顯示高鐵全線所有列車的即時位置,還有列車運轉、追蹤、遠端遙控等各式系統,以及地震洪水等災害告警,每當有緊急狀況發生時,透過面板便能清楚掌握列車運轉情形。©台灣高鐵

行控中心的「全景顯示面板」,不僅顯示高鐵全線所有列車的即時位置,還有列車運轉、追蹤、遠端遙控等各式系統,以及地震洪水等災害告警,每當有緊急狀況發生時,透過面板便能清楚掌握列車運轉情形。©台灣高鐵

密密麻麻的螢幕一字排開,所有人員聚精會神看著面板上顯示的即時資訊,這裡是台灣高鐵的行控中心(Operation Control Center,簡稱OCC),負責列車運轉安全、指揮調度和緊急應變等任務,每日24小時運行不間斷,可說是高鐵系統的中樞神經。

OCC由上百位控制員組成,依職務範圍分工為7組,24小時輪3班,分別監控來自車站、列車、基地等現場所有資訊,包括列車調度、回應旅客需求、協調組員調度、監控列車運轉動態、管理列車組使用狀態等。而在這些控制員之上,還有肩負高鐵系統運轉、指揮及決策重任的主任控制員。

擔任主任控制員7年的顏贊峰指出,OCC通常會遇到的異常狀況,不外乎是設備故障和運轉調度問題,而高鐵已制定一套運轉規章SOP,針對每種異常狀況有其應對處理方式。最讓行控中心如臨大敵的,屬台灣發生頻率最高的天災── 地震。顏贊峰笑說,主任控制員的「心臟要特別大顆」,就是為這類特殊異常狀況而準備。

以今年3月20日發生芮氏規模5.2 的嘉義大埔地震來說,地震發生當下,列車自動系統即刻停駛線上列車,資訊也隨即傳回OCC的全景顯示面板。各組控制員從全景面板確認有多少列車在影響範圍內,同時彙整集中由列車及車站現場組員,及天然災害告警系統回報的狀況與數據給當班主任控制員,經主任控制員評估後,下達後續各項重大決定和作業授權。

同時,為預防有特殊異常狀況伴隨出現,在恢復正常通車前,得繼續追蹤各項進度,所有控制員都不能鬆懈,主任控制員亦是,「所以只要遇到地震,我們幾乎都是從發生當下一直忙到下班,甚至得交棒給下一班。」

想進入OCC擔任控制員也不簡單,目前以台灣高鐵內部徵選為主,有先在高鐵其他單位,尤其有第一線服務經驗的更適合。如此嚴格前提,就是希望OCC控制員能以全面的專業知識、技術和工作態度,在最緊急時刻發揮最佳狀態,讓高鐵列車一次次安全通過異常狀況考驗,帶給旅客最安全的保障。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2018-05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生活在上一個世紀的人們,雖然沒有手機、網路、社群網站,可供拍照打卡,但是,透過一顆顆蓋有日期、刻有各地代表性圖案的紀念戳章,一樣可以「蓋章」留念,將「我在此時、此地」的足跡保存起來,留下永恆的感動。

文|李偉麟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台灣人開始蒐集紀念戳章(以下簡稱「戳章」)的風氣,始自日治時期。在當時的明信片上,戳章的種類豐富、樣式多元,尤其在當時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裡頭,五顏六色的戳章琳琅滿目,不需要文字記錄,就能夠感受旅途的精采豐富。

獨有的風景戳章 留下美好旅遊回憶

目前典藏於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的《台湾一周紀念旅行》冊子,就是日本人中西竹山於1934年(昭和9年)來台遊歷,收集各地戳章的一本紀念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助理林佳蓉指出,中西竹山除了把沿途蒐集的旅館名片、菸酒包裝、交通票券與郵票等,貼在簿子上,更蒐集了一百多個戳章。光是憑戳章上的日期,就可以重新還原他的路線,比如5月9日在一艘大阪商船「高千穗丸」的船上、5月12日在基隆火車站、5月18日在阿里山火車站、5月19日由高雄搭火車回基隆等。日月潭、赤嵌樓都是他去過的景點,甚至也有下榻旅館的戳章,例如高雄的春田館、草山(今陽明山)的巴旅館等。

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也收藏了兩本日治時期的戳章簿,一本是到日本廣島旅遊所蓋的風景戳章,其中還寫有戳章簿主人名字「廖春華」,以及同行者數人的簽名;另一本則全是台灣的戳章,有景點,也有「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的戳章。這兩本戳章簿的封面,和《台湾一周紀念旅行》一樣,都是織錦包裝,並有白底籤條可供書寫標題,例如其中一本就寫著「足跡」;內頁則是採用連續頁的經摺裝裱,用的是吸墨性較佳的厚宣紙,無怪乎這些數十年前所蓋下的戳章,至今多數圖案輪廓仍然清晰,甚至還看得出顏色深淺層次,令人讚嘆。

張良澤回憶,當時台灣高中生的畢業旅行地點幾乎都是日本,而在日本的書店裡就有販賣這種戳章簿,這種盛行集印的風潮,對於台灣人蒐集戳章的風氣,可說是一大推力。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35年台博會 
新奇課程戳章創意與樣式百花齊放

早年除了景點、車站、來往台日兩地的商船、旅館等,日治時期舉辦的各式展覽會、博覽會,也提供紀念戳章供人免費蓋印。其中規模最大的「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當年的臺灣總督府還特別正式對外徵選官方樣式的戳章,此外,遍布台灣各地的展覽會場以及周邊的商店也自行設計戳章,讓參觀的民眾做紀念。

作家陳柔縉《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一書,就是介紹當年一位木匠楊雲源,在50天的會期中,所蒐集到的三百多個戳章,多元的樣式,展現出百花齊放的活力,圖案設計風格各異,高度的創意、趣味的巧思,讓許多集印愛好者恨不得能夠穿越時空,盡情地蒐集只有那個年代才有的圖案元素、設計美感與時代印記。

雖然現代的紀念戳章少見日期標示,但是它的魅力百年來不曾稍減。許多人為了蒐集紀念戳章,不僅特別準備專用集印本,甚至會以集印為旅行主要目的,以集滿、集好為目標,為自己的旅途軌跡,留下難忘的記憶。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參考資料

1.訪談: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怡宏、研究助理林佳蓉、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
2.林佳蓉(2016),〈從《台湾一周紀念旅行》看 1930 年代日人的臺灣旅遊〉,〈凝結旅遊回憶── 日本時代的紀念戳章 〉,均出自《臺灣風物》六六卷三期
3.張良澤,日治時期(1895-1945)繪葉書【臺灣風景明信片】系列書籍共五大本,其中《全島卷》上、下,以及《花蓮港廳.臺東廳卷》,由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臺南州卷》上、下由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
4.陳柔縉(2018),《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麥田出版
5.片倉佳史(2008),《台灣風景印》,玉山社出版

TLife 100期了!讓我們繼續旅讀美好台灣

2018-04

TLife 100期了!讓我們繼續旅讀美好台灣

文|錢麗安・攝影|張季禹

©台灣高鐵

©台灣高鐵

自2007年1月,台灣高鐵發出第一班列車,開啟台灣「一日生活圈」的新生活型態;同年11月,為商務車廂推出台灣高鐵雜誌《TPLUS》雙月刊(共發刊25期,至2011年12月),並在通車3年後,2010年1月發行台灣高鐵車上刊物《TLife》,結合快速便捷的高鐵與多元文化視點的報導,陪伴旅客由點到面、由淺而深,探索台灣的美好人、事、物。

傳遞土地的溫度 豐潤旅途時光  

其實這樣的刊物在國外已行之有年,日本的新幹線、法國的TGV,以及歐洲之星等高速鐵路均有為旅客打造的車上刊物,從時尚、藝文活動、商業到科技不一而足,展現其都市與文化特色,也成為許多旅人認識、探索在地的一扇窗。

台灣高鐵車上月刊《TLife》要如何展現其特色?台灣高鐵董事長江耀宗表示,「由於高鐵是一條奠基於台灣土地的高速鐵路,除了快捷的運輸,更要與土地深刻連結。」因此,高鐵結合高科技運輸及12個車站站點的輻射傳送,凝聚、展現這塊土地的豐饒面貌與人情溫度,進而成為「引領進步、創造美好的生活平台」,打造出獨具的「台味──台灣式的人情味」,而在此平台下,《TLife》除了能帶給旅客愉悅的旅途時光,同時也忠實反映台灣的美好。

台灣高鐵公司參照世界各國的編輯特色,像是日本對觀光領域的細致深刻、法國著重於藝術、歐洲之星提供大量嚴選資訊等,規畫出以聚焦台灣、非商業性、多元視角、全方位領域內容、人文報導的手法來呈現台灣的人情風土,帶領旅客深入探索專屬台灣的美好。

拉高視角 聚焦台灣的故事

選擇以人文的角度來認識並理解台灣,其實是其來有自。長久以來,民眾喜歡出國看時尚秀,但台灣其實也有自己的時尚美學;很多人會出國參觀博物館,卻不曉得台灣也有傲人的百年、千年文物;說到溫泉,大家會想到日本,但台灣溫泉,從礁溪美人湯、陽明山硫磺泉到關子嶺泥漿浴,無論在質地、種類都足以傲視國際,除此,台灣還有豐沛的山林生態、精采的市井小吃等,卻因為是生活日常而未加重視,《TLife》正在做的,就是讓更多人看見並重視台灣的美好。

100個月以來,《TLife》歷經多次改版,在內容呈現上,從創刊初期著重旅客訊息的告知與溝通,到後期以人文土地關懷為切入點,並隨著台灣高鐵的不同發展階段,延伸、累積出不同的範圍與深度,提出不同的觀看視角,試著挖掘同一事件,更具深層內涵的可能性。

美好生活的平台──台灣高鐵車上刊物
從鐵道文化出發,《TPLUS》介紹國內、外鐵路運輸發展,以及音樂電影、旅遊美食等題材,到了《TLife》則嚴選台灣旅遊景點、美食及人文藝術,刊物內容求新求變,歷年封面設計與演變能看出對在地與美學的堅持。
在車廂座位隨手可翻閱的《TLife》,陪伴旅客享受優閒閱讀時光。

在車廂座位隨手可翻閱的《TLife》,陪伴旅客享受優閒閱讀時光。

匯聚各方專才 建構真善美平台

為此,在編輯團隊上,除固定企畫班底,也在不同階段邀集各領域專才,包含國立故宮博物院、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國立臺灣美術館等重要歷史、藝文機關等合作構思議題,激盪出不同的呈現角度,多元展現這塊土地的故事。同時,針對編輯內容的正確性,盡所能與各領域專家、學者交流查證,2017年起,也開始落實語言平權的概念,遇到台語、客語等文句,皆以政府制定的文字與拼音標示並說明,讓旅客在閱讀之餘,也能欣賞到不同語言之美,「這代表高鐵不僅在交通上首屈一指,文化觀念跟態度也很先進。」作家、台語達人鄭順聰強調。

在吸引旅客第一目光的封面設計上,早期多採幾何、抽象圖形為主,以展現高鐵高科技、理性的專業形象;61期(2015年1月)起,改以「搭高鐵遊台灣」當期主題縣市的人文、自然風景影像為主;87期(2017年3月)起則以封面為「傳遞美學」的平台,進一步邀集台灣藝壇前輩及現代畫家畫作,或是邀請在地年輕插畫家繪製封面。

曾任藝術類雜誌總編輯、現職亞洲大學視覺傳達系助理教授朱庭逸表示,前輩畫家作品保有台灣早年的地域風格特色,年輕插畫則針對特定主題發揮,「近年來台南在地年輕人積極復育幾乎消逝的『屋頂上的風獅爺』,94期封面便以此為題,透過在地插畫家之手,重現《安平獅蹤》,讓整本雜誌的調性更有溫度。」

從昔到今 挖掘人.事.物的美好

八年來,《TLife》在單元的規畫上,大約分為「人物」、「旅遊」、「美食」與「文史、藝術」四大類,近三十個單元。

其中,被視為刊物精髓的「人物報導」類,人物的設定來自各行各業、長年持續努力不懈,如發光體般、點亮台灣的人們,例如,致力翻轉偏鄉教育的校長鄭漢文、創立南洋台灣姊妹會陪伴新住民成長的社會學教授夏曉鵑、記錄台灣山林的楊南郡、徐如林夫婦及為生病孩子帶來歡笑的小丑醫生馬照琪等。

在「旅遊」類的規畫上,以觸動旅客親身體驗台灣美好為任務,早年以城市為主的導覽、透過「光點人物」推薦,61期起,改以「超級導遊」邀請在地達人導覽,更親近當地生活節奏。洪雅書房負責人與嘉義文史工作者的余國信曾是「In Spotlight」受訪者,同時也受邀擔任「搭高鐵遊台灣」嘉義市超級導遊,他表示,兩種截然不同呈現旅遊的角度,不僅開展讀者視野,也讓受訪者有機會更深度思考與土地的關係。另一個小而美的旅遊單元「美好小旅行」則以文學、藝術、電影或重要民俗技藝為靈感,介紹一日遊程,讓旅行更有深度與趣味性。

而最受旅客期待的當屬「美食」類,從小吃美食家舒國治「下了高鐵吃小吃」,到去年起「美食地圖」邀請各地城市觀察家帶路,融合文化與庶民生活的內容,讓旅客能享受四處尋訪在地美食的樂趣。

「文史、藝術」類則分別從歷史與物件著手,前者帶領讀者穿越時空長廊,重現台灣早年的常民生活;後者則深度挖掘各地公私立博物館、美術館,尋找鮮為人知的寶藏,近年更延伸出典藏展與博物館探祕,發現老物件、博物館本身歷史的新趣味。


下了高鐵吃小吃

有「小吃活字典」之稱的舒國治,於33期起撰寫美食專欄,除了其獨特的舒式文字,初期的照片也是親自拍攝,加上他對台灣小吃的獨特見解,成為最受讀者歡迎的單元之一。

In Spotlight

報導長年持續默默耕耘的人物們,讓我們看見改變台灣的草根力量。在嘉義經營獨立書店的余國信曾接受39期專訪,因熟悉在地文史,爾後也受邀擔任91期「搭高鐵遊台灣」超級導遊。

月台旅人誌

第一次搭高鐵的感覺是?《TLife》創刊號邀請首次搭乘高鐵的旅客們,與讀者分享他們的第一次經驗。

搭高鐵遊台灣

想深入了解一座城市,最快的方式之一就是找對領路人;61期起全新改版的「搭高鐵遊台灣」加入「超級導遊」,透過這些文史工作者或城市觀察家,引領讀者從在地與歷史、人文的角度走讀城市。

美好小旅行

因應週休二日而企畫的旅遊單元「美好小旅行」,從文學、電影、藝術地景出發,提供不同的旅遊視角。


 

引領真實接觸   創造更多美好回憶

此外,隨著智慧科技的腳步,《TLife》於2015年推出PDF版的App,2017年更與時俱進完成《TLife App》改版,透過數位服務的整合,從單向式閱讀轉變成雙向互動式的App,讓旅客隨時隨地都能透過《TLife App》,看見發生在這片土地上的精采故事,更能輕鬆規畫屬於自己的高鐵假期,真實接觸台灣之美,創造美好的生活。

營運迄今逾十一年,不論在速度、服務或安全標準上,高鐵都為台灣大眾交通運輸史寫下重要篇章,「2007年1月到2018年2月,累計發出52萬1千多班車次的列車,累計載運旅客高達4億7千5百多萬人次,準點率達99.47%,堪稱是一條世界級的高速鐵路。」台灣高鐵董事長江耀宗特別強調,台灣高鐵一路走來秉持的是「Go Extra Mile」(有心 把事情做得更好)理念,透過《TLife》這個平台,兩相結合,將台灣「美」與「真」的精神充分地展現,不僅讓旅客得以享受便捷的運輸,更多了餘裕來關懷、探索與發現這片土地的美好,創造更精采的生活。

採訪幕後
除了一般採訪現場,《TLife》編輯團隊常有機會深入台灣高鐵工作基地,包含行車控制中心、各車輛基地及機廠等,了解高速鐵路的嚴謹工作作業流程及運行時對安全的堅持,除了是難得的經驗,也將高鐵不為人知的一面傳遞給旅客。

高鐵彰化站尚未營運前,編輯團隊借來高空作業車,攝影師克服懼高症,完成難得的高空攝影任務。


71期「高鐵人物」單元報導機電維護運作與維護作業,編輯團隊正在左營基地軌道旁進行拍攝,除了必須參加基地安全說明,全程皆需穿著安全裝備。


 

《TLife App》不限時地
美好生活一指通

隨著資訊科技的發達、行動載具的普及,改變了人們的閱讀習慣,讓資訊的傳遞不再只是單向,2017年《TLife App》改版,讓近年來的刊物精采文章躍上行動裝置,方便旅客隨時隨地都能查閱、利用,探索台灣美好的人、事、物。

改版後的互動式《TLife App》,全新介面讓讀者易於閱讀、便於檢索及收藏精采文章,不僅可「依期數」、「依地區」、「依主題」加以檢索,同時新增「收藏」、「分享」功能,陪伴旅客不限時空,皆能旅讀台灣的美好。

打開《TLife App》首頁,即能看到當期最新推薦內容。

打開《TLife App》首頁,即能看到當期最新推薦內容。

「收藏文章」功能可將感興趣的內容集中,查閱更方便。

「收藏文章」功能可將感興趣的內容集中,查閱更方便。

《TLife App》提供多元檢索方式,不論是單純閱讀欣賞,或是旅途中查詢相關景點,皆能自由切換。

《TLife App》提供多元檢索方式,不論是單純閱讀欣賞,或是旅途中查詢相關景點,皆能自由切換。

《TLife App》將全台各地的美好納入掌中,豐富內容與精采圖片隨時可得。

《TLife App》將全台各地的美好納入掌中,豐富內容與精采圖片隨時可得。

8個月的嚴謹訓練,想當高鐵列車駕駛不簡單!

2018-03

8個月的嚴謹訓練,想當高鐵列車駕駛不簡單

台灣高鐵每一位列車駕駛都是時速平均300公里列車的掌舵者,獨自肩負列車運轉的安全與準時,將旅客舒適又平安載抵目的地。他們是如何透過一連串嚴格訓練養成的?

文|惟安・圖|王瑞琳

高鐵列車駕駛執勤操作時,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確保列車運轉和軌道安全無虞。©台灣高鐵

高鐵列車駕駛執勤操作時,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確保列車運轉和軌道安全無虞。©台灣高鐵

「作為高鐵列車駕駛唯一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不論何種狀況,把旅客安全送到目的地』。」台灣高鐵桃園運務中心駕駛管理課督導曾盛德解釋,列車駕駛不僅操作列車,須以高度專注力全程保持警戒,隨時注意列車或前方軌道有無異常。遇上緊急狀況,更須保持冷靜應變,以確保列車與全車旅客人身安全。他們之所以能在如此高壓下,不慌張地獨自處理各種狀況,靠的是扎實且嚴謹的訓練。

8個月密集扎實訓練

目前為訓練教官的曾督導是台灣高鐵第一批受訓完成的本國籍列車駕駛之一,憶起當年須懂外文,還要飛去日本受訓相比,如今高鐵雖已在本土發展出一套完整的訓練課程,但要培育出一位合格的高鐵列車駕駛仍不容易。

高鐵招募列車駕駛不限年齡和性別,只要符合第一類鐵路行車人員技能體格檢查標準的基本門檻,再通過重重訓練關卡,然而最後僅有5%的人能取得駕照,關鍵在訓練過程及審核。

訓練分兩階段,學員先在台灣高鐵桃園運務中心進行4個月的學科訓練,如列車的基本操作與模擬機演練,及列車相關運作理論與知識。通過學科考試後,會分配到北、中、南三大運轉中心進行OJT訓練(On Job Training,工作中訓練),這時學員會跟著具備列車駕駛指導員資格的學長姊出勤觀摩。除搭配正線營運實車操作外,還包括後續的列車故障排除與緊急事件處理等術科訓練與檢定,為期亦約4個月。

結束訓練後,學員得通過高鐵公司內部的技能檢定,才有資格接受交通部高鐵局的檢定考試,通過並取得「高速鐵路電車駕駛執照」後,方成為正式的高鐵列車駕駛員。

講師帶領學員來到維修基地,了解列車各部考克功能與操作方式,學習故障排除流程。©台灣高鐵

講師帶領學員來到維修基地,了解列車各部考克功能與操作方式,學習故障排除流程。©台灣高鐵

高鐵列車駕駛特質  要準時 抗壓力高

每一訓練與審核階段,不僅評估學員的專業技術養成,亦在觀察他們未來作為高鐵列車駕駛的心理素質和工作態度。

「嚴守紀律、準時、抗壓性高及緊急反應能力要好!」曾督導認為列車駕駛訓練除了技術養成,更主要是讓學員養成這幾項特質,因高鐵99%的超高準點率,不僅是各單位多位工作人員的配合,列車駕駛更身負關鍵重任。「第一堂震撼教育後,現在學員們在上課前15分鐘就會在教室預備。」曾督導說。

而抗壓性及緊急反應能力與駕駛技術熟稔度相輔相成,運務中心內的列車駕駛模擬機,配有實車駕駛艙相同空間與設施,提供學員練習應對各種運轉狀況,能反射性地做出正確處置,不因高壓情況下就驚慌,而錯失機會或做出誤判。

通過重重訓練,拿到駕照成為列車駕駛後,仍不能鬆懈。目前台灣高鐵共有182位持有駕照人員,有144位駕駛依據排定之班表在第一線執勤服務旅客,另外有約26位駕駛督導執行駕駛規章、訓練、檢定等業務。他們須每3年重新進行技能檢定,每5年經過高鐵局的重新認證,還有高鐵內部各種定期、不定期的檢定與考試,不間斷地砥礪自己,讓專業技術和工作態度維持在最佳狀態,以提供最完善服務給旅客。

認真的學員們為了增加自行練習次數,利用紙板、水管和按鍵開關,以1:1比例自製出駕駛操作面板紙模型,透過彼此互相切磋交流當中,精進駕駛技巧和反應。

認真的學員們為了增加自行練習次數,利用紙板、水管和按鍵開關,以1:1比例自製出駕駛操作面板紙模型,透過彼此互相切磋交流當中,精進駕駛技巧和反應。

列車駕駛模擬訓練教室
台灣高鐵桃園運務中心內的列車駕駛模擬訓練教室,是列車駕駛的培育起點。 

「學員學習區」及「講師操作區」
講師透過電腦系統下訓練劇本指令給模擬駕駛艙,跑出各種不同運轉狀況,供艙內學員練習。其他學員藉由教室內投影和桌上螢幕,同步觀摩在艙內學員的操作影像,學習各項操作動作與熟悉相關畫面顯示。 


駕駛艙訓練區
「駕駛艙訓練區」即模擬駕駛艙,具備與實車駕駛艙相同空間與設備,藉由虛擬實境影像與聲音,配合不同模擬劇本和路段,同步產生的震動與晃動,創造出不同訓練情境,相當逼真。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2018-03

人之初,性本善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人之初,性本善……」《三字經》是許多人小時候共同的學習教材。其實在清領時期,它已經是私塾常用的課本。從清領、日治時期、一直到國民政府來台後,台灣的兒童啟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究竟有何改變?所扮演的功能與樣貌又是如何?

文|李偉麟  

過去提到小學讀過的課本,大家都能琅琅上口背出:「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這曾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學習記憶。不過,回溯清領時期,由於教育資源珍貴,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到稱為「書房」的私塾上學,而且也沒有統一的教材。

《取書包,上學校》作者黃震南表示,當時到書房讀書學習,除了參加科舉考試,另一個目的就是善用知識的力量,擺脫「青盲牛」(tshenn-mê/tshinn-mî-gû,指不識字的人)的命運,希望儘快出社會,擔任帳房夥計,謀得生計。

到書房學記帳和寫信

當時,私塾裡的老師所使用的課本,除了俗稱「三百千千」的入門教材:《三字經》、《百家姓》、《千家詩》及《千字文》, 更有教人識字、記帳的雜字書, 以及如何寫信的「尺牘書」等。

由於要懂得記帳,除了學會數學,還必須要認得各種物品、農漁產品的名稱。在當時較接近「數學」的教材是算術課本,其中較為通行的是教人如何打算盤的《指明算法》。課本上繪製的算盤,上排有2顆算珠、下排5顆,這種算盤是16進位,可算斤兩,與現代常用的日式算盤不同。

其次,比較流行的識字與記帳啟蒙教材則是雜字書。這類教材淺顯易懂,幾乎無說教、不用典故,直接分類呈現各種日常用字,並發展出圖解,相當生動。例如,客家人用《四言雜字》,內容如「將帥俊傑,聖賢仙佛……」;閩南人流傳最廣的雜字要屬《千金譜》,起首的「字是隨身寶,財是國家珍……」,至今仍是許多長輩們能夠琅琅上口的內容。

至於「尺牘書」的出現,可上溯至明清時期,因應工商業發達,人與人之間需要靠書信作為溝通的媒介。書中內容通常會並列去信與回信,作為一般書信撰寫的範本,例如有「父與子信」,就一定會有「子與父信」,父與子寫信給彼此,以供對照。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有別於傳統書房的新奇課程

到了日治時期,除了開設在廟宇一角或先生家中廂房的私塾,小朋友還多了一個上課的地點,就是獨立辦學的新式「小學」。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指出,新式小學提供傳統書房所沒有的唱歌課、體育課、圖畫課,下課時間可以到外面盪鞦韆、玩遊戲,還有理化實驗、幻燈片及電影的播放,以及能在學校用顏料的圖畫課等,不但課程新奇有趣、課本變漂亮,還會按課表上課,同時也能接觸到班級團體的新人際關係。

有趣的是,這些新式課程雖深具吸引力,家長卻認為去上學就應該好好讀書,因此,日治初期,許多家長會讓孩子早上去新式小學讀書,下午仍舊到私塾學習漢文。隨著新式學校逐漸被民眾接受而學生增加,臺灣總督府對私塾也多加限制,去私塾讀書的人則日漸減少。

圖畫課本帶來美學新體驗

在日治時期新式小學的新奇課程中,圖畫課帶來了許多新技法與美學觀念。翻閱當時使用的《初等圖畫》課本,可看到包括用彩色顏料畫畫、學著用製圖器具繪製「幾何畫」、在寫生課培養出觀察能力、畫靜物學習光影、透視法和構圖,也接觸到裝飾文字、海報、賀卡等美術設計的觀念等,這些都是傳統書房時期所沒有的課程,可說是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

由以上童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的演進,可感受在不同的時代,成人們對兒童接受教育的目的,有著不同的期許:傳統書房時期,重視傳遞當時的價值觀、思考型態與生活技藝,後者則在前者的基礎上,帶來了西方文明的知識體系與方法。直到如今,不論教材如何與時俱進,小學教科書的歷史地位始終沒有改變,它仍持續形塑我們對世界最初的看法,是引領每個孩子進入未來的重要通道。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書面訪談
2.「活水來冊房」主持人黃震南訪談
3.許佩贀(2012),《太陽旗下的魔法學校》,東村出版
4.黃震南(2014),《取書包,上學校》,獨立作家出版
5.《繪圖訂正萬字文》,鴻章書局石印,前輩攝影家、客籍耆老李增昌提供影印本
6.經典雜誌編著(2006),《臺灣教育400年》,經典雜誌出版
7.黃雯瑜、蔡蕙頻、張谷源(2008),《二ΟΟ八館藏臺灣學研究書展專輯》,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

高鐵列車長掌上法寶大公開,來認識比小祕書還厲害的「史密斯」!

2018-02

高鐵列車長掌上法寶大公開,來認識比小祕書還厲害的「史密斯」!

由台灣高鐵首創的「史密斯系統」(Seat Map Information System, SMIS)是列車長的祕密武器,只要輸入車次,系統便以圖像顯示該車次每節車廂的座位使用情況與旅客購票資訊,可在最短時間即時掌握當下旅客人數和乘坐狀況。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台灣高鐵

列車長的掌上法寶SMIS系統,車廂座位狀況一目了然。

列車長的掌上法寶SMIS系統,車廂座位狀況一目了然。

搭乘高鐵南來北往時,你可能曾納悶,怎麼沒有遇到列車長逐一向旅客進行查驗票?其實,這不代表沒有查驗票,當他們拿著手機來回巡視車廂時,手機上的「列車座位資訊查詢系統(SMIS)」,又被稱作「史密斯」,就是列車長不打擾旅客又能查驗車票的法寶。

打開SMIS的系統畫面,每個座位以顏色區分票種,綠色代表成人、黃色代表孩童、咖啡色是敬老票、淺藍色則是愛心票。座位上的數字則代表旅客的乘車區間,南港站是1號,左營站則是12號,以此類推。列車長一眼掃過,便能立即判斷這節車廂內是否有旅客未依購票內容搭乘,再針對有疑慮的座位上旅客進行驗票即可,藉此減少打擾旅客的機會。

台灣高鐵北區運轉課副主管余佳玲回憶,高鐵營運初期,列車長光是驗票、補票作業,往往就須耗費十多分鐘在一節車廂上,可能還沒走到最尾端車廂就到終點站了。有了SMIS後,大幅縮短查驗票時間,僅需1分多鐘即可完成,列車長也就有了更多時間服務旅客。

除了最主要的查驗票功能外,SMIS還整合許多實用功能,像是顯示當日值勤組員資訊及連結乘車導引系統,讓列車長可事先調派車上人手,協助導引行動不便或身心障礙者上下車;還有顯示列車待避資訊,掌握雙向發車狀況;以及補票功能,系統會自動計算票價金額,減少人工計算錯誤。「在不打擾旅客的前提下,列車長藉由SMIS可以有效率完成多項工作,就是雙贏!」現任列車長陳家豪說。

列車長和SMIS合作無間,將旅客安全舒適送抵目的地,車廂內秩序也有賴大家共同維持,搭乘時依票面資訊正確搭乘,讓旅途更順心。

SMIS以簡單易懂的圖像,完整顯示當下車廂之各種座位資訊。

SMIS以簡單易懂的圖像,完整顯示當下車廂之各種座位資訊。

從剃頭擔子到現代美髮,剪不斷的時代記憶!

2018-02

從剃頭擔子到現代美髮,剪不斷的時代記憶!

上髮廊是現代人習以為常的生活習慣,但是不同時代對於理髮的觀念卻有很大的不同。從早期師傅在路邊幫大家剃頭、到巷口的傳統理髮廳,再到現代美髮店,從講究衛生到追求流行,如今「理髮」不再只是打理門面,更是實踐自我風格的象徵,唯一不變的是人類對於三千髮絲的煩惱,不曾停歇。

文|李偉麟  

談起理髮,許多中年男士可能還有小時候被帶去傳統理髮廳,坐在橫架於專業理髮椅扶手上的洗衣板或木板,任由師傅剃成平頭或光頭的鮮活記憶;女生的頭髮則通常由媽媽或長輩在家裡操刀,剪成「西瓜皮」,或多或少都有被剪到耳朵喊疼的經歷!

早在清領時期,台灣就有理髮的觀念,挑著擔子的剃頭師傅在路邊攬客、收費理髮;日治時期因提倡「斷髮放足運動」,鼓勵女性自「裹小腳」的桎梏中解放,男性則剪去長且不易清潔的辮子,於是短髮開始成為主流,也漸漸萌生「髮型」的概念。

日治時期引進新式理髮廳

之後,日本人也開始在台開設新式的男士理髮廳,強調現代化設備、新式裝潢及衛生觀念, 例如從日本引進可以將靠背搖下的男士理髮座椅及推剪,或者裝設電風扇吸引顧客,此外,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不過,由於當時吹風機的使用尚未普及,在髮型塑造上有一定難度,變化較少,故多以「西裝頭」為主,是當時時尚的象徵。

新式自動理髮椅,側邊(圖左突出椅身處)有一個像船舵的轉盤,可用以控制椅子傾斜角度,方便修容剃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新式自動理髮椅,側邊(圖左突出椅身處)有一個像船舵的轉盤,可用以控制椅子傾斜角度,方便修容剃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至於,台灣早期理髮師口中所說「電頭鬃」(tiān-thâu-tsang)的燙髮技術,最早可追溯至30年代。而許多男性長輩熟悉的電棒燙,據南投縣男子理髮商業同業公會前理事長李平原回憶,大約興起於國民政府來台後,是當時台灣流行的電燙方式;當年他還特地請廠商來教學,邀集同業一起來學習。

不過,同一時期還保有用木炭為燃料,將大火鉗燒熱後,再捲頭髮的古早味燙髮方式, 施行時需要特別小心,以免不慎燒焦頭髮。樹德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助理教授陳冠伶指出,一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此種不需用電和化學藥劑的燙髮。

黃金田所繪《彼當時的燙髮》。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用木炭燒熱的火鉗燙髮的方式,既不用電也不用化學藥劑,燙髮時那股濃濃的燒焦味,是許多老一輩人難忘的回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黃金田所繪《彼當時的燙髮》。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用木炭燒熱的火鉗燙髮的方式,既不用電也不用化學藥劑,燙髮時那股濃濃的燒焦味,是許多老一輩人難忘的回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美髮場所男女有別  業務涇渭分明

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林美容回憶,小時候家裡都會有一把剃刀,女孩子跟小男生的頭髮都由媽媽自己理,男士則到傳統理髮廳的「剃頭店」(thì-thâu-tiàm)去打理門面,而且這些理髮廳多半開在戲院對面,除了因為人潮眾多,另一個原因是當時的戲院多為男女約會場所,整理好儀容後,可以接著約會。

李平原也補充,早年曾有女性顧客想要光顧,被他委婉拒絕,因為當時傳統理髮廳與女子美容院,業務是涇渭分明的,「傳統理髮廳是專為男士服務。」

日治時期引入新式理髮方式與設備,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圖為當時設於台南的「石原理髮館」。©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引入新式理髮方式與設備,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圖為當時設於台南的「石原理髮館」。©國立臺灣圖書館

對髮型的想像來自偶像明星

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怡帆表示,「依個人的臉型特色、髮質特性、生活習慣、個性和職業形象需求等條件,量身打造的髮型設計概念 ,在80年代才慢慢進入台灣。」在此之前,人們對髮型的想像,大部分是模仿受歡迎的電影或電視明星,尤以50、60年代為盛,形成滿街幾乎都是單一髮型樣式的流行現象。

例如主演電影《茉莉花》獲得第17屆金馬獎影帝王冠雄所掀起的「オールバック」(All Back,即「往後梳」的油頭)造型,年輕人爭相模仿,許多男士理髮廳都會張貼王冠雄的海報以吸引顧客上門。 另外,來自西方文化「貓王」的飛機頭也頗受歡迎。李平原回憶,日本演員石原裕次郎的髮型也曾風靡一時,俗稱「石原頭」,而女性流行的髮型則有赫本頭、法拉頭等。

人們對髮型的想像,由上一代模仿電影與電視明星的單一流行典範,到現在可量身打造的個人風格展現,見證了世代美學的演進;而在大街小巷仍然屹立著的傳統男子理髮廳與女子美容院,則如同一條時空隧道,帶領我們回味上一代的青春與時尚。

日治時期出現各式各樣的美髮材料 ,髮油除了塑型效果,還具有護髮、養護頭皮的功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出現各式各樣的美髮材料 ,髮油除了塑型效果,還具有護髮、養護頭皮的功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參考資料

1.樹德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助理教授陳冠伶訪談
2.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林美容訪談
3.南投縣男子理髮商業同業公會前理事長李平原訪談
4.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怡帆訪談
5.陳怡帆(2008),《個人風格的追尋(身體的風格化歷程)—以美髮行為討論日常生活美學實踐》,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6.杜勝男(2014),《工具理性下臺灣理髮業的變遷》,國立臺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

10分鐘的任務!台灣高鐵列車清潔的小祕密

2018-01

10分鐘的任務!台灣高鐵列車清潔的小祕密

一群穿著制服、排列整齊的人員在列車月台上等候,當旅客全數下車後,他們隨即進入車廂內,在車門掛上「清潔中」的告示牌,開始分秒必爭的日常工作。他們是高鐵的清潔人員,負責每日運行列車車廂整潔的靈魂人物。

文|陳怡如・攝影|王瑞琳

清潔員在月台上等候列車進站,準備上車執行清潔作業。

跟著台灣高鐵北區整備課督導鍾家文和清潔員進入車廂,只見清潔員有條不紊又迅速地進行車廂清潔和整理,不時還互相報時提醒剩多少時間,我們的腎上腺素也不斷升高為之緊張。這是旅客最常碰到的列車「折返清潔」其中一幕, 清潔員得在列車停靠端點站的10分鐘內依序完成檢查行李架、收垃圾、轉座椅、汰換頭靠墊、整補網袋內DM、清潔座椅區和桌面以及拖地等工作。

為了在短時限內完成任務,台灣高鐵有一套嚴謹分工、各司其職的清潔SOP。南北兩區整備課各有4~5組清潔員輪班,而每組人員有27~28位。作業時,每2節車廂配置3位人員,位於單數車廂的廁所配1人專職負責清掃和整補,還有小組長負責巡視及報時。整套SOP是經過不斷調整所得出的最佳流程,而針對各種狀況也有解決方案,只要每位清潔員各司其職並熟悉步驟,就能在10分鐘內完成任務,還原乾淨舒適的車廂環境。

除了上述的「折返清潔」外,「隨車清潔」則負責列車行駛中的整潔,每台列車配置1位清潔員,在行駛期間內須完成2趟巡視,收集座位區的垃圾和打掃廁所,沿途遇到旅客特殊需求(如飲料打翻),也要即時處理。另有列車每日收班後的清潔作業,每月也排有定期深入清潔,以維護車廂內設備與環境整潔。

「不管哪種清潔,最終目的是提供旅客舒適的搭乘環境,這是我們最引以為傲的。」鍾督導表示,整潔的高鐵車廂不僅是許多清潔員辛勤工作的成果,也有賴旅客共同維持,下車時不妨順手豎直椅背,並將自己的垃圾帶下車丟棄,讓下一位旅客也有舒適的搭乘環境。

清潔員的百寶袋

打開清潔員隨身攜帶的工具袋,裡頭各有法寶,依照不同車廂而略有不同。標準配備是大型垃圾袋、《TLife》刊物、清潔工具及備品、「清潔中」告示牌等,有的還會備有椅墊布。而商務車廂的工具袋內還會配小型吸塵器以清潔地毯,及可伸縮除塵撢以清潔行李架等。

查詢吉日吉時?農民曆告訴你!

2018-01

查詢吉日吉時?農民曆告訴你!

舉凡嫁娶、搬家、安床,甚至理髮等人生大小事,不少人習慣先看一下《農民曆》,挑選吉日行事,希望帶來好運。流傳民間悠久的《農民曆》(或稱黃曆)可說是最多人使用參考的生活百科,如今手機App也被開發應用,增加不少便利性,唯一不變的是滿足從古至今人們用以安心行事的心靈寄託。

文|李偉麟  

你看過、用過《農民曆》嗎?不論來源是寺廟、中藥行或親友贈送,打開《農民曆》,除了每日宜忌、吉時、財神方位等,還有十二生肖運勢、安太歲的提醒、嬰兒及公司行號命名筆畫吉凶參考等,甚至還附捷運路網圖、星座等資訊,對照過去封底常見繪製有「食物相剋中毒圖解」及在第一頁出現的「春牛圖」,從《農民曆》的轉變,也能看見隨時代演進,民眾生活習慣改變的軌跡。

(左)日治時期,曾對台灣的《農民曆》做出變革,加入格利里的太陽曆曆法,以及潮汐時刻、節氣所產蔬果等現代化的用法,所發行的《臺灣民曆》刊行逾三十年。(中、右)不少公司行號、農會、鄉鎮公所等機構與單位自行印製《農民曆》,免費贈送民眾。©陳志昌

(左)日治時期,曾對台灣的《農民曆》做出變革,加入格利里的太陽曆曆法,以及潮汐時刻、節氣所產蔬果等現代化的用法,所發行的《臺灣民曆》刊行逾三十年。(中、右)不少公司行號、農會、鄉鎮公所等機構與單位自行印製《農民曆》,免費贈送民眾。©陳志昌

春牛圖   古代用圖畫說明的天氣預測

現在我們拿到的《農民曆》,第一頁有一欄「春牛/芒神服色」的文字敘述,在過去是以圖繪呈現,稱為「春牛圖」,是古代的一種天氣預測,讓農民能夠透過圖繪了解一整年的雨水預測,以及該年所屬的天干地支。

圖中有一頭牛和一位牽牛的人(芒神),芒神相傳是耕作之神。例如,芒神站在牛前,代表立春在大年初一的前5日;如果芒神站在牛後則是後5日,還有,芒神光著雙腳,表示來年的雨水多;若是雙腳穿鞋,代表雨水少;捲起褲管,則有水災。

「春牛圖」以圖解方式表達對天氣的預測,圖中的芒神有無穿鞋,代表對雨水量的看法。 ©陳志昌

「春牛圖」以圖解方式表達對天氣的預測,圖中的芒神有無穿鞋,代表對雨水量的看法。 ©陳志昌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  缺乏現代醫學根據

小時候,阿公、阿嬤常叮嚀,柿子和螃蟹不能夠一起吃、吃生魚片不能夠喝牛奶,否則會中毒等說法,這些食禁說法,有部分來自早年《農民曆》刊載的「食物相剋中毒圖解」。

研究台灣民間食禁文化與《農民曆》的陳志昌指出,由於缺乏現代醫學的深究與考證,這類圖解並不具有醫學參考價值。不過,若以現代醫學的理論來解讀,柿子中的單寧酸,與螃蟹的蛋白質相遇,容易造成消化不良,而其他食禁,有些則是造成過敏等身體的不良反應。這類圖解可視為早期醫學不發達,透過案例累積,用簡單明瞭的方式,減少民眾因食物影響健康的提醒方式。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的說法,雖然未經現代醫學的考證,卻是上一個世代的共同記憶。 ©陳志昌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的說法,雖然未經現代醫學的考證,卻是上一個世代的共同記憶。 ©陳志昌

你安太歲了嗎?  「太歲」原意是星辰方位

每年拿到《農民曆》,許多人會先關心自己所屬的生肖是否需要「安太歲」。國際道家學術基金會執行長林俊寬指出,原本「太歲」指的是星辰的方位,與生肖的關係並不大,現在流傳的「安太歲」說法,其實是一種延伸的用法,不過對人心也能夠發揮安定的作用。

每年《農民曆》的內容,多由民間印刷業者主導,向撰寫「通書」的人士購買內容,再加入生活常識等編製而成,但通書作者各有不同門派與傳承,故有不同見解。所謂通書,指的是「曆書」,早期民間流通的《擇日通書便覽》,為求淺顯易懂,編撰來源多綜合清初的《時憲書》、明代流傳的《鰲頭通書》,以及由清乾隆皇帝欽定的《協紀辨方書》等。《農民曆》採用的曆法是經過代代演變而來,直到清朝才底定了現代農民曆的樣貌;到了日治時期,加入了格利里曆(Gregorian Calendar),也就是西方太陽曆的用法,一直沿用至今。

《農民曆》累積了上千年的天文、曆法與生活智慧,是電腦發明之前的生活大數據,也是農業時代重要的耕種指引,雖是昔日生活的指導工具,然而對許多現代人而言,依舊在生活中發揮著指引與安定的力量。

參考資料

1.國際道家學術基金會執行長林俊寬訪談。
2.林俊寬(1994),《風水·景觀·藝術與科學-萬年用擇日寶典》,匯澤印刷。
3.林俊寬(2014),《風水知識集成》,榮晟印刷。
4.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臺北醫學大學護理系學士陳志昌訪談。
5.陳志昌(2008),《台灣民間食禁文化之研究——以「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為討論中心》,國立臺南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6.白漢忠編著(2006),《黃曆101問》,好讀出版。
7.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沈明謙訪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