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

Keelung

代購、選貨店不是新概念!阿嬤年代最時髦的潮流採購聖地——委託行

2018-10

代購、選貨店不是新概念!阿嬤年代最時髦的潮流採購聖地——委託行

台灣戰後管制進出口貿易,最初有船員隨身攜帶少量舶來品,委託特定店家寄賣,逐漸形成行業——委託行,亦是物資缺乏年代的夢幻櫥窗。

文|陳歆怡

基隆早年是全台舶來品的批貨中心,1966年的老照片顯示,短短的孝二路上委託行雲集。鄭桑溪攝,鄭天全提供。

基隆早年是全台舶來品的批貨中心,1966年的老照片顯示,短短的孝二路上委託行雲集。鄭桑溪攝,鄭天全提供。

在網購便利、百貨林立的今天,很難想像從前愛美、愛時髦貨的人士,為了一條牛仔褲、一瓶香水,必須千里迢迢去舶來品專賣店——「委託行」購買。在委託行盛行的1950至80年代末,諸如洋菸、洋酒、南北乾貨、外國品牌的家電用品、料好保暖的韓國毛毯,乃至藥品「面速力達母」,這些台灣沒有製造的精品或日用品,都只在委託行才買得到。

委託行的誕生,源於1949年實施戒嚴,政府嚴格管制進出口貿易,並且推行消費節約運動,禁止奢侈品進口;然而,民間有需求就會有供給,委託行的集貨方式,最早是靠船員、留學生、歸國華僑帶貨,商品主要來自有貿易航線的日本、香港、美國,由於奇貨可居,一來一往的價差,就是委託行的利基。

陳蕭菊松掌握到女性愛美又想獨特的渴望,當時進口的日本服飾、皮包皆為限量新品。©陳蕭菊松

陳蕭菊松掌握到女性愛美又想獨特的渴望,當時進口的日本服飾、皮包皆為限量新品。©陳蕭菊松

金燕百貨行的陳蕭菊松,憑這張入店證明,才得以進出日本三陽時裝公司大阪店,選購高級服飾。©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金燕百貨行的陳蕭菊松,憑這張入店證明,才得以進出日本三陽時裝公司大阪店,選購高級服飾。©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港口城市讓委託行發跡

委託行最初形成於高雄、基隆兩大海港旁的市街——高雄鹽埕區的堀江商圈與基隆孝二路兩側街區,其他城市的委託行,早期都要到這兩地批貨。

在基隆孝一路、孝二路間俗稱「公園頂」的商店街,曾是委託行大本營也是批發中心,棋盤式巷弄上方有頂棚遮蔽,住商合一的樓房,一樓店面緊湊相連,貨品都鋪排得滿滿的,二、三樓也用來囤貨。這裡鼎盛時期從早上8點營業至半夜12點,狹窄巷弄內摩肩擦踵,還有小吃攤來湊熱鬧。

公園頂的義禮委託行老闆戴學禮猶記,戰後初期對船員攜帶物品的規範較為寬鬆,且因資本有限,最常帶回的是美國二手衣,船員可趁著裝卸、補給貨物的空檔,把貨物「化整為零」帶下船——把要賣的衣服從頭到腳穿在身上;據說還有人在特大號的衣服後面刻意縫上幾個大口袋,塞布料、襯衫,最後再罩上大衣,人腫得幾乎走不動,來回數十次把貨卸完。委託行也請幫手到碼頭接應,幫船員迅速剝下衣物,裝進布袋運回店內。船員有了錢、外來商販多,連帶城市裡的夜市小吃、旅館業也生意興隆。

1960年代,隨著越戰趨烈,來往台灣的美軍運補船頻繁,非正式交易更多,同時,美軍顧問團及美軍營區的福利社販售的美國食品與雜貨,透過與委託行私下交易,也流入台灣民間。1960年代末期起,台灣經濟起飛,舶來品市場更受歡迎,委託行轉向進口全新商品,以日本、香港、美國的貨源為最。有些委託行還會提供客人代購日本婦人時裝雜誌上的商品。

可口可樂是美國夢的象徵逸品,當年委託行多自美軍福利社輾轉買進美國雜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可口可樂是美國夢的象徵逸品,當年委託行多自美軍福利社輾轉買進美國雜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老闆各懷絕招  識人也識貨

1970年代中期起,政府開放貿易商以商務考察為名義出國,從此委託行老闆盛行「跑單幫」親自出國選貨,各城市委託行百花齊放,例如嘉義噴水圓環旁的大通商圈、台南的友愛街。為了競逐市場,委託行老闆均練就一身選貨識人的好身手。台南金燕百貨的老闆娘陳蕭菊松,憑著流利日文,曾平均一個半月飛一趟日本選購當季服飾;她也熟記主顧客的身材、品味,還能巧手修改衣服,深深抓住顧客的心。

委託行老闆也要尋找獨門的進貨來源。公園頂的富順行老闆楊榮昌,自詡曾進口與批發來自香港成衣廠的皮衣,引領台客穿皮衣的風潮;由於皮衣以手工製作,產量少、做工細膩、單價也高,來向他批發的客戶最遠從高雄、台東、花蓮專程前來。他會親自到香港挑貨帶回,香港廠商則看中他的人脈,與對台灣消費市場的嗅覺,還會諮詢他對服裝設計的意見。

富順行曾是全台皮衣批發站之一,從這張1991年拍攝的照片中可以看出,店裡的存貨擺滿了店鋪。©楊榮昌

富順行曾是全台皮衣批發站之一,從這張1991年拍攝的照片中可以看出,店裡的存貨擺滿了店鋪。©楊榮昌

 

自從1979年起開放觀光,委託行的功能漸失,如今已是大資本、品牌代理、網路行銷的天下,卻仍有少數委託行守護著與老客戶的情誼,屹立城市一角,他們不僅見證往昔風華,也是現今選貨店、代購網的先驅者。

參考資料

1. 慾望劇團《雨信委託行》導演黃品文、義禮委託行老闆戴學禮、富順行老闆楊榮昌訪談。
2. 陳柳青薰(2014),〈代理夢想的委託行〉,《觀·臺灣》第23期,44-47。
3. 張舒涵(2013),《戰後基隆委託行空間文化形式之研究(1970s)》,中原大學建築研究所碩士論文。
4. 劉維瑛(2012),〈陳蕭菊松,雲遊四海的水貨人生〉。《臺灣女子·非常好-特展專刊》,125-126。

新手站務員的考驗,從高鐵票務訓練教室開始!

2018-09

新手站務員的考驗,從高鐵票務訓練教室開始!

站務員工作內容包山包海,「票務」是眾多項目之一,從旅客角度看似簡單的售票過程,卻是站務員們公認最複雜的工作,而背後基礎是一套完整訓練系統。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台灣高鐵

站務員需熟知各項票務規章和行銷專案,才能在第一時間解決旅客購票問題。

站務員需熟知各項票務規章和行銷專案,才能在第一時間解決旅客購票問題。

走進台灣高鐵桃園運務中心的票務訓練教室,霎時彷彿走進高鐵站,教室內所有機械設備皆與車站一模一樣,除了33台人工售票設備外、教室4個角落各自分設有2座驗票閘門、自動售票機3台、1組閘門緊急釋放按鈕及後端管理所需之各項系統,甚至還有2組符合車站設計規範尺寸的售票櫃台。高鐵票務課副理廖學昌說:「這教室早在高鐵通車前就規畫、設置好了,你看到的每一位站務員,都曾在這間教室受訓。」

目前高鐵有八百多位站務員,是員工人數最多的單位,分散在高鐵12座車站內,可以在售票櫃台、自動售票區、閘門口、月台、旅客服務台等處看到他們正在為旅客服務或執行站務的忙碌身影。但只要問起站務員們,在眾多工作事務當中,哪一項目最複雜?多數站務員一定會回答:「票務」。

到底有多複雜?從訓練課程的分配時數可以略知一二。超過十年資歷的票務課講師葉淑敏表示,站務員訓練的學員需進行287個小時的訓練,大約需時36個工作天。但其中票務訓練就占了120小時,由票務課負責。而票務相關課程又包含兩大部分:先提供規章講解及設備操作課程,讓學員了解高鐵票務規章、系統、設備與高鐵目前所推出各類行銷產品的票務規定後,接著才是重頭戲——實務模擬。

在票務訓練教室內,所有設備皆與車站相同,包含同比例的售票櫃台,為的就是模擬實際營運環境。

在票務訓練教室內,所有設備皆與車站相同,包含同比例的售票櫃台,為的就是模擬實際營運環境。

票務訓練教室即提供擬真環境,讓學員在訓練時就能感受實際售票服務情境,並同時熟悉各項設備的操作方式和簡易故障排除流程。像教室裡的3台自動售票機各是3種不同機型,其運作原理與障礙排除流程就不一樣,光課程講解還不夠,一定得實際操作才會上手。廖學昌加以說明:「這些訓練目的都是為了確保學員在完訓後,可在最短時間內投入第一線發揮所學,給予旅客最完善的服務。」

80多年前就有人氣菓子票選了,這麼多經典伴手禮,你最中意那一味?

2018-09

80多年前就有人氣菓子票選了,這麼多經典伴手禮,你最中意那一味?

富含濃厚地方風味的伴手禮,帶領人們用味蕾代替雙腳旅行,品嘗到台灣各地的四季滋味。隨著時代的演變,早年流行的伴手禮,有些現在已經吃不到,讓人對這些已經消失的台灣味,充滿好奇與想像。

文|李偉麟

包裝精美的土特產加工食品,如蜜餞、豬肉乾、烏龍茶,是日治時期廣受歡迎的伴手禮。圖中的芭蕉飴(前排左二)、鳳梨飴(右一),令人好奇究竟是什麼滋味。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包裝精美的土特產加工食品,如蜜餞、豬肉乾、烏龍茶,是日治時期廣受歡迎的伴手禮。圖中的芭蕉飴(前排左二)、鳳梨飴(右一),令人好奇究竟是什麼滋味。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到外地旅遊,選購具當地特色的伴手禮,饋贈親友與同事,是旅途中的一大樂事,其中又以當地土特產製作的點心最受歡迎。「伴手」(phuānn-tshiú)指的是訪友時的贈禮,又稱為「等路」(tán-lōo)或「帶手」(tuà-tshiú),蘊含著禮尚往來的心意,尤其在交通運輸不便捷的昔日,更可感受到樂於分享的人情味。

時光回溯百年前,木瓜糖、國姓爺饅頭、羅東檜木羊羹以及香蕉牛奶糖等陸續登場,這些對現代人來說相當新奇的土特產加工食品,都是當年風光一時的伴手禮,光看名稱不禁就垂涎三尺,檜木羊羹究竟是什麼味道?國姓爺饅頭是什麼形狀?可惜它們都已紛紛走入歷史。

修學旅行、進香參拜
購買伴手禮是必要行程

當時這些土特產加工食品,以「地方特產伴手禮」之姿登上歷史舞台,來自日治時期官方積極推展觀光旅遊的一連串政策。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兼典藏組組長陳靜寬指出,當年學生到各地修學旅行,購買「お土產」(おみやげ,伴手禮)當作紀念品,是必要的行程,像是到台中參訪青果市場,就會買土產香蕉;參觀森永製菓工場,帶回的就是牛奶糖。

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也大力推動各種觀光行程,如進香旅遊團,以香火鼎盛的北港朝天宮為例,進香客常會選擇由台灣人發明、多次參加日本國內舉辦的博覽會且屢屢獲獎的「新港飴」做為伴手禮。

當時,官方有意將特色物產包裝、推廣為紀念品與伴手禮,如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發行的《臺灣鐵道旅行案內》,就詳細介紹各地特產;而另一本《臺灣旅行案內》甚至有不少販售「臺灣名菓」蜜餞,以及烏龍茶、紅茶等「御土產」的文字廣告。

1935年「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設有地方館陳列販售當地特產,圖中陳列的是中部名產,如茶葉、鳳眼糕、蜜餞,也有大甲帽、漆器等手工藝品。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35年「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設有地方館陳列販售當地特產,圖中陳列的是中部名產,如茶葉、鳳眼糕、蜜餞,也有大甲帽、漆器等手工藝品。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人氣菓子票選
媲美現代十大伴手禮

台灣同時擁有熱帶與亞熱帶氣候,盛產各種飽滿多汁、香甜可口的水果,一直扮演著台灣旅遊伴手禮的要角。在早年的庶民生活中,蜜餞就是人們禮尚往來的主要伴手禮,到了日治時期,由於食品加工技術的引進,不僅解決了鮮果易腐敗的問題,水果也與糖果、和菓子結合,為台灣創造了味覺新文化。以新高製菓株式會社為例,就以台灣香蕉為原料,發明了「香蕉牛奶糖」,因為口味創新,民眾爭相購買,成為台北特產,甚至還銷售到日本國內。

近年各縣市競相推出的「十大伴手禮」,並不是現代人的專利,早在1935年「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舉辦時,臺灣新聞社就曾主辦菓子人氣投票,共有10種菓子入選,得到最高優勝的是餡子芋(あんこいも),也就是今天所熟知的花蓮薯。

其它9種還包括:在台北菊元百貨和台南林百貨有販售的台南龍眼羊羹;彰化以8種蜜餞組合裝箱的「八卦蜜餞」;以及沙鹿煎餅、雪花仲秋月餅、新竹名產椪柑羊羹,還有龍眼、木瓜、鳳梨等3種口味的滋養飴等等。其中,羊羹是在日治時期因日本人引進技術,才成為台灣特產。

回溯早年流行的各地暢銷土特產加工食品,雖然有些早已佚失,但是也有經過百年推廣,至今成為經典美味的伴手禮,如新港飴、花蓮薯等。隨著創意與技術的演進,能夠傳達各地獨特風味的伴手禮,將持續讓專屬台灣的在地好滋味,不斷地為旅人的心意加分。

水果在台灣食品類伴手禮的舞台上是要角,包裝設計不馬虎。左圖及右下圖為傳統風格的蜜餞貼標。©姚村雄 右上圖為日治時期新高製菓的香蕉飴盒裝設計,以台灣少女流行妝扮為主視覺,具有時代感。©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水果在台灣食品類伴手禮的舞台上是要角,包裝設計不馬虎。左圖及右下圖為傳統風格的蜜餞貼標。©姚村雄 右上圖為日治時期新高製菓的香蕉飴盒裝設計,以台灣少女流行妝扮為主視覺,具有時代感。©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兼典藏組組長陳靜寬訪談
2.陳靜寬(2017.1),〈回味臺灣:日本時代旅行與紀念物〉,〈經典甘味伴手禮 〉,均出自《觀.臺灣》第32期
3.姚村雄(2013),《圖解台灣製造-日治時期商品包裝設計》,晨星出版
4.郭立婷(2010),〈味覺新滋味-日治時期菓子業在臺灣的發展 〉,國立政治大學臺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從鄭桑溪眼中看見老基隆的漁港、市場與百年中元祭

2018-08

從鄭桑溪眼中看見老基隆的漁港、市場,與百年中元祭

鄭桑溪生於基隆,為台灣紀實攝影的先鋒人物,留下許多早期基隆、九份的鄉土紀錄。跟隨鄭桑溪的影像走訪正濱漁港、仁愛市場,參與當地每年舉辦的中元祭祭典,雖然他眼中的基隆隨著時代變遷多已不復見,卻仍能感受到黑白照片中透出的海港與市井氣味。

文|麥凱琪・攝影|黃基峰・圖片提供|鄭天全

基隆因其地理環境和天然港口等因素,於19、20世紀開啟了港口貿易的鼎盛年代。許多變革來得太快,但幸好從鄭桑溪的照片中,尚能一窺50、60年代雨霧港都的風華。鄭桑溪擅長街頭抓拍,基隆層次分明的街市景象、船影盪漾的港區風情與市井小民的日常生活,都在他拍攝的畫面中停格為永恆。

蘊含人文風景的海角樂園  
正濱漁港、和平島公園

鄭桑溪熱愛攝影,但身為長子的他必須繼承漁船家業,也因此留在家鄉基隆四處拍照,當時家族擁有的多條漁船主要停泊在正濱漁港及和平島一帶,他也曾使用八釐米攝影機拍攝新船下水的儀式與海上風光。正濱漁港早期曾是北部的遠洋漁業基地,周遭有修造船廠等,現今則逐漸轉型成觀光碼頭,假日吸引不少遊客前來拍照,並順道採買漁港邊著名的手工碳烤吉古拉。

位於正濱漁港北邊的和平島,以和平橋與基隆市區連接,沿岸海蝕地形相當發達,砂岩地層呈現格子狀,又被稱為豆腐岩。17世紀,西班牙人曾在此建造聖薩爾瓦多城,是一處結合歷史與地理景觀之地,目前已被闢為濱海公園。不妨順著步道繞行和平島公園一圈,俯瞰海蝕平台的壯闊景致,更棒的是,這裡修建的藍海水池、親親水池為海水游泳池,優游其中不僅能享受海天一色的風光,還可能會有小魚一起共游!

位置:基隆市中正區正濱里(正濱漁港)、基隆市中正區平一路360號(和平島公園)

和平島公園的砂岩因海蝕作用產生如豆腐岩、蕈狀石等地質景觀,隔海與基隆嶼相望。

和平島公園的砂岩因海蝕作用產生如豆腐岩、蕈狀石等地質景觀,隔海與基隆嶼相望。

由九孔池改建的海水游泳池為和平島公園內的一大亮點。

由九孔池改建的海水游泳池為和平島公園內的一大亮點。

在地人的美食廚房  
仁愛市場

鄭桑溪的父母除了漁船事業,也曾在仁愛市場周邊經商,鄭桑溪就在父親開設的西餐廳當過端盤子的小弟和廚房助理。仁愛市場舊名福德市場,創立於1909年,當時是基隆最大的蔬果批發市場,後將仁愛市場與日治時期的社會住宅「基隆博愛館」拆除重整,建成如今1、2樓為市場、3~10樓為國宅的仁愛市場大樓。

舊時的福德市場草根氣息濃厚,街道上攤販雲集,如今的仁愛市場規畫良善,1樓屬於生鮮區,蔬果肉品應有盡有,2樓多為美食小攤,有日本料理、台式甜點、鹹粥、水餃店等,匯聚不少人氣美食,還有美髮店、咖啡小鋪、美甲與按摩店,讓民眾買菜、嗑美食、理髮可以一次搞定。而且部分攤商會營業至傍晚,販賣品項也相當多元,可說是基隆人的生活百貨中心。

位置:愛二路、仁四路交叉口到愛三路、仁四路交叉口一帶

鄭桑溪與家人曾居住在仁愛市場周邊,也因此留下多幅市井攤販的影像紀錄。《基隆仁四路》,1959年,鄭桑溪攝。

鄭桑溪與家人曾居住在仁愛市場周邊,也因此留下多幅市井攤販的影像紀錄。《基隆仁四路》,1959年,鄭桑溪攝。

百年傳承的港都盛事
基隆中元祭

鄭桑溪也會在特殊節日時,跟隨遊行隊伍進行拍攝,而基隆每年最熱鬧的節慶,就是中元祭。基隆中元祭起源自清代,由於早期福建漳州、泉州的移民常有摩擦,多次爆發大型械鬥,後雙方協商由在地姓氏宗親輪流主普中元祭,超度死傷者,以血緣關係取代地域隔閡,以求和諧共榮。自1855年舉辦至今,已逾一百六十年歷史。

中元祭於農曆7月舉辦,從初一老大公廟開龕門開始,歷經豎燈篙、主普壇開燈放彩、迎斗燈、放水燈遊行、施放水燈以及中元普度、跳鍾馗等,歷時一個月。農曆14日放水燈是中元祭的重頭戲,上午遊畢正濱漁港、嘗過基隆小吃後,傍晚可先至主普壇欣賞亮燈的巨型牌樓,再前往基隆市區參與水燈遊行。武術、陣頭和舞蹈團體都會加入隊伍,港區船隻也會配合噴水及鳴笛,整場遊行宛若嘉年華會,熱鬧非凡!隨後各式花車會前往望海巷施放水燈,許多基隆人都曾跟著遊行隊伍繞行大街小巷,是屬於當地人的鄉土記憶。

位置:開基老大公廟、慶安宮、主普壇、基隆市區、望海巷等,依不同儀式遍及基隆各地

基隆主普壇歷經遷建,現址位於信二路的中正公園內。圖為《忠四路公園頂舊主普壇中元節夜景》,1965年,鄭桑溪攝。

基隆主普壇歷經遷建,現址位於信二路的中正公園內。圖為《忠四路公園頂舊主普壇中元節夜景》,1965年,鄭桑溪攝。

水燈遊行是基隆中元祭的重頭戲,主題花車載送著水燈一路前往望海巷海濱施放。©魯獅

水燈遊行是基隆中元祭的重頭戲,主題花車載送著水燈一路前往望海巷海濱施放。©魯獅

風味美食


富含膠質的回甘美味 白煮豬腳

豬腳不管肥、瘦部位,肉質都燉煮得軟而不爛,並帶點Q彈口感,且處理得非常乾淨,毫無豬腥味,而融入所有精華的白湯濃郁又不至於油膩,搭配麵線一起享用更是滿足。

地址:基隆市中正區義二路2巷4號

燴飯與炒飯的雙重奏 牛小排濕炒飯

濕炒飯是將燴飯調料澆淋在炒飯上,讓飯粒不會過軟又保留濕潤口感,而燴飯調料混合沙茶與咖哩,再加入芥藍菜與厚度適中的牛小排,熱氣伴隨沙茶香味相當引人食慾。

地址:基隆市仁愛區愛三路21號2樓A35攤(仁愛市場)

那些年我們一起租書的日子

2018-08

那些年我們一起租書的日子

當網路成為大多人瀏覽內容的管道時,過去台灣卻有個奇特的紙本閱讀空間,那裡流通著最新書籍,也承載著人們著迷的武俠、言情和漫畫世界。這一方天地就是租書店,不僅反映了不同時代的閱讀潮流,更是不同世代人們心中的祕密基地。

文|陳怡如 

戰後出現在街頭的流動租書攤,客人就地而坐,與後來的實體店大不相同。©劉亦泉攝,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戰後出現在街頭的流動租書攤,客人就地而坐,與後來的實體店大不相同。©劉亦泉攝,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曾經,屹立在街角巷口的租書店,是人們流連忘返之處。一本小說,幾本漫畫,就能帶我們飛進奇幻世界裡,上一秒遨遊在快意恩仇的江湖,下一秒,又沉浸在綺麗的羅曼史中。這裡構築了奇思妙想的文學世界,也堆疊出一整個世代的閱讀記憶。

從貸本屋到租書店
一窺台灣閱讀習慣變遷

台灣租書業最早可溯及日治時期,百年前便出現「貸本屋」,用布巾裹書箱,以流動人力挨家挨戶探詢。根據《臺灣日日新報》描述,這是個利潤不少的行業,只要有30個常客就能生存,以講談本(日文,意指說書人的劇本或故事集)和連環畫最受歡迎。

戰後紙價、書價昂貴,租書店像是一個閱讀窗口,滿足人們對大眾文學的需求,但同時,也成為政府關注的對象。戒嚴時期的武俠和言情小說,常被貼上顛倒歷史、統戰附匪、情色敗德等標籤而遭查禁、銷毀。租書店的生意大受影響,也因此成為爭議場所,「如果要說租書店是不良場所而被貼標籤,大概就在那個時期。」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劉維瑛說。

政治的力量,卻擋不住人們對閱讀的渴望。1960年代,租書店開始普及,造就多元大眾讀物湧現,除了由金庸和瓊瑤帶起的武俠和言情小說熱潮,戰後興起的本土漫畫到後來日漫解禁,都造就了租書店奇特的閱讀生態,也就是號稱「三本柱」的武俠、言情和漫畫,「大約是1970年代末期,三本柱確立,這跟我們過去被餵養的文學教育是非常不一樣的事。」

在1909年,《臺灣日日新報》就曾報導「貸本屋」的經營模式,此為租書店的前身。©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在1909年,《臺灣日日新報》就曾報導「貸本屋」的經營模式,此為租書店的前身。©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租書店經營守則
你不知道的小技巧

「要強、要新、要全」是租書店的成敗關鍵,這關乎租書店規模和流通速度,也考驗老闆挑書的眼光。究竟開一間租書店需要多少書?劉維瑛收集多位經營者的經驗歸納:「15,000本是基本盤,30,000本則是小有規模。」租書店的書源,多來自中盤商,起初店家每早都去中盤挑書,等到進書量太大時,就改為配送,「巔峰時期,中盤光是送書,甚至要好幾天才能送完。」

為了因應龐大的租借需求,老闆也自有妙招。比如在封面釘上厚紙板,防止書籍磨損,或是用砂紙將蓬鬆書口磨得更加平整;早期的鎳鉻鐵製書架,也改成可移動的軌道式雙層書櫃,到了後期書更多時,有些老闆乾脆把保護封面的厚紙板拆掉,只為了再多節省幾公分的空間。

武俠、言情和漫畫是租書店最受歡迎的三種題材,因而有「三本柱」之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武俠、言情和漫畫是租書店最受歡迎的三種題材,因而有「三本柱」之稱。©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90~2010
租書店遍地開花

1990年代,租書店迎來黃金時期,以前用人工手寫借閱紀錄,此時開始出現E化租借資訊管理軟體,著名的如「孟波系統」;連鎖品牌也在此時現身,由「十大書坊」打頭陣,隨後「皇冠」、「白鹿洞」、「漫畫王」等也加入行列。

過去租書店大多僅提供外借,從日治時期開始,租金一直維持售價的1/10。連鎖品牌出現後,內閱更加普及,門面也愈做愈明亮舒適。保守估計,從2000年到2010年間,全台約有近五千家租書店,流通的龐大書量,曾在台灣出版業占有一席之地。

爾後租書店的模式不停轉變,現在有些複合式經營的租書店甚至可以沖澡、過夜,或許紙本閱讀需求下滑及網路崛起,租書店的生意已不若從前,卻仍是人們打發時間的好去處,繼續刻畫著無數人的青春歲月。

多元豐富的書籍種類,讓租書店成為昔日人們打發時間的好去處。©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多元豐富的書籍種類,讓租書店成為昔日人們打發時間的好去處。©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劉維瑛訪談。
2.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劉亦泉,《小書迷》,1965,銀鹽紙基相紙,30×45 cm

展覽資訊

我的奇幻租書店:臺灣租書店變遷特展
展  期:即日起至2019/4/14
展出地點: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無死角嚴密觀測示警!高鐵即時確保旅客安全的法寶是它

2018-07

無死角嚴密觀測示警!高鐵即時確保旅客安全的法寶是它!

台灣地震、颱風頻傳,時速高達300公里的高鐵,要如何即時確保列車與旅客安全?答案全靠「災害告警系統」(Disaster Warning System, DWS)全面性的即時觀測與告警,以及後續嚴謹又詳實的應變程序。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台灣高鐵・插畫|洪添賢

高鐵沿線設有偵測器,建立起完整災害告警系統

高鐵沿線設有多項偵測器,建立起完整災害告警系統

台灣地勢險峻多變,且地震、颱風、豪雨、土石流等天然災害多,台灣高鐵在興建之初便建置全線的「災害告警系統」(簡稱DWS), 偵測沿線路段狀況,以確保行車安全。

災害告警系統
無死角嚴密觀測示警

DWS在高鐵全線350公里間,由近320個偵測器,分為邊坡滑動、落石、異物入侵、豪大雨、洪水、強風、地震等7種類型所構成。偵測器準確布設在路線沿線,隨時觀測負責範圍,只要一偵測到異常,告警訊號便透過系統傳送至列車駕駛和行控中心的全景顯示面板,即時且精準掌握災害狀況,讓駕駛與行控中心迅速做出反應,確保列車行車安全。

這些偵測器依據偵測項目不同,設置位置也不同。如地震偵測器,全線共設有52個,平均每三十公里就有一個主地震計,主地震計之間每隔約五公里,還設有副地震計以記錄地震活動完整訊息;邊坡滑動偵測器,則會布建在容易發生邊坡土石滑動的區域;隧道口較易產生落石,因此落石偵測器大多布設在隧道口;洪水偵測器則會分布在跨越河川之橋梁路段。

像豪大雨、洪水、強風告警會依據災害強度分為3個等級,每級處置各有SOP步驟。通常碰到第一級告警,列車仍可維持正常運轉。倘若是第二級以上,受影響列車就會被通知要減速進行檢查。若是偵測到路線上有邊坡滑動、落石、地震或異物入侵就不分等級,只要一發生,即由「列車自動控制系統」(Automatic Train Control,簡稱ATC)即刻自動停駛列車,不讓列車再接近受災範圍。

每當行控中心全景面板上的DWS告警燈亮起,就表示有災害發生了,各席位控制員分工蒐集受影響區域情報和列車狀況。

每當行控中心全景面板上的DWS告警燈亮起,就表示有災害發生了,各席位控制員分工蒐集受影響區域情報和列車狀況。

不搶快 堅守安全復駛步驟

已擔任行控中心主任控制員5年的陳澤為遇過不少緊急狀況,雖然處理方式都不一樣,但不離「停車、檢查、提速」3大安全復駛步驟。

像是3年前的蘇迪勒颱風,不僅強風、豪雨都達到三級告警,還有軌道電路異常占軌、異物入侵、跳電等狀況發生。行控中心須密切監控告警發生區域與程度,並依據颱風走向制定後續的巡檢計畫,一旦風雨變小,便立即執行巡軌任務。巡軌當天從中午開始,原先預計下午4點通車,「但巡軌時間比我們預估的還要久」,蘇迪勒的強風豪雨,讓台中以南沿線的軌道和電車線被太多異物占據,直至晚上8點才完全排除,恢復正常通車。

而除了颱風,另一個棘手天災則是地震。以今年3月嘉義大埔地震為例,當時DWS偵測地表加速度已達三級告警,將告警訊號回傳至行控中心同時,ATC即刻停下受影響區域所有運轉列車,以防出軌意外。地震後,行控中心即派土木技術人員抵達受災範圍路段,確認橋梁結構有無異常後,再通知線上列車進行提速巡檢。距離受災路段最近的第一輛列車會先以時速45公里以下「注意進行」,配合駕駛目視檢查有無異常,後續列車再慢慢提高至70、120、170、230、300公里,逐一確認該受災路段確實無問題後,才算恢復正常通車。

從災害發生當下由DWS發出即時告警開始,到恢復正常通車期間,高鐵進行諸多檢測與安全步驟,雖花費時間,皆以行車與旅客安全為最優先考量,因為「安全,才是回家唯一的路。」陳澤為如此說。

緊急應變簡易流程示意圖
  

還記得那一聲燒肉粽嗎?隨著叫賣聲一探古早走賣點心攤

2018-07

還記得那一聲燒肉粽嗎?隨著叫賣聲一探古早走賣點心攤

現代人若想要解饞,就到街頭林立的24小時便利商店;然而早年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卻是沿街叫賣各式點心的小販。那一聲聲由遠而近、從喉嚨奮力發出的招徠聲,和著響器、搖鈴,讓許多人想起童年時,伸手向長輩要銅板,在家門口買一根枝仔冰(ki-á-ping,冰棒)或是一碗暖呼呼的麵茶,那種單純的快樂與美好。

文|李偉麟  

《叫賣豆花》61×50.8cm,1957,紙基放大紙,陳石岸攝。此圖為彰化鹿港石板路上叫賣的豆花攤小販。©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叫賣豆花》61×50.8cm,1957,紙基放大紙,陳石岸攝。此圖為彰化鹿港石板路上叫賣的豆花攤小販。©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在街頭走賣食物的小販,是早年台灣社會常見的生活景象。無論是單肩揹著裝有枝仔冰的大木箱、挑著扁擔叫賣麵茶,還是以推車或腳踏車販售的青草茶、燒肉粽、醬菜、蜜餞⋯⋯從早餐、下午茶到消夜,都有不同的點心或小吃在街上叫賣著,而且小販還能來到家門口,說起來,甚至比現代生活還要便利呢!

口頭叫賣加上特製響器
「走」出一片天

比方枝仔冰是搭配金屬手搖鈴,聲音是清脆的「鈴、鈴、鈴」;烤番薯小販一邊喊著「Ya-Ki-Imo」(日語,烤番薯),一邊旋轉著由竹筒與木齒輪組合而成的特製響器,發出「喀啦、喀啦、喀啦」的聲音;而只要聽到用橡皮喇叭發出的連續「叭噗、叭噗」聲,小朋友就會想要衝出家門,買一兩球芋冰消暑解饞。

而有的走賣點心,只憑著煮熱水時發出高昂鳴叫的汽笛聲,就能夠引人垂涎三尺,那就是濃稠香甜的麵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所收藏的麵茶擔還附有一盞以電池發電的小燈,由此可知麵茶是會出現在夜晚巷弄的消夜選項。當時夜市等平民夜生活型態還不普遍,因此麵茶便成為許多人寒夜裡的溫暖記憶。

(左)芋冰小販常用的橡皮喇叭。(右)枝仔冰小販使用的金屬手搖鈴。©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芋冰小販常用的橡皮喇叭。(右)枝仔冰小販使用的金屬手搖鈴。©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叫賣烤番薯時搭配的竹製響器(朱南山收藏,李偉麟攝)。

叫賣烤番薯時搭配的竹製響器(朱南山收藏,李偉麟攝)。

街頭移動廚房
備好火爐與熱水大不易

民俗文物收藏者朱南山指出,尤其在50年代,車站、市集、工地和碼頭,經常能夠看到一群人或坐或站地吃著麵茶,等到吃飽恢復體力,再繼續趕路或上工。此外,在朱南山的收藏中,杏仁茶擔也備有火爐,熱杏仁茶加入一顆土雞蛋拌勻食用,不但營養,據說還是早年許多歌手保養喉嚨的祕方,而杏仁茶加油炸粿(iû-tsia̍h-kué/ké,油條)的吃法,在當年就已經很普及。

作另一項受歡迎的走賣熱食是豆花,因為豆花容易破碎,還要肩挑薑汁與糖水在巷弄間穿梭,加上早年是一年四季都賣熱豆花,在酷熱的夏天還要挑著能夠加熱的豆花保溫桶,這行飯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吃的。根據朱南山的收藏,豆花桶底下是附有擋板的火爐,只要掀開,就能點燃火爐加熱。由於早年柏油路不普及,走在石頭路上,很容易打翻擔子,原本一碗賣五角錢的豆花,碎了就只能便宜賣二角半,所以常有小孩子跟在豆花伯後頭,喊著「豆花捙(tshia,打翻)倒擔,一碗二角半」的童謠。

這些需要保持滾燙溫度的走賣小吃,靠的是小販過人的體力、平衡感與耐力,肩挑的雙頭擔,一頭是滾燙的火爐與燒開的熱水,為的是讓送到客人面前的每一碗點心,都能夠維持燙口的熱度。但賣冰的走販,則不可能揹著冰箱在街上移動,於是會在木箱裡放一塊對摺的白布,將一根根枝仔冰堆疊在摺布之間,以延緩融化的速度。

麵茶攤©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麵茶攤©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有的小販還會帶上小板凳,成為街頭巷尾的移動餐廳。曾有賣碗粿的小販挑著雙頭擔,一端是木製食盒,共有4層,每層可放12碗;另一頭是大竹籃,其中就放著幾張板凳,只要拿出來放在大竹籃四周就定位,移動餐廳便登場。這些早年的點心攤保存了先人的智慧,成為交通物流尚未發達年代的美味宅急便,而民眾當年從小販手中接過來的那一根枝仔冰、那一碗麵茶的滋味,在回憶裡烙下的不但是令人懷念的古早味,更有著濃濃的人情味。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靜寬訪談。
2.民俗文物收藏者朱南山訪談。
3.朱南山、陳曉頻(2009),《叫出好生意:台灣古早味走賣》,滿閱文化。
4.賴靜慧(2006),《論傳統街頭招徠響器在台灣中部地區之遺存》,私立逢甲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

你知道嗎?它不但是生活紀錄,也是百科全書跟禮物!

2018-06

你知道嗎?它不但是生活紀錄,也是百科全書與禮物!

你有寫紙本日記的習慣嗎?相信不少人還保留著年少、學生時期的日記至今。回顧日治時期的日記本,不僅內頁設計富巧思,豐富的附錄內容更媲美生活百科全書,甚至還被戀人們作為定情禮物。

文|李偉麟  

十年連用日記,可同時回味過去與放眼未來。(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日本國民社出版,記載年份由1939年至1948年。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十年連用日記,可同時回味過去與放眼未來。(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日本國民社出版,記載年份由1939年至1948年。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大家熟悉的日記本內,除了印出年份、日期、星期、標示節氣與國定假期,多半還會在頁邊附上一句名言語錄,其餘的空間印好行線後,就是留給日記主人記錄生活點滴的天地。

巧思設計與豐富資訊  寫日記很有趣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為每天記錄的日常事項設想了許多有趣的設計,例如攝氏與華氏刻度的溫度計小圖,用一條直線就能夠記下當日溫度,相當生動;今天寫信給誰、收到誰的信,也有專屬的欄位;有的日記本還會為每天的社會大事及感想留下固定欄位,類似學生週記;日記本最後也常附有各式空白表格,供記錄金錢出納、收到的贈禮與回禮等。

西螺文人江擎甫(1901~1993年)留下的日記中,還有可連用十年的日記,把十年的同一天設計在同一頁,如此可對照與檢視人生的歷程,寫日記時可以同時回顧過去與放眼未來,既實用又提供了省思的機會。

補充新知  日記兼教養、教育功能

除了特別設計的欄位,當時的日記本也有類似現代「生活小幫手」的概念,例如附上每日三餐的建議菜單,讓主婦們不必為了煮什麼菜大傷腦筋;或是有如現代追星指南,像是針對當時文藝青年設計的《文章日記》,日記本的最後竟印有當時文人的住址,讓文青得以拜訪仰慕的作家。

通常附錄內容很多的日記本,在後半部會有一頁目次表,把各項附錄的頁次標示清楚,以利查找。近江セールズ(sales)株式會社印製的1935年《編輯日記》,第205頁就是整本日記附錄內容的目次,共有「新時代美妝法」、「近代的料理法」、「新時代工藝美術」等12大類,內容包括家具的挑選方法、西洋風格的室內擺設,以及介紹西洋音樂家、新式建築等。

至於為什麼日記本要附錄各式各樣的實用資訊內容?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臺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副教授吳玲青分析,日記本附錄的個人修養、家庭、婦女及交通資訊,以及各類訊息與雜學等,可以滿足民眾渴求新知,或取得生活資訊的需求。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甚至說,當時的日記本,已可被視為一本兼具教養和教育功能的生活百科全書。

1937年(昭和12年)日本博文館出版的《當用日記》內頁,已印製好每日三餐的菜單建議。(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1937年(昭和12年)日本博文館出版的《當用日記》內頁,已印製好每日三餐的菜單建議。(資料來源:江擎甫先生日記本,江槐邨收藏、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

除了自用  也是新年禮或定情禮

根據吳玲青的研究,日記本成為一種印刷精美且公開販售的商品,約莫是在日治時期進入台灣社會。除了自用,也被視為禮物。以官方發行的《臺灣日日新報》為例,販售日記本的廣告多以「新刊圖書介紹」或「新刊介紹」名義刊登,時間大約集中在每年的11、12月,這也與年底贈禮或答禮的習慣有關。

戀人間也會送日記本做為定情禮物。張良澤的母親陳錦雲女士一生只擁有過一本日記本,就是在她19歲時,未婚夫買了一本1937年的精美日記本做為禮物。張良澤說,在那個男女關係還相當保守的年代,這樣的禮物,恰好可讓戀人寫下戀愛和思念的心情。

因生活習慣改變,社群媒體、各式APP已經漸漸取代傳統日記本的部分功能,但回憶日治時期那些設計頗具巧思、附錄資訊豐富的日記本,發現昔日管理生活的種種靈感,一點都不比現今遜色,甚至更多了些書寫的溫度。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是提供新知的媒介之一。以陳錦雲女士的日記為例,6月底的最後一頁附錄了「夏天的自然」與「游泳之頁」兩則資訊,前者便寫道:「⋯⋯家的四周朝夕多洒水,水氣蒸發時會吸收溫度,因此感覺涼快。有人喜歡冷水浴,其實對身體不太好,再怎麼熱也要泡熱水才好⋯⋯」(資料來源:《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下卷,原件復刻本,譯文取自上卷翻譯本。張良澤提供。)

日治時期的日記本是提供新知的媒介之一。以陳錦雲女士的日記為例,6月底的最後一頁附錄了「夏天的自然」與「游泳之頁」兩則資訊,前者便寫道:「⋯⋯家的四周朝夕多洒水,水氣蒸發時會吸收溫度,因此感覺涼快。有人喜歡冷水浴,其實對身體不太好,再怎麼熱也要泡熱水才好⋯⋯」(資料來源:《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下卷,原件復刻本,譯文取自上卷翻譯本。張良澤提供。)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怡宏訪談。
2.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訪談。
3.國立高雄師範大學臺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副教授吳玲青訪談。
4.《陸季盈日記》複製原件影像,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5.《青春物語-陳錦雲日記》上、下卷,含原件復刻及翻譯本,財團法人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贊助良澤文庫出版,2016年。
6.《少年日記-蔡玉村》上、下卷,含原件復刻及翻譯本,財團法人世聯倉運文教基金會贊助良澤文庫出版,2017年。
7.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博士生楊朝傑提供:江槐邨先生典藏、江擎甫先生留下的多本日記。
8.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檔案館典藏《吳新榮日記》、《灌園先生日記》、《楊水心女士日記》、《呂赫若日記》複製原件影像。
9.吳玲青(2014),〈日治時期臺灣的日記本-以《臺灣日日新報》的記事為例〉,《歷史臺灣: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館刊第八期》。
10.〈日記與歷史〉(2015),作者為國立臺灣大學歷史學系教授呂紹理,引自網站「歷史學柑仔店」。

直擊24小時安全守護基地,這裡是高鐵的中樞神經-行控中心

2018-05

直擊24小時安全守護基地,這裡是高鐵的中樞神經-行控中心

高鐵全線有12座車站,每小時都有列車同時在線上南北跑,這麼多的列車是如何被監控的?又是哪些人在幕後指揮及處理異常狀況,將旅客安全舒適地送抵目的地?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台灣高鐵

行控中心的「全景顯示面板」,不僅顯示高鐵全線所有列車的即時位置,還有列車運轉、追蹤、遠端遙控等各式系統,以及地震洪水等災害告警,每當有緊急狀況發生時,透過面板便能清楚掌握列車運轉情形。©台灣高鐵

行控中心的「全景顯示面板」,不僅顯示高鐵全線所有列車的即時位置,還有列車運轉、追蹤、遠端遙控等各式系統,以及地震洪水等災害告警,每當有緊急狀況發生時,透過面板便能清楚掌握列車運轉情形。©台灣高鐵

密密麻麻的螢幕一字排開,所有人員聚精會神看著面板上顯示的即時資訊,這裡是台灣高鐵的行控中心(Operation Control Center,簡稱OCC),負責列車運轉安全、指揮調度和緊急應變等任務,每日24小時運行不間斷,可說是高鐵系統的中樞神經。

OCC由上百位控制員組成,依職務範圍分工為7組,24小時輪3班,分別監控來自車站、列車、基地等現場所有資訊,包括列車調度、回應旅客需求、協調組員調度、監控列車運轉動態、管理列車組使用狀態等。而在這些控制員之上,還有肩負高鐵系統運轉、指揮及決策重任的主任控制員。

擔任主任控制員7年的顏贊峰指出,OCC通常會遇到的異常狀況,不外乎是設備故障和運轉調度問題,而高鐵已制定一套運轉規章SOP,針對每種異常狀況有其應對處理方式。最讓行控中心如臨大敵的,屬台灣發生頻率最高的天災── 地震。顏贊峰笑說,主任控制員的「心臟要特別大顆」,就是為這類特殊異常狀況而準備。

以今年3月20日發生芮氏規模5.2 的嘉義大埔地震來說,地震發生當下,列車自動系統即刻停駛線上列車,資訊也隨即傳回OCC的全景顯示面板。各組控制員從全景面板確認有多少列車在影響範圍內,同時彙整集中由列車及車站現場組員,及天然災害告警系統回報的狀況與數據給當班主任控制員,經主任控制員評估後,下達後續各項重大決定和作業授權。

同時,為預防有特殊異常狀況伴隨出現,在恢復正常通車前,得繼續追蹤各項進度,所有控制員都不能鬆懈,主任控制員亦是,「所以只要遇到地震,我們幾乎都是從發生當下一直忙到下班,甚至得交棒給下一班。」

想進入OCC擔任控制員也不簡單,目前以台灣高鐵內部徵選為主,有先在高鐵其他單位,尤其有第一線服務經驗的更適合。如此嚴格前提,就是希望OCC控制員能以全面的專業知識、技術和工作態度,在最緊急時刻發揮最佳狀態,讓高鐵列車一次次安全通過異常狀況考驗,帶給旅客最安全的保障。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2018-05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生活在上一個世紀的人們,雖然沒有手機、網路、社群網站,可供拍照打卡,但是,透過一顆顆蓋有日期、刻有各地代表性圖案的紀念戳章,一樣可以「蓋章」留念,將「我在此時、此地」的足跡保存起來,留下永恆的感動。

文|李偉麟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台灣人開始蒐集紀念戳章(以下簡稱「戳章」)的風氣,始自日治時期。在當時的明信片上,戳章的種類豐富、樣式多元,尤其在當時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裡頭,五顏六色的戳章琳琅滿目,不需要文字記錄,就能夠感受旅途的精采豐富。

獨有的風景戳章 留下美好旅遊回憶

目前典藏於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的《台湾一周紀念旅行》冊子,就是日本人中西竹山於1934年(昭和9年)來台遊歷,收集各地戳章的一本紀念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助理林佳蓉指出,中西竹山除了把沿途蒐集的旅館名片、菸酒包裝、交通票券與郵票等,貼在簿子上,更蒐集了一百多個戳章。光是憑戳章上的日期,就可以重新還原他的路線,比如5月9日在一艘大阪商船「高千穗丸」的船上、5月12日在基隆火車站、5月18日在阿里山火車站、5月19日由高雄搭火車回基隆等。日月潭、赤嵌樓都是他去過的景點,甚至也有下榻旅館的戳章,例如高雄的春田館、草山(今陽明山)的巴旅館等。

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也收藏了兩本日治時期的戳章簿,一本是到日本廣島旅遊所蓋的風景戳章,其中還寫有戳章簿主人名字「廖春華」,以及同行者數人的簽名;另一本則全是台灣的戳章,有景點,也有「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的戳章。這兩本戳章簿的封面,和《台湾一周紀念旅行》一樣,都是織錦包裝,並有白底籤條可供書寫標題,例如其中一本就寫著「足跡」;內頁則是採用連續頁的經摺裝裱,用的是吸墨性較佳的厚宣紙,無怪乎這些數十年前所蓋下的戳章,至今多數圖案輪廓仍然清晰,甚至還看得出顏色深淺層次,令人讚嘆。

張良澤回憶,當時台灣高中生的畢業旅行地點幾乎都是日本,而在日本的書店裡就有販賣這種戳章簿,這種盛行集印的風潮,對於台灣人蒐集戳章的風氣,可說是一大推力。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35年台博會 
新奇課程戳章創意與樣式百花齊放

早年除了景點、車站、來往台日兩地的商船、旅館等,日治時期舉辦的各式展覽會、博覽會,也提供紀念戳章供人免費蓋印。其中規模最大的「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當年的臺灣總督府還特別正式對外徵選官方樣式的戳章,此外,遍布台灣各地的展覽會場以及周邊的商店也自行設計戳章,讓參觀的民眾做紀念。

作家陳柔縉《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一書,就是介紹當年一位木匠楊雲源,在50天的會期中,所蒐集到的三百多個戳章,多元的樣式,展現出百花齊放的活力,圖案設計風格各異,高度的創意、趣味的巧思,讓許多集印愛好者恨不得能夠穿越時空,盡情地蒐集只有那個年代才有的圖案元素、設計美感與時代印記。

雖然現代的紀念戳章少見日期標示,但是它的魅力百年來不曾稍減。許多人為了蒐集紀念戳章,不僅特別準備專用集印本,甚至會以集印為旅行主要目的,以集滿、集好為目標,為自己的旅途軌跡,留下難忘的記憶。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參考資料

1.訪談: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怡宏、研究助理林佳蓉、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
2.林佳蓉(2016),〈從《台湾一周紀念旅行》看 1930 年代日人的臺灣旅遊〉,〈凝結旅遊回憶── 日本時代的紀念戳章 〉,均出自《臺灣風物》六六卷三期
3.張良澤,日治時期(1895-1945)繪葉書【臺灣風景明信片】系列書籍共五大本,其中《全島卷》上、下,以及《花蓮港廳.臺東廳卷》,由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臺南州卷》上、下由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
4.陳柔縉(2018),《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麥田出版
5.片倉佳史(2008),《台灣風景印》,玉山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