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鮮事

還記得那一聲燒肉粽嗎?隨著叫賣聲一探古早走賣點心攤

2018-07

還記得那一聲燒肉粽嗎?隨著叫賣聲一探古早走賣點心攤

現代人若想要解饞,就到街頭林立的24小時便利商店;然而早年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卻是沿街叫賣各式點心的小販。那一聲聲由遠而近、從喉嚨奮力發出的招徠聲,和著響器、搖鈴,讓許多人想起童年時,伸手向長輩要銅板,在家門口買一根枝仔冰(ki-á-ping,冰棒)或是一碗暖呼呼的麵茶,那種單純的快樂與美好。

文|李偉麟  

《叫賣豆花》61×50.8cm,1957,紙基放大紙,陳石岸攝。此圖為彰化鹿港石板路上叫賣的豆花攤小販。©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叫賣豆花》61×50.8cm,1957,紙基放大紙,陳石岸攝。此圖為彰化鹿港石板路上叫賣的豆花攤小販。©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在街頭走賣食物的小販,是早年台灣社會常見的生活景象。無論是單肩揹著裝有枝仔冰的大木箱、挑著扁擔叫賣麵茶,還是以推車或腳踏車販售的青草茶、燒肉粽、醬菜、蜜餞⋯⋯從早餐、下午茶到消夜,都有不同的點心或小吃在街上叫賣著,而且小販還能來到家門口,說起來,甚至比現代生活還要便利呢!

口頭叫賣加上特製響器
「走」出一片天

比方枝仔冰是搭配金屬手搖鈴,聲音是清脆的「鈴、鈴、鈴」;烤番薯小販一邊喊著「Ya-Ki-Imo」(日語,烤番薯),一邊旋轉著由竹筒與木齒輪組合而成的特製響器,發出「喀啦、喀啦、喀啦」的聲音;而只要聽到用橡皮喇叭發出的連續「叭噗、叭噗」聲,小朋友就會想要衝出家門,買一兩球芋冰消暑解饞。

而有的走賣點心,只憑著煮熱水時發出高昂鳴叫的汽笛聲,就能夠引人垂涎三尺,那就是濃稠香甜的麵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所收藏的麵茶擔還附有一盞以電池發電的小燈,由此可知麵茶是會出現在夜晚巷弄的消夜選項。當時夜市等平民夜生活型態還不普遍,因此麵茶便成為許多人寒夜裡的溫暖記憶。

(左)芋冰小販常用的橡皮喇叭。(右)枝仔冰小販使用的金屬手搖鈴。©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芋冰小販常用的橡皮喇叭。(右)枝仔冰小販使用的金屬手搖鈴。©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叫賣烤番薯時搭配的竹製響器(朱南山收藏,李偉麟攝)。

叫賣烤番薯時搭配的竹製響器(朱南山收藏,李偉麟攝)。

街頭移動廚房
備好火爐與熱水大不易

民俗文物收藏者朱南山指出,尤其在50年代,車站、市集、工地和碼頭,經常能夠看到一群人或坐或站地吃著麵茶,等到吃飽恢復體力,再繼續趕路或上工。此外,在朱南山的收藏中,杏仁茶擔也備有火爐,熱杏仁茶加入一顆土雞蛋拌勻食用,不但營養,據說還是早年許多歌手保養喉嚨的祕方,而杏仁茶加油炸粿(iû-tsia̍h-kué/ké,油條)的吃法,在當年就已經很普及。

作另一項受歡迎的走賣熱食是豆花,因為豆花容易破碎,還要肩挑薑汁與糖水在巷弄間穿梭,加上早年是一年四季都賣熱豆花,在酷熱的夏天還要挑著能夠加熱的豆花保溫桶,這行飯真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吃的。根據朱南山的收藏,豆花桶底下是附有擋板的火爐,只要掀開,就能點燃火爐加熱。由於早年柏油路不普及,走在石頭路上,很容易打翻擔子,原本一碗賣五角錢的豆花,碎了就只能便宜賣二角半,所以常有小孩子跟在豆花伯後頭,喊著「豆花捙(tshia,打翻)倒擔,一碗二角半」的童謠。

這些需要保持滾燙溫度的走賣小吃,靠的是小販過人的體力、平衡感與耐力,肩挑的雙頭擔,一頭是滾燙的火爐與燒開的熱水,為的是讓送到客人面前的每一碗點心,都能夠維持燙口的熱度。但賣冰的走販,則不可能揹著冰箱在街上移動,於是會在木箱裡放一塊對摺的白布,將一根根枝仔冰堆疊在摺布之間,以延緩融化的速度。

麵茶攤©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麵茶攤©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有的小販還會帶上小板凳,成為街頭巷尾的移動餐廳。曾有賣碗粿的小販挑著雙頭擔,一端是木製食盒,共有4層,每層可放12碗;另一頭是大竹籃,其中就放著幾張板凳,只要拿出來放在大竹籃四周就定位,移動餐廳便登場。這些早年的點心攤保存了先人的智慧,成為交通物流尚未發達年代的美味宅急便,而民眾當年從小販手中接過來的那一根枝仔冰、那一碗麵茶的滋味,在回憶裡烙下的不但是令人懷念的古早味,更有著濃濃的人情味。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靜寬訪談。
2.民俗文物收藏者朱南山訪談。
3.朱南山、陳曉頻(2009),《叫出好生意:台灣古早味走賣》,滿閱文化。
4.賴靜慧(2006),《論傳統街頭招徠響器在台灣中部地區之遺存》,私立逢甲大學中國文學系碩士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