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堆疊絢麗膠彩 羅維欽畫下台灣海洋之美

2019-06

堆疊絢麗膠彩 羅維欽畫下台灣海洋之美

文|胡德揚

羅維欽,《綠島海域》,膠彩,116.7 × 91 cm,1995。

羅維欽,《綠島海域》,膠彩,116.7 × 91 cm,1995。

蕩漾於神祕幽藍背景中,是一隻在珊瑚礁上方潛泳前行的綠蠵龜,姿態怡然,伴隨這隻綠蠵龜的,是一群色彩斑斕的熱帶魚:小丑魚、蝴蝶魚⋯⋯交織成一幅生意盎然的海中風景。

1995年,留意到綠蠵龜保育行動的畫家羅維欽,起心動念描繪台灣島四周美麗的海洋景觀,於是耗時3個月,以膠彩畫技法完成《綠島海域》一作。

羅維欽原以水墨為主要表現形式,機緣之下見到膠彩畫,發現其色彩表現絢麗多變,還帶有立體感,因而開始學習。創作膠彩畫時,畫家先以膠液將顏料固著於畫布、畫紙等媒材上,因為顏料一般多取自礦物,於是畫作色彩能夠不受時間影響,另一方面,基於顏料本身顆粒粗細不同,在畫家調配運用之下,膠彩畫因此得以創造出多樣質感,從而表現立體感。羅維欽提到,繪製《綠島海域》時,他在近景的珊瑚礁選用顆粒較粗的顏料,堆疊出珊瑚礁本身堅硬、粗礪的質感,愈往中景和遠景,顏料的顆粒便更細,在平面上創作出立體的視覺效果和趣味。

為了使《綠島海域》更有真實感,羅維欽還學習浮潛,細緻觀察台灣周遭海域景觀,對於畫中所描繪的生物,也詳加調查,他笑道,在這部分他很考究,「在淺海的珊瑚礁,絕對不能畫到深海的魚類!」一般人對綠蠵龜的印象,大概來自綠蠵龜在澎湖產卵的習性,實際上,墾丁、小琉球、綠島和澎湖等地都能見到綠蠵龜,產卵則洄游到小琉球和澎湖。羅維欽表示,「台灣是海島,有著美麗的海域,表現這些景色的畫家卻不多。」這也提醒我們,對於環繞台灣的海洋之美,著實值得好好保護與欣賞。

羅維欽  
1947年生,南投埔里人,從事紡織業多年,38歲重拾畫筆,多方求教名師,擅長膠彩畫、工筆畫及山水畫。投身中華民國工筆畫學會、臺灣綠水畫會、台灣膠彩畫協會、桃園美術教育學會等藝術團體之外,並於救國團、武陵高中等多處傳授畫藝。

阿公阿嬤的夜生活怎麼玩?搭火車泡溫泉、海水浴場大口吃冰、享受音樂、親子同遊超優閒

2019-03

阿公阿嬤的夜生活怎麼玩?搭火車泡溫泉、海水浴場大口吃冰、享受音樂、親子同遊超優閒

回溯百年前的台灣,入夜後的休閒活動並不多,因此,多在夏季夜晚舉辦的「納涼會」,因會場中不僅有別開生面的餘興活動和飲食文化 ,還搭配廉賣會販售各式商品,為當時的人們創造了專屬於夏天的回憶。

文|李偉麟

現代人早已習慣24小時生活型態,但早年夜生活可沒那麼豐富多采。北投溫泉博物館在2017年曾以「北投納涼祭」為名,設計了夜間限定的大型活動,館長鍾兆佳表示,構想正是來自日治時期在夏季盛行的「納涼會」。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也曾聽聞在地耆老小時候跟著大人參加納涼會的趣事。

「納涼會」是日治時期興起的休閒活動之一,「納涼」(のうりょう)意指乘涼。根據碩士論文《日治時期臺灣的納涼會-以《臺灣日日新報》為主之探討(1902~1940)》作者陳毓婷的研究,它原是日本夏季庶民休閒活動之一,隨日人引進台灣,且在臺灣總督府推動之下,成為當時很受歡迎的夏日休閒活動。

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生動活潑的插畫搭配北投公共浴場照片,右下角還蓋有紀念戳章。©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生動活潑的插畫搭配北投公共浴場照片,右下角還蓋有紀念戳章。©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開往夏夜的納涼列車  廣受民眾喜愛

納涼會舉辦的時間點大多集中在夏季7~8月間的夜晚,有各式活動,其中由鐵道部所主辦的「納涼列車」,不僅接送民眾前往活動地點,旅程中也安排各種餘興節目,更是廣受民眾喜愛。

北投因溫泉之故,本就是日人喜愛的休閒勝地,也因此成為納涼列車的主要舉辦地,以1906年8月所舉辦的一場活動為例,往返車票為20錢,持車票可於北投各旅館隨意休憩,進入休憩室不用錢,餐點多享有折扣,火車上也有菜單給乘客參考。 除了車資打折,還與當地業者配合,提供冰、水果等美食來吸引民眾,甚至還有布袋戲做為餘興節目等。

這張刊載於1913年8月9日《臺灣日日新報》上的「臺北大納涼會會場設備略圖」,標註的範圍正是現今的新北投公園一帶。©國立臺灣圖書館

這張刊載於1913年8月9日《臺灣日日新報》上的「臺北大納涼會會場設備略圖」,標註的範圍正是現今的新北投公園一帶。©國立臺灣圖書館

1913年8月11日於《臺灣日日新報》刊載,在北投舉辦的「臺北大納涼會」,參加人數相當踴躍,照片記錄了當時停車場前人潮的景況。©國立臺灣圖書館

1913年8月11日於《臺灣日日新報》刊載,在北投舉辦的「臺北大納涼會」,參加人數相當踴躍,照片記錄了當時停車場前人潮的景況。©國立臺灣圖書館

納涼舟遊會  海上下錨  在船中烹飪

除了溫泉地,水邊也是納涼會熱門的舉辦場所,淡水、基隆、宜蘭外澳等地的海水浴場,也都曾留下納涼會的蹤跡。基隆就曾有一場產業視察會談兼納涼舟遊會,與會人員搭乘納涼船,利用基隆市役所小汽船引導至大沙灣海水浴場前下錨,並委託餐廳業者高砂樓在船上料理,高規格的享受,至今仍相當少見。

納涼會另一個重頭戲就是包羅萬象的餘興活動,內容和形式也極富變化,像是包括吟誦詩詞的藝文、電影(當時稱「活動寫真」)類,以及五子棋(日文稱為「聯珠」)、圍棋等棋藝活動,甚至與相撲、撞球和自行車騎乘結合,呈現運動風格的納涼會,各個特色鮮明。

從休閒轉為商販形式  刺激民間買氣

然1920年後日本經濟景況不佳,台灣連帶受到影響,原本以休閒為主的納涼會,逐漸轉型為兼有商業販售行為的「廉賣納涼會」。第一場以廉賣為名的納涼會出現在1923年的台南,目的在振興市況,盛況驚人,一天就有上萬人參與,使得商家希望每年都能舉辦2至3回。當時,無論台中、新竹、高雄等大都市,或深入城鎮如宜蘭、南投、斗六,甚至離島馬公都有廉賣納涼會的蹤跡。台中的廉賣納涼會甚至取名「納涼市」,生動地傳達以納涼會結合市場買賣之意。

對擁有各種夜間休閒可供選擇的現代人來說,日治時期的納涼會或許一點也不稀奇,但對當時相對淳樸的台灣社會,的確打開了對於「消暑」的更多想像──夏夜不只是乘涼,還可以設計一些餘興活動,更添樂趣。

同樣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表示,北投會辦納涼會,另一個原因也是要促銷溫泉;夏天等於北投度小月。©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同樣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表示,北投會辦納涼會,另一個原因也是要促銷溫泉;夏天等於北投度小月。©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參考資料:

1.北投溫泉博物館館長鍾兆佳訪談
2.虹燁文史工作室負責人楊燁訪談
3.陳毓婷(2011),《日治時期臺灣的納涼會-以《臺灣日日新報》為主之探討(1902~1940)》,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碩士班論文

畫中有樂音 楊興生以畫筆譜織《澎湖菊島風情》

2018-06

畫中有樂音 楊興生以畫筆譜織《澎湖菊島風情》

文|胡德揚

楊興生,《澎湖菊島風情》,油彩、畫布,130×97cm,2011  ©楊興生工作室

楊興生,《澎湖菊島風情》,油彩、畫布,130×97cm,2011 ©楊興生工作室

豔陽高掛,天人菊布滿島上海岸線,這是澎湖夏季日常風景。凝視著畫作,彷彿感受到鹹鹹海風吹來,大片橘紅隨著海風輕輕搖擺,耳邊響起花草彼此沙沙作響,遠方的海水晶瑩剔透,閃著粼粼波光。

這是台灣前輩畫家楊興生(1938-2013),於2011年完成的《澎湖菊島風情》。楊興生的藝術創作,藝術研究者暨楊興生生前好友曾長生教授分析,大致有3項特色。第一是楊興生長年在外寫生,尋訪風景,而且從不重複同一景致,堪稱畫遍全台。這個行動來自他對台灣的熱愛,曾教授說明:「他認為,『愛台灣』不是用講的,要從實際生活、各地風情之中表達。」其次是楊興生既畫抽象畫,也畫具象畫。他的抽象畫被認為帶有形式美,較為感性,而抽象畫經驗則使得他的具象畫別有層次,「有一種空靈感。」第三則是畫中蘊含「音樂性」,簡單地說,就是把音樂感受視覺化,而轉化出一種「想像空間」。

回到此幅《澎湖菊島風情》來說,畫中地平線很高,於是藝術家得以將近距離的景物做出充滿感情的表達。上方色彩以灰藍相間,中間則綠白交錯,近景散布的橘紅色則超過畫面一半,讓整幅畫洋溢著熱情;遠方形體較模糊,中景的建築物建構出幾何形體,過渡到前景天人菊有機的形體,「層次非常清楚。」就音樂性而言,曾長生認為,遠方像笛音,有清曠遼闊之感,中景彷彿鋼琴聲,琤瑽交錯,向前方流暢婉轉的小提琴遞進。了解藝術家如何將風景轉化為創作後,觀者也能從不同角度、模式,去用心、觀看體會每個台灣角落,並流連於其中的美麗。

楊興生
1938年出生於江西,1951年輾轉來台後定居於台北。1964年於臺灣師範大學藝術系畢業後赴美深造,學成返國後引進畫廊專業營運概念,並長年以寫生繪畫記錄台灣各地鄉土美麗風光,足跡遍布全台。作品亦收藏於國立臺灣美術館、臺北市立美術館及高雄市立美術館中。

畫家筆下澎湖限定的大海恩惠

2018-06

畫家筆下澎湖限定的大海恩惠

文|胡德揚・圖|鄭獲義・典藏|高雄市立美術館

《澎湖姑婆嶼挽紫菜》,鄭獲義,油彩、畫布, 60.5×72.5 cm,1997。與海菜、白腹魚並稱「澎湖三金」的紫菜,屬於一種可食用的紅藻,營養價值高,作為年節來臨前的額外收入,「挽紫菜」成為白沙鄉赤崁村村民的冬季盛事。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澎湖姑婆嶼挽紫菜》,鄭獲義,油彩、畫布, 60.5×72.5 cm,1997。與海菜、白腹魚並稱「澎湖三金」的紫菜,屬於一種可食用的紅藻,營養價值高,作為年節來臨前的額外收入,「挽紫菜」成為白沙鄉赤崁村村民的冬季盛事。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入秋以後,來自東北的季風漸烈,激盪出洶湧海浪,此時的澎湖讓外人難以親近,少有遊客造訪。但海浪也為澎湖各島嶼潮間帶帶來蓬勃生機,此時正是紫菜生長期。生長於澎湖的攝影文化工作者張詠捷曾在〈紫菜湯〉一文描述,隨著四季變化,家人帶進家門的物產也隨之改變,而「當三舅公提著紫菜跨過大門時,四季已走到年的尾巴。」

澎湖的紫菜,以澎湖北海的姑婆嶼一帶所生長的最為著名,不單是產量大、品質好,更因此造就出歷史悠久的傳統──「挽紫菜」(bán tsí-tshài,採紫菜),百年來由白沙鄉赤崁村民及周邊一些聚落所遵守。

赤崁村位於白沙島東北方,然與姑婆嶼相距不遠,每年12月到隔年年初間,大約有2~3次,在季風稍緩的日子,由赤崁龍德宮決定發船時間,擁有採集資格的村民們彼此號召一起搭船到島上,穿著防滑的草鞋、防曬用的斗笠或頭巾,手套著簍筐或大布袋,走上溼滑的岩礁尋覓紫菜。

前輩藝術家鄭獲義(1902~1999年)就出生於赤崁村,為了求學,少年時便離開家鄉。然而,挽紫菜這一具有常民生活甚至年節意味的景象,想必深存在他的記憶中。1997年,已定居高雄多年的他提筆畫下《澎湖姑婆嶼挽紫菜》,展現對兒時家鄉的懷想。

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部主任陳秀薇提到,和其「生活藝術化,藝術生活化」的主張有關,鄭獲義的畫作往往予人樸質、自然的親和感。《澎湖姑婆嶼挽紫菜》裡,我們可以看到色彩細細堆疊出人物形象,而冷暖色調的使用達到極佳平衡。在構圖上,天際留白極少,人物活動占據大部分畫面,突出藝術家的關心重點,更為冬日蕭瑟的澎湖,鋪陳、建構出村民們挽紫菜時熱鬧又安詳的氛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