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

Chiayi

不只有日式煎餅,來嘗嘗寶島上各種「煎」餅!

2019-11

不只有日式煎餅,來嘗嘗寶島上各種「煎」餅!

文|郭銘哲

記得兒時某回放學,疼我的鄰居阿姨帶著我和她兒子回家,說要做雞蛋煎餅當午後點心時,我眼睛一亮。受到連鎖品牌影響,對於煎餅,我曾有著極深的刻板印象,覺得就是要厚,要香,要脆;玩耍一會,阿姨遞來筷子,讓我們試著把「薄煎餅皮」滾成捲時,我竟失望大哭說:「這才不是煎餅勒!」阿姨笑回,「你嘛好了,啊你早餐那塊蛋餅不也是煎餅喔!」當時她的話猶如雷公錘,倏地就把我貧瘠的想像力狠狠地敲開。

她說得真對,煎餅內涵的確千變萬化,也是台灣飲食文化中,被廣泛應用的烹飪手法;要說伴手禮盒中的脆餅是煎餅,那香煎的蔥油或蔥抓餅、半煎半炸的蔥肉餅、乃至於老派一點的麥仔煎或石頭餅、甚至是夜市裡以蚵仔為首的各式海鮮煎,哪個不是「煎餅」的變形?走進客家庄,麵粉漿被在來米漿給取代,騰進菜肉後,以油蔥酥和蝦米提味,香煎成「粄」,蘸蒜頭醬油當點心吃,又是不同風情。

煎是技法,餅是形式,框架拿掉,食味萬千,島嶼上的煎餅何止百觀千觀,而最讓人沉醉入肚的,無非還是那在同中奮勇求異激發出的奇巧心意。

©林韋言

©林韋言

作者Profile
郭銘哲
作家、自由文字攝影工作者、專職演講人,擅長散文書寫,已出版五本作品,重要著作《雄好呷》、《大澳》。


嘉義站|嘉義炭火麥仔煎

2019-11

美食地圖

文|郭銘哲.攝影|王士豪

Chiayi 嘉義站
嘉義炭火麥仔煎

紅紅炭火燒 心胃暖暖

每年中秋過後、秋風漸起,老嘉義人就知道差不多該往崇文國小的圍牆邊,找那畫製了老派手繪招牌,並散發著甜香氣的老攤車報到了。

這攤賣的是傳統炭火麥仔煎,也有人稱之為麵煎嗲或曼煎粿。先在煎盤上倒麵糊,撒餡料,再用中溫慢火緩緩煎烘成型,看似簡單,惟工序不少,如今多是使用瓦斯導熱,願意費工燒炭者已是少見。

看著李老闆一下轉鐵鑊、顧炭火、下料之餘,還要忙著翻切,一旁等待降溫的大餅也得分神顧著。每個步驟都有固定時間,遲了,就怕對不上最佳賞味期限。攤頭上擱著3個大糖桶,拿來製作紅豆、紅糖、花生、芝麻口味,各有奇用。紅豆餡只蒸不煮,色、香、味分明,我獨獨鍾愛;芝麻有先炒出香氣,而紅糖風味則讓餅產生琥珀色般蜂巢孔隙最吸睛;不吃甜者還有蔥花蝦米的鹹口味可選擇。

誠摯建議,遇到這類點心,就是4個字──「分秒必爭」,趁熱吃最美妙。

©王士豪

©王士豪

©王士豪

©王士豪

地址:嘉義市東區垂楊路與吳鳳南路路口(崇文國小圍牆邊)
營業時間:10:30~18:00或賣完休息
店休:勞動節至中秋節前不營業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來去海產攤,嘗當令尚青的鮮甜海味

2019-10

來去海產攤,嘗當令尚青的鮮甜海味

文|陳靜宜

一入夜,在路邊架起防水帆布的海產攤,擺上永遠擺不平的折疊桌與圓凳,任冷藏玻璃櫃燈管發射出妖嬌光芒,由此揭開夜晚的序幕。半身埋在碎冰裡的魚,身體直挺地像在跳恰恰,美生菜搖曳著波浪般的裙擺,這就是台灣五步一大家、三步一小攤的海鮮夜總會。

海產攤的大量興起與時代背景有關,早年政府實施週六半天班、經濟起飛,人們得以有錢、有閒出遊,並消費高單價的魚鮮;另一方面,1997年,部分傳統漁港逐漸轉型為多元化觀光休閒漁港,使原本提供給船員的海口菜小店,也升級成針對觀光客的海鮮餐廳。

走進無菜單的海產攤,那店家的人得要夠專業,總要上了年紀、帶點世故才壓得住陣腳;負責點菜的人得要有點底子──知曉什麼季節盛產什麼魚種、一兩行情價多少錢、什麼魚適合什麼烹調方式才行,成為一場「高來高去」的角力戰。

最難的部分結束,接下來就等上菜,五味小卷、鹽烤海戰車、酥炸尖梭、紅秋姑生魚片、清蒸玳瑁石斑、乾煎赤鯮陸續上桌,再來碗薑絲蛤蜊湯煮長尾鳥,啊!真是太幸福了。

©林韋言

©林韋言

作者Profile
陳靜宜
熱愛飲食文化,從事美食報導十多年,相信食物離不開人、人也離不開食物,以溫暖的文字,描述食物背後人的味道以及對一個時代的紀錄,著有《臺味》、《啊,這味道》。


嘉義站|樺榮海鮮餐廳

2019-10

美食地圖

文|陳靜宜.攝影|林韋言

Chiayi 嘉義站
樺榮海鮮餐廳

塭港深水老蚵來見客

現在運輸便捷,何以要專程來東石吃鮮蚵呢?樺榮上的第一道「鮮蚵麻油麵線」給了我答案。老闆一家原為當地蚵農,後來轉型做餐廳,端上的蚵仔果然非泛泛之輩,深水區放養的老蚵,蚵肉格外緊實,麻油與紅蔥頭隨著拌開的麵線噴香襲面,為一路奔波而來的人們解饞又止飢,是美好的開場白。

除了老蚵,店家的另一招牌,五味香螺很精采,自洞口把螺肉拖拔出來,肉肥飽滿,兼含鮑魚彈脆與蛤肉清甜。開業近三十年的樺榮,採用陶瓷碗盤與西式擺盤,甚至提供位上服務。老闆深信台灣的海鮮好,值得用更精緻的方式對待。

©林韋言

©林韋言

地址:嘉義縣東石鄉塭港村52-43號
營業時間:11:00~14:00;17:00~20:00  
店休:依店家公告

 
*以上店家營業時間與餐飲內容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循著咖啡香,追尋時光的味道

2019-07

美食地圖

循著咖啡香,追尋時光的味道

文|陳靜宜

身邊的朋友總嫌我話不多,其實話頭在我嘴邊已經走了3遍,想想不妥便吞回去,等到找到適切的說法時,別人話題已經從羅東到羅馬了,於是我又追著羅馬跑。

對我來說,這個世界的流速太快,以至於我必須要加緊腳步才能跟上,然而我的內在深處並無追趕的意願,於是經常處於嚴重矛盾的情結裡,解套方法是找到喘息的空間以便重新出發,作為一種自以為是的神祕生存之道。

說穿了便是咖啡館啊,好像只有咖啡館才辦得到,對時間慈悲地挽留,不會被人的來來去去所擺布。

是那氣定神閒的咖啡師,緩慢注水的手沖姿態,彷彿世間只定格在這杯咖啡。是古董級的咖啡器材,拉著我的小手走到那個光從磨粉就感到幸福的時光裡。我還能倒帶到紙本裡,紙張、鉛字、印刷、手翻過頁面的沙沙聲,這幾乎只有咖啡館才容許的自在與任性。

還有憑著一只唱針,就能產生讓人隨著黑膠的溝紋團團轉的魔法。又或者是那小心翼翼保住一磚一瓦的老宅咖啡館,大口吸進肺裡的是時光的氣味,它恨不得人們愛上古老,因為我們同樣明白,慢有多美好。

©王瑞琳

©王瑞琳

作者Profile
陳靜宜
熱愛飲食文化,從事美食報導十多年, 相信食物離不開人、人也離不開食物,以溫暖的文字,描述食物背後人的味道以及對一個時代的紀錄, 著有《臺味》、《啊,這味道》。


嘉義站|嘉義— 秘氏咖啡

2019-07

美食地圖

文|陳靜宜.攝影|王士豪

Chiayi 嘉義站
嘉義—秘氏咖啡

萃取時間的咖啡

猶如觀賞一場儀式或舞台表演,我坐在吧檯斜前方,老闆沖煮咖啡的神態一覽無遺,只見他先是暖身定心,再持壺準備注水,我盯著壺口屏住呼吸,心想「該要注水了吧!」卻遲遲無水,中間空白的那數秒,我發現了自己的躁急。

直到壺口的水如珍珠般滑落,進行最細膩的悶蒸,我的心跟著緩緩安定下來,像一場密集的春雨,先緩後急、先細後粗,咖啡粉一顆顆膨脹飽滿而後甦醒,香氣也跟著在室內瀰漫飄散。特定的咖啡豆、特定濾杯,加上特定的沖煮方式,沖煮出來的極深焙咖啡,氣味濃郁但不厚重,餘韻無窮。

©王士豪

©王士豪

地址:嘉義市西區延平街288號
營業時間:13:00~21:00
店休:依店家公告


民雄不只有鵝肉和鳳梨,嘉義阮劇團帶你玩出在地Style!

2019-06

民雄不只有鵝肉和鳳梨,嘉義阮劇團帶你玩出在地Style!

提起嘉義民雄,你想到什麼?鳳梨、中正大學,還是美味的鵝肉?這一期,我們跟著阮劇團,從其駐紮的表演藝術中心出發,走逛當地歷史悠久的廣播電台與信仰中心,從中感受民雄人的人情。

文|錢麗安・攝影|林韋言

位於民雄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不僅是大嘉義地區的表演藝術重地,也適合全家出遊。

位於民雄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不僅是大嘉義地區的表演藝術重地,也適合全家出遊。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算是很特別的多功能藝術園區。」剛忙完演出的阮劇團團長汪兆謙帶著我們走在園區裡,彷彿走入一幅流動的畫中,偌大荷花池中的荷花陸續綻放,映襯著紅瓦閩式建築、夏日蟬鳴,優閒而寫意。

綠意圍繞的水榭舞台

2005年正式啟用的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擁有1座演藝廳、1座實驗劇場、3間排練室,以及數個與地景結合的戶外展演空間,大片的綠地、荷花池則讓人感到視野開闊。「我們的每部作品都是在這裡激盪、排練,也在這裡首演。」汪兆謙說。

除了廳內的演出,每年的草草戲劇節,園區即變身成一座超大型舞台,室內、戶外節目各自精采。近年來阮劇團與日本導演流山兒祥合作後,更觸發他希望引入更多亞洲藝術家來此駐村的念頭。「就如碧娜.鮑許(Pina Bausch)與烏帕塔舞蹈劇場所在的小鎮,遊客可能喝杯咖啡就能遇見舞者。」

平日來這裡,除了可在綠意環繞中漫步,傍晚時分還能聽見鄰近民眾下班後,在此吹奏薩克斯風的樂聲。當然,也可能會看見一群藝術家在此工作,一年半載後他們的作品就會出發到世界公演。

駐紮於嘉義的阮劇團,每齣作品都是在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醞釀而生。

駐紮於嘉義的阮劇團,每齣作品都是在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醞釀而生。©黃煚哲

廣播迷的歷史寶庫

駐紮民雄創作的阮劇團,許多作品的養分、元素都是從長年深耕、調查民雄常民文化、歷史與信仰,一點一滴轉化而成。「第一次聽到中央廣播電台民雄分台的故事時,很感動,像是一腳踏入歷史場景。」汪兆謙說,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日本為加速南進,在民雄興建放送所,以中波向中國大陸與東南亞播音。

轉型成國家廣播文物館後,館內展出七十幾年前的器材設備,像是真空管、電唱機、戰備播音間,以及鎮館之寶── 由日本NEC電氣株式會社生產、5部100千瓦中波發射機中碩果僅存的1部,機身還留有二戰期間美軍掃射的彈痕。由館內的老照片中,能看到過去園區還有2座高達206公尺,相當於七十幾層樓高的天線鐵塔,令人讚嘆當時工業技術之先進。

館內除了能參觀中波發射機在內的近百件廣播文物,也可以進行錄音體驗。

館內除了能參觀中波發射機在內的近百件廣播文物,也可以進行錄音體驗。

早年配合民雄放送所興建的員工宿舍群與招待所,空地還設有一座野球場。

早年配合民雄放送所興建的員工宿舍群與招待所,空地還設有一座野球場。

常民文化與信仰的滋潤

除了歷史,常民的生活與信仰,更是阮劇團不可或缺的創作來源。在嘉義市成長的汪兆謙回憶高中許多同學來自民雄,從其口中可感受到民雄人對大士爺的尊敬。「大士爺就是鬼王。」他說,每年農曆7月會由老師傅以紙糊出大士爺神像,於市區舉行普渡祭典,各地信徒湧入民雄街道,場面熱鬧非凡。

「民雄的聚落發展是由大士爺廟向四周輻射,形成在地的庶民生活,像是菜市場、小吃等。」因此,阮劇團也曾在作品《熱天酣眠》中,嘗試將希臘眾神改為台灣廟宇中的神明形象,像是把海神改為媽祖,調皮的精靈帕克則以虎爺來表現。「民雄人口不多,但有一種從容的自信,不卑不亢不張揚,是民雄特有的DNA。」汪兆謙說,試著從人文角度來欣賞民雄,便能看到不同的風景。

大士爺廟是民雄重要的信仰中心,周遭的市集更能一探當地庶民文化。

大士爺廟是民雄重要的信仰中心,周遭的市集更能一探當地庶民文化。

*以上場館與設施開放時間以館方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阮劇團
阮(guán,又唸作gún),是閩南語「我們」的意思。2003年,一群十八、九歲熱愛戲劇的年輕人,以「做嘉義人的劇團」為目標,成立阮劇團,將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作為創作基地、在地文化為養分,呈現多樣化台語劇風貌。

夜愈深愈熱鬧!直擊高鐵夜間磨軌作業

2019-04

夜愈深愈熱鬧!直擊高鐵夜間磨軌作業

如同人體內進行著無聲的新陳代謝,在夜深人靜、不行車的高鐵軌道上,有一批人正進行著軌道保養與修復,來確保白天的列車都能正常運行。

文|賴韋廷・攝影|王瑞琳

磨軌車平均得來回研磨8次,才能細緻地弭平軌道上的細紋。

每當午夜時分,最後一班列車抵達終點站,高鐵站務員們和列車乘務員們紛紛收工準備下班,但此時還有一批高鐵人才正要開始忙碌,登上一般人禁止接近的軌道展開重要的軌道維修作業,他們是軌道維修員。

這批人每天晝伏夜出,在晚上9點抵達當晚駐站辦公室報到後,再準備出勤工具、確認任務計畫與分組;接著驅車半小時至一小時前往當晚的任務區,並在午夜零點半到清晨5點的「維修時間帶」內,以快速且精準的作業效率為軌道做預防保養與矯正性維修。

工作範圍涵蓋了鋼軌、道岔與其他軌道設備的例行性檢查與維修作業,在每月例行性軌道巡檢作業中,維修人員會沿著鋼軌作步巡檢查,以目測、手持光學量測設備找尋鋼軌表面傷損,以及出動超音波探傷車等量測儀器,檢查與發現更細微之損傷,像是細如髮絲的紋路、貝殼狀傷等。一旦發現這些瑕疵,就要另外排程,出動磨軌車進行「矯正性研磨」將瑕疵磨掉。

軌道維修員手持量測設備,確認研磨品質。

軌道維修員手持量測設備,確認研磨品質。

目前台灣高鐵備有兩台磨軌車,除了進行上述的「矯正性研磨」,也周而復始地執行每年超過三百公里的「預防性研磨」,以消除軌道表面的疲勞層,減少瑕疵產生也延長鋼軌使用壽命。以台灣高鐵而言,約每兩年可完成一次全線南北向鋼軌的預防性研磨。


磨軌車重達數十噸,其鋼軌表面之研磨完成容差值範圍僅0.3mm(橫斷面)甚至0.01mm(縱斷面)之程度,為了力求操作精準與管理之便,磨軌車配有專屬的操作人員,他們必須「逐車而居」,跟著磨軌車長期南來北往地執行任務。

透過有效率、準時的任務安排,以及細緻而規律的檢視與修護工作,這群隱形團隊在每個夜裡戰戰兢兢、辛勤揮汗,正是因為他們無微不至的努力,才確保了我們在時速三百公里的高鐵列車上依舊享有安穩的舒適感。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2019-03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文|陳怡如・圖|台灣高鐵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屏氣凝神,在腦中默想內心疑問,接著打開手機,對準掃描點,一個精緻細膩的虛擬場景隨即躍然眼前。伴隨著飽滿聲效,出現在半空中的飄浮字句,即是指引人生疑問的線索指南。

這個由場景、物件、文字和聲音交織而成的綺麗世界,既是一個擁有上億種組合的籤詩寓言,也是一個隨時都能展開互動的微型劇場。這是「台灣高鐵藝術元年」第二階段作品《處處—— 台灣高鐵ARt》,由台灣高鐵公司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攜手,邀請莎妹劇團導演王嘉明與豪華朗機工藝術家林昆穎,合力打造App互動藝術創作。

《處處》突破以往藝術「限時、限地」的觀賞形式,運用AR技術,透過手機媒介,在全台12處高鐵站內、車廂內和車票背面放置上百個掃描點,打造一個隨身攜帶、直指內心的掌中虛擬劇場,讓旅客隨時都能對人生一問。

仔細看場景,全都是你我熟悉的日常景象,像是高掛大紅燈籠的廟宇、招牌滿溢的街景、有著嘈雜聲響的工地等。隨機出現的物件,也承載著不同的記憶象徵,好比藍白拖、辦桌的大紅桌和古早木製長板凳,都能觸發一種情境,開啟一段劇情與想像。

「這和以往現場表演的作品很不一樣,我想讓大家說自己的故事。」王嘉明說,這也是《處處》有意思的地方,邀請觀賞者一同參與完成一場藝術體驗。「高鐵站是車站也是劇院、高鐵票是車票也是戲票,票的正面帶領你去目的地,票的背面則是通往跟自己內心對話的介面。」林昆穎說。

這種「共創」不僅呼應台灣高鐵藝術元年傳遞與藝術「不期而遇」的精神,更著重如何讓藝術「擴散」和「滲透」到生活中。無論移動或停駐,《處處》所創造的藝術景象隨時能上演,寫下專屬於旅客自己的生命故事。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欣賞《處處》

 

超美肌、瞳孔放大片……請問您那位? 1965年的身分證大頭照規定,只有16個字!

2019-02

超美肌、瞳孔放大片……請問您那位? 1965年的身分證大頭照規定,只有16個字!

凡年滿14歲的中華民國國民應有一張印有條碼、雙面護貝的紙質身分證。然而,日治時期使用的卻是木製、手寫的「身分牌」,而且並非人人都有。從木牌到晶片,身分證的與時俱進,見證著社會變遷的腳步,留下各年代獨特的生活印記。

文|李偉麟

從選舉投票到辦理銀行開戶,身分證一直是國民重要證件,也是人們享權利、盡義務的辨識憑據。台灣開始有現代化的戶口調查與戶籍法規,始自1896年。當時正式的戶籍法定文件是「戶口調查簿」,至於木製身分牌,供外出時攜帶辨識身分用,跟現今的身分證在功能上有很大的不同。

日治時期身分識別  「戶」比個人重要

在日治時期與戰後初期,比個人身分證明更重要的單位是「戶」。日治時期還為每一戶製作戶長木牌,掛在每一戶的家中,作用有如門牌。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主任林豪爵說,當時以「同居同炊」做為清查戶口的依據,因為社會結構以大家族為主,住的幾乎都是三合院,台語「食仝一口灶」(tsia̍h kâng tsi̍t kháu-tsàu),就是形容在農業社會,住在一起共食廚房以灶烹煮的食物,視為同一戶的一家人。

日治時期的木製身分牌正面記載姓名、出生日期及住所,或記錄戶主姓名、持有人與戶主的關係;背面則載明血型及核發的官署。©臺中市梧棲區頂寮里里長鐘金水提供

日治時期的木製身分牌正面記載姓名、出生日期及住所,或記錄戶主姓名、持有人與戶主的關係;背面則載明血型及核發的官署。©臺中市梧棲區頂寮里里長鐘金水提供

靠大頭照驗明正身  早年僅16字規定

現行的身分證樣式源自1946年國民政府依據《國民身分證實施暨公務員首先領發辦法》頒發的「首發版」, 只發給中央及省級公務員;接著在全面清查戶口後,於1947年普發國民身分證,之後歷經1954年、1965年、1975年、1986年及2005年等共計5次的全面換發,現在是第六代身分證的時代。

無論哪一代身分證,都有貼大頭照的欄位,但是現行版對於照片規格和尺寸的要求,共有密密麻麻的19項;相形之下,以1965年的規定為例,只有「本人最近脫帽正面半身薄光面紙相片」這16個字的限制。林豪爵說,早年社會沒有醫學美容的風氣,更遑論農業社會時代不流行化妝,髮型更沒有現在這麼多元,紋眉或割雙眼皮並不常見;但醫學美容、化妝、髮型變化等如今已很常見,容貌的辨識難度提高,因此對於大頭照的要求相對增加。

身分證字號學問  早年要登錄指紋

在首發版和第一代身分證上,還有已被取消的「指紋符號」欄,共有左、右手各5指共10個小空格,用「○」、「△」或「Ⅴ」的符號來記錄。若指頭的紋路類似同心圓的「斗」狀紋,就用筆劃記「○」,如果是有如畚箕紋路狀的「箕」狀紋,就用「△」或「Ⅴ」。不過由於戰亂,登錄指紋並未確實執行。

現今的首字英文字母、接著數字的身分證字號編碼格式,始自1965年。26個英文字母,恰好對應26個直轄市、縣、市,第一個數字代表性別,1為男性,2為女性。隨著時代的演進,同樣的英文字母,代表的意義也有所不同,1970年以前出生者,載明的是戶籍地,1971年以後出生者,則代表申報戶口時的戶政事務所所在縣市。

早年身分證的指紋符號欄。若指頭的紋路類似同心圓的「斗」狀紋,就用「○」來記錄,如果是有如畚箕紋路狀的「箕」狀紋,就用「△」或「Ⅴ」來記錄。©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早年身分證的指紋符號欄。若指頭的紋路類似同心圓的「斗」狀紋,就用「○」來記錄,如果是有如畚箕紋路狀的「箕」狀紋,就用「△」或「Ⅴ」來記錄。©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資料欄逐年簡化  防偽設計漸趨複雜

透過今昔對照,前後5次全面換發身分證,資料欄位都比前一代更簡化,且在1997年戶役政資訊電腦化後,由手寫改為電腦字體,戶政人員的字跡工整度與小字書寫功力,不再因此受考驗。然而,有一項功能卻漸趨複雜,那就是「防偽」。最早的防偽措施是加軋在照片左下方的雞眼釘,出現在1954年換發的第二代身分證。歷經一甲子後的今天,身分證的防偽設計高達21種,例如折光變色油墨、透明視覺變化裝置等,這應該是早年的人們難以想像的。

隨著全球邁入數位化與AI人工智慧時代,台灣的第七代身分證即將改版問世,紙本身分證預計將以晶片卡替代,未來會整合更多資訊及功能,所以現在皮夾裡的身分證也將成為另一個令人懷念的歷史文物了。

 

隨著1997 年戶役政資訊電腦化,手寫身分證已不復見。©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

隨著1997 年戶役政資訊電腦化,手寫身分證已不復見。©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

1954年起,第二代身分證使用雞眼釘,以達防偽目的。 ©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

1954年起,第二代身分證使用雞眼釘,以達防偽目的。 ©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

參考資料:

1.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主任林豪爵、課長吳芳珍訪談。
2.《鐫刻歲月-檔案文物話戶政》,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編印,2018.12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