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

瑰麗雲海!廖繼春彩筆堆疊寶石般耀眼的阿里山

2020-01

瑰麗雲海!廖繼春彩筆堆疊寶石般耀眼的阿里山

文|胡德揚

廖繼春,《雲海(阿里山)》,油彩、畫布,45.5 × 53 cm,1973。圖檔由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廖繼春,《雲海(阿里山)》,油彩、畫布,45.5 × 53 cm,1973。圖檔由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超過兩千公尺,山巔就可能高出雲層,氣候條件合適之際,便能看到雲朵盈滿群山,流動翻湧宛若波浪,使人不得不驚嘆造物之奇,天地之美⋯⋯

提及阿里山,雲海是代表性風景之一。面對這樣著名的景致,藝術家如何用個人觀點和體會予以詮釋,創造出耳目一新,令人感動又難忘的作品?前輩藝術家廖繼春作於1973年的《雲海》,便是極好例證。這一年,廖繼春剛從服務近三十年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退休,或許心態上有了餘裕,對創作也到了隨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地,臺南市美術館藝術總監林育淳提到,此時的廖繼春在「色彩和筆觸上都已運用自如。」

繽紛、豐富的色彩一向是廖繼春畫作為人稱道之處,林育淳觀察到,約莫以20年為期,廖繼春對色彩的偏好會發生一次轉變,晚期選用的組合更接近原色,效果極為飽滿,《雲海》便可看到此特色。在這幅畫作裡,中景的山體和近景林木上的紅、綠格外醒目,其間還有藍、黃交錯,絢爛多姿,映襯在他用粉白、淡藍與粉紅的「橫筆」織成的雲朵和青空間,自有秩序和韻律。

廖繼春的中後期創作裡,抽象或具象並不截然對立,兩者往往有機交融,以《雲海》為例,筆法和色彩趨向抽象,但具象的形體也未就此排除,林育淳分析,廖繼春「以抽象的狀態描畫具象事物」。在畫面最具份量的山體上,他彷彿在堆疊一座城池,筆觸看似隨意,實際上構造堅實、層次分明,林育淳形容「有如寶石切面。」

藉著《雲海》,廖繼春帶著觀賞者以新的角度,看見阿里山雲海中的瑰麗美好。

廖繼春 
1902生於台中豐原,1922年畢業於台北師範學校(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即赴日本就讀東京美術學校(今東京藝術大學)。1927年返台,隔年即以作品《芭蕉之庭》入選帝展。1947-1973年,執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繽紛的色彩和奔放的線條可謂廖氏作品印記,在創作及教育上皆對台灣藝術有極大影響及貢獻。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2019-03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文|陳怡如・圖|台灣高鐵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屏氣凝神,在腦中默想內心疑問,接著打開手機,對準掃描點,一個精緻細膩的虛擬場景隨即躍然眼前。伴隨著飽滿聲效,出現在半空中的飄浮字句,即是指引人生疑問的線索指南。

這個由場景、物件、文字和聲音交織而成的綺麗世界,既是一個擁有上億種組合的籤詩寓言,也是一個隨時都能展開互動的微型劇場。這是「台灣高鐵藝術元年」第二階段作品《處處—— 台灣高鐵ARt》,由台灣高鐵公司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攜手,邀請莎妹劇團導演王嘉明與豪華朗機工藝術家林昆穎,合力打造App互動藝術創作。

《處處》突破以往藝術「限時、限地」的觀賞形式,運用AR技術,透過手機媒介,在全台12處高鐵站內、車廂內和車票背面放置上百個掃描點,打造一個隨身攜帶、直指內心的掌中虛擬劇場,讓旅客隨時都能對人生一問。

仔細看場景,全都是你我熟悉的日常景象,像是高掛大紅燈籠的廟宇、招牌滿溢的街景、有著嘈雜聲響的工地等。隨機出現的物件,也承載著不同的記憶象徵,好比藍白拖、辦桌的大紅桌和古早木製長板凳,都能觸發一種情境,開啟一段劇情與想像。

「這和以往現場表演的作品很不一樣,我想讓大家說自己的故事。」王嘉明說,這也是《處處》有意思的地方,邀請觀賞者一同參與完成一場藝術體驗。「高鐵站是車站也是劇院、高鐵票是車票也是戲票,票的正面帶領你去目的地,票的背面則是通往跟自己內心對話的介面。」林昆穎說。

這種「共創」不僅呼應台灣高鐵藝術元年傳遞與藝術「不期而遇」的精神,更著重如何讓藝術「擴散」和「滲透」到生活中。無論移動或停駐,《處處》所創造的藝術景象隨時能上演,寫下專屬於旅客自己的生命故事。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欣賞《處處》

 

向畫都傳統致敬 陳政宏重彩描繪嘉義市中央噴水池

2019-01

向畫都傳統致敬 陳政宏重彩描繪嘉義市中央噴水池

文|胡德揚

陳政宏,《畫家的故鄉-嘉義》,油彩,130×161.5 cm,2000。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典藏

陳政宏,《畫家的故鄉-嘉義》,油彩,130×161.5 cm,2000。嘉義市政府文化局典藏

熙來攘往的繁華市街上,人車處處,一座醒目的噴泉躍然眼前,幾道水柱強勁升起,其中4道,頂端甚至高過噴泉中央豎立的銅像,為眼前的景象帶來精神昂揚的印象……

這由畫家陳政宏以濃厚色彩所描繪的景致,即嘉義市著名地標──中央噴水池。這座噴水池不僅是地標,更和嘉義市區發展有著密切關係。

1906年,嘉義發生芮氏規模7.1的強震,其後的市區重建過程搭著臺灣總督府在全台各地實行的「市區改正」計畫,遂在車站前規畫一座圓形廣場;時至1911年,廣場已建成,而噴水池的出現,推測要到1914年嘉義開始供應自來水起。1915年出版的《記念臺灣寫真帖》裡就有一幀照片,名為〈嘉義市街〉,已可清楚看到噴水池揚起水柱。在地前輩藝術家陳澄波,更曾至少完成3幅以噴水池為主題的作品,可見其在畫家心目中的地位。

陳政宏的作品,也和陳澄波筆下的噴泉有著一段奇妙聯繫。陳政宏就讀臺北師範藝術科時,師從同鄉的前輩畫家張義雄門下。張義雄曾提起少年時,在陳澄波描繪中央噴水池之際站在一旁觀看,因而受到啟發往藝術之路發展,讓陳政宏印象深刻。

藝術家世代交往的因緣,也讓畫作有了一種隱而不顯的傳承關係。這幅完成於2000年的畫作,陳政宏的用意即在於向這些出身嘉義的前輩畫家們和故鄉致敬。除了陳澄波、林玉山、張義雄等人,重要的美術團體「春萌畫會」,也是以嘉義藝術家為主幹。

陳政弘提到,他特別著力描繪噴水池的4道水柱,象徵畫都「源源不絕的生命力」;再透過厚重的筆觸和精心堆疊的油彩,觀者也能感到曾影響台灣藝術界甚深的後印象派氣息。

陳政宏
1943年生。臺北師範學校藝術科(今臺北市立教育大學)畢業,先後師從吳梅嶺、張義雄,並於臺灣藝術專科學校(今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及臺灣師範大學美術所研習。作品曾入選省展、臺陽展、全國美展等重要展會,並赴日、韓等國參展,教職退休後進駐嘉義市鐵道倉庫,迄今創作不輟。 

「原」來這些美麗的服飾背後,還有這麼多動人故事……

2018-07

「原」來這些美麗的服飾背後,還有這麼多動人故事……

服裝,是呈現某個時空氛圍,甚至某種特定文化最好的方式之一。從原料構成、製作手法、圖紋花色,得以窺看一個民族背後的美學思維與生活型態。

文|李郁淳

目前全台官方認可的原住民族共有16族,在早期台灣歷史舞台上各自扮演了重要而鮮明的角色,但過去由於物質文化保存有限,多僅能藉由文獻資料爬梳其歷史脈絡,而現在我們則有機會透過彙整散布在各地的原住民衣飾,讓衣服的工藝手法與美學表現說話,並藉此深入了解原住民族服飾背後的文化意涵。

從取材看島內外文化大交流

以來自蘭嶼的牛皮甲為例,其質樸手工感和陽剛輪廓,與丁字褲、銀盔一樣都是當地雅美/達悟族男丁的典型穿著。這種打製類的服裝,是居民從自然環境取材,打製出適合當地生活型態的衣服,也表現出人類原始的需求。然而有趣的是,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院處副研究員賴玉玲說,蘭嶼沒有牛,因此牛皮很可能是從鄰近東南亞地區交易而來,而這也顯見當時對外文化貿易交流的活躍。

雅美/達悟族 銀盔。銀盔為雅美/達悟族男子所穿戴,盔體呈錐形,穿戴時會罩住整個頭部。因蘭嶼本身不產銀礦,推測是早期向經過的商船以物易物換取銀幣冶煉而成。通常在新船下水、新屋落成、驅靈或招飛魚等儀式時才會戴上。©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

雅美/達悟族 銀盔。銀盔為雅美/達悟族男子所穿戴,盔體呈錐形,穿戴時會罩住整個頭部。因蘭嶼本身不產銀礦,推測是早期向經過的商船以物易物換取銀幣冶煉而成。通常在新船下水、新屋落成、驅靈或招飛魚等儀式時才會戴上。©順益台灣原住民博物館

雅美/達悟族 牛皮甲。本件為整片帶鞣摺製作痕跡牛皮製成的甲冑,相傳是昔日與巴丹島人交易所得,形制與族人常用的魚皮藤甲,以及在慰問、戰爭或送葬時,男子所穿著的椰鬚製上衣頗為相似。牛皮甲數量極其稀少,目前全台僅存本件。©國立臺灣博物館

雅美/達悟族 牛皮甲。本件為整片帶鞣摺製作痕跡牛皮製成的甲冑,相傳是昔日與巴丹島人交易所得,形制與族人常用的魚皮藤甲,以及在慰問、戰爭或送葬時,男子所穿著的椰鬚製上衣頗為相似。牛皮甲數量極其稀少,目前全台僅存本件。©國立臺灣博物館

在打製之後,接著衍生出較為繁複的織布、刺繡、貼飾、綴珠、飾品等技術,台灣島內外的文化交流,也有了更活躍的流通。賴玉玲說,早期原住民穿的多是方衣,形式簡單沒有過多細節,但排灣族很早以前就演變出長衣長袖、領口、排扣,以增加長時間穿著的舒適度,設計形式也儼然看到原住民族受漢民族衣飾文化影響的結果。

排灣族 女子長衣。以黑色絨布裁製成女子右襟立領長袖長衣,似漢式大襟衫。領口緄以紅、白二色印花布,再縫上黑棉布作為立領,並施以菱形刺繡花紋。領沿環帶及右襟片以紅棉布貼縫,再配上黑色貼飾花紋及小扁圓形鋁片,蛇形紋與人像形紋以繡線勾畫出眼、口、鼻及胸飾等紋樣。此種以紅、黑色貼飾為主的式樣多見於南排灣地區,為貴族階級女子所穿著。©北投文物館

排灣族 女子長衣。以黑色絨布裁製成女子右襟立領長袖長衣,似漢式大襟衫。領口緄以紅、白二色印花布,再縫上黑棉布作為立領,並施以菱形刺繡花紋。領沿環帶及右襟片以紅棉布貼縫,再配上黑色貼飾花紋及小扁圓形鋁片,蛇形紋與人像形紋以繡線勾畫出眼、口、鼻及胸飾等紋樣。此種以紅、黑色貼飾為主的式樣多見於南排灣地區,為貴族階級女子所穿著。©北投文物館

卑南族 男子無袖長衣。本件織繡無袖長衣是長老級以上男子穿著的代表服飾。由於織布是高度專門性的技能,在I960年代以前,織製的無袖長衣並不普及,穿著者大多為部落的領導階層,或家中有擅長織布者為其織作。後來發展以刺繡進行製作,無袖長衣才逐漸普及成中老年男子的代表性衣飾。©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

卑南族 男子無袖長衣。本件織繡無袖長衣是長老級以上男子穿著的代表服飾。由於織布是高度專門性的技能,在I960年代以前,織製的無袖長衣並不普及,穿著者大多為部落的領導階層,或家中有擅長織布者為其織作。後來發展以刺繡進行製作,無袖長衣才逐漸普及成中老年男子的代表性衣飾。©國立臺灣史前文化博物館

此外,排灣族的衣飾文化也因周邊洋流,很早就跟外界展開接觸並受到影響,其中包括衣服剪裁、製作形式和琉璃珠的使用。就以後來被廣泛利用在服飾上的琉璃珠為例,早期台灣原住民族並沒有製作琉璃珠的技術,故可知琉璃珠為外來,而琉璃珠到台灣的途徑,則包含荷蘭時期由荷蘭人帶來,以及後來從東南亞、中國等地交易而來;而現今原住民族衣飾上的老琉璃珠,許多便是荷蘭時期所遺留。

高山地區的原住民族接觸外界較晚,但部落與外界交流仍十分頻繁。以泰雅族重達5~6公斤重的貝珠衣為例,是他們重要場合才穿戴的服飾,象徵了財富地位。但山區如何取得貝殼?推測是與住在東海岸的阿美族交易而來。「他們當時的生活美學比我們想像的還豐富,從這些小細節我們可以拼湊出每一族獨特的文化。」賴玉玲說。

泰雅族 貝珠長衣。貝珠衣飾主要流行於北部與中部的泰雅族、太魯閣族、賽德克族與賽夏族,可當作一種尊貴的禮服,同時也可作為餽贈買賣的貴重貨幣,其中又以縫綴數萬顆貝珠的「貝珠長衣」(lukus kaha)最具代表性,也最為貴重。©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博物館

泰雅族 貝珠長衣。貝珠衣飾主要流行於北部與中部的泰雅族、太魯閣族、賽德克族與賽夏族,可當作一種尊貴的禮服,同時也可作為餽贈買賣的貴重貨幣,其中又以縫綴數萬顆貝珠的「貝珠長衣」(lukus kaha)最具代表性,也最為貴重。©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博物館

符號背後  各自精采

此外,除了表現文化交流的活絡,衣服上的裝飾符號也訴說著故事。所有族群中,排灣族是唯一在衣服上具象表現百步蛇的一族,他們深信百步蛇是祖先,帶有敬畏成分;其他族則多將其身上的菱形紋運用在裝飾上,在布農族傳說中,百步蛇被稱為「朋友」,並將蛇身上的紋路變成織布花紋中整齊的棋盤式紋;卑南族喜歡多彩菱形紋,北部泰雅族則熱愛可以驅逐惡靈的紅色。

賽夏族常出現的卐字形,其實是紀念雷女(註)教他們織布,而稱為雷女紋;卑南族服飾中常見的十字形紋,在基督教傳入前就已經被使用,非與基督教有關,是為尊貴之意。透過這些服飾,我們可以窺見當時原住民族文化彼此橫向的交流,並和一兩百年前同在台灣土地上生活的人,產生縱向的深度對話。


註:相傳雷女下凡教導賽夏族人農耕與編織技藝,為感念其恩澤,雷女紋成為護佑族人的圖騰,也是賽夏族最具代表性的圖騰。

 

展場資訊

織路繡徑穿重山─臺灣原住民服飾精品聯展
展  期:即日起~12/9
展出地點:S304織品文化展廳
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
地  址:嘉義縣太保市故宮大道888號 開放時間:9:00~17:00(週一休館) 服務專線:05-3620777
高鐵假期推薦:嘉義太平雲梯・故宮南院1日豐富行$1,630/人起
*更多詳情,請參閱台灣高鐵企業網站。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2018-05

古早時代的打卡!一本戳章簿蓋好蓋滿到此一遊紀念

生活在上一個世紀的人們,雖然沒有手機、網路、社群網站,可供拍照打卡,但是,透過一顆顆蓋有日期、刻有各地代表性圖案的紀念戳章,一樣可以「蓋章」留念,將「我在此時、此地」的足跡保存起來,留下永恆的感動。

文|李偉麟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滿滿的紀念戳章與各式票券,加上手繪景點,成就一本精采的遊記與回憶。圖為日人中西竹山1934年來台遊歷所留下的紀錄。 ©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台灣人開始蒐集紀念戳章(以下簡稱「戳章」)的風氣,始自日治時期。在當時的明信片上,戳章的種類豐富、樣式多元,尤其在當時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裡頭,五顏六色的戳章琳琅滿目,不需要文字記錄,就能夠感受旅途的精采豐富。

獨有的風景戳章 留下美好旅遊回憶

目前典藏於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的《台湾一周紀念旅行》冊子,就是日本人中西竹山於1934年(昭和9年)來台遊歷,收集各地戳章的一本紀念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研究助理林佳蓉指出,中西竹山除了把沿途蒐集的旅館名片、菸酒包裝、交通票券與郵票等,貼在簿子上,更蒐集了一百多個戳章。光是憑戳章上的日期,就可以重新還原他的路線,比如5月9日在一艘大阪商船「高千穗丸」的船上、5月12日在基隆火車站、5月18日在阿里山火車站、5月19日由高雄搭火車回基隆等。日月潭、赤嵌樓都是他去過的景點,甚至也有下榻旅館的戳章,例如高雄的春田館、草山(今陽明山)的巴旅館等。

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也收藏了兩本日治時期的戳章簿,一本是到日本廣島旅遊所蓋的風景戳章,其中還寫有戳章簿主人名字「廖春華」,以及同行者數人的簽名;另一本則全是台灣的戳章,有景點,也有「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的戳章。這兩本戳章簿的封面,和《台湾一周紀念旅行》一樣,都是織錦包裝,並有白底籤條可供書寫標題,例如其中一本就寫著「足跡」;內頁則是採用連續頁的經摺裝裱,用的是吸墨性較佳的厚宣紙,無怪乎這些數十年前所蓋下的戳章,至今多數圖案輪廓仍然清晰,甚至還看得出顏色深淺層次,令人讚嘆。

張良澤回憶,當時台灣高中生的畢業旅行地點幾乎都是日本,而在日本的書店裡就有販賣這種戳章簿,這種盛行集印的風潮,對於台灣人蒐集戳章的風氣,可說是一大推力。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上圖為造型趣味的火車搭乘紀念戳章,可看出搭乘區間。©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左下圖為日治時期台南開山神社明信片,正面蓋有「臺南駅落成記念」、圖案繁複精緻的戳章,蓋印日期是昭和11年(1936年)10月27日。©張良澤收藏/右下圖為基隆車站的專屬戳章。©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1935年台博會 
新奇課程戳章創意與樣式百花齊放

早年除了景點、車站、來往台日兩地的商船、旅館等,日治時期舉辦的各式展覽會、博覽會,也提供紀念戳章供人免費蓋印。其中規模最大的「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當年的臺灣總督府還特別正式對外徵選官方樣式的戳章,此外,遍布台灣各地的展覽會場以及周邊的商店也自行設計戳章,讓參觀的民眾做紀念。

作家陳柔縉《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一書,就是介紹當年一位木匠楊雲源,在50天的會期中,所蒐集到的三百多個戳章,多元的樣式,展現出百花齊放的活力,圖案設計風格各異,高度的創意、趣味的巧思,讓許多集印愛好者恨不得能夠穿越時空,盡情地蒐集只有那個年代才有的圖案元素、設計美感與時代印記。

雖然現代的紀念戳章少見日期標示,但是它的魅力百年來不曾稍減。許多人為了蒐集紀念戳章,不僅特別準備專用集印本,甚至會以集印為旅行主要目的,以集滿、集好為目標,為自己的旅途軌跡,留下難忘的記憶。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左圖及右上圖)這兩個戳章出現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左圖是「龜甲萬醬油販賣株式會社」提供的戳章。©楊雲源家族收藏/右上圖是糖業館。©張良澤收藏。/(右圖)日治時期專門用來集印的戳章簿。©張良澤收藏

參考資料

1.訪談: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副研究員陳怡宏、研究助理林佳蓉、真理大學台南校區台灣文學資料館名譽館長張良澤
2.林佳蓉(2016),〈從《台湾一周紀念旅行》看 1930 年代日人的臺灣旅遊〉,〈凝結旅遊回憶── 日本時代的紀念戳章 〉,均出自《臺灣風物》六六卷三期
3.張良澤,日治時期(1895-1945)繪葉書【臺灣風景明信片】系列書籍共五大本,其中《全島卷》上、下,以及《花蓮港廳.臺東廳卷》,由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臺南州卷》上、下由台南市政府文化局出版
4.陳柔縉(2018),《一個木匠和他的台湾博覽會》,麥田出版
5.片倉佳史(2008),《台灣風景印》,玉山社出版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2018-03

人之初,性本善

阿公阿嬤的小時候讀什麼課本?

「人之初,性本善……」《三字經》是許多人小時候共同的學習教材。其實在清領時期,它已經是私塾常用的課本。從清領、日治時期、一直到國民政府來台後,台灣的兒童啟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究竟有何改變?所扮演的功能與樣貌又是如何?

文|李偉麟  

過去提到小學讀過的課本,大家都能琅琅上口背出:「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為什麼還不回家?」這曾是許多世代的共同學習記憶。不過,回溯清領時期,由於教育資源珍貴,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到稱為「書房」的私塾上學,而且也沒有統一的教材。

《取書包,上學校》作者黃震南表示,當時到書房讀書學習,除了參加科舉考試,另一個目的就是善用知識的力量,擺脫「青盲牛」(tshenn-mê/tshinn-mî-gû,指不識字的人)的命運,希望儘快出社會,擔任帳房夥計,謀得生計。

到書房學記帳和寫信

當時,私塾裡的老師所使用的課本,除了俗稱「三百千千」的入門教材:《三字經》、《百家姓》、《千家詩》及《千字文》, 更有教人識字、記帳的雜字書, 以及如何寫信的「尺牘書」等。

由於要懂得記帳,除了學會數學,還必須要認得各種物品、農漁產品的名稱。在當時較接近「數學」的教材是算術課本,其中較為通行的是教人如何打算盤的《指明算法》。課本上繪製的算盤,上排有2顆算珠、下排5顆,這種算盤是16進位,可算斤兩,與現代常用的日式算盤不同。

其次,比較流行的識字與記帳啟蒙教材則是雜字書。這類教材淺顯易懂,幾乎無說教、不用典故,直接分類呈現各種日常用字,並發展出圖解,相當生動。例如,客家人用《四言雜字》,內容如「將帥俊傑,聖賢仙佛……」;閩南人流傳最廣的雜字要屬《千金譜》,起首的「字是隨身寶,財是國家珍……」,至今仍是許多長輩們能夠琅琅上口的內容。

至於「尺牘書」的出現,可上溯至明清時期,因應工商業發達,人與人之間需要靠書信作為溝通的媒介。書中內容通常會並列去信與回信,作為一般書信撰寫的範本,例如有「父與子信」,就一定會有「子與父信」,父與子寫信給彼此,以供對照。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教人寫信的傳統「尺牘書」,會將去信與回信並列,供讀者對照使用。©黃震南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客家人用的四言雜字《繪圖訂正萬字文》,部分文字以圖解輔佐說明,相當生動。©李增昌

有別於傳統書房的新奇課程

到了日治時期,除了開設在廟宇一角或先生家中廂房的私塾,小朋友還多了一個上課的地點,就是獨立辦學的新式「小學」。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指出,新式小學提供傳統書房所沒有的唱歌課、體育課、圖畫課,下課時間可以到外面盪鞦韆、玩遊戲,還有理化實驗、幻燈片及電影的播放,以及能在學校用顏料的圖畫課等,不但課程新奇有趣、課本變漂亮,還會按課表上課,同時也能接觸到班級團體的新人際關係。

有趣的是,這些新式課程雖深具吸引力,家長卻認為去上學就應該好好讀書,因此,日治初期,許多家長會讓孩子早上去新式小學讀書,下午仍舊到私塾學習漢文。隨著新式學校逐漸被民眾接受而學生增加,臺灣總督府對私塾也多加限制,去私塾讀書的人則日漸減少。

圖畫課本帶來美學新體驗

在日治時期新式小學的新奇課程中,圖畫課帶來了許多新技法與美學觀念。翻閱當時使用的《初等圖畫》課本,可看到包括用彩色顏料畫畫、學著用製圖器具繪製「幾何畫」、在寫生課培養出觀察能力、畫靜物學習光影、透視法和構圖,也接觸到裝飾文字、海報、賀卡等美術設計的觀念等,這些都是傳統書房時期所沒有的課程,可說是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

由以上童蒙教材與小學課本的演進,可感受在不同的時代,成人們對兒童接受教育的目的,有著不同的期許:傳統書房時期,重視傳遞當時的價值觀、思考型態與生活技藝,後者則在前者的基礎上,帶來了西方文明的知識體系與方法。直到如今,不論教材如何與時俱進,小學教科書的歷史地位始終沒有改變,它仍持續形塑我們對世界最初的看法,是引領每個孩子進入未來的重要通道。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的小學圖畫課,引入西方的透視、幾何畫與寫生等技法,開啟台灣接觸現代美術觀念的契機。©國立臺灣圖書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史研究所所長許佩賢書面訪談
2.「活水來冊房」主持人黃震南訪談
3.許佩贀(2012),《太陽旗下的魔法學校》,東村出版
4.黃震南(2014),《取書包,上學校》,獨立作家出版
5.《繪圖訂正萬字文》,鴻章書局石印,前輩攝影家、客籍耆老李增昌提供影印本
6.經典雜誌編著(2006),《臺灣教育400年》,經典雜誌出版
7.黃雯瑜、蔡蕙頻、張谷源(2008),《二ΟΟ八館藏臺灣學研究書展專輯》,國立臺灣圖書館出版

從剃頭擔子到現代美髮,剪不斷的時代記憶!

2018-02

從剃頭擔子到現代美髮,剪不斷的時代記憶!

上髮廊是現代人習以為常的生活習慣,但是不同時代對於理髮的觀念卻有很大的不同。從早期師傅在路邊幫大家剃頭、到巷口的傳統理髮廳,再到現代美髮店,從講究衛生到追求流行,如今「理髮」不再只是打理門面,更是實踐自我風格的象徵,唯一不變的是人類對於三千髮絲的煩惱,不曾停歇。

文|李偉麟  

談起理髮,許多中年男士可能還有小時候被帶去傳統理髮廳,坐在橫架於專業理髮椅扶手上的洗衣板或木板,任由師傅剃成平頭或光頭的鮮活記憶;女生的頭髮則通常由媽媽或長輩在家裡操刀,剪成「西瓜皮」,或多或少都有被剪到耳朵喊疼的經歷!

早在清領時期,台灣就有理髮的觀念,挑著擔子的剃頭師傅在路邊攬客、收費理髮;日治時期因提倡「斷髮放足運動」,鼓勵女性自「裹小腳」的桎梏中解放,男性則剪去長且不易清潔的辮子,於是短髮開始成為主流,也漸漸萌生「髮型」的概念。

日治時期引進新式理髮廳

之後,日本人也開始在台開設新式的男士理髮廳,強調現代化設備、新式裝潢及衛生觀念, 例如從日本引進可以將靠背搖下的男士理髮座椅及推剪,或者裝設電風扇吸引顧客,此外,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不過,由於當時吹風機的使用尚未普及,在髮型塑造上有一定難度,變化較少,故多以「西裝頭」為主,是當時時尚的象徵。

新式自動理髮椅,側邊(圖左突出椅身處)有一個像船舵的轉盤,可用以控制椅子傾斜角度,方便修容剃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新式自動理髮椅,側邊(圖左突出椅身處)有一個像船舵的轉盤,可用以控制椅子傾斜角度,方便修容剃鬍。©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至於,台灣早期理髮師口中所說「電頭鬃」(tiān-thâu-tsang)的燙髮技術,最早可追溯至30年代。而許多男性長輩熟悉的電棒燙,據南投縣男子理髮商業同業公會前理事長李平原回憶,大約興起於國民政府來台後,是當時台灣流行的電燙方式;當年他還特地請廠商來教學,邀集同業一起來學習。

不過,同一時期還保有用木炭為燃料,將大火鉗燒熱後,再捲頭髮的古早味燙髮方式, 施行時需要特別小心,以免不慎燒焦頭髮。樹德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助理教授陳冠伶指出,一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此種不需用電和化學藥劑的燙髮。

黃金田所繪《彼當時的燙髮》。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用木炭燒熱的火鉗燙髮的方式,既不用電也不用化學藥劑,燙髮時那股濃濃的燒焦味,是許多老一輩人難忘的回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黃金田所繪《彼當時的燙髮》。直到60年代,還盛行著用木炭燒熱的火鉗燙髮的方式,既不用電也不用化學藥劑,燙髮時那股濃濃的燒焦味,是許多老一輩人難忘的回憶。©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美髮場所男女有別  業務涇渭分明

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林美容回憶,小時候家裡都會有一把剃刀,女孩子跟小男生的頭髮都由媽媽自己理,男士則到傳統理髮廳的「剃頭店」(thì-thâu-tiàm)去打理門面,而且這些理髮廳多半開在戲院對面,除了因為人潮眾多,另一個原因是當時的戲院多為男女約會場所,整理好儀容後,可以接著約會。

李平原也補充,早年曾有女性顧客想要光顧,被他委婉拒絕,因為當時傳統理髮廳與女子美容院,業務是涇渭分明的,「傳統理髮廳是專為男士服務。」

日治時期引入新式理髮方式與設備,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圖為當時設於台南的「石原理髮館」。©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引入新式理髮方式與設備,也提供修面與剃鬍子等附加服務。圖為當時設於台南的「石原理髮館」。©國立臺灣圖書館

對髮型的想像來自偶像明星

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怡帆表示,「依個人的臉型特色、髮質特性、生活習慣、個性和職業形象需求等條件,量身打造的髮型設計概念 ,在80年代才慢慢進入台灣。」在此之前,人們對髮型的想像,大部分是模仿受歡迎的電影或電視明星,尤以50、60年代為盛,形成滿街幾乎都是單一髮型樣式的流行現象。

例如主演電影《茉莉花》獲得第17屆金馬獎影帝王冠雄所掀起的「オールバック」(All Back,即「往後梳」的油頭)造型,年輕人爭相模仿,許多男士理髮廳都會張貼王冠雄的海報以吸引顧客上門。 另外,來自西方文化「貓王」的飛機頭也頗受歡迎。李平原回憶,日本演員石原裕次郎的髮型也曾風靡一時,俗稱「石原頭」,而女性流行的髮型則有赫本頭、法拉頭等。

人們對髮型的想像,由上一代模仿電影與電視明星的單一流行典範,到現在可量身打造的個人風格展現,見證了世代美學的演進;而在大街小巷仍然屹立著的傳統男子理髮廳與女子美容院,則如同一條時空隧道,帶領我們回味上一代的青春與時尚。

日治時期出現各式各樣的美髮材料 ,髮油除了塑型效果,還具有護髮、養護頭皮的功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出現各式各樣的美髮材料 ,髮油除了塑型效果,還具有護髮、養護頭皮的功效。©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參考資料

1.樹德科技大學流行設計系助理教授陳冠伶訪談
2.慈濟大學宗教與人文研究所教授林美容訪談
3.南投縣男子理髮商業同業公會前理事長李平原訪談
4.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陳怡帆訪談
5.陳怡帆(2008),《個人風格的追尋(身體的風格化歷程)—以美髮行為討論日常生活美學實踐》,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6.杜勝男(2014),《工具理性下臺灣理髮業的變遷》,國立臺南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

查詢吉日吉時?農民曆告訴你!

2018-01

查詢吉日吉時?農民曆告訴你!

舉凡嫁娶、搬家、安床,甚至理髮等人生大小事,不少人習慣先看一下《農民曆》,挑選吉日行事,希望帶來好運。流傳民間悠久的《農民曆》(或稱黃曆)可說是最多人使用參考的生活百科,如今手機App也被開發應用,增加不少便利性,唯一不變的是滿足從古至今人們用以安心行事的心靈寄託。

文|李偉麟  

你看過、用過《農民曆》嗎?不論來源是寺廟、中藥行或親友贈送,打開《農民曆》,除了每日宜忌、吉時、財神方位等,還有十二生肖運勢、安太歲的提醒、嬰兒及公司行號命名筆畫吉凶參考等,甚至還附捷運路網圖、星座等資訊,對照過去封底常見繪製有「食物相剋中毒圖解」及在第一頁出現的「春牛圖」,從《農民曆》的轉變,也能看見隨時代演進,民眾生活習慣改變的軌跡。

(左)日治時期,曾對台灣的《農民曆》做出變革,加入格利里的太陽曆曆法,以及潮汐時刻、節氣所產蔬果等現代化的用法,所發行的《臺灣民曆》刊行逾三十年。(中、右)不少公司行號、農會、鄉鎮公所等機構與單位自行印製《農民曆》,免費贈送民眾。©陳志昌

(左)日治時期,曾對台灣的《農民曆》做出變革,加入格利里的太陽曆曆法,以及潮汐時刻、節氣所產蔬果等現代化的用法,所發行的《臺灣民曆》刊行逾三十年。(中、右)不少公司行號、農會、鄉鎮公所等機構與單位自行印製《農民曆》,免費贈送民眾。©陳志昌

春牛圖   古代用圖畫說明的天氣預測

現在我們拿到的《農民曆》,第一頁有一欄「春牛/芒神服色」的文字敘述,在過去是以圖繪呈現,稱為「春牛圖」,是古代的一種天氣預測,讓農民能夠透過圖繪了解一整年的雨水預測,以及該年所屬的天干地支。

圖中有一頭牛和一位牽牛的人(芒神),芒神相傳是耕作之神。例如,芒神站在牛前,代表立春在大年初一的前5日;如果芒神站在牛後則是後5日,還有,芒神光著雙腳,表示來年的雨水多;若是雙腳穿鞋,代表雨水少;捲起褲管,則有水災。

「春牛圖」以圖解方式表達對天氣的預測,圖中的芒神有無穿鞋,代表對雨水量的看法。 ©陳志昌

「春牛圖」以圖解方式表達對天氣的預測,圖中的芒神有無穿鞋,代表對雨水量的看法。 ©陳志昌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  缺乏現代醫學根據

小時候,阿公、阿嬤常叮嚀,柿子和螃蟹不能夠一起吃、吃生魚片不能夠喝牛奶,否則會中毒等說法,這些食禁說法,有部分來自早年《農民曆》刊載的「食物相剋中毒圖解」。

研究台灣民間食禁文化與《農民曆》的陳志昌指出,由於缺乏現代醫學的深究與考證,這類圖解並不具有醫學參考價值。不過,若以現代醫學的理論來解讀,柿子中的單寧酸,與螃蟹的蛋白質相遇,容易造成消化不良,而其他食禁,有些則是造成過敏等身體的不良反應。這類圖解可視為早期醫學不發達,透過案例累積,用簡單明瞭的方式,減少民眾因食物影響健康的提醒方式。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的說法,雖然未經現代醫學的考證,卻是上一個世代的共同記憶。 ©陳志昌

「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的說法,雖然未經現代醫學的考證,卻是上一個世代的共同記憶。 ©陳志昌

你安太歲了嗎?  「太歲」原意是星辰方位

每年拿到《農民曆》,許多人會先關心自己所屬的生肖是否需要「安太歲」。國際道家學術基金會執行長林俊寬指出,原本「太歲」指的是星辰的方位,與生肖的關係並不大,現在流傳的「安太歲」說法,其實是一種延伸的用法,不過對人心也能夠發揮安定的作用。

每年《農民曆》的內容,多由民間印刷業者主導,向撰寫「通書」的人士購買內容,再加入生活常識等編製而成,但通書作者各有不同門派與傳承,故有不同見解。所謂通書,指的是「曆書」,早期民間流通的《擇日通書便覽》,為求淺顯易懂,編撰來源多綜合清初的《時憲書》、明代流傳的《鰲頭通書》,以及由清乾隆皇帝欽定的《協紀辨方書》等。《農民曆》採用的曆法是經過代代演變而來,直到清朝才底定了現代農民曆的樣貌;到了日治時期,加入了格利里曆(Gregorian Calendar),也就是西方太陽曆的用法,一直沿用至今。

《農民曆》累積了上千年的天文、曆法與生活智慧,是電腦發明之前的生活大數據,也是農業時代重要的耕種指引,雖是昔日生活的指導工具,然而對許多現代人而言,依舊在生活中發揮著指引與安定的力量。

參考資料

1.國際道家學術基金會執行長林俊寬訪談。
2.林俊寬(1994),《風水·景觀·藝術與科學-萬年用擇日寶典》,匯澤印刷。
3.林俊寬(2014),《風水知識集成》,榮晟印刷。
4.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候選人、臺北醫學大學護理系學士陳志昌訪談。
5.陳志昌(2008),《台灣民間食禁文化之研究——以「食物相剋中毒圖解」為討論中心》,國立臺南大學臺灣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6.白漢忠編著(2006),《黃曆101問》,好讀出版。
7.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研究所博士沈明謙訪談。

有光就可以說故事!戲說皮影戲

2017-12

有光就可以說故事!

戲說皮影戲

長方形的戲台上,電燈泡發出的黃色燈光下,演師操作手中的兩支木桿,影偶就由站姿變坐姿,或是飛躍彈跳,再加上後場樂師的弦曲鑼鼓聲,台下的觀眾便跟著進入戲中情境了,這就是皮影戲的魅力。

文|李偉麟

剛吃過晚飯,人們紛紛走向廟前廣場,陸陸續續來到戲棚前。主演、助演與樂師各就各位。豐年,或是家境殷實的人家,遇有節慶,常常會請來歌仔戲團與皮影戲團同時演出,戲團之間「打對臺」的競爭氣氛瀰漫在空氣中,就看誰演得精采,觀眾就往哪個戲棚移動。

 

皮影戲曾風靡大街小巷,圖為1955年3月17日,東華皮影戲團在彰化水尾新港戲院演出盛況。©東華皮影戲團

皮影戲曾風靡大街小巷,圖為1955年3月17日,東華皮影戲團在彰化水尾新港戲院演出盛況。©東華皮影戲團

台灣皮影戲團集中南台灣
舊時高雄彌陀地區有「皮戲窟」之稱

台灣的皮影戲源於中國大陸,藉由移民散播於南台灣。由於文獻所記載的戲團,大都在高屏地區,尤以舊時的高雄彌陀地區(包括現今的彌陀、茄萣到援中港一帶,以及永安與梓官)為盛,被稱為「皮戲窟」。台南市中西區的普濟殿於清嘉慶24年(1819年)所立的石碑文字有2條禁令,其一為禁演皮影戲:「大殿前埕,理宜潔靜,毋許穢積以及演唱影戲⋯⋯」,印證了皮影戲在台灣生根的歷史。

傳統皮影戲偶為黑、紅、綠3色,經描稿、雕刻、壓平、染色、裝桿等繁複工序,供演師做出合乎人體工學的動作。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傳統皮影戲偶為黑、紅、綠3色,經描稿、雕刻、壓平、染色、裝桿等繁複工序,供演師做出合乎人體工學的動作。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寺廟做公戲 培養出「百年戲約」

皮影戲多為民俗節慶的酬神演出,常在鄉里間廟宇搭臺演出,由於劇種特殊、劇場結構簡單、演員數較少、戲金較便宜等因素,常常成為請戲主青睞的對象。由寺廟爐主出面邀請戲班演戲的稱為「公戲」,不少戲團因此與廟方培養出長年情誼,凡是廟會做戲,一定找該戲團來演,有如「百年戲約」。

私戲則由個人邀請,如還願、祝壽、新居落成,還曾有人請皮影戲班演出當做賀禮。較特別的是,由於南台灣沿海地區遍布魚塭,富有的魚塭主人,有在每年農曆11月16日「謝塭尾」的習俗,請來皮影戲團演出,酬謝十方諸神保佑魚塭養殖順利。

皮影戲演出除了怕下雨外,開演前,也怕白幕被小孩用石塊打破或穿孔。此外,由於皮影戲戲台構造簡單,只需圍三面,影偶、劇本很容易被觀眾摸進戲台偷走,這些都是讓戲班苦惱的狀況。演出時通常一次演兩場,演到半夜,有時回響熱烈,得演到天亮才散戲。

傳統皮影戲的劇本都是手寫。圖為東華皮影戲團第五代團主張德成閱讀上一代留下來的劇本。 ©東華皮影戲團

傳統皮影戲的劇本都是手寫。圖為東華皮影戲團第五代團主張德成閱讀上一代留下來的劇本。 ©東華皮影戲團

突破傳統側面造型
正面皮偶展現台灣創意

在台灣和中國大陸潮州的民間還會稱皮影戲為「皮猴戲」,可能是來自影偶造型確有幾分與猴神似的味道。由於必須貼著影窗操偶,因此影偶為「側面」,也就是所謂的「五分相」。學者石光生指出,高雄大社鄉的東華皮影戲團曾突破傳統,發展出「六分相」以上甚至「正面」的皮偶,是台灣皮影戲的創意。

製作出超越側面「五分相」,趨近正面的影偶,是台灣東華皮影戲團獨有的創意。圖為「六分相」影偶。©東華皮影戲團

製作出超越側面「五分相」,趨近正面的影偶,是台灣東華皮影戲團獨有的創意。圖為「六分相」影偶。©東華皮影戲團

戰後皮影戲曾出現進入商業劇場演出的黃金期,甚至成為勞軍的節目,還在上世紀70年代赴美巡演,造成轟動;但仍不敵電視崛起等大眾消費娛樂方式的改變,皮影戲逐漸退出商業劇場。雖然皮影戲棚下萬頭攢動的景況已不多見,然而在影窗上栩栩如生的皮偶,仍然向我們述說著代代相傳的故事,只要有光,就不會消失。

參考資料

1.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劇藝發展組科長楊雅雯訪談
2.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教授石光生訪談
3.石光生(2017),〈臺灣皮影戲的歷史分期〉
4.石光生(1995),《皮影戲:張德成藝師》,教育部發行
5.石光生(1998),《皮影戲藝師:許福能生命史》,高雄縣立文化中心出版
6.林永昌、石光生(2008),《福德皮影劇團發展紀要暨圖錄研究》,高雄縣政府文化局出版
7.郭瑞鎮(2003),《影偶之美:高雄縣皮影戲館典藏目錄》(1),高雄縣政府出版
8.張能傑(2017),〈臺灣皮影戲商業劇場研究—以高雄東華皮影戲團為例〉,《高雄文獻》第7卷第2期,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印行
9.高雄市皮影戲館官方網站:http://kmsp.khcc.gov.tw/

上車剪票格、下車拉鈴繩!記憶中的公車懷舊風景

2017-11

上車剪票格、下車拉鈴繩!記憶中的公車懷舊風景

用App看公車何時到站、悠遊卡付車資……現代人熟悉的搭車模式,很難想像過去搭公車是有「隨車售票員」負責剪票、驗票與補票,甚至報告站名、嗶哨指揮車子的。回憶公共汽車上的時光,了解公車文化演進,也是記憶庶民生活史的重要環節之一。

文|李偉麟

日治時期鼓勵人們搭公車遊覽,例如推出往來台北市、士林、北投、草山之間的循環巴士,方便人們到北投、草山溫泉公共浴場一遊。©國立臺灣圖書館

日治時期鼓勵人們搭公車遊覽,例如推出往來台北市、士林、北投、草山之間的循環巴士,方便人們到北投、草山溫泉公共浴場一遊。©國立臺灣圖書館

發車時刻表。©楊燁

發車時刻表。©楊燁

上車要剪車票、下車要拉鈴,你記憶中的搭公車景象是否有這一段?五、六年級生或許還曾遇過小時候在雨天擁擠而顛簸的公車上,看過有乘客直接用傘勾鈴繩,差點把繩子拉扯下來的窘況;在還沒有捷運的年代,公共汽車是人們主要的移動方式之一,車上不僅有人生百態,更乘載了無數人的青春回憶。

針對小學生發行記名式車票回數券

台北市是台灣最早出現公車的城市。1913年,由日人高松豐次郎規畫運行台北市區到北投路線,但車資很高,一般人沒有能力利用公車代步。之後,桃園、新竹、台南陸續開辦公車業務,1930年台北市市營巴士開業,而高雄市市營巴士則在1940年開辦。

台北市市營巴士開業時,有9條營業路線,並且發售「回數乘車券」,也發售專供小學生使用的記名式「特別回數券」;1935年增加了回數券的種類,有13回、28回、75回,且此時台北市公車營業路線已大致完整,以城內為中心,呈放射狀運轉,因便利性提高及票價不高,即使是一般大眾也有能力搭乘。

1935年,設立於台北市菊元百貨前的台灣第一個交通號誌,以提高民眾交通安全常識。©國立臺灣圖書館

1935年,設立於台北市菊元百貨前的台灣第一個交通號誌,以提高民眾交通安全常識。©國立臺灣圖書館

「牛頭公車」(圖左)因引擎蓋前伸的造型像牛頭而得名。台北市公車處民營化後的大都會客運,還曾製作「牛頭公車」模型發售。©聯合知識庫\陳明輝攝

「牛頭公車」(圖左)因引擎蓋前伸的造型像牛頭而得名。台北市公車處民營化後的大都會客運,還曾製作「牛頭公車」模型發售。©聯合知識庫\陳明輝攝

票亭什麼都賣 儼然當年便利超商

公車的造型與硬體設施變化,也在許多人心中留下難忘的回憶。例如日治時期到戰後的「牛頭公車」,因引擎蓋前伸的造型像牛頭而得名,曾經使用過福特、雪弗蘭、豐田、日野、五十鈴等品牌,其面對面擺設的座椅則被稱作「相親式座椅」,是不少老一輩人的青澀回憶。

台北市公車在1977年實施聯營前,由各家公車業者自行發售車票,1950年陸續設立的公車票亭,除了方便人們購買車票,也販售報紙、飲料、底片、便當及雨傘等商品,可說是那個年代的「便利商店」。

至於剪票制度則在1994年廢除後,改成投現,從此搭車不再購票,公車變成駕駛員一人服務車,不再有隨車人員,公車票亭也在2002年全面拆除後走入歷史,象徵著上世紀的公車文化,隨著捷運悠遊卡的發行、軌道交通興起等趨勢變化,駛向了新的里程碑。

乘客上車持車票給車掌一格一格剪票,是昔日難忘的回憶。圖為學生定期車票及剪票夾。©鄭序華

乘客上車持車票給車掌一格一格剪票,是昔日難忘的回憶。圖為學生定期車票及剪票夾。©鄭序華

參考資料

1.大都會客運調管課專員彭啟華訪談
2.台灣巴士文化協會發起人之一鄭序華訪談
3.懷舊文史達人張哲生訪談
4.沈方茹(2003),《台北市公共巴士之發展(1912-1945年)》,國立中央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5.《幸福巴士:發現秘境體驗共乘美好時光》(2014),交通部公路總局出版
6.蔡蕙頻(2013),《好美麗株式會社:趣談日治時代粉領族》,貓頭鷹出版
7.楊啟正(2017),《臺灣市街電車夢》,玉山社出版
8.卞鳳奎(2011),《臺北市大安區志》,臺北市大安區公所出版
9.台北市市議員林晉章官方網站(http://www.ilovetaipei.com.tw/in-the-news/jiu-shi-yi-nian-du/jiaotongranggongchepiaotingzhendewanquanbuliuhe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