彰化

Changhua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2019-03

來高鐵「問事」!從「心」出發寫下專屬自己的旅程故事

文|陳怡如・圖|台灣高鐵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只要在高鐵站內特定地點對準掃描點一掃,眼前立刻出現一個精緻逼真的虛擬場景。

屏氣凝神,在腦中默想內心疑問,接著打開手機,對準掃描點,一個精緻細膩的虛擬場景隨即躍然眼前。伴隨著飽滿聲效,出現在半空中的飄浮字句,即是指引人生疑問的線索指南。

這個由場景、物件、文字和聲音交織而成的綺麗世界,既是一個擁有上億種組合的籤詩寓言,也是一個隨時都能展開互動的微型劇場。這是「台灣高鐵藝術元年」第二階段作品《處處—— 台灣高鐵ARt》,由台灣高鐵公司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攜手,邀請莎妹劇團導演王嘉明與豪華朗機工藝術家林昆穎,合力打造App互動藝術創作。

《處處》突破以往藝術「限時、限地」的觀賞形式,運用AR技術,透過手機媒介,在全台12處高鐵站內、車廂內和車票背面放置上百個掃描點,打造一個隨身攜帶、直指內心的掌中虛擬劇場,讓旅客隨時都能對人生一問。

仔細看場景,全都是你我熟悉的日常景象,像是高掛大紅燈籠的廟宇、招牌滿溢的街景、有著嘈雜聲響的工地等。隨機出現的物件,也承載著不同的記憶象徵,好比藍白拖、辦桌的大紅桌和古早木製長板凳,都能觸發一種情境,開啟一段劇情與想像。

「這和以往現場表演的作品很不一樣,我想讓大家說自己的故事。」王嘉明說,這也是《處處》有意思的地方,邀請觀賞者一同參與完成一場藝術體驗。「高鐵站是車站也是劇院、高鐵票是車票也是戲票,票的正面帶領你去目的地,票的背面則是通往跟自己內心對話的介面。」林昆穎說。

這種「共創」不僅呼應台灣高鐵藝術元年傳遞與藝術「不期而遇」的精神,更著重如何讓藝術「擴散」和「滲透」到生活中。無論移動或停駐,《處處》所創造的藝術景象隨時能上演,寫下專屬於旅客自己的生命故事。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處處》內的場景,全都來自日常生活,轉動掃描的高鐵票,還可看到360度立體場景中的細節設計。

欣賞《處處》

 

肉飄香 飯彈牙 焢肉飯

2019-03

美食地圖

肉飄香 飯彈牙 焢肉飯

文|焦桐

彰化到處可見「爌肉飯」招牌,是彰化人尋常的吃食。不過「爌」字在這裡有誤,應作「焢」肉飯才正確。

一般是將五花肉切大塊,用醬油、酒,加入冰糖、蒜頭、蔥及香料,煮滾後放入肉塊,以小火滷煮至熟透。滷煮之前,有人會增加炸或煎的工序,以求肉質的彈性。也有商家捨冰糖,而以甘蔗取代,如台中市「陳明統爌肉飯」、埔里「阿鴻爌肉飯」,追求輕淡的甜味中帶出含蓄的蔗香。

香料是各店家的不傳之祕,有人愛添加八角,我以為不妥,蓋八角味道甚強,恐遮蔽了純粹的肉香。焢肉飯和滷肉飯相同的是表現肉香和油香結合飯香,不過前者還給出大塊吃肉的痛快感。焢肉飯要好吃,在於焢肉與飯的搭配演出,肉要滷得美,飯要煮得漂亮,兩者快樂地結合。

豬肉多選用五花,也可以是後腿肉或腱子肉,關鍵是要滷得恰如其分,不可太爛,亦不可顯柴,不能死鹹,也不能偏甜。至於米,不論池上米或濁水米,要緊的是嚴格控制水分,才能煮出剔透而彈牙的飯粒。除了肉和飯,常見的配菜有蘿蔔乾、筍絲、醃黃瓜、梅干菜、炒高麗菜等等。

這是一種會令人心跳加速的食物。很羨慕彰化人生活中有焢肉飯,此地飲食以小吃為大宗,街頭閒晃,好像三步一肉圓、五步一焢肉飯,好像連八卦山大佛也愛吃焢肉飯,美味的攤商多不勝數,諸如「阿章爌肉飯」、「阿泉爌肉飯」、「魚市場爌肉飯」、「夜市爌肉飯」⋯⋯台灣各地皆有焢肉飯,只有彰化、台中的焢肉上會貫插著一根竹籤,像美味的符碼;也具有實用功能,令久滷的豬肉不致失形。

焢肉飯是一種會令人心跳加快的食物。©林韋言

焢肉飯是一種會令人心跳加快的食物。©林韋言

©何經泰

©何經泰

作者Profile
焦桐
1956年生於高雄市,「二魚文化」公司、《飲食》雜誌創辦人,現為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已出版著作包括《味道福爾摩莎》、《蔬果歲時記》等等三十餘種,編有各種主題文選五十餘種,人稱「飲食文學教父」。


阿公阿嬤的夜生活怎麼玩?搭火車泡溫泉、海水浴場大口吃冰、享受音樂、親子同遊超優閒

2019-03

阿公阿嬤的夜生活怎麼玩?搭火車泡溫泉、海水浴場大口吃冰、享受音樂、親子同遊超優閒

回溯百年前的台灣,入夜後的休閒活動並不多,因此,多在夏季夜晚舉辦的「納涼會」,因會場中不僅有別開生面的餘興活動和飲食文化 ,還搭配廉賣會販售各式商品,為當時的人們創造了專屬於夏天的回憶。

文|李偉麟

現代人早已習慣24小時生活型態,但早年夜生活可沒那麼豐富多采。北投溫泉博物館在2017年曾以「北投納涼祭」為名,設計了夜間限定的大型活動,館長鍾兆佳表示,構想正是來自日治時期在夏季盛行的「納涼會」。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也曾聽聞在地耆老小時候跟著大人參加納涼會的趣事。

「納涼會」是日治時期興起的休閒活動之一,「納涼」(のうりょう)意指乘涼。根據碩士論文《日治時期臺灣的納涼會-以《臺灣日日新報》為主之探討(1902~1940)》作者陳毓婷的研究,它原是日本夏季庶民休閒活動之一,隨日人引進台灣,且在臺灣總督府推動之下,成為當時很受歡迎的夏日休閒活動。

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生動活潑的插畫搭配北投公共浴場照片,右下角還蓋有紀念戳章。©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生動活潑的插畫搭配北投公共浴場照片,右下角還蓋有紀念戳章。©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開往夏夜的納涼列車  廣受民眾喜愛

納涼會舉辦的時間點大多集中在夏季7~8月間的夜晚,有各式活動,其中由鐵道部所主辦的「納涼列車」,不僅接送民眾前往活動地點,旅程中也安排各種餘興節目,更是廣受民眾喜愛。

北投因溫泉之故,本就是日人喜愛的休閒勝地,也因此成為納涼列車的主要舉辦地,以1906年8月所舉辦的一場活動為例,往返車票為20錢,持車票可於北投各旅館隨意休憩,進入休憩室不用錢,餐點多享有折扣,火車上也有菜單給乘客參考。 除了車資打折,還與當地業者配合,提供冰、水果等美食來吸引民眾,甚至還有布袋戲做為餘興節目等。

這張刊載於1913年8月9日《臺灣日日新報》上的「臺北大納涼會會場設備略圖」,標註的範圍正是現今的新北投公園一帶。©國立臺灣圖書館

這張刊載於1913年8月9日《臺灣日日新報》上的「臺北大納涼會會場設備略圖」,標註的範圍正是現今的新北投公園一帶。©國立臺灣圖書館

1913年8月11日於《臺灣日日新報》刊載,在北投舉辦的「臺北大納涼會」,參加人數相當踴躍,照片記錄了當時停車場前人潮的景況。©國立臺灣圖書館

1913年8月11日於《臺灣日日新報》刊載,在北投舉辦的「臺北大納涼會」,參加人數相當踴躍,照片記錄了當時停車場前人潮的景況。©國立臺灣圖書館

納涼舟遊會  海上下錨  在船中烹飪

除了溫泉地,水邊也是納涼會熱門的舉辦場所,淡水、基隆、宜蘭外澳等地的海水浴場,也都曾留下納涼會的蹤跡。基隆就曾有一場產業視察會談兼納涼舟遊會,與會人員搭乘納涼船,利用基隆市役所小汽船引導至大沙灣海水浴場前下錨,並委託餐廳業者高砂樓在船上料理,高規格的享受,至今仍相當少見。

納涼會另一個重頭戲就是包羅萬象的餘興活動,內容和形式也極富變化,像是包括吟誦詩詞的藝文、電影(當時稱「活動寫真」)類,以及五子棋(日文稱為「聯珠」)、圍棋等棋藝活動,甚至與相撲、撞球和自行車騎乘結合,呈現運動風格的納涼會,各個特色鮮明。

從休閒轉為商販形式  刺激民間買氣

然1920年後日本經濟景況不佳,台灣連帶受到影響,原本以休閒為主的納涼會,逐漸轉型為兼有商業販售行為的「廉賣納涼會」。第一場以廉賣為名的納涼會出現在1923年的台南,目的在振興市況,盛況驚人,一天就有上萬人參與,使得商家希望每年都能舉辦2至3回。當時,無論台中、新竹、高雄等大都市,或深入城鎮如宜蘭、南投、斗六,甚至離島馬公都有廉賣納涼會的蹤跡。台中的廉賣納涼會甚至取名「納涼市」,生動地傳達以納涼會結合市場買賣之意。

對擁有各種夜間休閒可供選擇的現代人來說,日治時期的納涼會或許一點也不稀奇,但對當時相對淳樸的台灣社會,的確打開了對於「消暑」的更多想像──夏夜不只是乘涼,還可以設計一些餘興活動,更添樂趣。

同樣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表示,北投會辦納涼會,另一個原因也是要促銷溫泉;夏天等於北投度小月。©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同樣出自「於北投 臺北大納涼會紀念繪葉書」。北投文史工作者楊燁表示,北投會辦納涼會,另一個原因也是要促銷溫泉;夏天等於北投度小月。©虹燁文史工作室楊燁

參考資料:

1.北投溫泉博物館館長鍾兆佳訪談
2.虹燁文史工作室負責人楊燁訪談
3.陳毓婷(2011),《日治時期臺灣的納涼會-以《臺灣日日新報》為主之探討(1902~1940)》,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碩士班論文

台中站|泉焢肉飯(阿泉爌肉飯)

2019-03

美食地圖

文|焦桐.攝影|王士豪

Taichung 台中站
泉焢肉飯(阿泉爌肉飯)

我曾在彰化「阿泉爌肉飯」對面的小旅館住過兩天,清晨披衣外出,驚聞「阿泉」的焢肉在街頭飄香,忽然叫飢腸怒吼。那塊半圓形的豬肉久滷後顯得柔嫩,被煮得晶瑩潔白的米飯襯托,顯現出一種忍不住的激情。一口肉,一口飯,一口蘿蔔乾,很快就吃完了兩人份。

店內除了焢肉飯,另有麵、米粉,以及滷蛋、香腸等小菜,還有骨仔肉湯、魷魚湯、蚵仔湯、脆腸湯,和蝦、肉丸湯,湯品皆用大骨熬煮,未添加人工甘味劑。如今回想,那旅館雖則簡陋,可對面有如此迷人的焢肉飯,這小旅館依然是值得打尖的所在。

彰化到處是焢肉飯,一般多中午才營業,而且似乎愈晚愈熱鬧;我總覺得「阿泉」清晨就供應焢肉飯,頗有社會責任感,值得吾人表揚。

©王士豪

©王士豪

地址:彰化縣彰化市成功路216號  
營業時間:7:00~13:30 
店休:依店家公告


台中站|阿章爌肉飯

2019-03

 

美食地圖

文|焦桐.攝影|王士豪

Taichung 台中站
阿章爌肉飯

好吃的焢肉飯在飯與肉的快樂結合。彰化縣政府旁「阿章爌肉飯」亦我所迷戀,由於位處十字路口,當地人習慣稱它青紅燈下的焢肉飯。豬肉滷得那麼好,滷豬腳之美自然不在話下,攤前大排長龍也就很正常。為了那塊肉、為了那隻腳在寒風中守候,似乎是深情者起碼的表現。

阿章的湯品頗多,諸如酸菜鴨、腦髓、金針肉絲、扁魚白菜,尤以排骨湯最多,像苦瓜排骨、芋頭排骨、蛤仔排骨、四物排骨,豐富了吃焢肉飯的變化。的確好吃,遺憾阿章供應的是晚餐和宵夜,實在不適合我這款肥仔。

©王士豪

©王士豪

地址:彰化縣彰化市南郭路一段6號
營業時間:17:00~1:30
店休:週二

超美肌、瞳孔放大片……請問您那位? 1965年的身分證大頭照規定,只有16個字!

2019-02

超美肌、瞳孔放大片……請問您那位? 1965年的身分證大頭照規定,只有16個字!

凡年滿14歲的中華民國國民應有一張印有條碼、雙面護貝的紙質身分證。然而,日治時期使用的卻是木製、手寫的「身分牌」,而且並非人人都有。從木牌到晶片,身分證的與時俱進,見證著社會變遷的腳步,留下各年代獨特的生活印記。

文|李偉麟

從選舉投票到辦理銀行開戶,身分證一直是國民重要證件,也是人們享權利、盡義務的辨識憑據。台灣開始有現代化的戶口調查與戶籍法規,始自1896年。當時正式的戶籍法定文件是「戶口調查簿」,至於木製身分牌,供外出時攜帶辨識身分用,跟現今的身分證在功能上有很大的不同。

日治時期身分識別  「戶」比個人重要

在日治時期與戰後初期,比個人身分證明更重要的單位是「戶」。日治時期還為每一戶製作戶長木牌,掛在每一戶的家中,作用有如門牌。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主任林豪爵說,當時以「同居同炊」做為清查戶口的依據,因為社會結構以大家族為主,住的幾乎都是三合院,台語「食仝一口灶」(tsia̍h kâng tsi̍t kháu-tsàu),就是形容在農業社會,住在一起共食廚房以灶烹煮的食物,視為同一戶的一家人。

日治時期的木製身分牌正面記載姓名、出生日期及住所,或記錄戶主姓名、持有人與戶主的關係;背面則載明血型及核發的官署。©臺中市梧棲區頂寮里里長鐘金水提供

日治時期的木製身分牌正面記載姓名、出生日期及住所,或記錄戶主姓名、持有人與戶主的關係;背面則載明血型及核發的官署。©臺中市梧棲區頂寮里里長鐘金水提供

靠大頭照驗明正身  早年僅16字規定

現行的身分證樣式源自1946年國民政府依據《國民身分證實施暨公務員首先領發辦法》頒發的「首發版」, 只發給中央及省級公務員;接著在全面清查戶口後,於1947年普發國民身分證,之後歷經1954年、1965年、1975年、1986年及2005年等共計5次的全面換發,現在是第六代身分證的時代。

無論哪一代身分證,都有貼大頭照的欄位,但是現行版對於照片規格和尺寸的要求,共有密密麻麻的19項;相形之下,以1965年的規定為例,只有「本人最近脫帽正面半身薄光面紙相片」這16個字的限制。林豪爵說,早年社會沒有醫學美容的風氣,更遑論農業社會時代不流行化妝,髮型更沒有現在這麼多元,紋眉或割雙眼皮並不常見;但醫學美容、化妝、髮型變化等如今已很常見,容貌的辨識難度提高,因此對於大頭照的要求相對增加。

身分證字號學問  早年要登錄指紋

在首發版和第一代身分證上,還有已被取消的「指紋符號」欄,共有左、右手各5指共10個小空格,用「○」、「△」或「Ⅴ」的符號來記錄。若指頭的紋路類似同心圓的「斗」狀紋,就用筆劃記「○」,如果是有如畚箕紋路狀的「箕」狀紋,就用「△」或「Ⅴ」。不過由於戰亂,登錄指紋並未確實執行。

現今的首字英文字母、接著數字的身分證字號編碼格式,始自1965年。26個英文字母,恰好對應26個直轄市、縣、市,第一個數字代表性別,1為男性,2為女性。隨著時代的演進,同樣的英文字母,代表的意義也有所不同,1970年以前出生者,載明的是戶籍地,1971年以後出生者,則代表申報戶口時的戶政事務所所在縣市。

早年身分證的指紋符號欄。若指頭的紋路類似同心圓的「斗」狀紋,就用「○」來記錄,如果是有如畚箕紋路狀的「箕」狀紋,就用「△」或「Ⅴ」來記錄。©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早年身分證的指紋符號欄。若指頭的紋路類似同心圓的「斗」狀紋,就用「○」來記錄,如果是有如畚箕紋路狀的「箕」狀紋,就用「△」或「Ⅴ」來記錄。©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資料欄逐年簡化  防偽設計漸趨複雜

透過今昔對照,前後5次全面換發身分證,資料欄位都比前一代更簡化,且在1997年戶役政資訊電腦化後,由手寫改為電腦字體,戶政人員的字跡工整度與小字書寫功力,不再因此受考驗。然而,有一項功能卻漸趨複雜,那就是「防偽」。最早的防偽措施是加軋在照片左下方的雞眼釘,出現在1954年換發的第二代身分證。歷經一甲子後的今天,身分證的防偽設計高達21種,例如折光變色油墨、透明視覺變化裝置等,這應該是早年的人們難以想像的。

隨著全球邁入數位化與AI人工智慧時代,台灣的第七代身分證即將改版問世,紙本身分證預計將以晶片卡替代,未來會整合更多資訊及功能,所以現在皮夾裡的身分證也將成為另一個令人懷念的歷史文物了。

 

隨著1997 年戶役政資訊電腦化,手寫身分證已不復見。©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

隨著1997 年戶役政資訊電腦化,手寫身分證已不復見。©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

1954年起,第二代身分證使用雞眼釘,以達防偽目的。 ©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

1954年起,第二代身分證使用雞眼釘,以達防偽目的。 ©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

參考資料:

1.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主任林豪爵、課長吳芳珍訪談。
2.《鐫刻歲月-檔案文物話戶政》,臺中市豐原區戶政事務所編印,2018.12出版。

高鐵通車滿12年了,一切的起點看這裡!

2019-01

高鐵通車滿12年了,一切的起點看這裡!

台灣高鐵通車滿12年,這些年來不少旅客記憶中,都少不了它的身影。這條改寫台灣生活的高速鐵路,留下不少文物為歷史見證,來認識它們背後的故事。

文|陳怡如・圖片|王瑞琳、許家華

2007年1月5日,第一班700T高速鐵路列車從板橋站駛出至今,台灣高鐵已陪伴旅客12個年頭,早已是台灣西部不可或缺的大眾交通服務。台灣高鐵探索館保存台灣高鐵從籌備興建至今的文物與資料,看著這些展品,彷彿也跟著見證台灣高鐵從無到有的歷史瞬間。

台灣高鐵公司與交通部簽約時所使用的鋼筆組與合約副本,可說今天所有一切都從此開始。

台灣高鐵公司與交通部簽約時所使用的鋼筆組與合約副本,可說今天所有一切都從此開始。

1998年7月23日,台灣高鐵公司與交通部簽下「台灣南北高速鐵路興建營運合約」及「台灣南北高速鐵路站區開發合約」。1999年3月26日,於現今高雄燕巢總機廠處舉行動土典禮,台灣第一條高速鐵路開始邁入建設期。

在台灣高鐵探索館,可以看到簽約用的鋼筆與墨水組、兩本合約的副本;一旁則豎著動工典禮裡的一把鏟子與當時的土。簡單的展示和說明,表彰的是所有為實現台灣第一條高速鐵路而盡心盡力的團隊成員,以及那段艱辛美好的日子。

經過時光隧道,再轉個彎便來到2007年1月5日通車日的展示牆。這天不僅是高鐵通車,更是象徵台灣高鐵從建設期轉入營運期的里程碑。中央銀行和中華郵政也為此發行了紀念銀幣與紀念郵票,讓有興趣的旅客與相關蒐藏迷收藏。

而最重要的車票則是安靜躺在庫房的無酸環境儲藏抽屜裡,橘色底車票上淡淡印著700T列車頭,這是通車當日發售的通車紀念車票。為何只有空白的票面?台灣高鐵探索館館長吳易翰笑回,因為當日旅客都很珍惜手上的紀念車票,捨不得割愛。

台灣高鐵通車時所限量推出的紀念品,你有蒐集到哪些?

台灣高鐵通車時所限量推出的紀念品,你有蒐集到哪些?

吳館長說明,台灣高鐵公司會因應不同場合製作專屬紀念品,例如動工典禮時的貴賓都收到一只印有初代高鐵企業商標的紀念錶,還有不少是連館方都只收藏到一套的夢幻紀念品,因此都先保存在庫房,等待未來換展時再展出。

在通車紀念日的1月,不妨抽空來台灣高鐵探索館回顧了解台灣第一條高速鐵路誕生,看看這條高鐵,如何從無到有、篳路藍縷,成為改變台灣人生活的重要運輸服務。

一「泡」而紅!從紐約紅回台灣的福爾摩沙烏龍

2019-01

一「泡」而紅!從紐約紅回台灣的福爾摩沙烏龍

台灣人愛喝茶,近年來茶葉進口已大於出口;然而在百多年前,台灣茶可是以「Formosa Oolong」(福爾摩沙烏龍)之名揚名歐美。自清末至國民政府來台初期,茶葉一直占據台灣外匯首位,台灣茶香遠飄國際,不僅創造財富,也深深影響台灣社會與經濟發展。

文|李偉麟

時間拉到1869年,地點是北台灣最繁忙的商業港口,淡水港內有兩艘大型帆船正在備貨,準備出發駛往美國。這兩艘船所載的貨物,是以福爾摩沙為名的台灣茶,即將在美國打響名聲,也從此改變台灣產業結構和經濟發展趨勢至今。

在紐約一「泡」而紅  造就外銷榮景

一開始沒人看好台灣茶,更沒想過要以台灣茶進軍海外市場。直到來自英國的約翰.陶德(John Dodd)與廈門的李春生,改變了一切。

陶德曾於1860年來台灣視察,發現北台灣風土很適合茶樹生長及發展製茶產業的潛力,便在1864年再度來台,之後選在淡水創設寶順洋行,雇用了李春生為買辦。他們自福建安溪引進茶苗找農家種新茶,並延聘福州茶師來台引進精製技術,要證明在台灣也能作好茶。

1869年是關鍵的一年,這兩艘共載運約十三萬公斤烏龍茶葉的帆船,從淡水港浩浩蕩蕩出發,經當時新開通的蘇伊士運河直駛紐約。不久便從紐約傳回捷報,「福爾摩沙烏龍」大受好評,銷售一空。隔年,銷往美國的訂單增加,台灣茶價跟著水漲船高。

其他洋商看此盛況,也紛紛來到淡水、大稻埕開設據點、蓋洋樓,也引來不少華商在此設茶行與茶廠,大稻埕搖身一變為繁盛的茶市,直到日治時期都還是支撐台灣經濟的重要支柱。 時至今日,大稻埕仍有百年歷史的茶行屹立著,為台灣茶的榮景做出了最好的時代見證。

茶外銷的大量需求,使得「揀茶女」職業因應而生。而到了日治時期,據官方統計,在茶季繁忙時,大稻埕每日約有近兩萬名揀茶女在區內工作。©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

茶外銷的大量需求,使得「揀茶女」職業因應而生。而到了日治時期,據官方統計,在茶季繁忙時,大稻埕每日約有近兩萬名揀茶女在區內工作。©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

揀茶女因應而生  亭仔腳即茶水間

興盛的產業,自然帶動了周邊產業發展,也可觀察到當時農村與城鎮間大量人力的流動,可說都是因「茶」而生。

粗製茶在進行精製加工前,必須靠大量的人工將雜枝、壞葉等部分挑除,揀選工作通常以3至4位婦女一組,負責一個大竹笳笠的份量。自農曆2月春茶初產,直到冬至前最後一批冬茶結束,繁忙的大稻埕地區,來來往往滿是辛勤工作於各家茶行間的揀茶女們。茶行的「亭仔腳」(tîng-á-kha,騎樓)就是她們的工作場合,也是重要的社交休閒場所。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曾做過產業統計,當時大稻埕的大小茶行有近兩百間,茶季繁忙時,每日約有近兩萬名的揀茶女在該區內工作。

茶葉外銷需要長時間海運,內層為鉛片的木箱,便成為當時通用的裝箱方式。©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

茶葉外銷需要長時間海運,內層為鉛片的木箱,便成為當時通用的裝箱方式。©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

這是誰家的茶?看茶箱與茶標籤

茶葉外銷得經過長時間海運,裝茶的木箱設計就成了一門學問,必須具備防潮與商標識別的功能。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林孟欣說明,當年茶箱的防潮結構有兩層,外層以杉木板釘成木箱,內層為鉛片,運抵目的地後再由當地茶商分裝。鉛片在當年屬於貴重物資,中法戰爭發生時,影響鉛片供貨,也連帶影響茶葉出口。

茶箱外會再貼上封箱標籤或茶箱紙,特別的是,當時商標觀念剛起步,以英文標示的「Formosa Ooloong」並非指單一品牌,而是台茶統稱。因此,各家洋行便繪製不同圖案為代表,譬如鳳梨、蘋果,甚至同一洋行所出產不同等級的茶,也會有不同的標籤紙做區別。

由於台灣茶商品化之路走得早,從清代末年到日治時期,留下不少為行銷台灣茶而製作的海報、贈品、包裝等琳琅滿目的行銷物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時代的歷史線索,十分趣味。

一杯福爾摩沙茶,飲的不僅是台灣風土精華滋味,體會的更是那些為台灣茶業奉獻的所有先人們的心血。

清末德記洋行外銷台灣茶所使用的茶箱封箱標籤。不同時期的標籤紙還能看出烏龍茶的英文拼字演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清末德記洋行外銷台灣茶所使用的茶箱封箱標籤。不同時期的標籤紙還能看出烏龍茶的英文拼字演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大力推廣台灣烏龍茶與紅茶,留下不少精緻的海報、贈品、包裝等行銷物。©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大力推廣台灣烏龍茶與紅茶,留下不少精緻的海報、贈品、包裝等行銷物。©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林孟欣訪談
2.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臺灣女人」網站:「女性工作/農漁牧業/都會職業婦女的先驅─揀茶女」https://women.nmth.gov.tw/information_88_39869.html
3.陳煥堂、林世煜著,《台灣茶Formosa Oolong Tea》,貓頭鷹出版,2001年
4.薛雅菁,《遇見茶之物—100年前的臺灣之光》,《觀·臺灣》第十二期,2012年1月

高鐵軌道「健康」怎麼顧?就靠這一台車!

2018-12

高鐵軌道「健康」怎麼顧?就靠這一台車!

南北奔馳的高鐵列車,在高速運轉下,與列車直接接觸的軌道首當其衝,可能產生肉眼看不見的損傷瑕疵。透過探傷車的超音波檢測技術,可及早發現鋼軌損傷,以確保軌道安全。

文|陳怡如・圖片提供|台灣高鐵

你有沒有想過,每天承載超過500噸的700T列車高速行駛,還要忍受日曬風吹雨淋的高鐵軌道,是如何探查出其鋼軌內部有無損傷、來確保列車行駛安全?

在軌道預防檢查方面,高鐵有不少專業的檢測設備及儀器,其中這一台「鋼軌超音波探傷車」(簡稱:探傷車),就是定期診斷鋼軌內部狀況的主要設備之一。高鐵軌道檢測課督導龔崇誠說明:「就像人們去看醫生會照超音波一樣的道理,利用超音波檢測技術,以提早發現肉眼看不見的內部傷損,可說是在高鐵線上定期出診的『軌道醫生』之一。」

探傷車構成,除了駕駛艙,後方尚設有獨立的檢測艙,底盤下則設有檢測台車,配置檢測探輪與檢測探頭。

探傷車構成,除了駕駛艙,後方尚設有獨立的檢測艙,底盤下則設有檢測台車,配置檢測探輪與檢測探頭。

為了能全面檢測不露死角,探傷車左右側共配置6顆探輪、30組檢測探頭,可對鋼軌進行不同角度的檢測,讓內部瑕疵無所遁形。探傷車採每月分段巡檢的方式,出巡路線除了主線全線的鋼軌,亦包含了基地與車站側線範圍。顧及列車營運時間,探傷車僅在每日營運結束後的深夜出勤,約需費時4個月才能完成一次高鐵的全線健檢,而每年進行3次以上的全線巡迴健檢,一年下來總長度超過二千公里。

探傷車構成除了駕駛艙,尚設有獨立的檢測艙。每次出勤有5人小組搭配,包含小組負責人、駕駛、適任人員和主、副檢測手。兩位檢測手在檢測艙內,緊盯檢測顯示幕,即時分析與判讀由探頭傳回的鋼軌內部狀況超音波訊號;一旦發現懷疑瑕疵,檢測手即下車確認與記錄瑕疵位置、大小和種類,並通報該軌道負責轄區維修人員跟進複測或由大修人員依維修標準來跟進處置。

透過探傷車的協助,高鐵能早期掌握鋼軌內部損傷發展狀況,去年就發現了25處鋼軌內部的初期瑕疵;透過提早發現、預作防範,避免斷軌或裂軌危機,時時把關乘車安全。

探傷車檢出懷疑瑕疵,檢測手即下車以手持超音波儀器進行瑕疵檢測。

探傷車檢出懷疑瑕疵,檢測手即下車以手持超音波儀器進行瑕疵檢測。

望黑板、思便當!回憶校園午餐時光

2018-12

望黑板、思便當!回憶校園午餐時光

上一整天的課,午休時光是學生們補充能量的重要時刻。隨著生活型態的改變,各世代雖擁有不同的校園午餐經驗,但不變的是曾共有的美味回憶。

文|李偉麟

1957年開始試辦校園營養午餐,直至1964年正式開辦;圖片攝於1963年,可見當時美籍人士觀察學生食用營養午餐情形。©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1957年開始試辦校園營養午餐,直至1964年正式開辦;圖片攝於1963年,可見當時美籍人士觀察學生食用營養午餐情形。©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1964年,桃園縣龜山鄉(今為桃園市龜山區)龍壽國民學校學童們享用營養午餐。©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1964年,桃園縣龜山鄉(今為桃園市龜山區)龍壽國民學校學童們享用營養午餐。©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

早年還沒有營養午餐,若是全天上課,學生們都是午休時回家吃飯,由於當時是農業社會,許多務農的家庭,孩子們甚至要先幫忙家人餵食豬隻,才能夠吃午餐。

第一份校園營養午餐  因美援而誕生

校園營養午餐的誕生,與戰後國民政府接受美國與聯合國援助的時代背景密切相關。1964年10月16日上午,舉辦隆重的「臺灣省供應學童營養午餐開辦典禮」。享用到這份歷史性營養午餐的,是位於桃園縣龜山鄉(今為桃園市龜山區)龍壽國民學校學童們,每人一份,餐盤裡裝著的有饅頭、 牛奶麥粥及什錦蔬菜湯,並以大黑板標示出熱量、蛋白質等營養成分。

那個年代營養午餐的食材,主要是來自美援的脫脂奶粉、小麥、奶油等農產品,在營養午餐供應試辦後,由於學童健康情形改善,1964年與美國簽訂學生營養午餐計畫,免費供應二百多間學校的營養午餐,而牛奶也隨之成為當時不可或缺的菜色。自此,飲用牛奶以增加營養攝取的習慣,逐漸在台灣社會中養成,今日牛奶已成為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

值日生在午餐前抬著蒸得熱熱的便當,是五、六年級生的記憶。©宜蘭縣立復興國中

值日生在午餐前抬著蒸得熱熱的便當,是五、六年級生的記憶。©宜蘭縣立復興國中

金屬蒸飯號碼牌 
難忘的抬便當場景

還記得綁在鋁製或不鏽鋼便當盒上的金屬蒸飯號碼牌嗎?80、90年代,營養午餐開始普及於國民中小學之前,學生們多半是一早出門時帶著前一晚或當天早上準備好的便當,到學校蒸熱了再吃,或由家長送飯,還有人是回家吃完再返校上課。「舉頭望黑板,低頭思便當」甚至成為當年的校園流行用語,生動地傳達了學生們飢腸轆轆的心情。

一打開便當盒,隨著熱騰騰的蒸氣,飄散出飯菜蒸過後產生的特殊氣味,是許多人忘不了的味道。當年學生們每學期繳交蒸飯費後,就會領到一張蒸飯牌,用便當繩綁在便當上,然後放進大的便當籠,由值日生抬去蒸飯室,到了中午再抬回教室,不小心把便當打翻的情況時有耳聞。後來學校在教室內設置蒸飯箱,以及各校紛紛開辦營養午餐,「抬便當」的場景與回憶,也就跟著走入歷史。

「蒸飯牌」以繩繫於金屬便當盒上,作為便當個人名牌標記。©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蒸飯牌」以繩繫於金屬便當盒上,作為便當個人名牌標記。©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80年代學校午餐食譜 
看得見食材原貌

議菜單,每套大致為兩菜一湯,並附有成品照片供參考。以「冬季食譜21」為例,主菜為紅燒吳郭魚,副菜為四喜肉絲搭配番茄湯,在成品照中可見到半隻魚身。若與1964年第一份校園營養午餐的菜單相比,可以看出主食從饅頭改為白米飯,魚和肉等動物性蛋白質的分量也增加了。

而現在的校園營養午餐,與1988年這本食譜相比,也可看出食材面貌的變化,以魚肉為例,當年菜單呈現的是烹調半隻魚身,如今,魚肉加工比例增加,例如可能先把刺取出來,以無刺魚塊的方式出現在餐盤中。

1988 年出版的《臺灣省國民中小學學校午餐食譜》,能看到豐盛的在地食材。

1988 年出版的《臺灣省國民中小學學校午餐食譜》,能看到豐盛的在地食材。

點餐小紙條  寫下校園午餐另類史

有趣的是,有些學校還發展出特殊的供餐模式,例如台東,曾在十餘年前,出現讓市區的中學生們依自己的喜好,選擇不同供餐廠商的方式。學生們甚至還能夠在事先準備好的空便當盒裡,放入「點餐」小紙條,有人點炸雞、漢堡、有人想吃雞腿飯,還有人因為腸胃炎點了白稀飯,廠商們幾乎都可以在預算內,滿足孩子們五花八門的願望。

一天三餐,在學校吃的那一餐,占據了回憶中重要的位置。除了飯菜的滋味,更讓人回味無窮的是難以取代的學校生活場景,以及與同一世代的人們共有的獨特回憶。

參考資料:

1. 富邦文教基金會校園食材管理專案計畫主持人、大享食育協會籌備處秘書長黃嘉琳訪談
2.《臺灣省國民中小學學校午餐食譜》,臺灣省政府教育廳編印,1988年初版、1994年再版
3. 王文昕(2018.10),〈今天中午吃什麼?校園營養午餐發展史〉,《觀.臺灣》第39期
4. 莊永明總策劃(2002.04),《台灣世紀回味:文化流轉》,遠流出版
5.〈ㄋㄟㄋㄟ補給站:美援牛奶的供應〉,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官網,https://www.archives.gov.tw/ALohas/ALohasColumn.aspx?c=1620
6. 梅心怡, 趙家璧(2014),《台北一九三五年》,聯經出版
7.【365日計劃】No.257 #台東生活(2018.09.15),臉書專頁「台東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