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榮裕:最能展現台灣靈魂與文化的胡撇仔戲

2016-04

融合東西方 開創閩南語音樂劇多彩面貌

王榮裕:最能展現台灣靈魂與文化的胡撇仔戲

在台灣戲劇界有著「台客天團導演」稱號的王榮裕,將台灣傳統歌仔戲融入現代劇場,自在穿梭於庶民生活描繪、經典戲劇搬演,並自創出緊扣土地的環境劇場,打造出跨世代共同欣賞藝術的機會。

文|丁玲・攝影|許斌

早春的八里半山腰上,王榮裕指著排練場一方橫開小窗,窗外櫻花紅豔展枝,窗內矮台上各式海賊王玩偶以各種姿態站立,彷彿戲將登場。一旁開闊的廚房,正中央一張大桌,3台冰箱、烤箱、微波爐、瓦斯爐一應俱全,「排戲的時候我們就在這裡煮飯共食。」像早年歌仔戲班?他點點頭,往創作的位置走,座位旁的牆面上,密密麻麻貼滿各種排練照片,影像中一再出現一位英氣煥發的老婦人,笑得一臉燦然。那是王榮裕的母親謝月霞,曾風華台灣歌仔戲半世紀的知名小生,也是他戲劇創作最重要的沃土。

「對歌仔戲我是又愛又恨。」成長於台中歌仔戲班世家,王榮裕與母親有過緊繃尷尬期,早年歌仔戲是最普羅大眾的娛樂,卻也被視為不入流而備受輕視,加上當時說國語運動的推行,演歌仔戲、說閩南語又不識字的母親,讓王榮裕覺得「沒水準」,直到他開始接觸戲劇,才重新尋回觀看的角度。

常自嘲如果沒有投入戲劇,現在可能在科技業有所成的王榮裕,30歲前原本是軟體工程師,不意有天看到蘭陵劇坊第5期表演人才培訓招募,帶著好玩心情投入,卻沒想到打開了另一扇生命之窗。從蘭陵、優劇場、葛羅托斯基(Grotowski)身體訓練與表演方法等西方現代劇場訓練,到民間廟會、原住民祭儀、道教祭典等東方養分,學得一身表演功夫卻找不到伯樂的王榮裕念頭一轉,何不成立劇團,找個理念契合的導演,讓他能盡情釋放東西方表演的精華,於是便有了「金枝演社」。

從西方到東方
打造閩南語音樂劇之美

「這都是命運所造成。」操著一口既流利又典雅閩南語的王榮裕笑說,找不到契合的導演,只好自己下海,卻因此重新發掘歌仔戲之美。他回憶他早期的戲劇作品《停頓》,全劇沒有對白,著重於肢體的演繹,「因為不知道要怎麼講話。」而西方現代劇場訓練下的作品,也讓他覺得格格不入,在搜尋其他可能創作方法之際,童年的歌仔戲記憶重新被喚醒,成為他找到自我認同、融合東西方創作的重要元素。

重新看母親所演的歌仔戲,王榮裕赫然發現原來被稱作「胡撇仔戲」(有一說是日語發音オペラ(Opera),為日治時期相對正規歌仔戲,穿著和服的新式演出方式),不管在音樂、唱腔、身段、表演形式與故事內容上,都隱藏了後現代劇場所需的元素,於是在之後的作品《台灣女俠白小蘭》,正式將歌仔戲融入創作中,以台式歌舞劇形式演出,不僅大獲好評,還帶起一波將傳統戲劇融入現代劇場的熱潮。

「胡撇仔戲是最能展現台灣靈魂特色與文化的表演形式。」王榮裕說,許多人以為胡撇仔戲都是喜劇,但其實歌仔戲內容包羅萬象。而為了將胡撇仔戲的神髓與現代劇場相融,他花了整整10年摸索,直到2006年的作品《浮浪貢開花》才臻成熟。

例如,如何找出胡撇仔戲中「歌」的聲韻之美,再結合閩南語的演唱技巧,才能真正展現出閩南語音韻既典雅又生活的特質。又如,歌仔戲的身段除受京劇影響外,也受到台灣土地、氣候的影響,而有不同的表現方式,都必須一一爬梳,再依劇情所需,找出最恰當的結合形式。

從土地出發  台式環境劇場

除了搬演閩南語音樂劇,環境劇場是金枝另一項特色,而這也脫胎於歌仔戲。早年歌仔戲「落地掃」的形式讓王榮裕著迷不已,「最初的歌仔戲是有空地就演,任何地方都可以是舞台。」這種演出形式看似草莽,卻挑戰性十足,後來《台灣女俠白小蘭》就選在新北市二重埔疏洪道的萬善同夜市作為首演地。

1994 年王榮裕應雲門舞集之邀,擔任《流浪者之歌》客席表演者,有一年到德國漢堡演出,劇場原為重工廠,二戰後廢棄、轉型成當地最重要的表演藝術場地。「如果台灣也有這樣的場地有多好。」回台後,王榮裕四處尋覓,1997年,王榮裕在廢棄的台北酒廠(今華山文創園區)推出環境劇場《祭特洛伊》。

「不同的場地條件,會激發出不同的表演形式與思考。」王榮裕說,同樣是演出《祭特洛伊》,從華山到淡水滬尾砲台、高雄旗後砲台、淡水雲門文化園區,以及4月在台南億載金城登場,不僅因為場地條件不同,而有不同的展現形式,就連創作上的想法也在十餘年來的演出中不斷轉化。

1994年起,王榮裕應雲門舞集之邀,擔任《流浪者之歌》客席表演者,演出吃重的和尚一角。

1994年起,王榮裕應雲門舞集之邀,擔任《流浪者之歌》客席表演者,演出吃重的和尚一角。

下鄉行腳  找回古早看戲氛圍

「在做環境劇場的過程中,才慢慢體悟要與土地連結,有土地有生命,才能發展出文明,是一種不斷往內心挖掘的過程。」2009年起連續6年,金枝演社與淡水表演藝術團隊共同合作,與200位居民聯手打造的環境劇場《西仔反傳說》與《五虎崗傳奇》為台灣的環境劇場寫下歷史。

2009年起,金枝演社還推出「金枝走演美麗台灣計畫」,希望透過野台戲演出形式,把觀眾重新找回戲棚下,回味早年看戲的感覺。「也算是向媽媽致意吧,當年我母親就是這樣演戲的。」對王榮裕而言,戲劇不僅在殿堂,更在民間,「我常說我要做跨世代的家庭劇場、家族劇場,要讓戲劇可以是一家三代、四代共同欣賞,連成共同的記憶。」

王榮裕

金枝演社導演、劇場演員。生於歌仔戲世家,接觸西方劇場訓練後,將東方傳統劇場美學融入其中,打造出台式音樂劇與環境劇場,以通俗、草根味十足舞台表演形式,刻劃台灣底層之小人物的悲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