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濁水溪兩端的歷史故事,西螺大橋搭建起家的門戶與驕傲

2016-03

聽濁水溪兩端的歷史故事,西螺大橋搭建起家的門戶與驕傲

文|林怡君・圖片提供|財團法人螺陽文教基金會

昔日西螺大橋橋面上鋪有鐵軌,讓台糖小火車運送彰化溪州和溪湖糖廠的原物料,貨車須在旁等待火車經過後再通行。©陳映潔

昔日西螺大橋橋面上鋪有鐵軌,讓台糖小火車運送彰化溪州和溪湖糖廠的原物料,貨車須在旁等待火車經過後再通行。©陳映潔


西螺大橋,不僅在台灣南北交通和經濟發展史上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更是西螺人對於「家」的印象。

只是這個「家的門戶」得來不易。西螺大橋橫跨濁水溪,連接彰化、雲林兩縣;在無跨河大橋的年代,雨季時河水暴漲洶湧,竹筏難以橫渡,便造成台灣南北交通中斷。

自日治時期開始,即有西螺地方仕紳成立「濁水溪人道橋架設期成同盟會」,積極向日本政府陳情;建橋工程遂自1937年10月動工,至1940年時完成32座橋墩。然而此時太平洋戰爭爆發,日人大量徵收鋼材作為軍事用途,建橋工程因此中斷。

戰爭結束後,國家情勢混亂,大橋遲遲無法續建,以當時西螺鎮長李應鏜為首的地方仕紳,鍥而不捨四處奔走陳情,最後雖取得同意,但當時國民政府亦無足夠經費。李應鏜聽說有美援可申請,南北奔波,親送英文陳情書請求駐台灣美國總領事協助,將信轉交美國經濟合作總署。隔年成功獲得美援,再加上省政府撥款,中斷12年的建橋工程得以再次動工。

橋身由美方設計,在美鑄好鋼骨,運來西螺組裝。自1952年5月28日動工,工人日夜趕工,最後僅花費7個月完成,並於隔年1月28日正式通車。當時沒有焊具,工人在橋下燒鉚釘,燒到足夠溫度後直接用箝子夾住拋起,攀在鐵架上的工人要用箝子精準接住、馬上焊接鉚合固定。燒得火紅的鉚釘在夜色中飛舞,至今仍是許多老一輩西螺人深刻的記憶。

大橋完工後,在當時是全世界第二、遠東第一長的公路大橋,僅次於美國舊金山金門大橋,也使得日治時期即定線的縱貫道路全線通車,成為當時台灣公共工程的一大驕傲。

濁水溪水位不高時,當地學生們喜歡在橋下戲水。若遇大雨,雨後則喜愛去橋面上俯瞰如汪洋大海般的滾滾溪面。

濁水溪水位不高時,當地學生們喜歡在橋下戲水。若遇大雨,雨後則喜愛去橋面上俯瞰如汪洋大海般的滾滾溪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