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高鐵遊台灣/一秒到山林,在城市裡躲進植物祕境

2021-09

搭高鐵遊台灣/一秒到山林,在城市裡躲進植物祕境

城市中的植物園是一秒抵達山林的捷徑。走入植物園,不只可以閱讀自然,更能探究不同時代下,與植物息息相關的人類活動,看見植物世界裡罕為人知的另一面。

文|李佳芳・攝影|黃基峰、王士豪

台北植物園裡最令人記憶深刻的荷花池。

台北
台北植物園

帶路人

左:王瑞閔(胖胖樹)
走遍全台植物園考察熱帶雨林植物,用不同的書寫角度帶領讀者看見植物背後隱藏的人類故事。

右:范素瑋
專攻植群生態學,自學術研究領域轉任台北植物園園長,投入植物園的改造工作,並協助國際植物研究交流。

16世紀,人類史上第一座植物園在歐洲成立,從最初的科學家研究室,發展成為植物的博物館,成為兼具研究、教育、自然等多重意義的公共場域。台灣自北到南有多座植物園,在不同時空背景下成立,各具功能與意義,從台北植物園到嘉義樹木園,探究兩座藏身在都會中,截然不同的植物園,在原生與外來植物的意涵暗示下,可推敲出一部藏在自然裡的人類史。

走進以植物書寫的歷史讀本 

走入台北植物園,暑夏時分,薑目植物花苞盛放,紅閉鞘薑、金鳥赫蕉、蠟薑等爭奇鬥豔,是歐洲植物園望之莫及的收藏。1896年創建至今,擁有超過一百二十年歷史的台北植物園,為台灣史上第一座植物園,也是受到國際植物園保育聯盟(Botanic Gardens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BGCI)(註)認可的世界植物園家族重要成員。

曾多次到台北植物園取材的作家王瑞閔表示,台北植物園從早期按照分類學的分區設計,至2000年後轉型為教育博物館,也跟著時代演進,重新打破規畫,增設古典文學植物、佛教植物、植物名人園等符合世界思潮的主題展示區,尤其是詳盡的解說牌系統,可讓民眾自由遊賞、認識植物,是植物園不同於公園的最大特色。


註:國際植物園保育聯盟成員,需進行植物蒐集的完整紀錄並從事植物科學研究與教育,這些植物園共同構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植物保護網絡。

台北植物園裡的荷花池在日治時期種植的是布袋蓮,昔日的視野寬闊。©台北植物園

台北植物園裡的荷花池在日治時期種植的是布袋蓮,昔日的視野寬闊。©台北植物園

薑目植物區的夏季生態精采,斑葉閉鞘薑的螺旋莖也翩翩起舞。

薑目植物區的夏季生態精采,斑葉閉鞘薑的螺旋莖也翩翩起舞。

原生植物的珍藏寶庫

日治初期,日本有意把台灣打造為實施南進政策的基地,選在南門外的城郊地帶興建台北苗圃,大量引入熱帶植物研究與品種試驗,為台北植物園的前身。荷花池前,范素瑋園長持老照片比對古今,池畔生長著布袋蓮,草坪修剪出曲徑,帶有濃濃的日式庭院風情。

彼時,池畔的肯氏蒲桃低矮,大道的椰樹也還不高,城市的天際線乾淨。如今,植物園被高樓包圍,挺過二戰轟炸的椰子樹,留著彈孔傷疤,拔高守衛著城市,看繁華送走滄桑。「台北植物園是歷史的活見證。」范素瑋指看1933年遷移至園內保存的欽差行臺,曾為臺灣總督府的辦公室,是清末到日治政權移轉的重要場所。

根據《臺灣日日新報》記載,台北植物園早有「栽種奇珍美麗之植物」的遊園美名,園內可見樹皮剝落成斑斕色彩的「彩虹桉樹」、具有蝴蝶形狀果實的「馬尼拉欖仁」等超過兩千種珍稀植物。來到最吸引海外訪客的「地名溫室」,裡頭珍藏著上百種以台灣地名命名的原生植物,更是土地教育的最佳場所。

遷建至此的欽差行臺,曾為清朝到日治的最高行政中心。

遷建至此的欽差行臺,曾為清朝到日治的最高行政中心。

走逛植物園,可以透過解說牌認識各種植物。圖為金鳥赫蕉。©許騰文

走逛植物園,可以透過解說牌認識各種植物。圖為金鳥赫蕉。©許騰文

在腊葉館看見植物獵人的身影

在民族植物學的概念下,台北植物園更以佛經為題材,成立世界少見的佛教植物區,在互動解說牌指引下認識佛經中的閻浮樹(肯氏蒲桃)、佛祖誕生處的無憂樹、悟道正覺的菩提樹等,發現與植物緊密相纏的人類史。

走入1924年興建的腊葉館,在文史資料中可讀到曾經活躍台灣的植物研究者,佐佐木舜一、早田文藏、金平亮三等人的事蹟。腊葉館內收藏許多珍貴的古老標本,其中早田文藏以台灣命名的台灣杉(Taiwania cryptomerioides)標本,更是必看的鎮館之寶。范素瑋園長說,「腊」音同「席」,有乾燥之意,腊葉一詞來自日語,泛指植物標本,走看展示間收藏的古老工具,如:標本夾、採集筒、採集刀具等,讓人感受到植物園作為植物調查機構的重要角色,而所站位置正是植物獵人的大本營!

腊葉館除了收藏珍貴植物標本,還能看到採集標本使用的器具。

腊葉館除了收藏珍貴植物標本,還能看到採集標本使用的器具。

嘉義
嘉義樹木園

帶路人


蔡景株
以森林為一生職志,自森林科系畢業即投入林業試驗所,擔任從山到海數座植物園的管理人,過著離不開植物的生活。

由於台北植物園的緯度較高,冬季氣候寒冷不利於熱帶植物生長,於是日本總督府向南尋覓熱帶經濟林木的試驗地。1908年以護謨苗園為目的成立的嘉義樹木園,即是台灣第三古老的植物園。護謨樹即指橡膠樹,在二次大戰期間,天然橡膠是極重要的工業與戰略物資,也是日本經略南洋的動機之一。王瑞閔說:「嘉義樹木園非從植物分類的角度出發,而是從戰略的角度設立,是一座目的性很強的植物園。」

左右世界的戰略植物

一百多年來,嘉義樹木園從橡膠苗木生產與試驗地,發展成熱帶經濟樹種的栽植試驗區,與南投縣「下坪樹木園」(現今下坪自然教育園區)、美濃「竹頭角熱帶樹木園」(現今雙溪樹木園)並列「台灣三大外來熱帶樹木園」。

自大門走入可見夾道列隊的,正是南洋料理不可缺的香料「羅望子」,而一株結滿長條狀瓜果的奇特樹木,彷彿來自外星球,為原產於中美洲的蠟燭木……因為匯集全球經濟樹種,負責管理樹木園的研究員蔡景株導覽時,開門見山就說:「別的植物園強調原生種,但我們不同,最大特色就是外來種!」他說,樹木園種的都是「有用」的樹木,油椰子可煉食用油、南洋杉可生產建材、印度紫檀是高級家具用材、柯柏膠含皮膚科用藥重要成分。走到巴西橡膠樹林,老樹幹上有斜斜刀痕,為昔日採膠的痕跡,而另一頭的樹林內還可見一座古老的民防指揮部,為日治時期守備重要資產的水泥碉堡,證實了樹木園在二戰期間的重要性。

嘉義樹木園的淺山地形,內有起伏地勢與溪流,呈現出一派自然的森林感。

嘉義樹木園的淺山地形,內有起伏地勢與溪流,呈現出一派自然的森林感。

教育型木棧道,以不同木材呈現質感及耐用性。

教育型木棧道,以不同木材呈現質感及耐用性。

與樹共舞的山仔頂四季

嘉義樹木園所在地舊名「山仔頂」(Suann-á-tíng),顧名思義為阿里山下的淺山地帶,而樹木園順著自然地勢建造,遊園路徑有起有伏,並有潺潺小溪流過,環境風雅蒼鬱,在1948年間被地方仕紳評定入選為「新八景」,在巨大柚木下豎立起「林場風清」石碑,成為嘉義市重要的戰後城市景觀。

如今,嘉義樹木園種有約一百四十種樹木,隨著時節可見不同的植物生態,夏季旅人蕉家族盛放豔麗花苞,冬季橡膠樹果實成熟,蒴果爆裂聲響為林間幽靜添增熱鬧,同時間「鎮園之寶」的單子紅豆樹莢果成熟,落下的紅黑色種子更是種子愛好者爭相收藏的「太極豆」。

在熱帶雨林環境下,樹木為適應環境生成「板根」特徵,使得嘉義樹木園成為自然生態教育的活教室。樹木園沒有圍牆,散步可至都會森林公園與嘉義公園,一路上的木造宿舍、參道、神社相關遺跡、棒球場,都是日治時期留下的規畫,再往更自然的山林前進,欣賞蘭潭水庫的湖光山色,姿態各異的山林植物,更是植物愛好者一生探究不完的瑰寶。

形狀有趣的種子,是走逛樹木園的小驚喜。由左至右為桃花心木、巴西橡膠、馬尼拉欖仁、單子紅豆之種子。

形狀有趣的種子,是走逛樹木園的小驚喜。由左至右為桃花心木、巴西橡膠、馬尼拉欖仁、單子紅豆之種子。

銀葉樹區可見熱帶雨林植物的「板根」特徵。

銀葉樹區可見熱帶雨林植物的「板根」特徵。

台北植物園森活一日遊

◆ 行前可閱讀:《採集人的野帳第一集》,英張著,蓋亞出版。
▼ 搭乘高鐵至台北站,轉乘捷運至小南門站,走路前往植物園
▼ 台北植物園遊園參觀
▼ 前往南門市場採買午餐
▼ 下午順遊大稻埕或龍山寺
◆ 快樂賦歸
*以上場館的開放時間以及參觀方式以場館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查詢並致電詢問。

嘉義樹木園探祕一日遊

◆ 行前可閱讀:《沉默的花樹:台灣的外來景觀植物》,李瑞宗著,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業試驗所。
▼ 搭乘高鐵至嘉義站,轉乘接駁車前往嘉義公園
▼ 嘉義公園參觀神社相關遺跡
▼ 散步前往嘉義樹木園
▼ 租借YouBike 到街市品嘗小吃
▼ 下午前往蘭潭水庫欣賞風景

▼ 返回市區採買伴手禮
◆ 快樂賦歸
*以上場館的開放時間及參觀方式以場館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查詢並致電詢問。

伴手禮

鬆糕

老字號糕糰店每日磨米蒸製,入口充滿米香,桂花芝麻口味尤其經典,佐茶或咖啡皆宜。

雜草身體用品

採集藝術家把看似無用的雜草變成沐浴鹽等用品,希望讓人們透過雜草認識土地、推廣永續觀念。

美食徽章

文創工作室把砂鍋魚頭、白醋涼麵、火雞肉飯等嘉義小吃,化為美食徽章,裝飾在袋包十分吸睛。

鵝油

嘉義大林鵝農的創意,使用紅蔥頭與鵝油酥炸的金蔥鵝油,是拌麵、拌飯皆宜的開胃聖品。

鹹蛋糕

在地牧場出品的新鮮牛乳,入口濃醇香,還有酸味清爽的鮮乳優格,佐上一匙果醬更美味。

富貴雙方

南門市場火腿臘肉店推出名菜外帶組合,集合四方餅、蜜汁火腿和豆皮,輕鬆吃江浙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