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英:從細微處展現每個時代的特質與美感

2016-01

穿梭古今 用藝術召喚時代美感

黃文英:從細微處展現每個時代的特質與美感

電影,多數人注意的是男女主角、導演,但其實電影是團隊精神的展現,每個環節缺一不可。甫於去年金馬獎以《刺客聶隱娘》榮獲最佳造型設計,還讓大導演馬丁.史柯西斯親指的美術造型設計黃文英,正是以藝術召喚出電影時代美感的幕後推手。

文|錢麗安・攝影|陳書海

距離採訪還有半小時,黃文英已經抵達攝影棚,被美國導演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指定為新片《沉默》合作對象,並以《刺客聶隱娘》拿下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的她,卻出奇地沉靜、低調彷如電影中的聶隱娘,以不疾不徐的語調,緩緩說起如何以藝術召喚出不同時代美感的經歷。


東方文化土壤  西方劇場訓練

「我很感激清華當年的自由環境和氛圍。」受西方劇場教育訓練的黃文英說,她的戲劇啟蒙始於大學時期,彼時成立不久的中語系(今中文系),實驗氛圍強,舉凡戲劇、傳播、電影、音樂等都在課程範圍內,加上當時許多受西方戲劇訓練的老師陸續回國,如邱坤良、賴聲川、陳玉慧、蔡明亮等人,蘭陵劇坊也在當時成立,國內則有長年耕耘,如王安祈的「中國戲曲史」、胡耀恆的「西洋戲劇史」等,多元、新穎的養分,加上東方文化的基底,讓她萌生往戲劇發展的念頭。

「西方教育讓我懂得:要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並勇敢表達。」黃文英說,一度因沒把握進戲劇系,改拿藝術史獎學金赴美國匹茲堡大學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就讀,美術系主任在知道她想走劇場製作的想法後,立即協助她轉系,並在戲劇系主任協助下,進入服裝間與布景間工讀,開啟學、務並重的訓練。而後又轉往更專業、以培養劇場實務人才的美國卡內基美倫大學(Carnegie-Mellon University)攻讀藝術碩士,大量接觸劇場實務工作。


與最頂尖的人一起工作

在美留學期間,黃文英陸續參與了匹茲堡莎士比亞戲劇節、聖塔菲歌劇院(Santa Fe Opera)的服裝設計與製作,為劇場製作打下良好根基,也結識來自全美的優秀劇場人才。畢業後,一心想往紐約闖蕩,又惑於是否該繼續轉讀建築系,已建構完備的劇場能力的她,鼓起勇氣向紐約著名的華人劇場設計大師李名覺請益,看過黃文英的作品後,李名覺隨即以自身的專業經驗,不吝給予她許多方向上的提點和建議,從而開啟黃文英的專業劇場生涯,電視、電影、劇場、百老匯,都能見到她的作品。

「我很早就有『要跟最頂尖的人』一起工作的信念。」黃文英笑說,人生苦短,當然得找想合作的對象一起工作,否則不僅不快樂,也無法精進自我……就像寫書法,若有高人可以從旁輕輕點提一下,往往勝過自己悶著頭寫上千百遍。與李名覺的合作如此,與侯孝賢長達20年的合作亦是,「侯孝賢就是我主動寫信找來的老闆。」

原來,黃文英很早就開始關注侯孝賢的電影,從早年擔任編劇的《桃花女鬥周公》、商業片《風兒踢踏踩》,到後來的《小畢的故事》、《悲情城市》等,覺得雙方有著近似的質感,於是主動寫信自薦。1994年,《好男好女》開拍,正式開啟黃文英與侯孝賢的合作關係。1996年,侯孝賢開始籌拍《海上花》,長達兩年的籌備與拍攝期,讓黃文英於是結束台灣、美國兩頭跑的工作模式,投身台灣的電影與劇場生涯。


用藝術召喚出不同的年代美感

對於經常被問起的「設計理念」,黃文英說,不管是美術造型或服裝設計,最終目的都在幫導演呈現出貼近真實(寫實)的時代、場景氛圍,並展現出視覺上的獨特性。因此,研讀劇本是基本功,得扎實的將劇本消化,才能據此進入大量的資料蒐集,從中爬梳、沉澱出自我風格。「那麼多前輩詮釋過唐代,如何超脫,型塑出屬於聶隱娘、侯孝賢的唐代風格?」

「無論哪一類的電影,都會觸及人的情感。」黃文英解釋說,主角與配角的成長環境、生活背景,有如一條絲線,慢慢抽拉出更多細節。像是《海上花》裡,生活於租界區長三書寓中,精通中國琴棋書畫的藝伎,同時也受到傳入的西式文化影響;如何從空間建築設計、生活物件、服裝、妝容等融入這種東方中帶著西化味的氛圍,就要透過大量史料還原時空。「像是當年已經快速消失的石庫門建築,以及在旗袍上出現西式的蕾絲等融匯中西的服裝裝飾,每個細微處都必須不著痕跡的展現時代的特質與美感。」

除了透過史料重現,實地場勘、觀察、感受時代的文化生活情境,也成了黃文英在設計上的必備功課。「可能是我比較執著吧。」黃文英說,以籌備長達12年的《刺客聶隱娘》為例,她不僅去了敦煌莫高窟,還年年趕赴日本奈良,只為觀賞正倉院舉辦的唐朝古物特展,並從展出文物中,一路延伸出烏茲別克、印度、韓國,甚至東南亞,只為找出唐代的時代美學。


澆灌台灣電影養分

謙稱自己很幸運的黃文英,回台卻遇上台灣電影的低迷期,一年產出不到10部、票房總計不過七百餘萬,「與其怪罪政府,或一味要求補助,倒不如重新思索如何培養產業人才與觀眾。」因此,黃文英與多位電影界人士於2001年共同發起成立「台灣電影文化協會」,經營「光點台北」,一方面開辦「師徒學苑」,找來台灣電影界一流的技術人才培育新血,也積極策畫各種影展,引入世界各地多元的電影視角,「透過影展,提升觀眾的鑑賞力。」黃文英說,如此一來,當國片再起時,就能有一群擁有品味與視覺美感的觀眾,形成一股好的循環。

回台20年,黃文英說台灣的電影環境雖無法與美國高度工業化的環境比擬,但整體環境的成長卻是有目共睹,如金馬獎開辦「金馬電影學院」,各大學電影科系也陸續新增各式的電影專業技術科系,優秀的新銳導演輩出,「雖然目前他們還沒有很多資源,但我相信再經過幾部戲的磨練,一定可以發展出獨具的風格。」而對於有心想從事劇場專業的後輩,黃文英推薦的不二法門還是「找到一個優秀、有經驗的團隊,扎實的從做中學,一定可以有所獲得。」

黃文英

劇場造型、服裝設計師。曾於美國從事歌劇、百老匯劇場美術設計,1994年起與導演侯孝賢合作,參與電影美術指導與服裝設計,多次榮獲國內外電影節技術獎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