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樹傳奇!一顆小丸子看見台灣跟全世界

2016-01

樟樹傳奇!一顆小丸子看見台灣跟全世界

文|高彩虹

日本樟腦株式會社臺北支店工場(今華山文化創意園區紅磚區)的精製樟腦設備。(1938年)©國立臺灣博物館

日本樟腦株式會社臺北支店工場(今華山文化創意園區紅磚區)的精製樟腦設備。(1938年)©國立臺灣博物館

工人用特製彎刀將樟樹砍下,再刨成薄片,放入特別設計的木桶中蒸熟,水蒸氣遇冷後凝結成霜狀結晶體,即為樟腦沙。(黃金田所繪民俗畫《樟腦寮革腦油腦沙》,描寫提煉樟腦油過程的情景。)©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工人用特製彎刀將樟樹砍下,再刨成薄片,放入特別設計的木桶中蒸熟,水蒸氣遇冷後凝結成霜狀結晶體,即為樟腦沙。(黃金田所繪民俗畫《樟腦寮革腦油腦沙》,描寫提煉樟腦油過程的情景。)©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任誰都這麼想,樟腦丸不過就是生活用品,到賣場購買即可取得,能有甚麼了不起?但小小一顆樟腦丸,卻包藏了19世紀末到20世紀初期,台灣發展史與世界經貿史的秘密。

有人因為樟腦富可敵國、有人因為利益,冒著生命風險上山盜採樟樹,由樟樹提煉出的樟腦,有甚麼好拚死拚活?國立臺灣博物館展示企劃組策展人林一宏說,樟腦在19世紀末扮演兩個重要角色,其一,做為賽璐珞(Celluloid)的原料,這種合成材料可以製成假牙、鈕扣、飾品、眼鏡、底片等,更具體地來說,它就是塑膠的前身。其二,在無煙火藥的製程中,樟腦是最重要的增塑劑及穩定劑,也就是一次大戰前後重要的軍需物資。

民生與軍事上不可或缺的樟腦,全世界竟來源稀少,然而台灣樟樹繁盛,清乾隆年間,台灣樟腦業進入全盛期,苗栗黃南球家族、北埔姜紹祖家族、霧峰林家的繁盛都與樟腦開發有關。到了日治時期,台灣樟腦產量占世界總產量的70%,享有「樟腦王國」美譽。

從樟樹熬煉出來的腦沙與腦油,需統一送到全台唯一的公營樟腦加工廠(臺灣總督府專賣局臺北南門工場,現國立臺灣博物館南門園區)提煉成更精純的樟腦及各種化工原料,成品由基隆港運抵日本神戶,再銷往全世界。

1940年代以後,石化工業發達,塑膠普及取代了賽璐珞,樟腦的天王地位終至落幕。在19世紀末,代表尖端、高科技;在現代聯想到的卻是天然、健康、古早味,隨著時間轉換,意義竟是如此不同。

欲了解更多樟腦歷史,位於台北的國立臺灣博物館南門園區,內有公營樟腦加工廠的部分遺址,並有常設展。台中東勢及苗栗銅鑼,也有樟腦產業的相關文化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