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高鐵遊台灣/鄒族部落五感體驗,上阿里山嘗美食、訪藝術家、聽鐵道故事

2020-09

搭高鐵遊台灣/鄒族部落五感體驗,上阿里山嘗美食、訪藝術家、聽鐵道故事

揭開群山的雲霧隱蔽,行至清水溪上游之峽谷盆地,在海拔700公尺河階地上,來吉部落在塔山守護下,遺世獨立生活了兩百多年。

文|李佳芳・攝影|黃基峰

海拔2,663公尺的大塔山相傳是鄒族人靈魂的歸處。

帶路人


亞麥伊
曾任原住民族電視台公民記者,現於部落從事建築工作與文化解說員。多年前為整修來吉教堂回到部落,從此留在部落發揮專長。

來到「塔山下永遠的部落」──來吉,小山村的原名叫「拉拉吉」(lalachi),是從日治時期「ララチ」名稱演化來。相傳兩百多年前,自古即過著獵遊生活的鄒族人,從特富野社追逐山豬而來,並漸漸形成聚落。最初,來吉在鄒族語裡稱為「叵勿」(Pnguu),意思是「植物茂盛之溼地」,那是鄒族祖先初來乍到時,對此地由衷發出的讚美之詞。

與部落導覽員亞麥伊一同走進來吉部落,從村落外圍的梯田,以及村落內的特色餐廳與民宿,可見鄒族人早已脫離遊獵。現在部落經濟是以農業為主,並漸漸朝向生態旅遊產業轉型,而小山村也在族人的齊心努力下,吸引旅人一再探訪。

從獵遊到旅遊的轉型

談及部落文化的改變,亞麥伊說那是源於一次又一次的外來文化衝擊。尤其在日治時期的理蕃政策之下,日本人為了便於管理山區,禁止原住民任意移動的狩獵行動,因此才在部落大力推行農業。彼時,來吉是高度管轄區域,今日的來吉派出所為日治時期的駐在所(警察局),又因有阿里山林業鐵路的關係,在今日的來吉村就設有蕃產交換所,供原住民販售山產獵物換取生活物資,來吉的貿易經濟相當活絡,現代化的程度高,不少耆老也曾受過日本教育。

爾後又有西方信仰傳入部落,基督長老教會成立的來吉教堂成了當地多數人的信仰中心。儘管如此,鄒族人仍然努力保存文化,部落尚可見巫師(Yoifo)儀式,每年並維持著戰祭(Mayasvi)傳統,都是重要的部落文化。甚至,老教堂也使用山中石頭打造出質樸外觀,某種程度承襲了鄒族人使用自然材料建屋的傳統。

位於海拔700到1,000公尺的來吉部落,依傍著阿里山溪,平緩處有梯田,山腰上有竹林,物產豐富。

位於海拔700到1,000公尺的來吉部落,依傍著阿里山溪,平緩處有梯田,山腰上有竹林,物產豐富。

小巧莊嚴的來吉教堂由族人利用在地石材打造。

小巧莊嚴的來吉教堂由族人利用在地石材打造。

帶來創生勇氣的山豬

部落沿路可見山豬圖案的巨石,這些地景裝置被當地人稱為「山豬公園」,是近幾年來部落活化的成果。在部落裡率先投入山豬創作的藝術家不舞.阿古亞那,在二十多年前回到部落生活,她以自身對於山豬的深厚感情,從老人家口述的山豬傳說尋找靈感,希望用藝術喚醒鄒族人對於傳統文化的記憶。

在鄒族文化中,只有敢與山豬正面搏鬥,並且多次獲得勝利的人,才有資格戴上山豬牙臂飾。從早期的巨石彩繪,到彩繪山豬木雕、山豬馬克杯,以及大件的山豬造型木箱鼓與桌凳,不舞熱愛山豬的理由,是因為「山豬對鄒族人而言,是勇氣的象徵。」

除了不舞的山豬創作外,來吉社區發展協會也跟進,號召族人成立「Fuzu工坊」,結合傳統木雕工藝,開發出原木山豬桌燈、帶皮豬吊飾、貓頭鷹筆筒等部落商品,並規畫射箭、編織山豬吊飾等體驗活動,旅人可以親身感受山豬部落的文化。

描繪在巨大河石上的山豬圖騰,成了來吉部落的招牌。

描繪在巨大河石上的山豬圖騰,成了來吉部落的招牌。

從小聽過許多山豬傳說的藝術家不舞,以山豬作為創作主題。

從小聽過許多山豬傳說的藝術家不舞,以山豬作為創作主題。

用飲食帶動部落復興

其實,進入部落打拚的年輕人不只有不舞,數年前來到部落旅行而愛上來吉的南非女孩Hanna,不但在這裡結婚生子,還在深山裡創業,打造一家來吉部落廚房餐廳,帶動部落經濟。

生活在來吉部落,河谷對岸有大塔山與小塔山,而在嶙峋峭壁有天水瀑布磅礴傾瀉,時而可見紅嘴黑鵯、繡眼畫眉、五色鳥、紅頭山雀等山鳥出沒。來吉的自然令Hanna動容,想起小時生長的農莊,因此決定留下。

談及部落飲食文化,Hanna最印象深刻的,是「這裡與南非一樣,都非常喜歡烤肉!」從食物找到兩種文化的共通性,並盡可能使用部落食材,像是刺蔥、雞蛋、番茄、小黃瓜、南瓜等,誕生了這一桌融合部落元素的西餐料理。在小小的部落廚房裡,還能見到水果醋、咖啡豆、香料、紅茶等在地食物,以及部落農夫寄賣的新鮮蔬菜。

來到來吉部落廚房,可品嘗結合部落食材的西式料理。

來到來吉部落廚房,可品嘗結合部落食材的西式料理。

台江國家公園管理處遊客中心暨行政中心園區為蓋在魚塭上的島式建築群,遊客能穿梭其中,體驗綠建築的細節。

從得恩亞納走到十字村的林道景色十分優美。

步行山林的直接感動

在2009年莫拉克風災之後,來吉部落受到重創,不少族人在政府安排下遷居,在阿里山鄉152林班地興建永久屋,而這個名為「得恩亞納」的來吉新聚落,其實是鄒族人的祖居地之一。

人數更少的得恩亞納,村落充滿了色彩與植物,在住家小本經營的鄒族烤肉、麵包坊、小吃店老闆,熱切招呼介紹村子,格外充滿人情味。若是鐵道迷,還可趁機一探鄰近的多林車站或十字路車站。多林為阿里山林業鐵路的一座簡易無人車站,依舊保留早期蒸氣火車頭所用的加水設備「水鶴」,散步附近檜木屋聚落,氣氛靜謐宛如時間凝止。往山谷眺望,得恩亞納的雙斜屋頂永久屋群就靜靜佇立在群山環抱中,仿若童話世界。

也有許多人來得恩亞納,為的是挑戰從得恩亞納到十字路的健行路徑,沿途山中氛圍幽靜祥和,而一大片杉木林風景更是迷人,在沁涼庇蔭下優閒散步到十字路車站,彷彿能多少感受到早年鄒族人穿梭山野的記憶。

多林車站位於得恩亞納附近,是早年阿里山蒸氣火車的加水站。

多林車站位於得恩亞納附近,是早年阿里山蒸氣火車的加水站。

得恩亞納充滿繽紛色彩,除了建築,家戶的門牌與植栽都是特色。

得恩亞納充滿繽紛色彩,除了建築,家戶的門牌與植栽都是特色。

阿里山 在地好朋友
蒐集有趣鐵道風景
十字村小站旅行

Profile


吳孟儒
曾為室內設計師,2018年返鄉幫母親賣菜,卻意外留下創業。現為十字鳴心咖啡館老闆,熱心參與社區事務,希望推動小站旅遊。

從得恩亞納走到十字路車站,很難想像如今氣氛寂靜的小山村,昔日是阿里山林業鐵路最熱鬧的聚落之一。「十字路顧名思義就是交通的大路口。」吳孟儒指著咖啡館門口橫過鐵道的木棧板說:「這就是以前所謂的十字路!」在十字村的範圍內,共有十字路、多林、屏遮那3座車站,也是全台唯一擁有3座車站的村子。

過去從十字路車站出發,搭火車可上通阿里山、下達嘉義,走古道可前通來吉、後通達邦與特富野。這裡是山村前往都市的交會點,也是漢人、原住民、日本人等各路人馬的交流之地。來到十字路站,可見百年檜木屋的站長宿舍,比對老照片還可清楚辨識昔日車站與日本警察局的位置,鐵道兩側則開滿了商行,寄存火車運來的生活用品,也是山上獸皮與藥草的貿易站。

當莫拉克風災重創阿里山林鐵,十字路車站封閉沉寂許久,直到2017年整修完工復駛,火車載來了人潮,也載來了吳孟儒一群青年的返鄉希望。旅客一邊品嘗阿里山咖啡,還有機會聽到十字村周邊鐵道與古道故事,若從十字路車站搭乘火車下山,沿途經過許多迷人小站,許多有意思的鐵道風景,更是值得去發現。

1. 洞洞相連的鐵路隧道 三坑連

阿里山林鐵穿山越嶺,在十字路車站通往屏遮那車站的路上,39至41號隧道原本是一座很長的鐵路隧道,但因為岩壁太薄顧慮到安全問題,後來才改為連續的3座隧道,又被稱為三坑連。

2. 找回先民足跡 木馬道

循著耆老的記憶,村人共同努力在雜草中砍出昔日用來運送木材的木馬道,走在腐植層鬆軟的「Z」字形小徑上,可看到松鼠與飛鼠路過的痕跡、鄒族包粽用的「山豬耳」(學名薄葉蜘蛛抱蛋),生機盎然。

3. 特殊折返式車站 樟腦寮車站

若搭乘阿里山林鐵本線下山,到樟腦寮車站不妨下車走走,這裡是全台僅存仍在運作中的折返式車站,車站軌道呈X形,一條為阿里山林鐵登山主線,另一條為進站的支線。支線坡度較緩,當上山火車停車再開時,才不會因為坡度大而起步困難。

嘉義阿里山十字路鐵道之旅

2天1夜行程建議

行前可閱讀:行前可閱讀:《里山在這裡:聽鄒族爺爺吟唱山林》,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世紀風華:阿里山森林鐵路百年紀實》,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

第1日
上午
▼  搭乘高鐵至嘉義站,租車前往,或搭乘台灣好行至奮起湖,再轉乘公車至來吉

▼  來吉部落慢遊,拜訪藝術家
下午
 享用部落廚房午餐
 預約山豬吊飾手作或射箭體驗
 入住來吉民宿

第2日
上午
 前往得恩亞納
 林道健行,享受森林浴
 抵達十字路車站
下午
 品嘗阿里山咖啡與午餐
 聆聽鐵道故事,探索木馬道
 快樂賦歸

*以上店家的營業時間以店家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查詢並致電詢問。

伴手禮

在地鮮蔬

十字路車站的青年創業小店,能買到山蘇、隼人瓜等阿里山常見蔬菜,還能品嘗手工紅豆麻糬。

轎篙筍

得恩亞納為台灣原生種轎篙筍的大產區,當地人把鮮筍汆燙做成真空包裝,方便旅人帶回家品嘗。

阿里山咖啡

阿里山高海拔適合咖啡樹生長,除了咖啡豆之外,也能買到竹子製成的咖啡毛刷。

木雕文創品

鄒族部落結合傳統木雕與山豬神話,完成筆筒、燈具、吊飾、彩繪木雕,讓勇士精神與你同在。

辣椒果醬

結合南非飲食文化,將在地種植的辣椒,加糖熬煮成辣椒果醬,甜中帶辣的滋味,適宜佐麵包。

歐式麵包

在來吉部落和得恩亞納都能聞得到麵包香,手工麵包外皮香脆、口感扎實,特別適合搭配餐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