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現昔日婦女的家政日常!攝影家鄧南光捕捉的台灣人最平凡美景

2015-10

重現昔日婦女的家政日常!攝影家鄧南光捕捉的台灣人最平凡美景

文|林怡君・圖片提供|鄧南光影像紀念館

1950年代新竹客家婦女在水溝和溪邊洗衣,當時用臉盆裝衣物,用天然的「目浪子」(即「無患子」)和茶渣所製成的「茶箍」來洗滌衣物。

1950年代新竹客家婦女在水溝和溪邊洗衣,當時用臉盆裝衣物,用天然的「目浪子」(即「無患子」)和茶渣所製成的「茶箍」來洗滌衣物。

晴朗的日子,新竹北埔客家婦女抱著裝滿衣物的臉盆,三三兩兩前往大水溝或溪邊的洗衣場,彎著身子一件件搓洗衣物。這是上一輩台灣婦女生活的共同寫照,雖然辛苦,但大夥一起洗衣的同時也可訴苦談心、交換八卦,洗衣場也常常成為孩童們開心的戲水場;北埔到現在都還保留「大林村洗衣場」。

拍下這幾幀彌足珍貴相片的,是出生於日治時期的台灣攝影先驅鄧南光。鄧南光本名鄧騰煇,出身新竹北埔的「新姜」望族,在1935~1960年期間,以徠卡(Leica)相機生動地捕捉北埔客家農庄的日常生活點滴。鄧南光現存的一萬多張底片中,約有兩千張拍攝農村生活:有鄉事慶典、婦女洗衣、茶園、挑柴、放牛耕種等。其中光是客家婦女在不同場景、時刻的洗衣畫面,就有數百張,為早年台灣農村婦女生活留下彌足珍貴的紀錄。

這樣的寫實影像,現在看來再自然不過,但在上世紀前葉卻非攝影主流。因當時時興的是經過布置和姿勢設計的唯美沙龍攝影;專家的藝術攝影創作也多重視暗房技巧的畫意攝影。而留日長達12年的鄧南光,就讀東京法政大學時接觸到甫問世的德國徠卡相機,同時受到源自德法的「新興寫真」和日本「報導寫真」風潮的啟蒙,因此愛上「用小型相機即興捉拍、自由速寫」,走上「寫實攝影」的道路;也常引述寫實主義大師木村伊兵衛之言:「要與相機化為一體,以鏡頭做為自己眼睛和腦的延伸」。

無論是求學期間的東京街景人物,或是返台後大量拍攝的台北街景、新竹客家農庄、家人及其他人像,以及晚期的「酒室系列」,鄧南光都為台灣留下了大量關於土地及人民的時代面容。攝影家張照堂曾如此形容:「尋找契合的光影對比與人物配置,是他高人一等的創作稟賦。鄉間景色的明暗相襯、都會形色的來往定焦,鄧南光的功力幾乎無懈可擊⋯⋯」鄧南光的長子鄧世光亦曾在受訪時說,父親的作品跨越四十幾個年頭,可說是台灣最早以「相機書寫台灣近代史」的攝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