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中西融合 信手拈來 馬白水靈動渲染台中公園怡人地景

2020-06

封面故事/中西融合 信手拈來 馬白水靈動渲染台中公園怡人地景

文|胡德揚

馬白水,《台中公園》,水彩畫,45.9 × 60.7 cm,1993。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馬白水,《台中公園》,水彩畫,45.9 × 60.7 cm,1993。國立臺灣美術館典藏。

即使不確定季節,透過舒爽的色調和景物,我們可以相當確定,這必然是天朗氣清的一日:湖面波光粼粼,湖中一艘艘優然盪舟,還有中央那引人注目卻顏彩柔和的紅頂建築,立在蜿蜒如帶的水岸之際,彷彿隨著氤氳倒影和周遭景致互動,綠意盎然的樹林向外伸展,直到沒入一片紫藍交錯的樹影和遠景。

1993年,馬白水完成了這幅《台中公園》,在畫作親切、怡然的氣息之中,蘊含著馬白水對藝術多年探索的軌跡。水彩暈染、通透的媒材特性,在大師技法精熟的筆下展露無遺,可謂隨心所欲而不踰矩。

國立臺灣美術館研究員林明賢表示,1950年代之後,馬白水的創作開始採用中國式山水畫構圖,將傳統中國畫畫形式融入西方水彩畫,再用筆中加入「墨」的成分,並選用宣紙、棉紙作為繪畫用紙,也對線條的處理轉向「塊面狀」,不特意經營寫實細節。此外,畫作跳脫單一視點,在取景時常出現俯視、仰看等多樣角度。在《台中公園》裡,林明賢觀察,尤其是對物項以塊面狀的描摹(特別是樹林部分)、俯視的角度等等特色明顯可見。或許,這時的馬白水,已不拘泥中式或西式分野,而是根據創作時的興致,自由運筆,信手拈來。

在畫作右下角,馬白水以直式草書落款,還加上鈐印,在署名這樣的細節,一樣帶有中西融合的特色。在這樣的背景下,馬白水所描繪的在地景色,其實呈現出台灣現今當代藝術獨特的多元探索和認同,愉悅欣賞畫作之外,《台中公園》同時帶給我們足堪玩味的文化意涵。

馬白水(1909~2003) 
1949年來台後便執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1974年退休後移居美國。其創作以水彩為主,兼容東西畫技傳統,對台灣各地景致之描繪著力尤深,為台灣近代重要水彩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