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調動厚實顏彩 黃運祥以獨創技法喚起環保意識

2020-05

封面故事/調動厚實顏彩 黃運祥以獨創技法喚起環保意識

文|胡德揚

黃運祥,《從八里到萬里》,增厚材、水彩,95 × 158cm,2014。

黃運祥,《從八里到萬里》,增厚材、水彩,95 × 158cm,2014。

眼前的情境近處可見水澤,水面上還有水鳥翩飛;中景的平原地貌可看出不少綠地,然而,更多的是建築和道路,在大地上織成一片人類活動的網絡,特別是灰、白、紅的色彩,在綠意中那樣凸出。

由藝術家黃運祥完成於2014年的作品,《從八里到萬里》之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片以關渡平原為主及其周遭的景色。走遍台灣,黃運祥有感各地海岸風貌變遷,記憶中的景致已悄然遠去,而展開一系列以台灣西部海岸線為主題的畫作,《從八里到萬里》便是其中之一。「經濟開發同時,也要重視環保」,黃運祥期望,他的創作能提醒大眾這個重要理念。

在電腦繪圖還未出現的年代,以建築、空間設計為業的黃運祥,即以水彩繪製作品示意圖,累積了對這一媒材的嫻熟掌握度,加上始終有著對藝術創作的熱情,退休後繼續選擇以水彩為表達媒材,不斷拜師學藝,如今成果可說水到渠成。

從事設計工作時,他發現常用做隔牆建材的矽酸鈣板不會伸縮的性質,可以容許水性顏料堆疊,保有水彩的渲染特色時,也能呈現油彩般的厚實,開發出他稱之為「厚工水彩」的技法,一語雙關地呈現作品既厚實又費工的風格,《從八里到萬里》前景的水澤和綠地交界處,兼具水彩和油彩特性的肌理表現分外明顯。

黃運祥透露,畫面中的景物都按照實際位置配置,水澤便是五股溼地,往上可依序看見天元宮、關渡大橋等為人熟知的地標建築,最上方則是北海岸風力發電的巨大風車,這樣的安排似乎提示我們,經濟和環保未必互相衝突,而有調和發展的可能。

黃運祥 
1953年生於桃園,原為室內設計師,執業三十年後退休,便全心投入水彩創作。為了改善水彩天生單薄的體質,自創「厚工水彩」,其效果不僅具有西方油畫的厚實,亦具有東方水墨意境,創造出厚實肌理又渲染迷離之水彩畫新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