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工技藝/從手製藤椅中感受密密編織的心意,牢牢傳承的韌性

2020-04

百工技藝/從手製藤椅中感受密密編織的心意,牢牢傳承的韌性

早年人們常用藤來編製椅子,既堅固又涼爽,豪華一點的藤椅,還成為新居落成或結婚嫁娶的餽贈禮品。時至今日,我們或許仍可在廟口樹下乘涼處、老宅院的祠堂正廳看見藤椅的身影,只不過手製藤椅的師傅卻越來越少了。

文|盧家珍・攝影|林峻永・插畫|鄭開翔

屏東縣潮州鎮的建基路,是當地有名的百年老街,也是早期著名的家具街,全盛時期幾乎整條路都是藤具店,然而六十多年來,傳統藤具店卻一一熄燈,像賴騰芳這樣的藤椅師傅,已是碩果僅存的幾位了。

藤椅產業的盛與衰

賴騰芳從藤編開始入行,他記得台灣藤具最興盛的年代約在1960至1970年代左右,當時政府提倡「家庭即工廠」,到處都可以看到人們在門口編織藤具,而且以前的分工很細,光是藤椅一項,就有人專門處理藤料、有人製作椅子骨架,還有人負責編織。

「藤椅冬暖夏涼又透氣,坐起來堅固又有彈性。」賴騰芳說,好的藤椅耐久坐,而且愈坐愈牢固,許多工作、休閒需要久坐的人,都會向他訂購。

1980年代後,印尼禁止原藤出口,加上西式沙發家具興起,以及實木、塑膠等材質家具瓜分市場,藤椅產業因而逐漸式微,如今建基路上只剩兩家藤具店。

好的藤椅可以傳承三代

賴騰芳說,目前藤椅的材料多使用印尼進口的藤料半成品,若是手工製作,加上釘製骨架、編織椅面等工序,一張藤椅大概要3個小時才能完成,一天最多只能做兩張椅子。

「一張藤椅好不好坐,要看骨架;美不美,要看編織。」賴騰芳使用堅韌的桂竹頭作為椅腳,再根據椅子的功能來設計椅面。休閒椅的椅面要稍微後傾,讓身體可以舒適地陷入椅身;麻將椅的椅面要平,坐的人才會直挺;至於他的工作椅則是前傾,如此蹲坐時才不會腰痠背痛。

而編織更是藤椅的重頭戲,所有椅面和椅腳的固定全靠一手綁和編的功夫,光是常用的藤編樣式就有6、7種。如方形花、菱形花、方方正正的「豆腐角」(tāu-hū-kak)、中間留著小洞的「鳥仔目」(tsiáu-á- ba̍k),以及篩子上常見的「柑仔花」(kam-á-hue)等,而最牢最透氣的就屬「柑仔花」了,密密交錯的藤篾(音同滅)加以變化之後,還能藏一個「囍」字在裡面。

幾種常見的藤編樣式,是藤編師傅入門必修的基本款。

手工藤編很費力,而且不能戴手套,以免喪失手感。賴騰芳說:「被藤篾割到,像被鋸子鋸到一樣痛!」且在編織過程中,遇到長度不夠,他也只用打結接續的方式來延長,並把打結處巧妙地藏在縫隙或背面,從正面很難看出破綻。

「一把好的藤椅,傳承三代沒問題!」賴騰芳信心滿滿的說,最近店裡有人送修一把七十幾年的古董藤椅,造型典雅秀麗,只要抽換、修補椅面,又可以再用個幾十年。

看著店面天花板上掛著的一張張手工藤椅,賴騰芳認為,雖然市場小且經營不易,但這項產業仍有它的價值,只要能力可及,他會繼續做下去,讓後代子孫還有機會看到藤編文化裡的智慧。

這把做工精緻、保存得宜的古董藤椅已有七十多年歷史,賴騰芳告訴我們,只要將磨損的椅面重新修補更換,還可再用幾十年。

怎麼編?


1. 藤篾浸水
先將藤篾浸水約3至5分鐘,使之變軟,除了比較好編,藤篾乾燥後會收得更緊,編出來的藤椅就會更扎實。

2. 纏綁椅腳
以纏繞的方式,將藤篾穿梭綁纏於椅腳的支架上。

3. 編織椅面
示範的椅面是採上下兩層雙面編織,先以藤篾在椅面骨架上編繞出直向的經線,中間預留縫隙,再從橫向上下交錯編繞出緯線,調整間距直到完成整張椅面。

4. 火烤收邊
完成後的藤椅會用噴槍稍微烤一下,把細小的藤絲燒掉,讓表面更光滑,坐起來更舒適。

百工技藝 手製藤椅

職人工具


完成一張藤椅需要的材料,可能包含木料、竹子、藤條、藤篾等,所以工具也很多樣。有劈竹子用的砍刀、彎藤條用的大鉗子、固定木條用的釘槍、削整表面的削刀,以及調整藤篾間距的鑽子等,缺一不可。

藤椅職人


賴騰芳
15歲入行,藤椅、藤桌、藤床、藤枕都是拿手絕活,60年來見證了手製藤椅的興衰。位於建基路的店鋪,是潮州鎮百年老街僅存的兩家藤具店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