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怡然而開闊,沈國仁以水彩摹寫太魯閣奇絕山色

2020-04

封面故事/怡然而開闊,沈國仁以水彩摹寫太魯閣奇絕山色

文|胡德揚

沈國仁,《太魯閣山洞》,水彩、紙本,130 × 97 cm,1983。

沈國仁,《太魯閣山洞》,水彩、紙本,130 × 97 cm,1983。

一道亮藍的溪流明快地從近處流向遠方,但畫面中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兩道夾著溪流的高聳山壁,右側山壁上可見鑿穿而過的通道,期間更可見遊人如織,佇立欣賞眼前的壯偉景致。

這是藝術家沈國仁於1983年創作的《太魯閣山洞》,以水彩為媒材,表達大自然的奇絕風光。任於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助理教授的林學榮,是沈國仁在國立臺灣藝術專科學校(即今臺藝大)任教時的學生,曾數次伴隨沈國仁前往太魯閣寫生,他表示,沈國仁所描繪之處,應在靳珩橋附近,溪流則是為人熟知的立霧溪。

林學榮憶述,沈國仁多次赴太魯閣取材,「一次就一兩個禮拜。」以其為主題的畫作「至少四、五十張」,對於如何將太魯閣景色完美呈現,沈國仁可謂熟稔於心。以這幅畫作來說,為了同時表現山勢和溪流,特意採用直幅形式,得以充分展露太魯閣高聳又急降的峻峭山勢;畫面右側三分之二為雄偉的山壁所占據,近景的溪流和遠處綠意滿盈的山景,則帶出景和呼吸空間,也使整體氛圍更顯開闊。

為了表現岩石的紋理和光線變化,林學榮提示,沈國仁融入了中國繪畫描繪山石常用的皴法,可見其對技法掌握之嫻熟。沈國仁師承前輩藝術家李石樵、廖繼春等人,也深受印象派影響,因此沈國仁終生堅持現場寫生,為表現眼前景致在不同時段所產生的細微差異和感受。觀賞其描繪的《太魯閣山洞》,我們似乎也感受到,面對這片明快景色時,畫家心中的爽朗和怡悅。

沈國仁 
1924年出生於屏東,1967年自日本留學返國後,任教於國立藝專及文化大學美術系。在教書之餘熱愛到處寫生,「把野外當作畫室」;其創作喜用透明水彩重疊筆法,創造出明快清爽的畫面效果,並多以自然景色與農村風光為其主題,極具個人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