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盞都潛藏巧思!用手作花燈點亮心中祈願

2020-02

每一盞都潛藏巧思!用手作花燈點亮心中祈願

在傳統文化裡,花燈是一門極富巧思,且古色古香的藝術,也是老祖先智慧與技藝融合的結晶。它的功能並不在照明,而是透過職人之手,將心中的祈願上達天聽。

文|盧家珍・攝影|詹朝智・插畫|鄭開翔

根據文獻記載,台灣的花燈文化在清代就很興盛了,元宵節當天,家門口會懸燈結綵,寺廟也掛上各式花燈,供人欣賞。

台灣的花燈是由燈籠演化而來,早期物資不豐,大多利用手邊的竹條、木片等材料,彎折綑紮成形,鋪上棉紙或布,再彩繪出魚、鳥、花卉、動物等圖案,內置燈火使其發光,在黑夜的映襯下顯現各種姿態。

用花燈「藝」較高下

「以前元宵節要看最漂亮的花燈,去廟裡就對了!」高齡九十多歲國寶級花燈師傅蕭在淦說,「點燈」有「添丁」的諧音,信徒會託人製作花燈獻給神明,祈求家族香火興旺,也因此每年的元宵節就像是花燈競技大會。拿他居住的新竹市來說,元宵節最熱鬧的城隍廟廟會中,花燈便是重頭戲之一,各個城區的居民無不絞盡腦汁,製作創新的花燈與其他城區「互尬」。

從小就喜歡繪畫的蕭在淦,17歲時被日軍徵召當軍伕修飛機,國民政府來台後回台,看見鄰居製作花燈,勾起了他的興趣,雖然沒有拜師學藝,靠著邊作邊摸索,竟然也累積了超過一甲子的功力,且作品往往出人意表。「我做過一個以寶島溫泉為主題的花燈,裡面還放了乾冰製造蒸氣效果,大家都看得目瞪口呆。」蕭在淦笑道。

說著說著,蕭在淦拿起尖嘴鉗和細鐵絲,小心翼翼地彎曲纏綁骨架,他說,花燈的製作必須融入結構學、力學、電學、美學、材料學等知識及創意,創作難度高,融入的技術也複雜,每一個動作都是功夫。

蕭在淦以鐵絲直接塑形,讓花燈在尚未糊布之前就已是藝術品。©蕭在淦提供

骨架是花燈的靈魂

蕭在淦做花燈不打草稿、不畫圖,而是先觀察實物,例如花卉、動物、廟宇等,在腦海中完成作品的構圖,然後才開始製作骨架。他也不使用常見的圓形鐵圈作為骨架,認為太多的圓框反而限制了作品表現,「花燈就怕骨架多!」所以多直接以鐵絲塑出物件的外形曲線,再建構出立體造型,做出來的花燈就彷彿有了靈魂,更加活靈活現。

不僅如此,蕭在淦還在作品中融入了交趾陶的豐富色彩。早期他使用日本進口綢緞內裡布,鋪在花燈外層,再以金邊掩飾骨架接縫,這種布的色彩鮮豔但缺乏彈性,所以需要精確的裁剪與接縫功力。近幾年市面上出現了彈性內裡布,讓工序簡化了許多,可惜色彩表現反而不如從前亮麗。

走入蕭在淦的花燈世界,一盞盞燈光讓作品的體態和肌理更加栩栩如生,像是孔雀,無論開屏與否,七彩羽毛皆閃爍著光點,相當華麗;麒麟以紅、白、黃、綠、粉紅、金等色交織出瑞獸的神采,工繁細膩不在話下;金色的祥龍比例精巧,在展現氣勢之餘,龍鬚、龍鱗與腳爪更細緻可見,令人嘆為觀止。

「龍鳳、麒麟這樣的神獸因無人見過,創意很好發揮,但細節很多,做起來和孔雀、菊花的難度不相上下。」

七十多年來,蕭在淦無論多忙,每年都要親手製作漂亮的花燈敬奉城隍爺,元宵節又快到了,他興致勃勃地彎折出老鼠燈架,祈願燈籠的璀璨之光,能照亮整個鼠年。

麒麟和孔雀在蕭在淦的精心打造下,展現栩栩如生的肌理和燦爛的光輝。©蕭在淦提供

怎麼製燈?


1.用薄紙包覆鐵絲
將鐵絲用薄紙包覆起來,這樣鐵絲就不容易滑動,骨架才穩固。

2.以鐵絲為花燈塑形
用包覆好的鐵絲拗折、建構出花燈的骨架,交錯的部分以細鐵絲反覆纏繞加固,讓骨架更穩定。

3.在花燈內置入燈泡
在骨架內置入燈泡及電線,光源必須顯出作品特色並兼顧前後左右,十分考驗匠師經驗。

4.在表面貼上彩布
最後再以糨糊在花燈表面糊上透光性佳的內裡布,接縫處以金邊黏貼,既可遮住骨架,又有裝飾效果。

職人工具


製作花燈最重要的工具就是鉗子,職人會視鐵絲粗細決定使用的鉗子大小,方便彎曲和剪斷鐵絲。另外,製作燈籠骨架的鐵絲也必須先在外部黏貼一層薄紙防止滑動,由麵粉調製的糨糊(圖右上角)也是職人們不可或缺的得力助手。

花燈職人


蕭在淦
資深花燈藝師,1999年及2000年起,分別受邀參加台灣燈會與台北燈會大型花燈的設計製作;2007年獲得文建會「台灣工藝之家」的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