瑰麗雲海!廖繼春彩筆堆疊寶石般耀眼的阿里山

2020-01

瑰麗雲海!廖繼春彩筆堆疊寶石般耀眼的阿里山

文|胡德揚

廖繼春,《雲海(阿里山)》,油彩、畫布,45.5 × 53 cm,1973。圖檔由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廖繼春,《雲海(阿里山)》,油彩、畫布,45.5 × 53 cm,1973。圖檔由尊彩藝術中心提供。

超過兩千公尺,山巔就可能高出雲層,氣候條件合適之際,便能看到雲朵盈滿群山,流動翻湧宛若波浪,使人不得不驚嘆造物之奇,天地之美⋯⋯

提及阿里山,雲海是代表性風景之一。面對這樣著名的景致,藝術家如何用個人觀點和體會予以詮釋,創造出耳目一新,令人感動又難忘的作品?前輩藝術家廖繼春作於1973年的《雲海》,便是極好例證。這一年,廖繼春剛從服務近三十年的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退休,或許心態上有了餘裕,對創作也到了隨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地,臺南市美術館藝術總監林育淳提到,此時的廖繼春在「色彩和筆觸上都已運用自如。」

繽紛、豐富的色彩一向是廖繼春畫作為人稱道之處,林育淳觀察到,約莫以20年為期,廖繼春對色彩的偏好會發生一次轉變,晚期選用的組合更接近原色,效果極為飽滿,《雲海》便可看到此特色。在這幅畫作裡,中景的山體和近景林木上的紅、綠格外醒目,其間還有藍、黃交錯,絢爛多姿,映襯在他用粉白、淡藍與粉紅的「橫筆」織成的雲朵和青空間,自有秩序和韻律。

廖繼春的中後期創作裡,抽象或具象並不截然對立,兩者往往有機交融,以《雲海》為例,筆法和色彩趨向抽象,但具象的形體也未就此排除,林育淳分析,廖繼春「以抽象的狀態描畫具象事物」。在畫面最具份量的山體上,他彷彿在堆疊一座城池,筆觸看似隨意,實際上構造堅實、層次分明,林育淳形容「有如寶石切面。」

藉著《雲海》,廖繼春帶著觀賞者以新的角度,看見阿里山雲海中的瑰麗美好。

廖繼春 
1902生於台中豐原,1922年畢業於台北師範學校(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即赴日本就讀東京美術學校(今東京藝術大學)。1927年返台,隔年即以作品《芭蕉之庭》入選帝展。1947-1973年,執教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繽紛的色彩和奔放的線條可謂廖氏作品印記,在創作及教育上皆對台灣藝術有極大影響及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