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人的城市旅行!跟著明日和合製作所逛台北藝文小角落

2020-01

劇場人的城市旅行!跟著明日和合製作所逛台北藝文小角落

由3位新銳劇場編導組成的「明日和合製作所」,作品多在黑盒子以外的非典型空間上演。在他們的詮釋下,台北就像一個沒有界線的大型劇場,充滿意想不到的驚奇。

文|陳怡如・攝影|黃基峰

中山堂內的光復廳過去作為宴會廳使用,兩層樓挑高,四周尖弧形窗戶採伊斯蘭教風格,十分獨特。

中山堂內的光復廳過去作為宴會廳使用,兩層樓挑高,四周尖弧形窗戶採伊斯蘭教風格,十分獨特。

這天,明日和合製作所的3位核心成員──洪千涵、黃鼎云、張剛華一見面,立刻展現認識十多年的交情,時而默契十足的接話,時而毫不留情的吐槽。以邀請觀眾加入的「參與式演出」作為創作核心,曾帶領觀眾一起睡覺、洗澡、吃飯的三人,作品遍及台北各地,許多熟悉的日常角落,在他們眼中都有獨特面貌。

政治會堂化身藝術重鎮

「我們非常在意當下、此時、此地,為什麼是現在、要在這個空間發生。」洪千涵說。2018年,他們走入臺北市中山堂的光復廳,帶來充滿實驗性的《山高流水之空中》一劇,呼應會館前身的政治意涵,邀請包括NGO組織代表、議員參選人等各領域意見領袖參與演出,現場觀眾則化身審議委員,投下這場民主大戲的重要一票。

恢弘典雅的中山堂於1936年落成,舊名為「臺北市公會堂」,作為舉辦集會活動的公共建築。國民政府遷台後,成為國民大會議場,後經整修與轉型,現已成為各類影展與表演藝術的重要基地。

過去曾接待許多外賓的大宴會廳「光復廳」,有著挑高空間和華美的水晶吊燈,從二樓迴廊延伸下來的氣派樓梯,「很像電影《鐵達尼號》裡女主角蘿絲走下來的場景。」洪千涵笑著說。平日光復廳雖不開放參觀,但只要報名中山堂的免費導覽,就有機會一睹廳內的氣派面貌。對比靜謐的內部空間,中山堂外頭卻是活力十足的景象,偌大廣場常見滑板、街舞青年,「在西門町這個高度開發的街區裡,卻一直保有這麼大的綠地廣場,是很有意思的事。」黃鼎云說。

除了表演空間,中山堂內還有風格古典的餐廳與咖啡廳。

除了表演空間,中山堂內還有風格古典的餐廳與咖啡廳。

穿梭紅磚巷弄  探索職人功夫

張剛華在2019年的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曾提出讓人耳目一新的「洗頭」創作。「『永樂市場』是我認識大稻埕的起點!」因為做戲而勤跑台灣最大的布料中心挖寶,是許多劇場人的共同回憶,一旁的洪千涵馬上接話:「大二第一次去永樂市場時覺得好酷喔!整層都是一間一間的小店。」

相較市場一樓的人氣美食和二樓林立的布行攤商,張剛華特別推薦人們較少踏足的三樓空間,「有很多訂製店藏身其中,各家老師傅臥虎藏龍。」說完他突然想起市場旁的霞海城隍廟,據說在這裡求姻緣得要說出明確條件,彷彿在訂製完衣服後,「再去霞海城隍廟訂製一個情人!」張剛華笑著說。

「大稻埕有較熱鬧華美的段落,但也有非常清幽、保留傳統門戶的部分,那種新舊混雜的真實感,對我來說很吸引人。」張剛華說。至今許多店家仍保留傳統的長屋結構,旅人可輕移腳步,穿過一進、二進,感受從天井灑落的溫暖日光。黃鼎云則推薦從高處欣賞大稻埕街廓,「好像小人國模型,街廓內可以看到大稻埕的紅磚屋頂層層疊疊,但只要超出去一點點,就完全是另一番樣貌,界線非常清楚。」

從高處欣賞大稻埕街廓,可看到屋頂紅瓦與小巧的天井。©迪化二〇七博物館

從高處欣賞大稻埕街廓,可看到屋頂紅瓦與小巧的天井。©迪化二〇七博物館

180度遼闊視角  眺望關渡平原

身為同班同學的三人,聊起大學時代為了排戲,幾乎整天都待在學校,就連跨年也在學校度過。大夥最常聚集在臺北藝術大學的人文廣場,以180度視角坐擁關渡平原景觀,甚至能看到遠處的台北101大樓,「不管台北哪裡放煙火,基本上我們都看得到。」黃鼎云笑著說。

張剛華還推薦校園裡的室內游泳池,「建築有一整排落地窗,下午時陽光會灑進來。」這幾年由北藝大舉辦的「關渡光藝術節」,地點都在游泳池,結合水、光、聲響與肢體表演,呈現如夢境般的場景,「照片都美得不得了!」在3位劇場人的帶路下,許多看似平凡的空間,全都化身為藝文味十足的角落。

每年的關渡光藝術節,北藝大游泳池即搖身一變成為水光與燈光流動的夢幻舞台。©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學系

每年的關渡光藝術節,北藝大游泳池即搖身一變成為水光與燈光流動的夢幻舞台。©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學系

*以上場館與設施開放時間以館方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明日和合製作所
由黃鼎云、洪千涵、張剛華(左起)在2016年成立,三人為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導演組同班同學,以「現場展/演」、「沉浸式計畫」、「回應式創作」為創作發展核心,作品包括《做一頓飯》、《山高流水之空中》等。


©明日和合製作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