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山狗大尋覓歸鄉路!走入大武山下的純樸客家庄與原鄉部落

2019-09

跟著山狗大尋覓歸鄉路!走入大武山下的純樸客家庄與原鄉部落

位於屏東中部的新埤鄉,是典型的客家聚落,至今仍保有純樸農村氣息與優閒氛圍。山狗大後生樂團創辦人顏志文在這裡出生成長,新埤的每個角落,全是記憶中深刻的家鄉故事。

文|陳怡如

雄偉的大武山對高屏地區的客家族群有獨特意義,去年樂團一行人來到林邊溪畔,拍下晨光中的大武山。©山狗大後生樂團/黃建賓攝

雄偉的大武山對高屏地區的客家族群有獨特意義,去年樂團一行人來到林邊溪畔,拍下晨光中的大武山。©山狗大後生樂團/黃建賓攝

從高中畢業北上念大學,一直到三、四年前搬回新埤,即使闊別家鄉數十年,顏志文說起新埤的一景一物,依舊歷歷在目,童年釣魚、爬樹、戲水的青春歲月,彷彿昨日般生動鮮明。他的許多創作都與家鄉有關,這並非刻意,而是腦海自然浮現這些場景。

林邊溪、大武山  守護家鄉

「小時候在這生活是沒人管的,這裡每一寸土地我都跑過。」顏志文笑著說。新埤的氣質和顏志文的個性很像,他不喜喧鬧,愛往大自然裡鑽,小時候常騎著單車,到鄰近的大武山山腳下玩耍;貫穿新埤的林邊溪,是客家居民口中的「新埤河壩」,更是他和少時玩伴熟悉的戲水之處。

海拔超過三千公尺的北大武山,一般人習稱大武山,是屏東跟台東的界山,陡峭險峻,素有「南台灣屏障」的稱號。這裡不僅被排灣族和魯凱族視為「聖山」,高屏地區的客家族群長久以來也在大武山下安身立命,高山猶如母親庇佑家園。即使從前時常造訪山腳,顏志文卻不曾登上山頂,直到去年才終於踏上高山。

當他半夜隻身一人獨行在林間山路時,突然熱烈悸動而淚流滿面,「當我寫〈早安大武山〉時,沒想這麼多,直到上山才強烈感覺這首歌寫對了。累積幾十年對大武山的感情,慢慢發酵,來到山上才領悟大武山對我們這麼重要,情緒一下就釋放出來。」直到清晨攻頂時,整個山頭只有他一人,居高臨下俯瞰整個屏東平原,獨享大武山的遼闊景色。「從萬家燈火到曙光日出,往南望去,右邊是屏東,左邊是台東,可以很清楚看到交界,景色非常壯觀。」

從沿山公路通往吾拉魯滋部落的途中,綠樹成蔭,光是置身其中就是一大享受。©林韋言

從沿山公路通往吾拉魯滋部落的途中,綠樹成蔭,光是置身其中就是一大享受。©林韋言

沿山公路林蔭道  體驗部落風情

小時候顏志文的單車探險地圖,還包含途經新埤的185縣道「沿山公路」。全程位於屏東境內的沿山公路,總長近七十公里,因沿著中央山脈山麓開闢而得名,北起高樹,南至枋寮,沿途可見林蔭道、鳳梨田、紅藜田與原鄉部落,將屏東風光濃縮其間。

來到沿山公路,顏志文推薦排灣族部落「吾拉魯滋」。部落原位於大武山上,因八八風災遷至山下定居。部落裡的泰武國小以大量圖騰、百步蛇、陶壺、琉璃珠等元素裝飾,呈現繽紛的原鄉風情。這裡也是排灣族古謠傳唱的基地,由學生組成的泰武古謠傳唱隊曾多次登上國際音樂節舞台,「他們不採西方美聲唱法,而是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傳達古謠的故事與情感,光聽清唱就很動人,有種純粹的美感。」

泰武國小將排灣族元素融入彩繪和拼貼壁畫裡,校園極具傳統特色。©黃基峰

泰武國小將排灣族元素融入彩繪和拼貼壁畫裡,校園極具傳統特色。©黃基峰

站在泰武國小裡的半圓形廣場,藍天綠地盡收眼底,搭配琉璃珠裝飾特別吸睛。©黃基峰

站在泰武國小裡的半圓形廣場,藍天綠地盡收眼底,搭配琉璃珠裝飾特別吸睛。©黃基峰

純樸客庄  感受濃濃人情

從前顏志文許多同學都住在老家旁的建功村,相較於新埤市區,這裡又更加純樸寧靜。村裡最具代表性的地標「東柵門」,建於1882年(清光緒8年),過去是客家庄避免外人侵擾而設置的柵門,因村民曾協助平定民變,由皇帝御賜「褒忠」二字,如今列為縣定古蹟。

這趟家鄉之旅最後回到新埤的「社交中心」── 阿樹哥的雜貨店前。每到傍晚,村民們便會自動聚集在此話家常,儼然是村裡的大客廳,充滿人情味的畫面也是顏志文從小對新埤的深刻記憶之一,或許這正是他始終難以忘懷故鄉的原因。

*校園開放時間以校方公告為主,建議旅客出發前可上網或致電詢問。

山狗大後生樂團
「山狗大」是客語「台灣攀木蜥蜴」之意,1997年顏志文成立山狗大樂團,推動客家新音樂創作與傳統歌謠的重新編曲演唱。2008年顏志文邀請新秀組成「山狗大後生樂團」, 持續為客家歌曲注入現代氣息。

©山狗大後生樂團/黃建賓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