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僅存製墨技藝!在光陰裡飄香的手工松煙墨

2019-09

守住僅存製墨技藝!在光陰裡飄香的手工松煙墨

1970年代,書法是每個小學生必要的功課,小小的墨條供不應求,這是台灣製墨產業的黃金時期;然隨著時光荏苒,製墨廠一一關門,如今僅存一家手工松煙墨,持續在光陰裡飄出墨香。

文|盧家珍・攝影|詹朝智・插畫|鄭開翔

四十年前的中小學生不但要上書法課,還要用毛筆寫週記和作文,當時的墨條可說是不可或缺的文具之一。

台灣早年並沒有製墨產業,使用的墨錠均由上海、福州運銷而來,直至日治時期,才有部分福州製墨師傅移居來台落地生根。起初,他們多在台南開業,其後因為三重一帶有工廠生產牛皮膠,在原料取得便利的優勢下,吸引了一些師傅北上,開啟了製墨業的新版圖。

從學生墨到松煙墨

1975年,台灣製墨業迎來最輝煌的一段歷史。教育部公布國民小學課程標準,書法教學蔚為風潮,全台墨條的需求數量大增,當時學生墨最大供應商為三重的「大有製墨廠」,每天的生產量近七千條,一條只賣四、五元的學生墨,一個月的產值可高達八、九十萬元。

然而,隨著中國大陸墨以較低廉的價格銷售來台,本土製墨業者面臨挑戰,以學生墨打下江山的大有製墨廠陷入生存危機,十幾名員工全部遣散,僅剩老闆陳嘉德一人。
面對突如其來的劇變,15歲便入行的陳嘉德憑著多年向福州師傅學習而來的製墨技藝,決定放棄與低價競爭,朝高價的松煙墨發展。

松煙墨自明代以來,因為松煙取得不易,已屬少見。陳嘉德以德國松煙、美國牛皮膠、法國麝香,以及中藥的冰片為材料,努力研究老師傅傳授的歷史配方,期間甚至不惜丟棄五百多公斤的失敗品,終於調製出完美的香料比例。

大有製墨廠目前收藏了百來支古墨模。墨模以石榴木為材料,文字和圖案均採陰刻而成,製程非常精細,目前刻製墨模的老師傅幾已凋零。

守住僅存的製墨技藝

「文房四寶,筆墨紙硯,做墨最辛苦。」2014年接班大有製墨廠的第二代老闆陳俊天說,製墨的工序並不難,但每樣都要靠經驗,尤其揉墨杵需要非常大的力氣,手臂受傷是常有的事。

以調煮墨料來說,每回原料的質地與乾溼程度都不同,將牛皮膠調入松煙和水攪拌時,要有豐富的經驗才能準確判斷比例,這是最難學會的步驟。而這個調製的過程中不能開窗或吹電扇,酷熱之餘,還得忍受無孔不入的松煙粉塵,整個人從髮膚、鼻腔到指縫都是黑的。

接下來還得經過蒸軟、碾墨、杵揉、修剪、陰乾等製程,有經驗的師傅一摸就知道墨揉得夠不夠軟,一聞就知道成分調配得對不對,若遇上下雨天,半夜還得去幫墨條翻面,以免墨變了質,就像在呵護小嬰兒一樣。

而他們用心製作的獨特松煙墨,除了香味可以醒腦之外,還能防蛀蟲,墨色更是豐富而有層次,受到許多書畫家的喜愛,連中國大陸有名的徽墨也來此取經。

小小的製墨廠,積著半世紀的厚實黑煙,近八十歲的陳嘉德和承繼父業的陳俊天致力延續傳統技藝的微光不滅,亦如這松煙墨味,將持續在光陰裡飄香。

「勁松追風」墨模為陳嘉德的師父林祥菊所贈,正面鐫刻的四字草書颯颯生風,背面刻鏤的遠山近水,則有松樹傲立其中,具有堅忍不凋的意義。

描金敷彩是製墨的最後一道工序,待色料乾透之後,再於墨的表層上蠟或塗漆,磨墨時手才不會被墨條染黑。

怎麼做?


1. 反覆碾壓與增香
蒸煮好的墨團放入碾壓機脫去多餘水分,並在反覆碾壓的過程中,加入麝香與冰片,為墨料去味增香。

2. 杵擣墨團
先將大塊的墨團放在臼上槌扁再分成小塊。製墨要求杵擣多多益善,不但可增加墨團密度,製出來的墨才會色澤黝黑、不易崩裂。

3. 揉製入模
墨團秤重分成小塊,放在烏心木製的工作檯上,以手揉製得更加緊密油亮,再放入石榴木雕刻的模具中,坐在自製的壓軋椅上下施力,壓製墨條。

4. 修剪晾乾
把墨條從模具裡取出,修剪多餘的部分後陰乾、以鬃毛刷亮,再以毛筆描金或敷上色彩,便完成所有工序。


 

職人工具


製墨最重要的工具便是這支特製的鐵杵,重達5公斤,如此才能在杵擣時確實將墨團內的空氣擠壓出來。經過近五十年來的杵擣,木柄已變得黑亮。

松煙墨職人


陳俊天
國寶級薪傳獎手工製墨大師陳嘉德之子,傳承松煙墨傳統技藝,雙手染得黝黑,只希望將製墨文化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