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惠:守護山林不能消極,而是要積極創造它的價值,才能走得更久。

2019-09

陳美惠:守護山林不能消極,而是要積極創造它的價值,才能走得更久。

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教授陳美惠,十多年來打造生態旅遊、社區營造和林下經濟的模式,在人與森林之間開創更多共生的可能。當人開始真正深入了解森林與自然,並從中獲得效益,才能走出更永續的保育之路。

文|李郁淳・攝影|陳俊羽・圖片提供|國立屏東科技大學社區林業研究室

從事生態旅遊與社區營造十多年,屏科大森林系教授陳美惠最常面對的不是一般森林系主流的動、植物,而是「人」。「我們的團隊,主要希望能幫助山間、鄉村的社區部落,保存環境和文化資本,讓在地民眾感受到保育是與切身相關,而不僅是少數人做的事。」陳美惠說。

從政府走向學界  打開溝通的管道

她不只口上說,也捲起袖子四處奔走。出身台南麻豆的農家,從學校畢業後,考上公務員在林務局工作,以為會一路做到退休。然在2002年政府訂為「台灣生態旅遊年」,雖然當時已是國際趨勢,但一般人對「旅遊」的認知還停留在大眾觀光,鮮少人知道什麼是在地深度之旅,而說到「生態」,更像是少數自然愛好者才懂的專利,大眾不得其門而入。陳美惠看到這其中觀念銜接的缺口,感覺深耕社區的必要,於是她帶著經營社區保育與生態旅遊的理念,在2004年轉到屏東科技大學任教,帶領學生們一起走入社區至今。

社頂臺灣梅花鹿復育工作站裡的梅花鹿,是當地生態旅遊的熱門主角。

兩度登上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保護區與社區夥伴關係的成功案例,現在以「生態旅遊」聞名的墾丁社頂部落,是陳美惠的初試啼聲。她回想起走進社頂推廣之初,多數居民態度冷淡,更埋怨墾管處請專家來是別有居心,各種強烈反應讓她開始思考,會有這麼大的鴻溝,是因為過去的保育,把人與自然切割開來,要求兩邊互不相犯。「而我們應該設法把一個社區的環境文化資本,轉為生計與收入,讓他們知道,雖然你在保護區裡的土地開發受到限制,但也有別的方法讓它成為經濟來源。」

當前生態旅遊已成為趨勢,高雄十八羅漢山自然保護區的解說員正在為小朋友解說地質。

植根在地的生態旅遊之路

「生態旅遊還在理念推廣摸索階段,必須建立起良好的操作模式,而不只做,還要說服人,一旦模式建立之後才能產生燎原效應。否則大家還停留在逛大街、玩遊樂園的階段,社區只是被路過,居民無法有真實的生計和合理的營收。」於是她開始蹲點做田野,針對社區進行「人、文、地、產、景」的全面調查,並讓居民一起深入參與。「有居民的參與可以提供更多在地的知識,有助於我們快速抓住當地資源特色。這些是人跟環境長期互動出來的文化、倫理、知識與技能。」

位在屏東霧台的阿禮部落是陳美惠進行林下經濟示範社區部落之一,金線連是其中一項產品。

對立逐漸消失了,社頂居民主動成立生態巡守隊,「夜間生態體驗」、「梅花鹿尋蹤」也成為熱門行程。當然也有人質疑,怎麼可以這樣近距離觀察野生動物?「如果能在嚴謹的管控狀態下,低密度使用資源,居民就會重新踏進自然,扛起解說土地的工作,又感受到保育帶來的實質惠益,找回自己跟土地的連結,也累積社區的自信心和守護心。」陳美惠說。

陳美惠在居民、政府、學界、社區、消費市場之間遊走,她把自己放到最小,而用最大的力氣進行從無到有的串聯,在南台灣成功推動十幾個社區的生態旅遊後,她又開始思考另一個與「人」更相關、保育與經濟並存的出口。

 

同樣位於屏東的大武部落近年也與陳美惠合作,以循環農業協助居民災後重建,同時也找回與家鄉土地的連結。

走進林下拚經濟  創新模式扶植示範農戶

陳美惠指出,若從保育的大前提看,生態旅遊僅是一種策略,一個社區、部落的永續經營不能只有旅遊,還要發展其他友善環境的產業去支撐,也才能讓像因災後需要重建的部落型社區更具有韌性,且能有自給自足的恢復力。

這幾年,她從生態旅遊開始轉向更新興的「林下經濟」,倡導與山林共生的栽種模式,她和團隊陸續成立森林養蜂場和段木香菇場等林下經濟人才培訓基地,幫助部落裡的農戶不用摧毀山林、開墾大片土地,也能創造出獨特產業,以最符合在地環境與傳統文化的方式創造永續收益。

陳美惠與學生在屏科大的森林養蜂場研究養蜂。

陳美惠深知保育議題最核心的部分是人,她必須先解決人的問題,才能回饋到自然。「先維繫山林的資本,才能談更多可能。我在打一個社區營造基礎,讓以後年輕人進入社區能夠盡情在裡頭發揮不同世代的專業,可以是觀光、農業或其他可能。守護山林不能消極,而是要積極創造它的價值,才能走得更久。」

當年來自麻豆的農家女孩沒有忘記初衷,她仍持續守護台灣的自然山林,更守護居住在上頭的人民。

陳美惠
屏東科技大學森林系教授,長年在屏東社區扎根,至今發展15個社區的生態旅遊。近年來更轉向林下經濟、循環農業,幫助原鄉部落災後重建,曾榮獲第40屆全國十大傑出農業專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