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刻老屋與記憶的風景!再次盛放的美麗鐵花窗

2019-08

復刻老屋與記憶的風景!再次盛放的美麗鐵花窗

1920年代,鐵花窗隨著西洋建築風格傳入台灣,以魚鳥花草、幾何圖案盛極一時,小小窗格成為鐵匠的競技舞台。然而不鏽鋼窗的興起,卻讓手工鐵花窗迅速消失,所幸還有用心的職人找回技藝,讓凋零的鐵花窗再次綻放。

文|盧家珍・攝影|詹朝智・插畫|鄭開翔

出生於1950到1970年代的四、五年級生,對於鐵花窗應該不陌生。當時的台灣經濟起飛,新式樓房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人們在生活寬裕之餘,對於美學的意識也逐漸提升,而兼具美感與防盜功能的鐵花窗,正是在此背景下開始流行,成為時代榮景的記號。

鐵花窗的盛開與凋零

鐵花窗的原料是黑鐵,質地較軟,因此可以經由彎折、扭轉、鉚接、拼花、燒焊等手法,做出各式的圖樣,其中以幾何圖形的組合最為常見,鐵匠們各自展現天馬行空的創意,從花葉、水果、動物、音符,甚至日本富士山、屋主姓氏也搬上窗。而這一方天地不但成了家家戶戶的小風景,也是匠師們的「名片」,吸引著來往人們的目光,招攬更多的生意上門。

想要維持鐵花窗的美麗,定期保養是不可少的,尤其在長年溼熱的台灣,每逢年節,就得用鋼刷除鏽,再重新漆上一層紅丹漆以避免氧化,這個除舊布新的工作,可說是許多中生代共有的兒時回憶。

1980年代之後,更現代的新式建築風格引進,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降低了鐵窗的防盜必要性,不鏽鋼窗和鋁窗興起,較佳的抗鏽蝕能力取代了易鏽蝕的黑鐵,簡單切割組裝即可,又不必油漆維護,因而成為市場主流,鐵花窗從此淡出人們的生活,只在僅存的老屋中偶爾一瞥其身影。

現代焊接工具的進步,讓鐵花窗可以有更複雜的圖案,連繁複的漢字也不是難事。

尋回老工藝復刻歲月痕跡

所幸在鐵花窗瀕臨絕跡之際,仍有用心的職人想尋回老工藝。人稱「昌仔」的曾文昌師傅,對鐵花窗有著外婆家的回憶與情感,更喜歡那獨特的結構之美,於是他決定用自己30年的鐵工資歷來重現這項幾乎消逝的技術。除了回頭向自己的師父請益,也靠自己的想像和實驗,費了好一番功夫,一點一滴將製作鐵花窗的每一道工序都順利還原。

曾文昌說,鐵花窗的製程繁複,早期焊接技術不發達,因此鉚接的工序便十分重要,而鐵花窗最美麗的部分,就是在鉚接處的彎折。師傅要扭轉鐵條來強化結構,同時製作出鉚接面,這過程必須靠全身的力量來施壓,不但挑戰自己的體力,精神壓力也很大,因為扭折之處如果出錯,整支鐵條就報廢了。

隨著焊接工具的進步,鐵花窗的圖案組合變化更多,諸如「春」、「福」等筆劃繁多的漢字,也可以出現在方寸之間。完工後的鐵花窗再加上熱浸鍍鋅、氟碳烤漆等現代技術,就可以達到堅固強化與防止鏽蝕的效果,保養起來更輕鬆。

曾文昌認為,鐵花窗不僅留存著記憶的溫度,也包含著職人手作的精神。近年來,老空間再利用的意識興起,不少業主希望能夠翻修祖厝,重現老式建築的重要構件,而鐵花窗也似乎成為老屋的代名詞之一。藉由鐵花窗工序的還原,他希望能有愈來愈多鐵工廠承接修復和製作的行列,在一次次的彎折與拼花之中,復刻歲月的痕跡,讓老記憶再度甦醒,並再創造新的花窗經典。

 

製作鐵花窗最美麗和困難的部分,就在鉚接處的彎折,必須靠全身的力氣來施壓,非常耗費體力。

怎麼做?


1. 彎折鐵條
依照尺寸先切割成扁鐵條,然後計算距離、打洞,再將鐵條的打洞處固定在虎鉗上進行彎折。

 

2. 上鉚釘
將彎折後的鐵條排列成十字形並對齊打洞處,先用鉚釘穿入後再打扁固定,如此就能將鐵條組合起來。

 

3. 扭轉飾條
用自己做的模具,將短鐵條扭轉成各種尺寸的C型飾條,並依照設計排出不同的形狀或花樣,一個個焊接在鐵架上

4. 磨平焊接點
將焊接處磨平,使表面看起來光滑平整,邊角較銳利處也要再磨一次,待完工後再進行防鏽及烤漆等工序。


 

職人工具


以黑鐵製作的鐵花窗,最重要的靈魂就是彎折,虎鉗和鉚釘是不可少的工具,每一個扭折的距離都要經過人工計算,無法用機器量產。過去師徒制盛行時,有徒弟可以協助彎折及飾條製作,如今鐵工人力不足,再加上鐵條為了因應防盜而增厚,更增加了彎折的困難度與所需的體力。

鐵花窗職人


曾文昌
鐵工生涯超過30年。靠著向前人討教與自行實驗的堅持,成功重建了傳統鐵花窗的製作工序,再加上現代的強化技術,讓鐵花窗既不易鏽蝕,又能保留傳統的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