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銘謙:走在這條路上的人都會成為歷史一部分,如果還能多了解土地,不是更有意思嗎?

2019-08

徐銘謙:走在這條路上的人都會成為歷史一部分,如果還能多了解土地,不是更有意思嗎?

從年初打響話題的淡蘭百年山徑,到持續進行中的樟之細路,古道健行風氣開始有了嶄新氣象,這是徐銘謙多年來累積的成果。她推行手作步道降低人為痕跡對大自然的傷害,也讓原本乏人問津卻充滿故事的小徑,帶我們通往更多新的可能。

文|李郁淳・攝影|黃國華

週末的桃園龍潭小粗坑古道入口,在當地里長的帶領下,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徐銘謙,與4 位步道師和二十幾名參加工作假期的學員,一起向路口的土地公參拜,祈求為期兩天的手作築路能順利。今天要修3個路段,重點放在區段排水、鞏固路面、砌石階梯,他們將以最貼近原始地貌的方式,修復這「樟之細路」(Raknus Selu Trail)其中一段。

樟之細路以過去採製樟腦山林開發史命名,三百年來幾經更迭,陸續串起從龍潭到台中,原、漢兩大族群的貿易活動與文化交流。經過協會與大凡工程團隊長期踏查,去年9月完成主副線總長378公里的定線,目前陸續展開古道修復。

讓古道知識系統化

「一條步道在進行修復前,必須先挖掘、確認它背後的人文與自然背景,再進行難易度分級。像這一段路屬於第三級,因為難度較高,路面崎嶇就不是太大問題,重點是做好排水,減少降雨對路面的損害。」徐銘謙健步如飛地走在山徑上,邊指著路邊的菱形指標說:「你看到的RSA08,就是取泰雅跟賽夏語『樟樹Raknus』,與客語的『細路Selu』字首結合,A是主線,08是第8段,008是起點算來800公尺的意思。將來外國人若來走這條路,很快能藉由這些統一的指標找到定位。」

看似微小細節,卻是徐銘謙十多年來奔走、遊說的成果。2002年,她因看到汽車廣告中四輪傳動車闖入山林馳騁的畫面,有感於大眾對環境保存觀念不足,發起「刷青苔救古道」、「牽手無礙親近自然」等運動。近年來更是大力推廣,促使政府民間調整觀念,改採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方式來修築步道,再加入歷史人文的點綴,讓一條條古道換上更迷人的姿態重新問世。

修路前工作人員會先行探勘,並在需要施作之處作記號。

修路前工作人員會先行探勘,並在需要施作之處作記號。

樟之細路上的指標,以統一格式標明路徑名、路段和里程,連外國人來走也方便辨識。

樟之細路上的指標,以統一格式標明路徑名、路段和里程,連外國人來走也方便辨識。

步道師制度的成立

「步道的本質,是人去親近自然的路徑,但步道卻會對自然造成傷害,例如過度踩踏造成植被無法生長,或是樹木無法深根而因此倒塌。手作步道就是盡量以貼近自然的工法修築,減少人為痕跡的傷害。」過去的人知道自然作法的重要,只是這樣的價值逐漸流失在現代社會裡,徐銘謙2006年到美國阿帕拉契學習手作步道,之後再陸續到紐、英、德、日、冰島觀摩,把累積的經驗帶回台灣,重新掀起古道復興運動。

為了更有效傳承手作步道觀念,協會還建立了「步道師」制度,透過訓練培養更多人具有跨領域的專業能力,讓大眾正視步道這門技藝與學問。「步道是門科學,要從政策、制度、歷史、自然、美學、環境倫理各層面來看,不只是土木工程、結構計算而已。」徐銘謙說。

協會舉辦的手作步道工作假期推行多年,民眾回響熱烈,開放報名後常常出現秒殺熱潮。©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協會舉辦的手作步道工作假期推行多年,民眾回響熱烈,開放報名後常常出現秒殺熱潮。©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不僅開枝散葉,也要追本溯源。協會每年也會挖掘各地國寶級的「修路耆老」並賦予「榮譽步道師」的頭銜,讓更多傳統工法、在地智慧與文化價值被更多人知道。徐銘謙提到自己曾到屏東三地門拜訪今年榮譽步道師得主呂來謀,從這位87歲排灣族阿公身上得知在排灣族語裡,各種不同質地、工法的石頭都有自己所屬的說法,顯示出排灣族對如何把不同石頭運用在不同做法,已有相當純熟的認知與技巧 。「我看著他教我辨別哪種是『公的』石頭(較堅硬)或『母的』石頭(較易碎), 又或用頁岩一層層堆出駁坎或石板路面,這些傳統知識都讓我印象深刻,就是在那之後,我想把古道作法系統化記錄下來。」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推動榮譽步道師制度,以舉薦方式挖掘台灣各地築路國寶。圖為2019年榮譽步道師得主呂來謀。©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台灣千里步道協會推動榮譽步道師制度,以舉薦方式挖掘台灣各地築路國寶。圖為2019年榮譽步道師得主呂來謀。©台灣千里步道協會

每一步都走在歷史上

「我滿樂觀,當事情改變到一個臨界量,進步就很快了。」徐銘謙說。經過3年奔走、協調,藉由手作工法修復的淡蘭百年山徑,已在今年初重新問世,對內,這條路串聯起台北、新北、宜蘭、基隆4個縣市的共識,鼓勵民眾親近自然、了解歷史。對外,不僅吸引日、韓步道團體前來交流,手作修路的經驗也逐漸輸出到中、港各地。「我們希望藉由成功修復淡蘭百年山徑的經驗,引起台灣其他縣市跟進。而陸續進行中的樟之細路、從台江到玉山的山海圳,都是協會一步步邁向終極夢想『國家級綠道系統』的里程碑。」

「如果一條古道還存在著,就表示歷史還在延續,每個走在這條路上的人都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這條路以前是挑茶、挑米的,到了2019年因健行風氣興起,健行就成為新的歷史。如果同時還能在健行路上多了解一些土地的故事與文化,不是更有意思嗎?」徐銘謙微笑說。

徐銘謙提倡手作步道多年,致力彙整各國築路手法並將之系統化。

徐銘謙提倡手作步道多年,致力彙整各國築路手法並將之系統化。

徐銘謙

臺大國發所、清大通識教育中心兼任助理教授,現任台灣千里步道協會副執行長。著有《我在阿帕拉契山徑》,與千里步道合著《千里步道,環島慢行》、《向山,遇見最美的山徑》、《手作步道》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