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永韶:房子最美的部分在於承載了故事,只有說出過往發生在此的故事,才能讓房子活過來。

2019-05

葉永韶:房子最美的部分在於承載了故事,只有說出過往發生在此的故事,才能讓房子活過來。

近來台灣各地諸多歷史建物、老宅的去留深受社會關注,而這些訊息的傳播,以及文資概念的宣揚,有賴於在地方上默默耕耘,長期投注於老建築與地方文史修復的工作者,葉永韶是其一。

文|賴韋廷・攝影|游家桓・圖片提供|燦景古建築研究工作室

葉永韶凝視著自利澤老街廣惠宮拆下,並移至利澤簡民家館展示的泥塑人偶。

葉永韶凝視著自利澤老街廣惠宮拆下,並移至利澤簡民家館展示的泥塑人偶。

2014年,一支知名電信廣告讓宜蘭文學館成為觀光熱門景點,這棟前身為舊農校校長宿舍的歷史建築在2004年完成修護工作,並榮獲行政院「第五屆公共工程金質獎」的肯定,創下第一次由公有古蹟及歷史建築奪下此殊榮的紀錄。

葉永韶時任宜蘭縣文化局文化資產科,就是承辦這件修繕案的人,那是他首度主導古蹟修復案,而在更早之前,宜蘭傳藝中心剛創設時,他也曾偕同匠師修復、重組如今保存在園區的廣孝堂正堂與黃舉人宅邸。

從傳統與現代取平衡
為老建物重新打點門面

兩次重要經歷讓葉永韶對於從事古蹟修復充滿熱忱與信心,卸下公職後便在宜蘭縣五結鄉開設「燦景古建築研究工作室」,正式投入老建築修復。

在建築本身硬體的修復上,葉永韶延續過去從事古蹟修復時「有為有守」的原則。他認為「修房子是和老房子學習」,盡量以拆解房子時所見歷次修築遺留的痕跡做為依據,同時結合現代材料及工法,從中取捨出當下最適用該古蹟的修護方法;除了修護上的困難,也要面對人。葉永韶用心與建築所有權人、匠師溝通,以修復廟宇為例,廟方和匠師基於一般經驗,或在乎信眾觀感,多主張使用大紅、大藍等顏色,且有意增添大型雕飾來增添吉祥感,「這時我會盡力說服對方用色不要太豔,紋飾也要盡量遵古,才能維持古廟特有的歷史韻味。」

他直言這些判斷難免帶有自己的美感觀點,但會盡量蒐集舊照片、文獻以佐證這些主張是有所本。以利澤老街上的永安宮為例,較次要的梁架雕飾,雖然換成新木材但因為極力仿古,如今抬頭看廟內的雕飾,葉永韶自己也幾乎認不出新舊之別。

葉永韶(右)在頭城慶元宮前殿,與彩繪匠師討論廟宇中脊彩繪圖稿與顏色。

葉永韶(右)在頭城慶元宮前殿,與彩繪匠師討論廟宇中脊彩繪圖稿與顏色。

被路人問倒
省思人與建築的關係

在修復過程中,也讓葉永韶開始對「建築價值」有了新體認。過去他對老建築,總帶著自己也未察覺的「建築人眼光」,直到某次看見一間廢棄的學校禮堂,正竊喜於外觀符合了他對某段建築史的想像,卻有位退休教師上前攀談,疑惑於「它的價值是在哪?有什麼可當古蹟?」葉永韶如遭棒喝,「當時不知道要用什麼話來向其他人說明一間老建築的價值。」這個省思帶領他將工作視野與重心從單純的修復與維護,延伸到在地文史的重建,致力於挖掘湮沒於老建物裡外的故事與風俗,「我發現房子最美的部分在於承載了故事,只有說出過往發生在此的故事,才能讓房子活過來。」他多管齊下,一邊修建物也一邊蒐羅在地文史資料,辦社區報、製作並出版繪本;還籌辦活動來讓人們與老建築發生新的故事,重建關係。

宜蘭利澤老街的廣惠宮早年有一張大虎皮,信徒可求去一小片做平安符。老廟修建完後,葉永韶與廟方舉辦「求一塊虎皮保平安」活動,找回居民與老廟的連結。

宜蘭利澤老街的廣惠宮早年有一張大虎皮,信徒可求去一小片做平安符。老廟修建完後,葉永韶與廟方舉辦「求一塊虎皮保平安」活動,找回居民與老廟的連結。

葉永韶(執麥克風者)與歷史學者在由歷史建築改建的「李榮春文學館」談論這位宜蘭頭城文人的文學成就。© 李榮春文學館

葉永韶(執麥克風者)與歷史學者在由歷史建築改建的「李榮春文學館」談論這位宜蘭頭城文人的文學成就。© 李榮春文學館

為了凝聚在地認同,葉永韶籌畫「bike宜蘭媽祖古廟騎求平安」活動,藉由騎腳踏車「遶境」宜蘭的6間媽祖廟(現增為7間),讓大家感受在地田野風光,也累積對古廟的認同。這個活動間接使葉永韶獲得頭城慶元宮廟方支持,促成古廟的修復改建,近年更已成常態年度活動,每年年底都有人主動來提醒他何時要開始籌備下一次活動。

不過,人人眼中的建物價值不同,從事古蹟修復難免要遭遇意見不同者的抨擊,葉永韶不諱言曾因此喪志,但沉澱心緒,回首入行以來得到的正負評價,如今已能更積極地面對,「有些意見是來自不了解法令,那我就是加強溝通,減少大家對文資保存的誤會。」他堅信時間能換取空間,「隨著這議題經常進入公眾視野,一定會有更多人開始重視建物的文資價值,願意創造多贏的局面。」

「bike宜蘭媽祖古廟騎求平安」讓騎士們飽覽鮮為人知的宜蘭田野風光。

「bike宜蘭媽祖古廟騎求平安」讓騎士們飽覽鮮為人知的宜蘭田野風光。

葉永韶
燦景古建築研究工作室創辦人。投入利澤老街與頭城老街的文化資產保存工作,10年內主導修復老街上10棟代表老建築,並與社區一起形塑老街古樸生動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