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筆豐潤亮彩 孫少英紙上重現日月潭最美時刻

2019-04

揮筆豐潤亮彩 孫少英紙上重現日月潭最美時刻

文|胡德揚

孫少英,《九隻青蛙雕塑》,水彩、紙本,39×57cm,2013。

孫少英,《九隻青蛙雕塑》,水彩、紙本,39 × 57cm,2013。

拂曉之際,水面被初陽緩緩照亮,景致層次分明,色彩充盈又豐富,水光山影間更飄蕩著日月潭特有的靈秀氣息——這是日月潭最美的時刻之一。而在潭面一隅,一座雕像在湖光山色映襯中凝立,定睛細看,原來這便是繞富趣味的「九蛙疊像」。

將清晨時分,日月潭水蛙頭步道入口處九蛙疊像生動入畫的,是定居埔里近三十年的藝術家孫少英,於2013年應邀以日月潭風土人情為主題作一系列畫,此幅《九隻青蛙雕塑》便是成果之一。

1949年來台的孫少英和日月潭結緣甚早,他曾在此處的教師會館擔任美術組長、和妻子在此地相識、女兒也在埔里出生。對他來說,埔里已是寄寓家鄉情感的所在之地,退休後,他便「回到」埔里,致力創作。

孫少英發現台灣的空氣溼度高,四季的色彩明亮而潤澤,加上他對現地寫生的偏好,靈活性高且顯色清透的水彩,便成為他長年運用的表現形式。孫少英的畫作中,並不全然是西方的水彩技巧,還有中式書法的筆勁和水墨的意境。而除了乾筆的線條表現,他也在畫面中留白突顯光影的明快感。

《九隻青蛙雕塑》對青蛙雕像略帶寫意的描繪,就有著書法的筆勢;在水面波光和將欲破曉的天空中,我們則可觀察到畫紙本身帶有的白色,成為「用色」的一部分,呈現清晨時光線和景物將融未融的剎那。

經年以日月潭為采風對象,孫少英歸結出此地的「數美」:大面美、角落美、生態美、步道美、水美和山美。體驗最好的方式,便是環潭;隨著日月潭水面起落,「九蛙疊像」露出的青蛙數量各時皆不同,若在環潭途中見到它,不妨停下數數:這次會見到幾隻青蛙?

孫少英 
1931年生於山東,1949年來台,復興崗大學(今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藝術系畢業,先後任職光啟社、台灣電視公司,曾舉辦多次個展,致力以水彩為主要創作形式,描繪台灣各地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