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年來一大千 一窺20世紀最傳奇的國畫大師的藝術軌跡

2019-04

五百年來一大千 一窺20世紀最傳奇的國畫大師的藝術軌跡

從臨摹古畫開始,張大千吸收各家門派的筆法精髓,繪畫功底幾乎貫穿中國千年畫史,更不斷突破挑戰,最終開創出獨樹一幟的潑墨潑彩技法,成為中國近代繪畫史上一大家。

文|陳怡如・圖片、資料提供|國立故宮博物院

很少有中國當代畫家如張大千一般同時享譽東西畫壇。他被紐約國際藝術學會選為世界大畫家,被西方藝壇讚為「東方之筆」;他和國畫大師齊白石並稱「南張北齊」,又被中國現代繪畫之父徐悲鴻譽為「五百年來一大千」,他開創的潑墨山水,甚至超越了同輩與其所處的時代。

張大千一生的際遇也跟他的藝術成就一樣充滿傳奇色彩。他在1899年生於四川,自認是黑猿轉世,一生養猿也畫猿。17歲時,在放學回家的路上被土匪綁架,卻因字跡漂亮被迫留下當師爺,3個月後才獲救返家。21歲時,因表姊同時也是他的未婚妻謝舜華逝世,讓他感於世事無常因而出家,法號「大千」,雖然沒多久就被二哥揪回家裡,但「張大千」這個名字卻跟了他一輩子。

《大千狂塗》冊(一)(12) 我同我的小猴兒 冊頁 紙本設色 23.8×35.8 cm 國立歷史博物館藏。張大千名爰,生性愛猿,藝壇亦盛傳他是黑猿轉世之說,此畫恰巧展現出他與猿猴之間的情感。畫成於1956年。是年,張大千首度遊歐,並與畢卡索會晤。因受到西方現代藝術的啟發,筆墨遂益趨豪邁簡潔,率意淋漓。

《大千狂塗》冊(一)(12) 我同我的小猴兒 冊頁 紙本設色 23.8×35.8 cm 國立歷史博物館藏。張大千名爰,生性愛猿,藝壇亦盛傳他是黑猿轉世之說,此畫恰巧展現出他與猿猴之間的情感。畫成於1956年。是年,張大千首度遊歐,並與畢卡索會晤。因受到西方現代藝術的啟發,筆墨遂益趨豪邁簡潔,率意淋漓。

仿古奠定畫功  筆墨老辣成熟

張大千成名甚早,他21歲從日本習畫後回到上海發展,25歲就開了個人畫展。早年他以繪製仿畫出名,尤以臨摹清初畫家石濤著墨最深,許多行家大老皆難辨真偽,甚至博得「石濤再世」的名號,更留下許多津津樂道的奇聞軼事。

〈墨荷四聯屏〉 軸 紙本設色 359.6×148.6 cm 國立歷史博物館藏。這幅作品於1945年在成都昭覺寺作。作品上題「以大滌子寫此」,指學石濤用淡墨畫花瓣,濃墨勾瓣尖。構圖恢宏,筆觸強勁,花葉翻動如敦煌「飛天」翩翩起舞,令滿壁生風。

〈墨荷四聯屏〉 軸 紙本設色 359.6×148.6 cm 國立歷史博物館藏。這幅作品於1945年在成都昭覺寺作。作品上題「以大滌子寫此」,指學石濤用淡墨畫花瓣,濃墨勾瓣尖。構圖恢宏,筆觸強勁,花葉翻動如敦煌「飛天」翩翩起舞,令滿壁生風。

國立故宮博物院書畫處科長何炎泉表示,當時上海高手雲集,「但他一出手就是大家,即使不到30歲,卻已足以在中國繪畫史上留名。」

何炎泉以一幅張大千仿明朝畫家沈周的〈蜀葵圖〉為例。畫中葉片寫意,以枯筆留白、勾勒拖絲;花朵寫實,用濃墨點出花瓣形體,「如此用筆和用墨的老辣程度,很難想像一個年僅30出頭的人,筆墨已成熟到這個地步。」

何炎泉指出,中國傳統繪畫著重筆墨表現,「筆墨就像唱腔跟身段,即使劇碼相同,但每個演員仍有不同表現,筆墨也是一樣,每人特性不同。」而張大千「用筆特別俐落乾淨,不拖泥帶水,而且轉換熟練。他仿石濤跟八大山人都非常厲害,但一個筆法複雜、一個簡單,他卻兩種風格都能駕馭。」

1940年代,張大千欲一睹隋唐繪畫風采遠赴敦煌,他花了近三年時間,臨摹了兩百多幅壁畫,成了中國繪畫史上首次大規模臨摹敦煌壁畫的創舉,引起世人對敦煌藝術的關注。而敦煌壁畫瑰麗濃豔的風格,更影響了張大千日後的用色技巧,也讓他的人物仕女,從原先的秀美轉為健美。

〈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樂〉 軸 紙本設色 51.4×72.4 cm。畫中菩薩手持排蕭,頭身著珠冠、瓔珞與彩帶,透過深青色的背景幫襯,更顯裝扮華貴。兩側彩帶彷彿隨著樂聲舞動,既纏繞又舒展,對稱又活潑,與儀態端莊、神情專注的菩薩相互襯托,渲染出畫面的韻律感。

〈摹敦煌莫高窟第三二七窟宋代伎樂〉 軸 紙本設色 51.4×72.4 cm。畫中菩薩手持排蕭,頭身著珠冠、瓔珞與彩帶,透過深青色的背景幫襯,更顯裝扮華貴。兩側彩帶彷彿隨著樂聲舞動,既纏繞又舒展,對稱又活潑,與儀態端莊、神情專注的菩薩相互襯托,渲染出畫面的韻律感。

這些臨摹經典名作的經歷,從近代上溯清、明、元、宋,歷5代而至隋唐,張大千始於仿古,最終兼容並蓄,集各家之大成,山水、花卉、人物無所不精。當代研究張大千知名的專家傅申就曾說過:「研究張大千就等於研究整個中國繪畫史。」

獨創潑墨潑彩  突破傳統水墨

這段以傳統水墨為主的創作,可以1949年當作分水嶺。當年張大千因戰爭避走海外,此後長達27年,他遷居於阿根廷、巴西和美國等地,並在歐亞美十多個國家舉辦畫展。張大千為人四海,一生交遊廣闊,到了西方依舊不改其性,當時最轟動中西藝術圈的大事,便是1956年他與立體派大師畢卡索會面。

也是在這時期,張大千開創出前所未有的潑墨潑彩山水。他在年近六十歲時,因整修巴西住宅不慎弄傷眼睛,一眼幾近失明,難以長時間或大篇幅地描擘精細的傳統水墨,另一個原因也跟他身處西方有關,「當時西方現代藝術崛起,比起傳統筆墨,潑彩會更容易欣賞。」何炎泉說。

然張大千的潑墨潑彩,氣勢磅礡,不僅為傳統水墨創造了新的格局,也為自己建立了國際級的聲譽,他繪於1968年的〈愛痕湖〉便是代表作之一。他以巨幅潑彩生動描繪瑞士湖泊,鮮明的石青和石綠兩色,交融勾勒出如海浪般洶湧的湖邊山景,「有人說他不是『潑墨』,而是『破墨』,顏色從墨中破出,以黑色為底,破出藍色跟綠色。」

看似不需精細畫功的潑墨技法,其實更需要深厚的繪畫功底。「張大千潑墨最厲害的地方是,潑完之後的小心收拾,如何在看來雜亂的色塊中看出形體。」張大千曾託人刻過一個印章,稱自己為「辟混沌手」,生動詮釋他的塑形功力,而這全歸因於他累積數十年的扎實畫功,也成為張大千潑墨作品難以超越的原因。

〈山高水長〉 軸 紙本設色 192.5×102.5 cm。於1976年為祝賀老友張群壽辰所作。主峰潑墨疊彩,一柱擎天。以墨筆勾出山形輪廓,點出屋舍帆影,為中央的斑斕色塊塑造敘事情節,使成一可遊、可居的山水。翠綠顏料在乾燥後自然形成的積聚紋理尤為美麗;優游於潑彩與傳統繪寫之間。

〈山高水長〉 軸 紙本設色 192.5×102.5 cm。於1976年為祝賀老友張群壽辰所作。主峰潑墨疊彩,一柱擎天。以墨筆勾出山形輪廓,點出屋舍帆影,為中央的斑斕色塊塑造敘事情節,使成一可遊、可居的山水。翠綠顏料在乾燥後自然形成的積聚紋理尤為美麗;優游於潑彩與傳統繪寫之間。

潑彩結合筆墨  寫下畫史定位

1976年張大千來台定居,直至1983年離世,成為他創作生涯中第三個時期。此時張大千再度突破,將大片潑彩結合精細筆墨,用潑彩成形、筆墨點景,繪於1982年、以台北外雙溪居所為靈感的〈桃源圖〉正是代表作。張大千用大片潑彩層疊暈染出山水田園,一旁再用筆墨細細勾勒山形和花朵。

張大千終其一生不斷為中國繪畫開創新的道路,「前期偏向傳統筆墨,中期發展出以表現色彩為主的潑墨潑彩,最後以集大成的方式把筆墨跟色彩融合起來,為傳統繪畫留下新的典範,也成就張大千在畫史上的定位。」何炎泉說。傅申曾評論張大千是「血戰古人」,在不斷的突破傳統與超越自我的淬鍊下,終成近現代最重要的水墨大家。

展場資訊

巨匠的剪影—張大千120歲紀念大展
展  期:2019/4/1~2019/6/25
展覽地點:北部院區 第一展覽區 202,204,206,208,210,212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國立故宮博物院
地  址:台北市士林區至善路二段221 號
開放時間:08:30~18:30(每週五、週六延長至21:00)
服務專線:02-6610-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