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徠卡李」的街拍 重溫40年代台北

2019-02

跟著「徠卡李」的街拍 重溫40年代台北

文|廖靜清、惟安・圖|夏門攝影企劃研究室

李火增作品多為無主題的隨意街拍,且因他用心收藏底片,在塵封多年後仍保有相當好的影像質感,觀者可隨著一張張影像,重回當時台灣。圖為1942年《台灣神社祭典》活動一景。

李火增作品多為無主題的隨意街拍,且因他用心收藏底片,在塵封多年後仍保有相當好的影像質感,觀者可隨著一張張影像,重回當時台灣。圖為1942年《台灣神社祭典》活動一景。

市街上熙來攘往的人潮,穿梭在典雅建築與街道間,細看人群的男女老少,個個盛裝打扮,有著和服,也有台灣衫與西服,喧囂熱鬧的慶典氣氛渲染出畫面。

這是由有「徠卡李」之稱的李火增,在1935~1945年間所拍攝的台北景象。熱鬧的街頭是現在台北市懷寧街與衡陽路口,也就是二二八和平紀念公園門口,在畫面中左上方還可辨識出公園號酸梅湯的屋頂山牆。

李火增1912年出生於台北,家裡因經營中藥鋪而富裕,又因個性喜愛新奇的外來事物、觀念開放,而開始接觸攝影和徠卡相機,並將鏡頭朝向城市眾生百態,有如現代人拿起手機隨處拍攝,記錄生活大小事。1935~1950年間是他攝影生涯的高鋒,也留下日治時期最後10年與戰後初期台灣各處,尤其是家鄉台北,最日常與庶民的樣貌。

據《臺灣攝影家:李火增》作者鄭麗玲在書中指出,在日治時期的一般台灣人觀念中,照相是非常慎重的事,僅為記錄人生重大場合的婚喪喜慶而進行,日常生活很少入鏡,李火增的「日常之作」因此顯得珍貴。即使現在看來,歷經多年與物換星移,生動的畫面也能超越時空,引起現今觀者共鳴。

李火增與同時代的鄧南光、張才等攝影同好結識,也常一同出遊拍攝,更在戰後共同成立攝影社團,卻也在戰後慢慢淡出攝影界。直到近年,因後人重新整理出他從未發表的攝影作品,世人才重新認識這麼一位攝影家,也重新認識——台灣原來一直都這麼美。

參考資料

鄭麗玲撰,《臺灣攝影家:李火增》、王佐榮編,《看見李火增:薰風中的漫遊者·臺灣1935~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