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0年前的玉飾有多時髦?一窺戰國漢代工匠的設計之道

2019-02

2500年前的玉飾有多時髦?一窺戰國漢代工匠的設計之道

從「玉葉金枝」、「金玉滿堂」這些常用詞語,可以發現「玉」在華人文化中備受推崇的地位;實際上,從八千年前華夏民族開始製作玉器以來,除祥瑞、富貴的象徵,玉最早跟神祇、宗教、統治階級等因素有著密切關係。掌握這樣的歷史軌跡,對欣賞戰國、漢代那些精美而神祕的玉器大有幫助。

文|胡德揚・圖片、資料提供|國立故宮博物院

戰國中期  〈玉龍佩〉,長16公分。呈現蜿蜒曲線的龍形玉佩,足部分別朝向不同方向,上部有孔可以穿繩作為佩飾,以表彰身分。

戰國中期 〈玉龍佩〉,長16公分。呈現蜿蜒曲線的龍形玉佩,足部分別朝向不同方向,上部有孔可以穿繩作為佩飾,以表彰身分。

關於玉文化的分期,有一種說法為:巫玉、王玉、民玉,這是以玉器的使用而言,巫師以玉器事神;王玉代表王權、統治;民玉則指玉成為生活中相對常見的應用。在國立故宮博物院器物處助理研究員蔡慶良看來,「玉器發展史像是一座金字塔」。早期的玉器屬於塔尖,和「天」有關,愈趨近晚期,金字塔的體面積愈大,逐漸和「人」有關,玉器的應用範圍也隨之擴散;我們或可理解為,這是玉從神聖化到世俗化的過程。

珍稀限定 貴族專屬

「剛開始,玉器和神、宗教有關,慢慢地,和神權有關,然後是貴族的禮儀。」蔡慶良進一步解釋。先民社會的生活資源有限,玉器製作不易,工匠必須經過按部就班的嚴格訓練才能養成,尤其在平均壽命偏低的狀況下,製作玉器的工匠不但從小就得開始培養,許多玉器還需累代才能完成,條件如此嚴苛,使得玉器珍稀無比,且用途十分限定,「顯然是為了配享上天而製作。」蔡慶良說道。

到了戰國、漢代,亦即西元前500年到西元200年,玉器逐漸開始世俗化,像是作為佩掛、裝飾之用,包括璧、環、璜、觿等,種類繁多,紋飾更是繁複精細,如龍、鳳、虎、獸、人、穀紋、雲紋等,組合多變。另外,玉劍璏也是當時常見的玉器,劍璏是劍鞘外側用來穿繫腰帶的裝具,西漢〈龍紋瑪瑙劍璏〉就是一件充滿巧思的作品,藉由原料色澤差異,紅色區塊琢磨為足爪,白色則成了繚繞龍身的雲氣。

西漢中晚期 〈龍紋瑪瑙劍璏〉,長9.3公分、寬 2.6公分。工匠藉由原料色澤差異,將白色區塊設計為繚繞龍身的雲氣。

西漢中晚期 〈龍紋瑪瑙劍璏〉,長9.3公分、寬 2.6公分。工匠藉由原料色澤差異,將白色區塊設計為繚繞龍身的雲氣。

有趣的是,漢代還製作了許多以動物為主題的圓雕玉飾,如玉辟邪、玉鳥、玉駱駝、玉熊等,這些玉雕造型各不相同,有的站立或跪臥,呈現靜止不動的姿態,有的則齜牙咧嘴、跨步擺尾,強調勇猛生動的形象。然而,即使已有世俗化傾向,當時玉器仍專屬貴族,所有玉器皆為貴族量身打造,代表其不凡的身分、血統。

西漢晚期至東漢〈玉辟邪〉,長13.6公分,高9.3公分。此件玉辟邪是漢代帶翼神獸的代表作,四足猛獸並添加翅膀的形象,代表不可限量的神性與能力。

西漢晚期至東漢〈玉辟邪〉,長13.6公分,高9.3公分。此件玉辟邪是漢代帶翼神獸的代表作,四足猛獸並添加翅膀的形象,代表不可限量的神性與能力。

西漢中晚期〈玉熊〉,高2.8公分、寬2.3公分。此件作品利用漢代玉劍璏局部改製而成,上方立雕一隻扭身的野熊,剛毅勇猛,力道十足。

西漢中晚期〈玉熊〉,高2.8公分、寬2.3公分。此件作品利用漢代玉劍璏局部改製而成,上方立雕一隻扭身的野熊,剛毅勇猛,力道十足。

神獸與動物造型為大宗

就玉器的造型與圖紋看來,戰國、漢代以龍、鳳等神獸及一般動物蔚為大宗。以漢代為例,當時作為喪葬用品的玉器中,可見到「握豬」,將玉器製作成可手握的豬身,帶有澤留子孫、來世富貴的用意。至於為人熟悉的「唅蟬」,則是貴族專用,蔡慶良說明,這牽涉到漢代的神仙思想,例如「羽化登仙」一詞,就是這個思想的代表;蟬在土中蟄伏經年、破土而出的現象,令當時人們感到十分神祕,於是死後將玉蟬含在口中,希望能像蟬那樣,有朝一日破土重生。

從這樣的角度來看,我們或可推測,先民認為自己和神獸分享共同的血統,加上玉料被視為帶有精氣的媒介,於是祖先崇拜和精氣的概念兩相結合,出現了以動物為玉器造型的現象。

西漢〈玉蟬〉,長5.82公分、寬3.3公分。古人以蛹蛻變為蟬的羽化過程比喻人的重生,因此在漢代出土文物中,可以見到各式各樣的「唅蟬」。

西漢〈玉蟬〉,長5.82公分、寬3.3公分。古人以蛹蛻變為蟬的羽化過程比喻人的重生,因此在漢代出土文物中,可以見到各式各樣的「唅蟬」。

動態美感成玉器設計目標

蔡慶良進一步分析,戰國時期的玉器製作者以「蛇身」作為設計原型,在「蜿蜒的波形」的基礎上,設計動物紋飾和造型,譬如加上突出的足爪,甚至龍、鳳頭型與翅翼等元素。到了漢代,工匠則傾向以「獸身」為形式,即使動物身軀沿用戰國的波形,也會在胸前、腹部添上明確的「獸足」。蔡慶良指出,從根本設計原型的不同,也導致了戰國玉器作品以平面型態為主,漢代則多為立體造型的現象。

但即便設計原型不同,戰國、漢代的玉器設計卻有著共同的目標,即追求動態美感。戰國除了以曲線在平面玉片上勾畫蛇身輪廓,藉蜿蜒身形創造靈動效果;更藉由在蛇身造型加上數量、方向不一的足部,創造出「動態錯覺」。以戰國中期〈玉龍佩〉作品為例,龍身一側的足部作勢向上騰飛,另一側卻是盤踞地面,觀者在視線往復間,自動將頭部搭配了不同方向的足部時,便能產生富有動感及速度感的錯覺。到了漢代,工匠則多以具體積感的立體玉料刻劃出浮雕扭轉的獸身,使胸、腹各轉向不同方向,相連的獸足便能順勢調整,形成飽滿的張力,使作品充滿動態感。

戰國至漢代玉器工匠深刻掌握人類視覺特性,巧妙表現在作品之上,在方寸之間琢磨出各種龍獸造型,它們的形體雖然靜止不動,卻能帶給觀賞者飛揚躍動的奇妙感受,令人嘆服不已。依據種種線索,觀看玉器時,我們於是更能理解設計者的用意,感受其中匠心獨運的創意。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玉龍佩〉,高9.9公分、寬2.4公分。漢代以「獸身」為設計原型,因此即便以蛇身設計身軀,也會其添上「獸足」。

戰國晚期至西漢早期〈玉龍佩〉,高9.9公分、寬2.4公分。漢代以「獸身」為設計原型,因此即便以蛇身設計身軀,也會其添上「獸足」。

西漢早中期〈獸紋玉劍首〉,直徑6.4公分、高3.8公分。圓形的玉劍首上攀附著3隻神獸,它們的身軀扭轉,藉此創造動態感。

西漢早中期〈獸紋玉劍首〉,直徑6.4公分、高3.8公分。圓形的玉劍首上攀附著3隻神獸,它們的身軀扭轉,藉此創造動態感。

展場資訊

實幻之間 ——院藏戰國至漢代玉器特展
展  期:即日起~2020/2/23
展覽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北部院區第一展覽區303室、300室
*展覽名稱、地點、時間與內容,以官網為主。

國立故宮博物院
地  址:台北市士林區至善路二段221號
開放時間:8:30~18:30(每週五、週六延長至21:00)
服務專線:02-6610-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