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泡」而紅!從紐約紅回台灣的福爾摩沙烏龍

2019-01

一「泡」而紅!從紐約紅回台灣的福爾摩沙烏龍

台灣人愛喝茶,近年來茶葉進口已大於出口;然而在百多年前,台灣茶可是以「Formosa Oolong」(福爾摩沙烏龍)之名揚名歐美。自清末至國民政府來台初期,茶葉一直占據台灣外匯首位,台灣茶香遠飄國際,不僅創造財富,也深深影響台灣社會與經濟發展。

文|李偉麟

時間拉到1869年,地點是北台灣最繁忙的商業港口,淡水港內有兩艘大型帆船正在備貨,準備出發駛往美國。這兩艘船所載的貨物,是以福爾摩沙為名的台灣茶,即將在美國打響名聲,也從此改變台灣產業結構和經濟發展趨勢至今。

在紐約一「泡」而紅  造就外銷榮景

一開始沒人看好台灣茶,更沒想過要以台灣茶進軍海外市場。直到來自英國的約翰.陶德(John Dodd)與廈門的李春生,改變了一切。

陶德曾於1860年來台灣視察,發現北台灣風土很適合茶樹生長及發展製茶產業的潛力,便在1864年再度來台,之後選在淡水創設寶順洋行,雇用了李春生為買辦。他們自福建安溪引進茶苗找農家種新茶,並延聘福州茶師來台引進精製技術,要證明在台灣也能作好茶。

1869年是關鍵的一年,這兩艘共載運約十三萬公斤烏龍茶葉的帆船,從淡水港浩浩蕩蕩出發,經當時新開通的蘇伊士運河直駛紐約。不久便從紐約傳回捷報,「福爾摩沙烏龍」大受好評,銷售一空。隔年,銷往美國的訂單增加,台灣茶價跟著水漲船高。

其他洋商看此盛況,也紛紛來到淡水、大稻埕開設據點、蓋洋樓,也引來不少華商在此設茶行與茶廠,大稻埕搖身一變為繁盛的茶市,直到日治時期都還是支撐台灣經濟的重要支柱。 時至今日,大稻埕仍有百年歷史的茶行屹立著,為台灣茶的榮景做出了最好的時代見證。

茶外銷的大量需求,使得「揀茶女」職業因應而生。而到了日治時期,據官方統計,在茶季繁忙時,大稻埕每日約有近兩萬名揀茶女在區內工作。©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

茶外銷的大量需求,使得「揀茶女」職業因應而生。而到了日治時期,據官方統計,在茶季繁忙時,大稻埕每日約有近兩萬名揀茶女在區內工作。©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

揀茶女因應而生  亭仔腳即茶水間

興盛的產業,自然帶動了周邊產業發展,也可觀察到當時農村與城鎮間大量人力的流動,可說都是因「茶」而生。

粗製茶在進行精製加工前,必須靠大量的人工將雜枝、壞葉等部分挑除,揀選工作通常以3至4位婦女一組,負責一個大竹笳笠的份量。自農曆2月春茶初產,直到冬至前最後一批冬茶結束,繁忙的大稻埕地區,來來往往滿是辛勤工作於各家茶行間的揀茶女們。茶行的「亭仔腳」(tîng-á-kha,騎樓)就是她們的工作場合,也是重要的社交休閒場所。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曾做過產業統計,當時大稻埕的大小茶行有近兩百間,茶季繁忙時,每日約有近兩萬名的揀茶女在該區內工作。

茶葉外銷需要長時間海運,內層為鉛片的木箱,便成為當時通用的裝箱方式。©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

茶葉外銷需要長時間海運,內層為鉛片的木箱,便成為當時通用的裝箱方式。©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藏

這是誰家的茶?看茶箱與茶標籤

茶葉外銷得經過長時間海運,裝茶的木箱設計就成了一門學問,必須具備防潮與商標識別的功能。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林孟欣說明,當年茶箱的防潮結構有兩層,外層以杉木板釘成木箱,內層為鉛片,運抵目的地後再由當地茶商分裝。鉛片在當年屬於貴重物資,中法戰爭發生時,影響鉛片供貨,也連帶影響茶葉出口。

茶箱外會再貼上封箱標籤或茶箱紙,特別的是,當時商標觀念剛起步,以英文標示的「Formosa Ooloong」並非指單一品牌,而是台茶統稱。因此,各家洋行便繪製不同圖案為代表,譬如鳳梨、蘋果,甚至同一洋行所出產不同等級的茶,也會有不同的標籤紙做區別。

由於台灣茶商品化之路走得早,從清代末年到日治時期,留下不少為行銷台灣茶而製作的海報、贈品、包裝等琳琅滿目的行銷物品,仔細觀察,就能發現時代的歷史線索,十分趣味。

一杯福爾摩沙茶,飲的不僅是台灣風土精華滋味,體會的更是那些為台灣茶業奉獻的所有先人們的心血。

清末德記洋行外銷台灣茶所使用的茶箱封箱標籤。不同時期的標籤紙還能看出烏龍茶的英文拼字演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清末德記洋行外銷台灣茶所使用的茶箱封箱標籤。不同時期的標籤紙還能看出烏龍茶的英文拼字演變。©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大力推廣台灣烏龍茶與紅茶,留下不少精緻的海報、贈品、包裝等行銷物。©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日治時期大力推廣台灣烏龍茶與紅茶,留下不少精緻的海報、贈品、包裝等行銷物。©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

參考資料:

1.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助理研究員林孟欣訪談
2.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臺灣女人」網站:「女性工作/農漁牧業/都會職業婦女的先驅─揀茶女」https://women.nmth.gov.tw/information_88_39869.html
3.陳煥堂、林世煜著,《台灣茶Formosa Oolong Tea》,貓頭鷹出版,2001年
4.薛雅菁,《遇見茶之物—100年前的臺灣之光》,《觀·臺灣》第十二期,2012年1月